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三章 光明頂前展神威

第二一三章 光明頂前展神威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三章 光明頂前展神威

順天九年七月十六

經過半個多月的廝殺推進,七大派已經把明教把守山下各處的山寨拔除了,之后便是數千名弟子高人從四面八方攻上光明頂。

因為此次剿滅明教是中土七大派為主,所以除了終南派祖師張三豐因閉關精研仙法而未曾前來,其余六大派的掌門幫主盡數到齊,大家想的便是一舉把野心勃勃的明教從武林中抹除,同時也能為被謝遜殘害的親人師友等報仇雪恨。

這次的七大派圍攻光明頂劇本比之原著就有了極大的差距。

因為明教有教主范遙在,明教實力多年來大增,而且教中并無內亂,副教主謝遜、光明左使楊逍、光明右使歐陽默、白眉鷹王殷天正、青翼蝠王韋一笑、破天神王楊破天、大力鬼王剛相及五散人等都各司其職,此次護教之戰更是人人用命,全都回到了光明頂準備抵御七大派。

由于范遙聽從陽頂天遺命,開放了本教最上乘仙功武典,二十年來明教眾高層法王都武功大進。

自教主以下的四大法王和五散人、五行旗掌旗使等都是大宗師甚至武圣,有這等實力,這也是明教為什么敢在光明頂嚴陣以待,等著七大派圍攻的原因,也是范遙等人為什么縱容謝遜在江湖尋仇的原因。

實力大增的明教其實也已經小看天下英雄,想要打破現有的江湖架構,成為紫霄宮隱世后的最強門派,統御天下武林。

晴空萬里,在光明頂前的廣場上,明教數千名精銳弟子拱衛著法王教主等結成陣勢,對面則是各有一色旗子的七大派,在七大派身后則是十余個一流門派。

看人數陣勢,正教諸派和明教弟子也相差不大,不過百年前仙道未明,武道未昌時決定這等大戰的就不會是普通弟子,現在江湖高人的實力比之以前不知強了多少倍,這場正邪大戰的勝負興衰更是全都寄托在明教高層和七大派的掌門首腦身上。

作為總指揮的青牛宮主流云真人和諸派掌門商量后,為了防止明教大小魔頭狗急跳墻屠戮各派弟子,今日包圍光明頂后就約定了一比一的決斗之法,什么時候明教的高層都被正教高人打死打傷,失去了戰斗力,到那時明教也可不攻自破了。

明教范教主也遵從了此約,更有著自己的思量,所以從早晨開始少林空智,終南派的、張四俠、張五俠、殷六俠、峨眉派孤鴻子、丐幫掌棒、托缽兩大龍頭、青牛宮廣陵道長幾位都一一下場了。

明教五散人、五行旗掌旗使和天鷹門門主殷野王、韋一笑等也都一一出手了,雖然兩邊各有損傷,但還沒有鬧出人命。

日頭西斜,終南派俞二俠、俞三俠躍到場中邀請大力鬼王和破天神王出手。

大力鬼王是個身穿僧袍的肥壯老者,他冷哼一聲,笑道:“我金剛門被你們終南派和少林寺擠兌的在西域不能立足,且不必破天神王出手,我和我金剛門弟子先來領教二位大俠高招!”

剛相話音一落,從身后人群中就躍出來一個渾身上下肌肉盡皆盤根虬結的壯漢,他左頰上有顆黑痣,黑痣上生著一叢長毛,冷笑道:“金剛門宇文策向俞三爺領教終南高招!”

金剛門自從十六年前加入明教后也學得不少筑基仙法,是以本門門主剛相和剛鏡兩人都開始筑就仙基,成了武圣高人,宇文策與剛相同輩,武功卻要差上許多。

俞二、俞三的武功不過是剛著手筑基之流,面對金剛門武功最高的兩位武圣自然不是對手,上場斗了不過三十招,俞蓮舟便被剛相一記金剛般若掌打中小臂敗下陣來。

俞岱巖跟宇文策的武功倒在伯仲之間,斗了兩百多招后仍舊未分勝負。

宇文策身懷金剛伏魔神通,兩臂一揚任憑俞岱巖一記綿掌打中胸膛,右手五指如大槍大戟刺向俞岱巖面門。

俞岱巖此時已經把恩師傳授的太極神功練出了三分火候,極力抬臂運勁化力,仍舊連退數步。

“金剛門加入明教后又學得旁門真傳,我們師兄弟學藝不精,慚愧……”

俞岱巖和俞蓮舟面色如土的退回終南派旗下,掌門大弟子宋遠橋比兩位師弟早入門十年,武功修為也最為高深,如今是堪堪筑基成功的武圣,見本門丟了人,他一捋黑須躍到場中,拱手道:“宋某請大力鬼王賜教!”

自宋遠橋以后,峨眉掌門、丐幫幫主、華山掌門等武圣高人一一下場出手,斗到現在兩教才算動了真火。

三天后,明教的法王使者大都受傷頗重的倒在一旁,明教眾高人也有七八位受傷的,還有崆峒派大長老關能被殷天正的鷹爪手抓斷了四肢茍延殘喘。

此時場中明教的殷野王、謝遜、楊破天三人與正教的華山掌門白垣、丐幫幫主史火龍、峨眉掌門滅絕師太正在捉對廝殺,看陣勢明顯是正教三位高人占優。

范遙看向正教中坐鎮的流云真人和神僧空見,心中知道這兩位已經完全筑就仙基,甚至開始著手凝聚仙基的前輩高人不出手,其余人等打的再歡都影響不了最終勝負。

明教中的武圣數目雖不比正教少,但是車輪戰之下還是大傷元氣了。

想要一舉定勝負還要自己出手,可是本教踏足仙流,凝聚神念的并無一人,完全筑就仙基的也只有自己一人,對面確是有兩位。

范遙縱然再狂也知道青牛宮宮主和少林寺方丈非比尋常,他并無把握能以一擋二,本來正在兩難之間,但是眼看著本教高人一一倒下,三位場中的部下也岌岌可危,范遙也漸漸地按捺不住了。

又過了一刻鐘,滅絕師太手中倚天劍鋒銳難擋,楊破天武功雖高但也只能以乾坤大挪移招架,斗的時間一長難免久守必疏,被滅絕師太一劍劃傷了大腿。

范遙看到是恩師的轉世之身楊破天被峨眉派的滅絕師太以倚天劍之利打傷了,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就在范教主沉吟著要出手的時候,流云真人和空見也都看出端倪,心中竊喜,他們只能范遙下場后出手將此人拿下,自此以后明教再無人足以忌憚,完全可以下令剿滅光明頂了。

眼看著楊破天岌岌可危,殷野王也快傷在白垣劍下,躲在遠處一個大石縫隙觀戰的袁貌卻發覺身邊的殷離神色緊張。

“離妹,你擔心你爹爹?”

袁貌此時跟著殷離經歷了許多事情,兩人一開始一個心血來潮,一個信以為真的未婚夫妻關系竟然漸漸的由假成真了。

袁貌已經熟悉了不少人世之事,也揣摩出了幾分意思,于是問道:“要不要救他?”

殷離皺眉道:“他……我不想讓他死在外人的手上……他害我那么慘……我要自己折磨他……只可惜我武功不行……”

殷離話還未說話就見袁貌突然想外走去,她嚇得急忙伸手拉住袁貌的衣服,道:“你小心些,萬一被人看見了,我也保不住你的小命!”

袁貌神情嚴肅的說道:“我看出來你不想你的爹爹受傷被殺,我現在去救他,你放心,有我在,誰也傷不了他!”

殷離心中雖然感動,口中卻訓斥道:“你腦子進水了嗎?你以為你是武圣嗎?你只是一個小小的無知的山野村夫,你去近不了身就要被人掌力震死了,快……快跟我躲起來……”

袁貌還要說話,忽然兩眼閃爍出精光,而后瞥了眼看過來的范遙、空見、流云真人,伸手握住殷離的小手,柔聲道:“你站在這里好好看著你的男人是怎么挫敗七大派,救下老丈人的!”

話音未落,袁貌就化作一團淡淡的褐色光影消失了。

殷離眼神一迷糊,再回過神來就看到袁貌出現在自己爹爹身前,一拳就把華山掌門白垣打飛出去數丈,拳風席卷而出,逼得正在鏖戰的滅絕師太、楊破天、史火龍、謝遜四人也躍開抵擋。

等到如刀風勁席卷出五六丈外散去后,光明頂前滿場皆驚。

殷離更是瞪大了眼睛,心神震蕩,她啞然心驚,暗想道:原來貌哥哥是天下間的絕世高手,那他怎么裝作不會武功的樣子?

他從來沒說過自己不會武功,更沒機會表現武功,倒也不是騙我……可是我怎么看不出他身懷絕世武功?

哦,多半是練到了爺爺說的大宗師以后就能達到的返璞歸真的境界了……

他竟然這么厲害,我還老在他面前冒充高手,還欺負他……

他是真的愛我了……哎……我竟然這么真是羞殺人了……

殷離臉色陰晴不定,羞愧不已的漲紅了臉,大眼睛眨眨的看著袁貌寬廣的后背,又擔心的暗想:貌哥哥武功雖高,但是能擋得住七大派的這么多宗師巨匠嗎?

殷離胡思亂想的時候,光明頂前的正邪兩道的眾高人也都驚魂未定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這個大胡子的丑陋男子。

“什么人竟敢偷襲白掌門!”

“掌門受傷了嗎?”

“此子是明教的什么法王使者嗎?”

“此人的武功何等高深,不止是大宗師吧?”

“大宗師?恐怕尋常的武圣也難有這等陣仗威能吧……”

“難道是明教的隱士高人?”

“無恥小人竟敢偷襲我華山掌門!”

“魔頭就是無恥!”

議論之聲嗡嗡轟鳴,好似炸鍋了一般,尤其是華山派的弟子更是大聲辱罵袁貌。

明教方面自教主范遙到尋常教眾,也都感覺驚訝,尋常弟子倒是也以為來的這個大胡子是本教的什么高手,但是范遙和謝遜以及幾位法王卻都不認得這個大胡子,更看不出他的武功根抵。

范遙拱手道:“感謝少俠出手相助,不知尊姓大名?與我明教可有淵源?”

袁貌輕輕搖頭,說道:“我不是武林中人,也不認識明教和幾大派,不過我想你們兩邊不要再打了。”

袁貌這話說得斬釘截鐵,神情堅定,可是眾人聽了卻暗自好笑,上萬人,數十名大宗師和十余位武圣,豈能如此兒戲的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史火龍棗紅色的臉膛一動,沉聲道:“這位先生說話好沒道理,難不成我正教二十多個門派前來是過家家,你一句話便要走了?你當你是全真教主嗎?”

滅絕師太面容雖美,但兩個斜斜向下的吊腳眉卻擰了起來,她厲聲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門哪派的高足?竟敢口出狂言!”

袁貌拱手道:“我叫袁貌,沒有師門,也沒有師父,我也從來不跟人動架,也不喜歡打架。

不過我的未婚妻阿離是這位殷先生的女兒,她要我保下這位殷先生,還有那位白眉的殷老先生是她爺爺,也要一同保全。

兩位老人是明教中人,你們不擺手離開,他們便要一直死戰,哪里能行?打起來總歸是要死人的,人死了就不能復活了,就是仙人也救不活他的……

哎,我有一個好朋友都死了,我傷心了好久,我覺得你們的好友親人要是死在這里也會難受的,所以還是請七大派的掌門高人們都下山去吧,免得有人死在這里,大家都會傷心的。”

袁貌這番話說的情真意切,無比認真,好似當真是為大家好,也是真的擔心七大派掌門死在光明頂之上。

白垣是個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他冷笑道:“這么說我等還要多謝袁先生的良苦用心了?”

袁貌沒有聽出白垣話語中的怒意,反而認真的擺手說道:“謝就不用了。你們快快下山吧。”

史火龍手中的碧玉棒一晃,杵在地上,道:“我們要是不走呢?”

袁貌輕輕搖頭:“那我只好打敗列位,送你們下山了。”

“哈哈……”

滅絕師太怒極反笑,眼中兇光一閃,道:“好大的口氣!

你既然敢來相幫,定然也是魔崽子了,想讓我峨眉下山,先問問我手中的倚天劍再說吧!”

自從當年創派的郭襄祖師坐化后,恩師風陵師太因為修行時年歲大了些,資質也不是絕頂,未能筑就仙基便仙逝了,而后八年前滅絕師太繼位成為峨眉派掌門,今年雖只有五十歲,但是武功也臻至筑基境界的武圣,尤其是手握倚天劍,堪稱七大派首腦掌門中出手威力最大的一位了。

袁貌不懂得滅絕師太的身份武功,他點頭笑道:“好,你把劍給我,我來問問它,想必這是哪位前輩寄存陰神的法寶了。”

此時距離玄天劍經從紫霄宮流傳出來已有數十年,不過練成劍修功法的人卻不多,峨眉派更是唯有一人練成,滅絕師太聽后只以為是袁貌在諷刺自己師門,胸中頓時怒火中燒,大喊道:“好賊子!”

罵聲未歇,倚天劍就化作白光帶著透骨寒氣到了袁貌身前。

滅絕師太惱怒袁貌無禮,這一劍就未曾留手,想著一劍斬下袁貌的一條臂膀再說。

袁貌見這個老尼姑劍法不錯,但是手中的寶劍實在厲害,也不敢硬接,腳步一轉就滑開半尺,極為兇險的躲過一劍,右手屈指突然彈中了滅絕握劍之手的手腕。

滅絕師太手腕一麻,倚天劍就拿捏不住了,她忙施展截手九式去奪,可是袁貌手法更快,不等滅絕師太掌法打出就已經把倚天劍拿在了手上。

滅絕師太又驚又怒,本門武學精要的“截手九式”、“四靈掌”等都不停用出,看著漫天都是掌影翻飛,渾雄、輕靈、凌厲、飄逸諸多特點兼而有之的掌力籠罩著袁貌周身,這掌力含而不發,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此時便是以為筑就仙基的武圣當面也不能不打起精神好生應付了。

華山掌門白垣、丐幫幫主史火龍和終南派七俠看著滅絕師太的掌法勁力練到了這等境界,都心中欽佩,他們知道到了武圣修為也是有著不小差距的。

例如剛開始筑基與筑基成功就有著云泥之別,可以說剛開始筑基之人雖然也是武圣,但是十個這樣的武圣也未必是一位筑基成功的武圣的對手。

正道七大派的首腦中武圣不乏少數,但是練到滅絕師太這等出手時沒有一絲勁力外泄的高深境界的卻并不多。

袁貌的太素化生功早已大圓滿了,按照如今武林的說法,那是筑基成功的武圣,但是太素化生功在筑基仙功中威力第一,更是天下間各個門派筑基仙功的本祖,是以滅絕師太的神功在袁貌看來就遠不如自己跟周老爺一切打鬧嬉戲時的招法高明精妙了。

所以之間袁貌一手拿著倚天劍放到眼前驚嘆的看著,另一手隨意的帶身前揮動,滅絕師太的諸多神功卻全都做了無用功,被袁貌一只手就給輕松遮擋下來。

觀戰的眾人驚駭莫名,就連修為境界最高的空見神僧、流云真人,范遙也自覺便是自己出手也最多做到這個程度了。

雖然筑就仙基就有著諸多不可思議的神通變化,但是當真能超越凡俗,還是得凝聚了神念以后,所以之后凝聚神念以后的筑基高人才能被稱之為仙人。

范遙和空見、流云真人早就筑就了仙基,但是神念卻至今未能完全凝聚,因此只能算是半只腳踏入仙流,他們的眼力耳力等也早就超越了凡俗,是以能察覺出這個看著年紀不大的袁貌似乎有著堪比自己的修為境界了。

滅絕師太驚怒不已,她自從拜入恩師風陵師太座下從未遭遇坎坷,一路上都是本門第一高手,在江湖上斬妖除魔也無往不利,此時不僅鎮派的倚天劍被這個姓袁的賊子搶了,自己的無數絕技武功也近不得他身。

滅絕知道自己遇到了平生第一勁敵,關切師妹的峨眉大長老孤鴻子身著道袍,拔出配劍飛身前來夾攻,口中喝道:“賊子好膽!”

峨眉派的創派祖師郭襄雖然是出家為尼了,但是峨眉派本質上是佛道同修,是以女子或出家為尼,或帶發修行,而男子則要出家為全真道人,或者也做俗家弟子。

自風陵師太死后滅絕師太繼位做了掌門,峨眉派的男弟子就都歸了孤鴻子掌管。

孤鴻子的武功比滅絕稍遜一籌,但是也開始修煉筑基仙法了,他一出手便是本門最高明的朝陽劍和曦明劍,招招精妙絕倫,與滅絕的掌法配合的密切無間,十招之內就突破了袁貌單手的遮攔武功。

眼看著滅絕的“佛光普照”和孤鴻子的“灞水明云”絕技就到了袁貌身前半尺,正教眾首腦都定神觀瞧,明教眾高人卻都急呼大叫:“袁兄弟小心!”

袁貌右手一揮就仿佛多了三個手臂,同時用出了兩門風格迥異的至柔拳法和一門至拙至樸的拳法。

孤鴻子的長劍崩斷彈飛,滅絕師太渾身真氣亂竄,掌力化為虛無,兩人都忍不住倒退十余步才相互攙扶著站定。

“是全真教的一氣化三清,還有空明拳、游龍手和終南派的太極拳!”

有不少大宗師一眼就認出了袁貌擊退滅絕和孤鴻子的武功,而后驚呼出聲。

“這人是全真教門下?怎么又學會了終南派的絕技?”

“你不知道終南派祖師張真人也是全真道的嗎?他們終南派會全真絕學也不足為奇……”

“可是他們終南派的高手怎么會出來幫明教?”

“張真人以前跟明教的老教主侯青花聽說有過一段……”

“那就怪不得了,只是終南派這么做忒不厚道了……”

議論之聲眾說紛紜,宋遠橋等七俠聽了都臉色鐵青,七人同時拔劍躍到場中,圍住袁貌,莫聲谷冷哼道:“你從哪里學來的我終南派太極神功絕學?此神功我恩師除了我們兄弟七人再無傳授,你速速交代,免得吃苦頭!”

終南七俠包圍了自己,還人人氣憤,袁貌只覺一頭霧水,他哪里知道自己用出了主人們教的武功會是旁人的武功。

他想了想,搖頭道:“我不認識你們,也沒聽說過終南派,不知道你們的什么太極神功。”

袁貌說的話除了他自己無人肯信,終南七俠都只當他是折辱自己,宋遠橋沉聲道:“既然尊駕不說實話,那就贖我等得罪了!”

話音一落,終南七俠的七把長劍就同時劃出難以預測的角度或刺或劈,或挑或削的在各個角度朝著袁貌周身要害落下,這一招合擊比之方才孤鴻子和滅絕師太的峨眉絕技還要厲害近倍逾。

謝遜和殷天正、殷野王齊聲道:“袁兄弟小心!這定是終南派的南斗七截陣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4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