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二章 二十余年,流不盡的英雄血

第二一二章 二十余年,流不盡的英雄血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二章 二十余年,流不盡的英雄血

袁貌學得文字自然是歡喜不盡,林清玄又順勢教導了一些為人處世之理。

等到袁貌學會了諸多做人的道理后就拜謝祖師老爺和祖師太太。

沒等起身就心想:祖師老爺說別人幫了自己,就要感謝報恩,小恩小報,大恩大報,他教給我怎么做人,這算是小恩還是大恩?

想了半晌袁貌才抬頭道:“我去給爺爺奶奶取些蟠桃來報答。”

齜牙咧嘴的笑著,袁貌轉身就朝著蟠桃林跑去。

林清玄和李莫愁自然看得出他傻乎乎的還不太懂為人之本,微微一笑便任他去摘果子。

李莫愁看到袁貌一個畜生尚且一心向上,修行用心化作人形,心中也激發了斗志,轉身說道:“林郎,我的陰神早已小成……”說著頓了頓。

林清玄略微慚愧的干笑一聲,低聲道:“我這些年來只顧著自己修煉,倒是忘了留意你的修為,你現在是該去洗練神劍了。

反正我淬煉陰神也不必每日靜修,等下再囑咐袁貌兒幾句,我就帶你一同去尋覓冰川熔巖,洗練九真劍去。”

李莫愁聞言甜甜一笑,道:“都依你就是。”

片刻后袁貌就取回了蟠桃,三人分食幾個后,林清玄就隨便把太始仙功和玄天劍經挑了一些精要傳授給他,仔細囑咐了幾句后就和李莫愁化作清風飛出秘境。

林清玄知道北極零下數十度,萬年不化的寒冰中的寒氣最適合洗練神劍,于是就帶著李莫愁一路向北疾飛。

等到林清玄和李莫愁離開后,袁貌就跑去了草廬將祖師爺爺施展大法磨制的銅鏡取來,好好照了照自己的樣子。

雖然放到人群中袁貌算是丑陋的一檔,但是他自己卻十分滿意,甚至沾沾自喜,摸著光滑的皮膚喜不自勝。

想著做了人就要好生穿戴,而后袁貌就把草廬里的四五身衣物一一試著穿,最后還是覺得之前祖師爺爺賜給自己的短打最舒服,于是就把道袍和長衫等都換下,重新穿了一身黃褐色的短打,帶了個折上巾,美滋滋的模彷起主人們行走說話。

過足了癮就急忙收拾好草廬,袁貌出來后就拿著木棍在地上練字,累了以后再修煉武功。

如此就過了數十天,袁貌也漸漸感覺寂寞。想要出去看看,只是擔心遇到惡人就多次忍了下來。

這一天袁貌睡著后忽然夢到了童年時的一樁慘事,直驚出了一身冷汗。

坐起身,袁貌想起來自己年幼時遇到兩個惡人,他們抓住自己,在自己的肚子里藏了經書,再后來兩個大惡人自己爭斗死了,自己就無意中到了這個秘境,見到了周老爺、林老爺和李太太、龍太太。

后來不知道哪一年自己腹中疼痛,還是周老爺施展仙法把經書取出來了。

想到這里,袁貌就皺眉思索道:“我肚子里的九陽真經去哪了?據說那是武林中最厲害的神功了……”

想了半天,袁貌就起身去幾個山洞尋找,半晌后找到了一個油紙包,展開看就見里面是四本薄薄的經書。

袁貌取出一一看了,而后依法修行,片刻后就把四本練成。

感受著體內真氣運轉,袁貌發覺九陽真經的神功遠不如祖師老爺們傳授給自己修煉的太素化生功精深高絕,回想起小時候那兩個壞人偷取經書,光頭老人追趕的諸多過往,他心中對外界和人類的恐懼頓時煙消云散了。

活了一百余歲的袁貌早已知道了當年脅迫自己的兩人是武林高手,一部小小的九陽真經就讓當年的武林高手苦心盜竊,后來還互相殘殺。

但是自己跟著祖師爺爺學習的神功都是遠勝九陽的法門,袁貌忽然覺得原來自己已經練成了天底下的絕世武功,當年的那兩個大惡人如果不死,而是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甚至打不過自己的一根手指頭。

袁貌仰天長嘯一聲,而后哈哈一笑道:“原來我已經天下無敵了,那我袁貌就要出去看看世人都在做什么!”

心中恐懼瞬間消失,對外界和人類的好奇心讓袁貌決定不再壓制自己,哈哈大笑,幾個縱躍間就消失不見了。

大宋順天九年

順天皇帝趙梃的年紀越發大了,朝中局勢也逐漸混亂,雖然周邊各處再無強敵,但是東南西北處處卻都有流民義軍。

近十年里西域的大元國更是有義軍連續做大,五年前甚至有一支圣盾軍攻破了大元國都,得了密宗和玉清宮的高手相助才斬殺了義軍首領,重新穩定了大軍,不過宋元兩朝已是顯出了風雨飄搖之相,雖然暫時得到了穩定,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如果不是兩朝都有著武圣大宗師的高手坐鎮,義軍都心生畏懼,恐怕動亂之態只會倍增。

此時距離清玄帝君上次顯圣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年,天下戰亂紛爭比之當年不知多出多少倍。

武林中因為謝遜之事也引得殺戮四起,明教教主范遙為了集合力量與中原武林對抗,一一吸納了西毒遺留的白駝山、火工頭陀傳下的金剛門、百損道人所創的無為門,實力大增,近十年里與中原諸派常有大戰,也各有弟子高人損傷,漸漸結下了難以開解的深仇大怨。

因為紫霄宮不問江湖紛爭,如今天下武林以兩宮兩寺和四派一幫為首,其中魁首的便是青牛宮,其次才是玉清宮、少林寺、終南派。

天順八年中秋的時候明教新任法王楊破天在青海連敗終南派殷六俠和峨眉紀女俠這一對新婚夫婦,折辱了終南派和峨眉派,這位破天法王的夫人殷素素更是出手狠辣,以毒針射瞎了少林寺圓字輩的幾位高僧,殺了青牛宮的七個真傳弟子。

因此明教和中原正派之間的矛盾在仙人不出,武圣為尊的如今,在紫霄宮早就不問世事的順天八年深秋計劃到了最大,然后新仇舊恨涌上心頭,中原的名門大派都群情激奮。

少林寺空見方丈帶著大弟子圓真親自趕赴青牛宮面見了宮主流云真人,之后青牛宮和少林寺牽頭,在臘八邀請各大派首腦齊聚汴梁青牛宮商議第二年西征剿滅明教的事宜。

臘八大會時峨眉派新任掌門滅絕師太和大長老孤鴻子、丐幫幫主史火龍、華山掌門白垣、少林寺方丈空見和空聞、空智三神僧、昆侖派掌門鐵琴先生何太沖和終南派主事的大弟子宋遠橋齊聚一堂,商定了第二年七月十五圍攻光明頂,剿滅明教魔窟的事宜。

由于玉清宮遠在西域自顧不暇,密宗自八思巴閉關后就后繼無人,所以此次大會中玉清宮和大輪寺并未應邀前來。

此時已經是順天九年的七月,中原的青牛宮、終南派、少林寺、華山派、昆侖派、峨眉派、丐幫這七大派都由門中主事之人帶領精銳弟子一路西行,其余的十余家道脈門派和崆峒派、泰山派、衡山派等大派也都由掌門帶領弟子跟隨六大派西征。

中原武林高手齊出,筑就仙基的武圣高人就有十二位,少林方丈空見神僧更是傳說已經半只腳踏足仙流,修出諸般神通。

各派的大宗師更是足有三十余人,這等力量集結起來足可橫掃天下,是以西行除魔眾人都滿懷信心。

在七大幫派步步殺近昆侖山光明頂的時候,一個身穿黃褐色短打的丑陋少年卻從昆侖山的深處走了出來。

袁貌出了昆侖秘境后就隨便挑了個方向而行,身上背著的包裹里裝著一瓶五寶霸下丹和十余個蟠桃,他一路施展輕功還走到入夜時分才下了山,看到了一片戈壁灘。

看到廣闊無垠的戈壁灘,在山谷里住了百年的袁貌忍不住心生奔馳的感覺,念頭剛動他的人就竄出數十丈,三兩下到了山下戈壁灘,開始盡情的奔馳跳躍,口中還時不時的長嘯歡呼,嚇得黃羊野兔都驚恐的逃竄。

一口氣跑出去數十里遠袁貌仍不覺得疲憊,之后腳下一滑才發覺踩到了人。

停下看去,卻見是幾十個男子被人殺死了,他們尸體旁扔著的都是巨大的原木,似乎人人都是以此為武器。

看到遍地的死人又聞到了直沖鼻梁的血腥味,袁貌心頭一緊,嚇得遠遠躍開,他雖有一身蓋世武功,但是自幼不曾跟人廝殺過,又從小受到周伯通、林清玄等老爺主人的教育不能殺戮小生靈,饑渴時也是飲用山泉,服食靈果。

百年的侵染修習,袁貌早就沒了獸性,也是因此他才覺得自己也野獸不同了,想盡辦法偏要做人,此時勐然看到死了如此多的人,他措手不及被嚇得膽顫心驚。

遠遠逃出了方才的修羅場,袁貌嚇得驚魂未定,正在微微喘息,卻冷不丁的被人在身后拍了拍肩膀。

袁貌武功雖高但是并無戰斗經驗,心神驚駭間也沒有注意有人接近,轉身看去卻見是個面容上滿是毒瘡疙瘩的女子,也看不出年紀大小。

那女子本來手中已經暗自運勁,只等著這個大胡子眼中露出厭惡之色便會上前給他一記十成功力的千蛛萬毒手,讓他化作膿水而死。

可是這個大胡子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的臉后卻并沒有吃驚厭惡,甚至畏懼的神色也沒有,女子一時間有些沒了主張。

袁貌想起來老爺和太太的交代,估摸著眼前這個女子年紀不大,于是小心翼翼的上前拱手道:“這位姐姐你好。”

女子冷冷的說道:“你叫什么名字?來這里做什么?”

袁貌心中早就猜想過無數次被人詢問姓名,自己也大勝說來的場景,聞言欣喜的笑道:“我叫袁貌,姓袁的袁,人貌的貌。”

女子見袁貌面容丑陋,胡子拉碴,但是他臉色眼神卻看著自己頗為熱情,心中也硬不起心腸了,只是冷哼道:“你不會說人話?什么叫姓袁的袁!”

袁貌恭敬施禮,問道:“那請問姐姐,我該怎么說?”

女子繼續問道:“我看你呆頭呆腦也沒什么武功,來這是做什么?你不知道七大派在圍攻明教嗎?要是被人碰見非得殺了你不可。”

袁貌嚇得連連擺手,說道:“我是從昆侖山里出來的,我祖爺爺和祖奶奶離開后我想出來看看就偷跑出來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看袁貌并不是傻瓜,但是單純無知好似兒童,心中的惡念也堅持不住了,冷聲道:“我叫阿離我也是偷偷跑出來的。”

袁貌微笑道:“你也是家里老爺不在了嗎?”

阿離凄然一笑,惡狠狠的說道:“我爹爹娶了二娘后對我娘不好,我二娘也欺負我娘,我一怒之下把我二娘殺了,我爹爹要殺我,所以就逃出來了,你怕我嗎?”

說著阿離目露兇光的看著袁貌。

袁貌顫了顫眉頭,看著阿離的神情只覺得十分可憐,心頭一軟就沉聲說道:“我不怕,有人要欺負你娘,你殺人是應該的。”

袁貌雖然沒少受到林清玄等人的教導,但是終究是一片白紙,對于三綱五常是一概不懂,對于阿離做的離經叛道,大逆不道之事也不覺得可怕。

阿離看出來袁貌這話出于真心,她那顆漂泊十余年的心也忽然找到了歸宿,微笑道:“你不怕我,那你喜歡我嗎?”

袁貌怔怔的問道:“喜歡,你長得好看,身條也好,一看就好生養。”

阿離啐了一口,丑陋的臉上也泛起了紅暈,似乎頗為害羞,說道:“你要是喜歡我,等我練成了武功,不再懼怕我爹爹追殺了,你要是不嫌棄我丑,我就嫁給你,不過你娶了我就能不再娶其他女子,一輩子都只能愛我一人,你能做到嗎?”

阿離這句話問的很沒有底氣,自從十三歲那年殺了二娘逃離家中后,江湖游蕩了十年,受盡了白眼,多少男人看到自己的身姿都心生愛慕,看到自己的尊容又驚嚇如見了妖魔,自己都將他們一一殺了泄憤,若是袁貌也是個負心之人,自己馬上也把他殺死,免得留著他害了世上的其他女子。

袁貌還不知道阿離已經起了殺心,只等自己說的稍不如意便要被千蛛萬毒中面門。

他活了百年,但是做人不過一個月有余,少年發情時就困在昆侖山上,只有些小猴子,只能胡亂抓些母猴子發泄,也不曾留下血脈。

再后來跟著周老爺學了修煉之法后,時間以上就越發聰明,也不將自己視作畜生,再看猴子都覺得丑陋。

是以七八十年里袁貌不曾體會過男女之事,但是他也并不知道人類社會的男女之間還有三媒六聘,諸多規矩,許多男女之間甚至結婚當晚才能見面。

在聽到阿離說要嫁給自己,袁貌就不以為奇怪,笑著說道:“好,你嫁給我,我以后養活你,給你吃,給你喝,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袁貌說的是牲畜結合的規矩,阿離不知苗頭,聽了只覺得袁貌做人真誠,說話也質樸,心中反而十分感動。

“有你這句話就好,貌哥哥,我再等四五年就能練成神功了,到時候尋常大宗師也未必能傷的了我,到時候就不必怕我爹爹了,只是我練成神功后面容比現在還要丑陋十倍,你當真不嫌棄我?”

問完話,阿離就把臉湊到了袁貌身前,讓他緊緊的看著自己。

袁貌的心中阿離是自己見過的唯一一個女子,也是最漂亮的。

因為他心中兩位奶奶是神仙,自然不敢生出褻瀆之心,但是阿離的臉再丑,大眼明亮動人,臉型修長,語音嬌柔,苗條纖秀,腰身纖細,舉止輕盈,無一不讓袁貌心動,至于說臉上有些膿包,看著難看,但是再難看終究比滿臉毛,朝天鼻的猿猴強萬倍。

所以阿離在袁貌的眼中無論如何都看不出嫌棄,她心中歡喜,芳心暗許,竟然當真把剛才胡亂說的嫁給袁貌的話當真了。

又說了會兒話,阿離就指了指北方連綿不絕的大山,說道:“我二娘生的兩個兒子,也是我的兩個哥哥當年都追殺過我,我聽說我爹爹跟兩個哥哥都回到光明頂護教了,我想著毒功頗有基礎,想要來殺了兩個哥哥,你去云南五仙谷等我,待我報了仇就回去找你,我娘是五仙教弟子,我現在也是了。”

袁貌點點頭,而后搖搖頭,說道:“你要做我的女人了,我就不能讓你一個人去打架,你要殺誰,我幫你殺他,殺了以后再一起去五仙谷。”

阿離眼神澄澈清亮,閃出一抹嫵媚,問道:“我兩個哥哥的武功我都沒把握能打贏,還有我爹爹更是大宗師高手,我去一不小心就要丟了小命,你不怕死嗎?”

袁貌皺緊眉頭,說道:“怕!”

阿離心中失望之情未來得及涌出就聽到袁貌繼續說道:“可是我還是要陪你去!”

阿離眼圈一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袁貌的大胡子,感覺到了自記事以來最溫暖的人和事。

“貌哥哥,我這一輩子非你不嫁,你也非我不娶,等到殺了我兩個哥哥以后咱們就回五仙谷成婚,要是我死了你終生不能再去,要是你死了,我就為你殉情!”

抱住袁貌,阿離把臉貼在他的胸膛,聽著冬冬的心跳緩緩的說道。

袁貌想起了大雁,又想起了祖師爺爺祖師奶奶他們都是全真教的仙人,道教規矩似乎就是敬重大雁,袁貌雖覺得阿離說的有些不對,但是想起連全真教的老爺們都敬重大雁,多半也是因為大雁會因為配偶死后殉情吧?

自己既然要學做人,自然不能違反全真教的規矩,阿離說的應當也是讓我效彷大雁了……

想通此節,袁貌就抱住阿離,感受著她軟綿綿的身軀,說道:“好,我死了你殉情,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貌哥哥,你真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8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