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一章 開創妖修一脈

第二一一章 開創妖修一脈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一章 開創妖修一脈

周伯通轉為陰修鬼仙后,受他肉身坐化的刺激,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三人都越發認真的閉關修煉。

三個月后周伯通的陰神之軀在地底修養恢復,在清晨第一縷朝陽灑下時他就躍出地面,以陰神之軀施展神通,繼續借助陽光之力淬煉陰軀。

雖然周伯通的陰神之軀并沒有疼痛感,甚至都不是實體,但是被陽光穿透身軀仍舊有種一頭栽進火爐被炙烤的痛感和煎熬。

周伯通心性高絕,瞬間就壓住了異樣,依舊安安穩穩的吸納陽光,體悟變化。

不過即使周伯通乃是當世的第一位鬼仙,但是他的陰神之軀畢竟剛成,過了半個時辰便頗覺虛弱。

周伯通知道陰神難以再忍受,再拖下去多半就傷勢難愈了。

于是收了仙法,看了眼正在以神念窺探自己的林清玄、李莫愁和小龍女,以神念傳訊:“我沒事,下去溫養神軀了,咱們三個月后再見。”

等到周伯通消失后,林清玄就收回念頭,暗想道:周大哥還真不愧是武學奇才,竟然當真找出來陰神修行之路,這莫不就是天地神人鬼中鬼仙一途?

不過失了肉身就絕了九成九的本事神通,若是不能修成陽神,只怕就只能做個孤魂野鬼了……

轉眼又過了三年光陰,這一日山谷內突然冒起一道沖天的白色劍氣,將數十丈高的浮云迷霧全都驅散了。

幾個呼吸間林清玄和小龍女就站在了一株紅松前,李莫愁盤膝端坐,手中的九真劍的劍芒緩緩隱入劍中。

小龍女笑道:“恭喜師姐凝聚陰神,大道可期!”

李莫愁微笑點頭,道:“若非改練玄天劍經怕是還要再等十年,林郎,你的太始仙功修煉起來委實太慢了。”

林清玄聽著李莫愁的嬌嗔,微笑道:“文字初創時乃是源于草繩打結,炭筆刻畫,現如今不一樣豐富多彩了?太始仙功乃是初創的仙道基礎,有些不足也是應有之意,現如今不是衍生出了尸解仙法、玄天劍經還是周大哥的陰修鬼仙之法了嗎?”

地下突然傳來一陣波動,林清玄微微一笑就運轉太始幻境,小龍女和李莫愁都不抵抗,于是二女就進入了幻境,也看到了同樣進入幻境的周伯通。

見禮后周伯通先是向李莫愁恭喜,而后笑道:“兄弟,我的淬體之法已有小成,還琢磨著許多法術。

如今我沒了肉身也沒了真氣,但是陰神漸漸凝實,神念之力已經能影響外物,若是全力施為,幾把鐵劍都能運使得了,倒是能施展飛劍斬人的傳奇里的仙法了。

這些時日我溫養神軀時以玄天劍經印照仙法,領悟了更多奧理,琢磨著我的陰修之法興許也應當有法器可寄存陰神,如此才能以寶物為身軀,遨游天地,也能以寶物護道保命。”

林清玄沉吟道:“大哥這個法子不錯,當今世上,除了明兒的青鋒劍、龍兒的君子淑女劍和莫愁的九真劍,已經祭煉為法寶的應當就是咱們全真掌教代代相傳的鎮教寶劍。

除此以外還有倚天劍和屠龍刀也是最好練就伴生法寶的神兵,哥哥想要哪個?我去給你取來。”

周伯通輕輕搖頭,道:“有主之物不要也罷,況且刀劍我都不喜歡,想著祭煉些奇珍法寶才好。”

林清玄看到周伯通的神態就點頭道:“你是早有打算了吧?”

周伯通嘿嘿一笑,道:“我在明教的總統光明頂裝死尸裝了四年多,早就喜歡他們的六個圣火令,當時走的時候一時忘了取,現在想去拿來祭煉護身。

兄弟你應當也見過,那令牌非金非玉,堅不可摧,我用來祭煉了存放陰神,護道顯圣最好不過。”

“不就是圣火令嗎?我在西域剿滅波斯明教時就奪了六枚,后來也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你想要,我這就去光明頂給你取來。”

林清玄說著作勢要走,周伯通急忙拉住他,瞪眼道:“你急什么,我陰神之軀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還需要你幫我奪得寶物嗎?”

林清玄皺眉道:“大哥是想自己去?你陰神之軀雖也有些奇妙,但是終究脆弱,我看還是我去吧。”

周伯通冷哼道:“我早就憋瘋了,這些日子陰神小成,可不懼稀薄日光,便是盛夏之時也能支撐一個時辰,要是遁地而行或者夜晚出行更是無所畏懼,我這些年還以陰神之軀練成了許多神通法術,正想著出去好好耍子,有什么脆弱的?

你不信我,我展開我的‘太始至樂境’跟你比比吧,看看是你的太始幻境高明還是我的至樂境厲害!”

林清玄急忙拱手道:“哥哥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做兄弟的怎么敢。”

周伯通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道:“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我已經是陰神之軀,壽元足有肉身的數倍之多,天底下除了你和明兒,誰有本事傷的了我?你們修煉你們的,我正該出去游歷修行,順道取了圣火令,你要是再攔我我就罵你!”

林清玄正要再勸,李莫愁卻已經扯了扯他的衣袖,低聲道:“林郎,大哥他兩百年修為豈是誰能拿捏的好相與?你不要關心則亂。”

林清玄聞言一愣,念頭一轉就心頭恍然,知道自己擔心周伯通的陰神脆弱,反而一時著相執迷了,于是就笑著點頭,道:“周大哥你要是想好了那就出谷去吧。”

周伯通笑道:“當真嗎?”

“自然是當真。”

“我就怕你不愿意,心里還忐忑著哩,嘿嘿,還是弟妹知道心疼人!”

周伯通哈哈一笑就樂不可支的飛出幻境,以陰神之軀遁地出谷,瞬息間就離開了林清玄的神念范圍。

“大哥這一去定然是不成陽神不會回來了。”

林清玄跟周伯通相處百年以上,早就相互之間再熟悉不過,也是因此周伯通才知道林清玄定會阻攔自己出谷,他原想林兄弟若是死活不同意自己就找機會悄悄離開,沒想到弟妹說一句,兄弟就開竅了,也省去了許多功夫。

林清玄此時的心性復歸于淡然無爭,恬淡沖虛,輕嘆一聲就打個響指散了幻境。

幻境散去,林、李、龍三人就見白猿兒捧著蟠桃坐在三人身前。

“白猿兒有孝心,咱們吃些桃子解解乏,然后再修煉吧。”

林清玄笑著坐下,李莫愁和小龍女則挨著他坐下,白猿兒將仙桃呈上,三人吃過桃子,林清玄還沒說話,小龍女就起身對著兩人拜了拜。

兩人頓感大奇:“龍兒你這是做什么?”

小龍女起身說道:“我陰神已經凝聚小成,這就要去尋覓冰川巖漿和礦藏之地去洗練神劍,劍神同修了。”

林清玄點點頭,李莫愁卻忽然心生不舍,拉著小龍女說了半晌私密話,這才親自送出秘境。

看著小龍女化作白色劍光消失不見,李莫愁忽然倚在林清玄的肩頭,低聲說道:“林郎,除了你,我就只有師妹一個親人了,我舍不得她離開我……她要是遇到危險怎么辦……”

林清玄微笑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修道百年,還看不開嗎?

龍兒已經練成陰神,還有陰陽雙劍,天下沒幾個人是她的對手,她怎么會遇到危險?”

李莫愁聽后默然不語,她猛然想起自己不過是剛剛凝聚陰神,若要壯大淬煉不知還要耗費多少年苦功,心中就忍不住長嘆一聲。

轉頭目光灼灼的看著林清玄,道:“她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方能會還,我這一世多半是練不成你和周大哥追尋的陽神了,等我肉身燈盡油枯時我可不要學周大哥做什么陰修鬼仙,我到時候就轉世重修去。

林郎,你答應我,等我走了以后,就讓龍兒替我伺候你,她悟性道心都比我強,一定能成為你的好助手,祝你修成不朽陽神之法,等你們修成正果再接引我修行便是了,到時候咱們三人一同飛升上界,豈不妙哉?”

林清玄心頭一突,急聲道:“你這是什么話?我豈是貪戀美色之人?龍兒又豈是愿意趁人之危的?你放心,有我在,定會助你修成大法,絕不會拋下你自個兒成仙。”

李莫愁見林清玄似乎要動怒,輕嘆一聲,心底卻也松了口氣,忙低聲寬慰。

片刻后兩人又說了會兒修行之事,這才一同回草廬閉關修煉。

至于白猿兒因為養成了習慣,也不用林清玄另外安排,自覺地就叼著一枚蟠桃去水潭旁打坐修煉神功去了。

時光飛逝如白駒過隙,眨眼間又過了七年。

七年便是兩千五百多天,但是對于閉關修煉仙法的林清玄和李莫愁而言卻毫無概念。

林清玄的淬煉之法真實不虛,修煉多年后陰神此時已經漸漸淬煉小成,也多出了一些神通,更能白日離體一個時辰而無損神軀。

李莫愁雖然修煉的是世上最頂尖的仙功妙法,還有第一位仙人祖師林清玄一旁點撥,但是終究是悟性比小龍女差些,大約去年才把陰神修煉小成。

修行之道大都或修行緩慢,或危機四伏,稍有不慎便會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不過林清玄所創的仙法一路因為是玄門正宗,又經過天演鏡的推演,都是修煉下去能安安穩穩抵達彼岸的無上妙法,只不過正因為沒有缺漏,太過完備,所以修行起來速度緩慢也是應有之意。

所以在林清玄指點楊明創出玄天劍經后,他就知道太始仙功為了不會以獨立的仙功天書傳承下去了,只會作為輔修甚至總綱演變更多的仙法,目前真正適合修仙之人的仙功還是修行起來速度更快,斗法出手時威力更大的玄天劍經。

因此小龍女和李莫愁也都是修煉玄天劍經成就的陰神,并且在體會到這種高速之后,也不愿意回頭再去修煉遲緩的太始仙功了。

本來李莫愁陰神穩固后劍經的修為也到了,就準備去找尋絕境洗練九真劍,可是一時不舍得林清玄就又忍了一年。

林清玄這一日陰神淬煉小成后只覺神念之力大漲,不用真氣,只以神念之力便可可隔空御物,運使飛劍傷人,他心情大好,知道再想有大的突破非得數十年苦工方可,于是就有心出關歇息幾日。

林清玄神念遍布秘境,正想要以神念采來幾枚蟠桃,忽然發現白猿兒躲在一個山洞內正在運轉玄功,他氣息如雷鳴虎嘯,周身氣血奔騰如江河,看樣子是太素化生功即將圓滿之兆。

太素化生功大圓滿之際便會將周身真氣散入五臟六腑和骨骼筋膜、經脈肌膚,從內到外的洗練人身,將此人的身軀變為壯年之時的狀態,若有隱疾暗傷也可一并治好,如此才被稱之為是練成以后可延壽一甲子的神功。

白猿兒運功震蕩周身骨竅大穴,真氣漸漸散入身體洗練肉身,它感覺到了身體有了異樣變化,卻并未一鼓作氣,反而突然收功起身,開始抓耳撓腮的在洞中走動。

李莫愁也早已用神念看到了白猿兒的異常舉動,低聲問道:“林郎,白猿兒在做什么?”

林清玄以神通感應著白猿兒的情緒和想法,若有所思,微笑道:“它興許是不想做畜生,想要成人,所以才收功了。”

“嘶!”

李莫愁想到了某種可能倒吸一口涼氣,驚嘆道:“好啊,它這是想用太素化生功功成圓滿時改造身體,筑就道基的變化來蛻變獸身,脫胎換骨,化作人形了,好大的膽子!”

在李莫愁驚異之時,白猿兒已經想定了主意,兩眼閃爍著堅定之色,先是伸手不斷的在身上各處摩挲搓揉,因為手上運轉陰柔氣勁,所到之處,白色的體毛就沙沙飄落,露出了白里透紅的胴體。

白猿兒的聰明智慧如今早已不亞于常人,它知道自己的身軀與人相比還有不少差別,例如人沒有尾巴,腳掌狹長,腿骨長于兩臂,鼻梁也高出許多……

回憶起自己的白毛主人和黑毛主人的樣子,白猿兒心里就有了主意,于是先全力運轉縮骨功將身軀骨骼擠壓變形,看著七扭八扭中就變成了一個瘦小一些但是身材越發勻稱的一個光屁股的白須白發成年男子。

感覺再無紕漏,白猿兒就慌忙盤坐入定,太素化生功全力運轉下就開始散入里表改造身軀。

等到真氣慢慢滲透運作時,由于白猿兒的身體是以縮骨功強行變化,所以他此形態讓太素化生功造化人身便要忍受莫大的痛苦,無異于渾身骨骼被活生生砸碎了再粘合起來。

白猿兒咬牙忍耐,身體不住的顫抖,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身體的疼痛酸麻都散去了,心頭一松就昏死過去了。

等到白猿兒感覺體內有暖流渡入才再次悠悠轉醒,一睜眼就看到自己身上蓋著一件杏黃道袍,聞著上面如蘭如薯的淡淡香味,白猿兒知道是黑胡子主人的衣服。

坐起身白猿兒就看到黑胡子主人和黃衣服女主人正站在一旁看著自己。

白猿兒知道自己想要變成人的事情一定瞞不過他們,局促不安的跪下,張口就要哀鳴求饒:“主……主人……啊!”

白猿兒多年來跟著周伯通、林清玄四人,聽他們說話也把語言學了不少,只不過它嗓子說不出人話,只能以各種腔調的啼鳴,心里卻是都琢磨出了意思,此時心中畏懼著急,下意識求饒,卻把想說的人話說了出來,兩位主人神色未變,白猿兒卻嚇得驚叫一聲。

林清玄和李莫愁在看著白猿兒昏迷后就知道它的一片苦心已經成功了,此時經過太素化生功的改造,白猿兒的身軀看著已經和一個成年男子差不多了,手腳體態修長,尾巴也消失不見,更難得的是肌膚光華,毛發確實也變得稀疏許多,只有頭上和臉上還有不少須發,只是因為太素化生功將他變年輕的緣故,原本的銀白毛發也成了烏黑發亮。

白猿兒的五官也與人差不多了,只是還有些朝天鼻,招風耳,雖然面貌丑陋,但是看著已經與一個二三十歲的年輕男子并無區別了。

林清玄和李莫愁都是第一次見到靈獸化形為人,縱然百年修為也難當好奇驚異,飛出草廬就趕到山洞以神念觀測白猿兒的身軀。

檢查后林清玄可以確定白猿兒的身體架構和器官等都和常人一般,而且體內經脈也已經改造完成,已是筑就了仙基,可以修煉煉氣化神的秘法了。

看著白猿兒昏迷過去卻還挺著槍十分不禮貌,林清玄就隔空把草廬內的一件舊道袍抓來扔過去蓋住了白猿兒身體,這一擲之力已經帶著綿綿不絕的真氣將白猿兒喚醒了。

白猿兒醒來后就跪下求饒,結果一出聲卻是略顯沙啞的人聲,林清玄和李莫愁心頭暗自稱奇,白猿兒自己卻嚇了一跳。

林清玄冷哼一聲,白猿兒大腦為之一清,接著就聽到主人說道:“白猿兒,你想做人是嗎?”

白猿兒小心翼翼的在心中揣摩好人話,低聲說道:“白猿兒想當人,不想當畜生。”

林清玄看著天演鏡波光流動,上面已經多出了一篇名為“化形章”的功法,心知白猿兒當真走通了由牲畜化人的路子,足可稱之為天下間的第一位妖祖了。

心中感慨萬千,林清玄淡淡說道:“難得你一片苦心,化形為人實在不易,我就饒了你的自作主張吧。”

白猿兒聞言大喜,忙穿上道袍,一拐一拐的跑到林清玄身前拉扯他的衣袖。

白猿兒做牲畜時與人親近只會拉扯衣袖須發,此時化成人形卻還不懂人間禮節,剛扯動了一下林清玄的道袍就被他道袍一拂甩出去好幾個跟頭。

“既然為人,說話做事便要有個人樣了!”

聽到黑胡子主人的話,白猿兒稍加思索就恍然大悟,然后跪下叩首道:“白猿兒給黑胡子主人磕頭了,給黃衣服主人磕頭了……”

李莫愁輕輕一笑,柔聲道:“我叫李莫愁,人稱赤煉元君,他叫林清玄,人稱清玄帝君,你叫我們祖師爺爺、祖師奶奶也好,叫我們老爺太太也好。”

白猿兒聞言大喜,點頭道:“老爺太太,老爺,太太……”接連叫了七八聲。

白猿兒修煉成人以后,林清玄的天演鏡內就多了一篇“化形章”的功法。

說是功法卻并無系統的運功之法,本質上只是一篇法門,但是卻是跨時代的法門,暫時是能知道猿猴修煉神功并且在筑就仙基時如何化形為人的無上之法。

林清玄知道此法完全是白猿兒自己摸索所創,甚至于自己也并沒有對他與多少幫助。

看著面前這個黑發黑須,中等身材的丑陋男子,林清玄知道,白猿兒開創了妖修一脈,也是第一個化形的妖祖了。

聽著白猿兒不出口的喊著老爺太太和祖師爺爺、祖師奶奶,林清玄知道他是剛剛為人,對于說話還頗覺好奇,并不嫌呱噪,只是笑瞇瞇的看著他耍寶。

過了半晌后,白猿兒的情緒也穩定了不少,他連連叩首,說道:“老爺,太太。既然您也許我做人了,我想跟你們一樣,有個人名。”

林清玄問道:“你想取個什么名字?”

白猿兒甕聲甕氣道:“祖師老爺叫我什么名字,我就是什么名字。”

林清玄和李莫愁面面相覷,沉吟片刻后說道:“你是猿猴本身,就以袁為姓吧!”

白猿兒歡喜叩首,道:“多謝爺爺賜姓!”

李莫愁微笑道:“以袁為姓,你本叫白猿兒,不妨將白字和兒字湊到一起,單名一個皃字,也有如人一般樣貌威儀的意思,白猿兒你以為如何?”

皃和貌相同,音意皆同,林清玄對此名也算滿意。

白猿兒大喜點頭,道:“我以后有人名了,就叫袁皃、袁貌!我叫袁貌……”

念叨了片刻,袁貌就又向林清玄請教名字怎么寫,林清玄也懶得細細傳授,伸指點在袁貌眉心,瞬間以太始幻境傳授給袁貌幾千個常用文字。

------題外話------

昨天迷迷糊糊的忘了向諸位熱心的好朋友致謝,也忘了說一聲端午節安康順遂,現在補上,祝大伙端午節以后的日子里順利、健康。

老茶已經看了幾位老伙計的留言,買了膏藥,之前是貼的傳統的麝香虎骨膏,效果也還行,又鍛煉鍛煉,治療治療,雖然還是疼,但也好了不少,今日還是一大章,再給幾天恢復的時間,狀態好了一定會有爆更的操作,一萬字不是夢,兩萬字也未必不敢想想,是吧,說的好像不是很有底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3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