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好久不見,麥克斯韋

第三百七十五章 好久不見,麥克斯韋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七十五章 好久不見,麥克斯韋

那就是

曾經科大的老校長,現任中科院院長的侯星遠!

此人便是候星遠。

當初徐云研發出的第五代吡蟲啉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的拿下專利,便是因為侯星遠在背后出了把力。

徐云一直將那件事記在了心里,想著今后有機會能不能報答回去。

徐云的這番話真不是自謙,而是以這件事的量級來說,顯然不至于讓侯星遠那個級別的大佬親自下場。

說難聽點。

護患子也不是這么護的。

要知道。

潘院士剛才所說的原話可是侯院長的,指示,,而非意見或者想法。

也就是說侯星遠不是以私人身份表達的關注,而是以科院院長的身份下達的某種要求一一正常情況下對方即便關注了這件事,也應該由秘書在下班后用私人電話知會一聲才對。

這屬于避嫌的智慧。

換而言之。

眼下侯星遠親自出面傳達指示,這完全可以視作科院黨務方面的態度——只是差一份紅頭文件罷了。

可是這事兒看起來很爽,但壓根就不符合邏輯啊。

算是當年鬧得沸沸揚的孟某人,以及不久前在線上會議期間被一名藍衣女子連親三口的某位方姓院士,科院也沒有發表某些態度呢。

那些人尚且如此,就更別說暫時還只是個小透明的徐云了。

看著一臉意外的徐云,潘院士轉頭與田良偉對視了一眼,二人相視一笑。

只見田良偉正了正身子,對徐云道:

“嗯,小徐,你能問出這句話,說明你的思維還很理智——沒錯,其實單純以你的體量來看,是不足以讓科院來背書的。”w8.RG

“只不過這次你運氣還算不錯。”

徐云微微一愣:

“運氣”

田良偉點點頭,沒有過多解釋。

不過他的腦海中,卻緩緩浮現出了侯院長在電話里的那番話:

“諸位,如今乾坤終定,某些牛鬼蛇神也到該清算的時候了……”

徐云不知道的是。

這次事情對他來說是一場人生大難。

但在某些高層的視野里,這卻是一次打掃自家污塵的好機會。

即便是徐云眼中站在云端的侯院長,也遠非真正的執棋手.….

只是這些事情礙于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田良偉和潘院士都不方便在此時明說,只能匆匆帶過。

隨后潘院士沉吟片刻,又說道:

“總之小徐,這幾天你盡量放平穩心態,科大方面可能會做出一副冷處理的姿態。”

“也就是輿論方面不但不會控評,甚至還會任由它發酵——這種做法雖然可能釣到大魚,但對你個人來說可能就有些不太公平了。”

一旁的田良偉也點了點頭。

正如潘院士所說。

侯院長既然打了這么一通電話,就代表上頭已經定制好了有效的反擊手段——還不是簡簡單單發個公告那種。

但另一方面。

就像過去的諸多網爆案例一樣。

此時在網絡上抨擊徐云和科大的遠遠不止那些牛鬼蛇神,還有很多被帶起節奏的網民。

那些牛鬼蛇神很多時候其實都只引導一個趨勢,真正推動局勢發展的大都是‘自然人,。

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在事件反轉后都會轉變立場,但依舊有部分人拒絕接受任何解釋。

因此即便科大能夠翻盤,也勢必會有不少的網民對徐云保持負面的觀感。

所以從個人角度上來說,這對徐云確實不公平。

不過好在徐云的心態還算不錯,畢竟無論如何,眼下科大的反應已經超過了他的預期。

此時他的心中頗有些“士為知己者死”的感動,科大愿意舉校為自己辟謠,自己受點罪又算啥呢:

“老師,您放心吧,我這兒沒問題,這事兒發生后我就沒指望自己能完全洗白一一這世上總是有那么些人會按自己的認知去裁定所謂‘真相,,在他們的眼中一切自證都有黑幕。”

田良偉這才點點頭∶

“那就好。”

隨后徐云想了想,又問道:

“對了老師,不知道侯院長給出的方案是..….”

田良偉沉思片刻,朝他招了招手,壓低聲音開口:

“目前方案還不確定最終能完成多少,總之我們準備先…..然后..…..最后”

徐云越聽眼睛越亮,到了最后,整個人的呼吸都粗重了幾分。

出了行政樓后。

徐云獨自一人回到了自己在校外的屋子。

咔噠——

結果剛開房門。

他便見到了正在桌邊整理書籍、明顯要出門的老蘇,連忙打了聲招呼∶

“蘇公,下午好,這是要出門”

“哦,是小徐啊,下午好。”

老蘇朝徐云點了點頭,揚了揚手中的書,解釋道∶

“嗯,準備去圖書館再看看書,最近遇到了一些問題,準備找找資料。”

說完他語氣微微一頓,又看了眼已經穿上拖鞋的徐云,斟酌著道∶

“小徐,我今天在那什么頭條的推送上看到了一篇新聞,似乎說你與一女子糾纏不休..”

徐云頓時一愣。

好家伙。

老蘇這電子小白都知道這事兒了?

隨后他幽幽嘆了口氣,在老蘇面前他反倒不方便硬撐著了:

“沒辦法,被黑了,正準備反擊回去呢。”

作為一個剛剛掌握了九宮格輸入法的小白,老蘇實際上還聽不太懂,被黑,‘反擊,這些詞的真意。

不過北

宋時期的黨爭可是華夏歷史一絕,所以他倒也很快理解了徐云想說的情況:

“你這是被潑臟水了”

“嗯。”

老蘇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如果這事情發生在北宋,他或許還能幫徐云想想辦法。

但現在是2022年,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時代。

老蘇自個兒都還沒完全適應現代生活呢,就更別說人脈了。

眼見老蘇的情緒有些消沉,徐云連忙主動安慰了一聲:

“蘇公,您放心吧,上頭已經制定好反擊計劃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您安心看戲就成——對了,您最近學到哪兒了”

老蘇朝他搖了搖手上的書,這次徐云總算看清了上頭的內容∶

“在學黎曼幾何呢,網上那些人說這是啥有手就行的知識,得掌握后續的相對論才能算是入門。”

看著一臉認真的老蘇,徐云微微抽動了幾下嘴角。

他大致能猜到老蘇是在哪兒看到的那些內容了

他仿佛看到了在網上某些鍵盤俠的督促下,一個掛壁正在緩緩成長……….

隨后徐云送別老蘇,獨自一人回到了房間。

脫下鞋襪,整個人仰靠在了椅子上。

這也是他今天以來,第一次有機會安心靠在椅子上歇息。

過了一會兒。

徐云重新站起身,走到一個小箱子邊,從中取出了一份牛皮袋,以及……

一張小卡片。

按照早先的分析。

如今他的手上有小麥手稿、神王星這兩張普通牌,以及重力梯度儀這個掀桌子的王炸。

不過如今隨著侯星遠...或者說科院方面的介入,徐云的手段倒也從容的多了。

至少不需要allin進去。

同樣的。

他也能夠更加冷靜的去分析現在的局勢,關注到了一些此前忽略的地方。

比如....

既然重力梯度儀的當量太大,小麥手稿和神王星又相對平庸,那么…….

是不是可以取個中間值呢

是不是有某個成果既能讓大量官媒下場,但又不至于夸張到掀桌子搞封口

當時徐云忽略了這個思路,但如今想來

顯然是可以的。

比如眼前的這份——

《有關奇完全數不存在的證明》。

這份手稿證明了奇完全數并不存在,也就是說所有的完全數都是偶完全數。

而在數學領域。

提到偶完全數,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個概念∶

梅森素數。

梅森素數是梅森數的一個概念。

所謂梅森數,是指形如2p1的一類數,其中指數p是素數,常記為Mp.

如果梅森數是素數,就稱為梅森素數。

目前發現的所有完全數都是偶完全數,并且和梅森素數一一對應,無一例外。

也就是找到了多少個梅森素數,便有多少個完全數。

因此一直以來。

是否存在無窮多個梅森素數這個問題,始終都是是數論中未解決的著名難題之一。

或者再準確一點來說。

是否存在奇完全數,本身就是梅森素數班展出來的一個枝干問題。

截止到2022年。

全球只發現了51個梅森素數,最大的是M82589933,也就是即2825899331。

如果說《有關奇完全數不存在的證明》是個需要同階段...也就是四年內其他人也撲街才有機會提得菲爾茲獎的運氣型論文

那么如果能解決梅森素數的問題,則無疑是個標準的菲爾

茲獎成果。

當然了。

前提是別有人搞出了費馬素數或者黎曼猜想啥的。

與此同時。

菲爾茲獎雖然是數學界的最高榮譽之一,但它的評獎要求卻有一個年齡限制——只授予年齡在40歲以下的‘年輕人,。

因此比起沃爾夫獎和阿貝爾獎,菲爾茲相對要年輕一些。

目前菲爾茲獎最年輕的獲獎者是讓皮埃爾·塞爾,得獎年齡28歲。

而菲爾茲獎四年頒發一次,今年的獲獎名單已經在8月份出爐。

所以榮譽上來說,徐云如果能獲獎,領獎時間也要等到2026年。

屆時徐云同樣是28歲,完全不會顯得突兀。

并且獲獎和熱度是兩個概念,即便是2026年才頒獎,徐云只要將相關成果發出去,該有的報道依舊會有。

熱度源自期刊,榮譽才源自獎項。

這股熱度要低于重力梯度儀,但卻要高于《有關奇完全數不存在的證明》和神王星。

配合上科大接下來的操作,無疑是個極佳的輔助手段。

當然了。

這一切的前提,乃是徐云能夠證明梅森素數的無窮性。

正因于此

這一次……

他直接拿出了小麥的思維卡。

考慮到今天處理了太多事情,身體有些疲乏。

所以徐云并沒有急著立刻開始“請神“。

他先是簡單沖了個澡,上床睡了個午覺。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方才醒了過來。

鎖好房門,給老蘇發了個回來后不用喊自己吃晚飯的微信。

隨后才來到了自己的書桌邊。

當初徐云曾經用過小牛的思維卡,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這次他的心態就要平和很多了。

一切準備就緒后。

徐云鄭重的拿起了小麥思維卡,暗念了一聲……

“激活!”

刷一一

代表著小麥的卡片緩緩消失。

在某個徐云看不見的視野內。

他的背后悄然出現了一道人像墻。

墻上刻著古往今來無數數學家的名字,有歐拉、有黎曼、有狄利克雷等等..…….

最下方還有著徐云的小初高老師..…..

片刻之后。

最上方的區域緩緩發出了金光,一個名字悄然在空氣中浮現∶

過了一會兒。

一位面色略顯蒼白、身形瘦弱、蓄著一縷大胡子、腰間別著一把斧頭的中年人虛影從中走出。

只見他凝視了徐云兩秒鐘,接著化作金光飛進了徐云體內。

與此同時。

徐云的眼中驟然一清,發現自己的思緒再次開闊了起來。

過了幾秒鐘。

他看著自己的手掌,面帶感慨的嘆息一聲∶

“好久不見了,小麥。”

隨后他用力甩了甩頭,飛快的將思緒聚焦到了面前的高斯手稿上。

稍作猶豫,便提筆飛快的寫了起來:

“解”

“引理:若n&a;gt;1,an1是素數,則a2,n是素數。”

“當n&a;gt;1時,若a&a;gt;2,則an1(a1)(an1an2an3...a1)“

“可知an1是合數,所以a2。”

“若n是合數,nxy,x&a;gt;1,y&a;gt;1,于是有2xy1(2x1)(2x(y1)2x(y2)2x(y3

“由此可知2n1是合數。”

寫完這些。

徐云微微頓了頓,將高斯的手稿挪到了手邊。

“由不存在奇完全數可知,設正整數n有素因子分解np(a1/1)p(a2/2)p(a3/3)....p(as/s)。”

“由于因子和函數σ是乘性函數,那么可得∶”

就這樣。

徐云洋洋灑落的在A4紙上飛快書寫,時間也一分一秒的緩緩流逝。

塔形數

排中律

單未知數…...

徐云仿佛回到了1850年的劍橋大學,當時他也是這樣坐在書桌邊和小麥討論著各種問題。

只是當初徐云是老師,小麥是學生。

而這一次……

徐云變成了學生,小麥則成為了老師。

一個小時后。

徐云的筆尖微微一頓,寫下了最后一行字:

“綜上所述,故....存在無窮多個梅森素數。”

與此同時。

他的身子莫名一震。

原本急速轉動的思緒,驟然停止了下來。

過了幾秒鐘。

徐云輕輕呼出了口綿長的氣息,帶著感慨,帶著追憶。

“多謝你了,麥克斯韋”

吃壞肚子了,今天少點,明天要是還不好可能要去掛水。

結果沒想到還沒機會還給人家,眼下又承了對方一份天大的人情?

要知道。

潘院士所說的舉科大之力,顯然不可能只是發布一份公告那么簡單。

或許是信息量太大的緣故,此時的徐云依舊有些恍惚,說話都有點斷斷續續的:

“不是老師,為什么侯院長會這么做這未免有點...有點小題大做了吧?”

但能被潘院士在這種情形下說出口、具備影響會議能力、并且還是姓候的‘院長,

那么就有且僅有一位了。

畢竟算上科教融合學院在內,光正職院長就有整整三十個呢…….

縱觀整所科大,能被冠以‘院長,之名的人有很多。

科大光武。

由此可見他的貢獻以及在學生們心中的形象有多偉岸了。

雖然如今科大校長已經換成了另外一人,但候星遠的地位卻從未動搖。

他接手的是一個彌漫著舊時代氣息的爛攤子,但是交出的卻是一個已經迎頭趕上新時代的現代化大學。

他在任期間,不斷彌合和科院、地方和教育部的關系,也扭轉了放棄工科和數學的建設方案,減小了各地折騰的錯誤政策。

當時科大被歷史上口碑最差的校長朱x時搞得烏煙瘴氣,大搞收縮政策,有科大之名,卻無科大之實。

而就在此人把科大搞爛拍拍屁股走人后,科大迎來了90年代后風評最高的一位校長。

當年徐云在讀書的時候,侯星遠還有一個綽號∶

另外還有執行院長、一大堆副院長等等。

在非正式場合,他們都能算是院長。

一個在科大之恥朱x時之后,帶領科大再次崛起的男人。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