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擊從現在開始(章說已經恢復了)

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擊從現在開始(章說已經恢復了)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擊從現在開始(章說已經恢復了)

“你說你把梅森素數的無窮性證明出來了?”w8.RG

雖然田良偉是個實打實的生物從業者,但這不代表他對于數學領域一無所知。

比如孿生素數和費馬素數。

他有幾位數學學部的院士好友.比如陳恕行院士、張平文院士等人就在做這方面的研究。

另外國內每年也會批下百萬級的經費或者說超算核時,用來尋找最新的梅森素數。

電話對頭傳來了數學學院院長、科大現任常務副校長張睿的聲音:

“喂,田院長?”

“是我,老張,有空過來一趟不?”

“額,田院長,我在外頭釣魚呢,要不咱們明天再說?”

“明天啊也行吧,我聽小徐說他證明了梅森素數的無窮性,就尋思著要不讓你回來一趟看看.”

幾秒鐘后。

電話對頭傳來了一些“你這魚還要不要啊”、“我便宜點賣給你”之類的雜音。

不過很快,這些雜音便被張睿的高分貝給蓋了過去:

“你說啥??”

一個小時后。

張睿風風火火的闖入了田良偉的辦公室,絲毫看不出此前斯文的模樣:

“田院長,驗證過程呢?”

田良偉指了指桌上一份厚厚的文稿:

“這兒呢。”

話音剛落。

張睿便一個箭步竄到了辦公桌邊,看也不看徐云,拿著筆和紙開始對起了文件。

“先證明不存在奇完全數.”

“唔,這一步怎么跳過來的?哦,考慮乘法群了”

“P{p1,p2,.},排為升序,假設∑p∈P1收斂,則an為一些互異的小素數的乘積妙啊”

張睿就這樣旁若無人的在辦公室內驗算了起來,徐云和田良偉倒也很識趣的沒有打斷他。

對于一個數學佬來說,打斷推演基本上等同于幫釣魚佬下撈網的時候失了手,很容易得罪人。

就這樣。

四十多分鐘一晃而過。

終于。

張睿在一張全新的A4紙上停下了筆尖。

只見他沉默了足足有小半分鐘,才寫下了一句話:

“所以,梅森素數的無窮性可證。”

隨后他放下手中的筆,看了眼面露期待的田良偉,緩緩點了點頭:

“田院長,從我這次的演算來看,小徐推導出的結果應該是沒多大問題的。”

“不過這只是一次簡單草算,類似摸個梗概,只能確定關鍵原理不存在漏洞,不能代表最終結論。”

“像梅森素數這種級別的難題真正的核驗計算量很大,同時一旦宣布被破譯,必然會有無數業內業外的從業者和愛好者進行演算。”

“一般來說,想要真正終定小徐的驗證無誤,最少都需要半年以上。”

田良偉輕輕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正如張睿所言。

梅森素數作為數學界極為重要的猜想之一,每年幾乎都有許多人宣稱對它完成了證明。

因此這類問題想要通過最終裁定,無論是流程還是時間都相當復雜。

比如說證明了費馬定理的安德魯·懷爾斯。

安德魯·懷爾斯在1993年6月宣布證明了費馬定理,不過在同年12月他就承認了自己步驟上存在問題,直到1994年10月25日才公布了正確的第二版論證。

當時他通過他以前的學生、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卡爾·魯賓,向全球各大數學學會發送了費馬大定理的完整證明郵件。

但直到一年六個月后,數學界才正式承認了他的推導正確。

還有證明了龐加萊猜想的格里戈里·佩雷爾曼。

這位數學界隱士在2002年11月起就公布了相關證明步驟,但直到2006年才真正被認定破解了龐加萊猜想。

因為這種問題涉及到的計算量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大到了即便徐云事先獲得了高斯對于奇完全數不存在的證明、也依舊需要用一個小時的‘小麥附體’來計算出相關結果。

所以即便是是張睿,此時也只敢說是‘草算’。

一般來說。

這種證明出爐后。

首先會由推導者所在的學校發表聲明,接著再選擇一篇期刊發表正文或者預印版。

同時把相關證明附錄在學校網站或者發給諸如歐洲數學學會、牛津數學學會之類的老牌機構,然后進行漫長的復驗。

正常情況下。

梅森素數這種基數的猜想,最少都需要經過ETH、Weizmann、牛津、劍橋、波恩、馬普所、巴黎六big、NYU、UCLA這些學校的驗證,方才能算是最終核驗完成。

如果不是這幾年情況特殊不方便出國,照理還要參加一些線下的論壇來接受‘拷問’。

當然了。

還是那句話。

榮譽歸榮譽,熱度歸熱度。

即便獲獎、終定需要的時間長達十年,也絲毫不影響徐云可以靠此獲得大量關注的事實。

畢竟國內也有不少機構是研究這方向的呢。

也許國內的數學教學水平和國際依舊有所差距,但在復驗這塊的能力還是毋庸置疑的。

有了國內高校的驗證,熱度分分鐘就能炒起來。

頂多就是有些酸貨會說這是國內“自嗨”、“等著國際機構打臉”之類的話了。

保不齊還能扯到一些國內科研甚至運動員造假的黑歷史。

不過總體上來說,那些言論不足為慮。

想到這里。

張睿不由看了眼徐云,贊嘆道:

“田院長,你這位學生是真不可限量啊。”

“這種節骨眼上整出這樣的成果咱們科大這次恐怕真要搞出個大新聞了,”

張睿對于徐云能夠驗證梅森素數的無窮性雖然驚異,但卻沒有夸張到質疑的地步。

畢竟徐云雖然只攻讀了生物和物理,但這不代表他的數學水平很低。

這年頭物理涉及到的數學知識可不只是簡簡單單的牛一牛二計算,而是需要大量的深入概念。

比如相對論。

它的基礎就是黎曼幾何,全文都是用張量進行描述的。

沒數學基礎根本就學不了多深。

隔壁有個叫天瑞說符的倒霉蛋,就被這玩意兒折騰的要死要活的。

所以張睿此時心中的驚訝肯定是有,但遠遠不止于腦補其他一些畫面。

超前一步是天才,徐云從始至終都在把握著這個度。

隨后田良偉又朝張睿手中的文件努了努下巴,問道:

“老張,我對數學論文這方面不太了解,所以今天找你過來還有一件事。”

“就是想問問你,小徐的這篇文章到底該要怎么發布才合適。”

“怎么發布么.”

張睿拿起桌上的水杯抿了口水,沉吟片刻,說道:

“田院長,這事兒說起來其實還挺復雜的,大概要分成幾個階段進行。”

“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文稿拿到我們數院,進行一次完整的復驗。”

“等到內部驗證沒有問題了,才能進行下一步。”

田良偉點點頭,這個道理倒是不難理解:

“沒問題,不過老張,這個流程大概要多久?”

張睿聞言捏了捏徐云的文稿,思索道:

“小徐的稿件大概有七十多張,我估計一次詳細的核驗——不是像我剛才那種的草算哈,大概需要六到七個小時左右。”

“這樣吧,我回去安排一些人手,爭取在明天這時候完成復驗任務。”

田良偉原以為張睿會報出個兩到三天的答案,稍顯意外的同時自然也不會選擇推辭:

“那就多謝了。”

張睿笑著擺了擺手。

這是一種雙向的行為,畢竟徐云的這份成果分量實在是太重了。

如果徐云的推導過程沒有問題,那么科大數院也會由此沾光,他自然也要盡力而為了。

接著他頓了頓,又說道:

“等復驗完畢后,我們就可以通過科大官方渠道正式發布公告,把驗證郵件發送給各大數學機構。”

“同時還可以聯系一家頂級數學期刊,請他們加急評審——我個人推薦《AnnalsofMathematics》。”

田良偉微微一愣:

“數學年刊?”

眾所周知。

期刊領域除了CNS之外,每個學科也通常會有自身方向的所謂頂級期刊。

比如數學界的‘四大神刊’。

這四大神刊分別是:

數學年刊:

數學新進展:

數學學報:

美國數學會雜志:

在數學領域中,四大的地位基本等同于CNS之于化學物理。

由于大陸數學界與前沿差距較大的緣故,國內——這里不包括華人哈,單純國內學者發布四大的總篇數,從建國后截止到2022年都沒破百。

國內的教授如果能有一篇論文發在上述雜志上,基本上評博導是沒有問題的。

即便是張睿這種號稱最有機會獲得沃爾夫獎的本土數學家,此前也只發過一篇《ActaMathematica》罷了。

當然了。

如果徐云的推導過程確定沒問題,這些所謂的期刊壁壘將會瞬間消失不見,甚至可能一轉攻勢。

雖然不至于幾大期刊抱著大腿喊著‘爸爸選我吧’那么夸張,但優先級上必然會降低無數倍。

隨后田良偉想了想,又問道:

“那么老張,如果投《AnnalsofMathematics》的話,arXiv那邊需要考慮一下嗎?”

不同于常規期刊,這是目前影響力最大的預印本網站之一,建立于1991年。

當時一群物理學家想要彼此交流自己將要發表的文章,奈何以哪個時代的網絡條件和數據儲存能力來說,靠郵件交流實在是太困難了。

于是這群物理學家就成了一個共享平臺LANL,這個就是arXiv的雛形。

當時由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運營,現在已經被康奈爾大學接管、

arXiv是目前最老牌也是包括學科最為全面的預印本網站,涵蓋了數學、材料、物理、計算機、統計、天文、生物、金融等領域。

這個網站有些類似現在的貼吧,早期階段門檻很低。

無論你是民科還是正軌軍,只要能上網,就都可以在上頭發表內容。

不過由于投稿人數過多,2004年網站開始引入審核制度,只有材料學的文章依然可以不用審核。

目前為止。

arXiv已經收錄了多達170萬篇學術文章,數量之多冠絕業內。

在這個網站上發表的論文就相當于占了個坑,不會被人搶走成果——畢竟傳統的發表方式需要很多時間,從成文到同行評議到網上發表排版付印,極有可能花費幾個月甚至一兩年。

比如此前傳聞已經攻破了攻克朗道西格爾零點猜想的張益唐,他的論文預計就將在11月內發表在arXiv上。(所以最近我在復習數論,希望能趕得上,如果真發表了到時候可以和大家說下我的淺見,還是挺期待的,雖然大概率是證明零點不存在,如果存在樂子可就大了)

“arXiv嗎.”

張睿摸了摸下巴,斟酌著道:

“這倒也行,畢竟arXiv是個公開站點,雖然勢必會引來一些民科,但專業人士無疑會更多。”

“這樣吧,我回去先組織個小會,看看能不能以科大乃至科院的名義發個函,爭取讓那邊快速組織一批評審。”

田良偉點點頭:

“好,那就麻煩你了。”

考慮到事態緊急,張睿便也沒和田良偉閑聊。

在簡單提了一句相關事務后,他便帶著徐云的文稿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徐云則被田良偉多留了十來分鐘,確定自己的學生狀態還行方才放人。

就這樣。

時間一天天的流逝。

網絡上對徐云和科大的聲討愈發勢大,甚至波及到了其他一些無關新聞的下方占樓。

一般話術就是抱歉占樓,請關注#徐云##中科大#事件,校方死保pua渣男,試問公道何在?

這類樓中樓里頭則充斥著diss國內學術的言論,看起來烏煙瘴氣。

而就在這樣的氛圍中。

兩日后。

一條微博悄然出現在了熱搜末端:

#中科大宣布證明梅森素數的無窮性#!

四群我解散了,前天聊澀情昨天鍵政——還不是普通的那種,大概就是說穿回19年搞恐怖襲擊來提醒疫情,今天十幾號人直接在群里分享盜版軟件,手把手教人怎么插入,有時候管理員啥事不干甚至參與其中,一堆群員覺得有問題的言論管理員冒出來一句沒違規,一邊碼字還要一邊看群沒那精力,所以直接解散了。

(本章完)

想到這里。

田良偉不由拿起徐云遞來的手稿,不過看了幾秒上頭的數學符號后便猛地拍回到了桌上:

“mmp,眼瞎了,老子沒事找事看數學論文干啥?”

隨后他拿起桌上的水杯抿了口水,沉吟片刻,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很快。

“小徐,你說啥?”

看著面前被口罩包得嚴嚴實實的徐云,田良偉罕見的有些失態:

次日。

注:章說已經恢復,各位可以正常留言了

和千禧年的七大難題相比,梅森素數遠遠算不上T1級別。

但這并不代表梅森素數就是個爛大街的課題。

如果田良偉沒記錯的話。

又比如.

梅森素數的無窮性。

比如哥德巴赫猜想。

比如黎曼猜想。

誠然。

科大生命醫學大樓。

院長辦公室。

至少對于現存的幾大數學難題,他還是叫得上名字的。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