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風起(7.2K)

第三百七十七章 風起(7.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七十七章 風起(7.2K)

如今他和女朋友張瑩二人都有著不錯的工作,暫住于燕京人才公寓中,正在籌備著結婚事宜。

當然了。

“要不就一個小時后吧,剛好等我把這波線對完。”w8.RG

“安啦安啦,我哪兒舍得讓你受罪嘛,況且咱們還有安全措施.”

吧唧了幾下后,王通便和張瑩各自分開,開始準備起了出門的行頭。

王通取出手機,發現來人的備注上赫然寫著‘趙主任’。

見此情形。

他的心中陡然冒出了一股不太妙的預感,不過還是很快接通了電話:

“喂,趙主任?”

片刻過后。

電話對頭傳來了一道有些急促的聲音:

“小王,你在哪兒呢?”

“額,今天周末,剛準備和女朋友出門吃晚飯”

“別去了,快點回學校!”

雖然心中已經猜到這種可能性,王通依舊微微一愣,拉住張瑩的手問道:

“主任,出啥事了?”

“中科大那邊發來了一份郵件,說是推導出了梅森素數的無窮性希望我們幫忙復驗,趕緊回來!”

嘟嘟嘟——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盲音。

王通不由看向張瑩,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老婆,你看這”

張瑩聞言沉默片刻,幽幽嘆了口氣:

“哎,去吧去吧,事業要緊,我自個兒對付一頓就成了。”

王通臉上頓時露出了一股笑意,自家的女朋友不算什么大美女,但性格卻一直都很賢惠。

不過目光在瞥到張瑩手機的時候,他的笑容忽然僵在了臉上:

“等等.中科大?!”

一個小時后。

王通搭乘的計程車停到了五道口的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外。

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

這是五道口職業學院早先獨立于數學系成立的一個機構,由菲爾茲獎的首位華人得主丘成桐創立。

與偏向教書育人的五道口數學系不同。

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更多以年輕人為主,機構職能也大多放在了學術研究方面。

雖然與燕京大學的數學水平猶有差距,但這些年的進步倒也不可小覷,算是第一梯隊的機構。

當王通抵達大廳時。

一位留著地中海的圓臉中年人正在皺眉看著手表,臉色有些著急。

王通快步走了上去:

“張主任,我來了。”

地中海中年人全名叫做張飛,一個看起來應該須發濃密身形五大三粗的名字。

目前他司職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的常務副主任,同時也是數學系的一位教授。

見到王通到來。

張飛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打過招呼,指著一間標號202的房間道:

“小王,咱們這次分成了四個小組同時核驗步驟,你去202幫忙郭教授小組計算,具體情況郭教授會和你說的。”

王通點點頭:

“明白。”

說完他便轉過身,快步走向了202房。

202房是計算中心的一間計算室,驟眼一看有些類似常見的自習室——也就是簡約格調,每個位置上分出好幾個擋板的布局。

除了大量的算紙之外,并沒有很多人想象的超算或者主控配置。

這其實才是運用數學的常態。

在不需要數值分析、線代最優化算法、最優化、編程的時候,數學從業者基本上都是靠手寫。

202號房內此時正坐著七八個人,有男有女。

除了一位小老頭外,所有人的年紀至少在樣貌上不會差別太大。

“郭教授好。”

王通禮貌的與小老頭打了聲招呼,隨后便選了個位置坐了下去。

又過了幾分鐘。

待一位短發女生到場后,郭教授輕咳一聲,環視了周圍一圈,說道:

“各位同學,今天是星期日,原本是不應該喊大家過來加班的——畢竟咱們這行沒那么多活給大家996嘛。”

下方頓時響起了一聲輕笑。

不過很快。

郭教授便臉色一正,道:

“只是在今天上午,我們收到了一封來自中科大的協助函,函文中宣稱他們已經證明了梅森素數的無窮性。”

“在收到函文后,我和基礎數學研究所的步尚全教授以及應用數學的陳金文、何凌冰教授他們簡單的草算了一遍。”

“根據我們的演算結果顯示,那份推導過程不存在明顯的錯漏環節,隨機抽檢重點核驗也同樣如此。”

“所以我們便請張主任把各位同學臨時聚集到了這里,準備進行詳細的核算。”

“大家都是數學行業的頂尖人才,應該知道梅森素數在數學界的地位——如果驗證流程沒有問題,這可是個大新聞吶。”

郭教授話音剛落。

下方便響起了些許討論聲。

正如郭教授所說,梅森素數的地位他們可再清楚不過了。

很快。

一位高高瘦瘦的男生舉起了手,此人是郭教授親自帶的一位博士生:

“老師,這是科大哪位大佬推導出來的成果?”

“張睿老先生?還是陳發來教授?”

現場的其余眾人聞言,眼中也不由冒出了一股好奇。

中科大作為一所理工院校,數學水平自然不可能是短板。

但如果和其他頂尖理工大學相比,科大數學系卻也不至于有多大的優勢。

科大數院的優點是出國率高,進了科大數學系,基本就是進了常青藤的快車道,算是一個優質通道。

當然了。

這也和國內整體數學水平較低有關。

如果不算海外華人,國內數學水平在國際上給面子說是二流末,實際上也就三流左右。

而與咱們相反的是,咱們的老鄰居霓虹在這塊倒做的不錯,出了不少成果。

“驗證人啊.”

看著一臉好奇的眾人,郭教授輕輕搖了搖頭,眼中浮現出一絲感慨:

“不是老張,也不是老陳——實際上寫下驗證過程的壓根不是科大的任何一位教授,而是一位在讀博士。”

聽到郭教授這番話,臺下某位男生下意識便爆了一聲粗口:

“臥槽?博士?”

郭教授點點頭,并未對男生的粗口有所苛責:

“嗯,那位博士叫做徐云,主修的專業還是物理和生物,前途無量啊”

“咦?徐云?”

郭教授話音剛落。

王通的耳邊便驟然傳來了一聲輕咦,只見最后進來的那位短發女生舉起了手:

“郭教授,那個叫徐云的科大博士,是不是還開著一家蟑螂藥公司?”

郭教授微微一愣:

“這我就不知道了,怎么,小王你認識他?”

短發女生沉默片刻,掏出手機晃了晃:

“郭教授,您看可能不清楚,最近幾天科大也有一個叫徐云的博士上了熱搜。”

“不過原因是因為墮胎、PUA女朋友和腳踏多條船,同時產品也對寵物有毒”

郭教授皺了皺眉頭,由于年紀較大的緣故,他對于這些話題并不太感興趣:

“這個問題不在我們的核驗范圍內,真想知道的話可以私下里查一查。”

“好了,大家先準備一下,盡快開始復驗吧。”

“下面我叫到名字的同學,請上來領取你的復驗資料。”

“趙瑞.黃海冰.楊鈺王通.”

很快。

王通分到了一份16頁的手稿復印件。

這份手稿的字體事先已經被掃描成了標準字號,查閱起來倒是并不困難。

王通負責的這部分歸屬于count變量環節,一直以來這都是一個近似項。

不過徐云的這份手稿里,卻推導出了另一種正值方式。

于是很快。

王通便拿起筆算了起來。

“考察費馬數2(2n)1的素因子p,設2模p的階為d則由于2(2n)≡1(modp)”

“知d不整除2n,對①式兩邊平方2(2(n1))≡1(modp),于是d2(n1),于是d2(n1)”

“根據已有定理,調和級數是發散的,故會導致矛盾,所以.”

“F0F1Fk1Fk2對k≤t均成立,那么當kt1時.”

讀過五道口數學系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國內的數學機構雖然天天被人詬病,但他們并不都是吃干飯的。

比如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經常會負擔起驗證國內外各種推導結果的任務。

例如世人皆知懷爾斯當年的第一版費馬證明過程存在問題,卻不知道第一個發現這個問題并且發出指正函的其實是南大數學系。

只是一般情況下,這些結果大都會被找出bug就是了系。

因此對于王通等人而言。

復驗雖然比較累人,但卻并非難如登天。

沙沙沙——

指尖與演算紙摩擦的聲音不斷在屋內響起,一項項推導過程逐漸被驗證完畢。

三個小時后。

王通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長呼出一口氣:

“好家伙,總算搞定了。”

他并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因為核驗小組的每個人都戴著隔音耳罩,雙十一特惠價只需咳咳

隨后他站起身,將演算結果交到了等候在此的郭教授手里:

“郭教授,我這部分驗證完畢了,邏輯合理,沒有任何問題。”

郭教授接過原先的文件和驗證稿,朝王通點點頭:

“辛苦了小王,大廳那邊有盒飯,肚子餓了可以去墊墊肚子。”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剛才忘了說,今天算是協助項目,有額外補助300塊錢——科大那邊出的。”

王通頓時眉頭一喜。

三百塊錢,這可不算低了呢。

接著他又看了眼郭教授,試探著問道:

“郭教授,不知道復驗結果”

郭教授摸了摸已經交還回來的文稿,表情有些復雜:

“咱們小組的進度稍微慢點,還沒出具體結果。”

“不過根據其他小組還有南大、燕大、魯東大學的反饋來看”

“梅森素數的無窮性.應該是被驗證成功了。”

真的成功了?

縱然王通心中早有準備,此時聞言依舊瞳孔一縮。

從此前郭教授的表述來看。

那位叫徐云的博士既然能被掛上‘在讀’的名頭,年齡無論如何都不太可能超過35歲吧?

更別說科大還有少年班中法班這種掛壁班級,說不定對方畢業的時候只有27、8歲?

真是個怪物

以現在國內的數學環境來說,光這一份成就就足夠他吃一輩子了。

隨后王通帶著感嘆離開202房,走到大廳隨意領了一口盒飯,選了個座位填起了肚子。

不過吃著吃著。

他忽然想到自己女朋友以及剛才那位短發女生說的話:

她倆都提到了科大和墮胎PUA,不出意外的話,說的應該是一件事?

想到這里。

王通干脆掏出手機,打開了下載過但不怎么用的微博。

結果剛一點進熱搜榜,他便看到了三個碩大的話題:

#徐云#

#中科大宣布證明梅森素數的無窮性#

#中科大#。

三個話題依次占據了熱搜的前三位,同時#徐云#這個話題的后方還有一個紅色的大字:

這代表這個話題的熱度已經突破了常規極限,關注度遠遠出圈。

隨后王通想了想。

點開了#中科大宣布證明梅森素數的無窮性#這個話題。

話題內顯示在最上方的是科大官微,內容很簡單:

梅森素數的無窮性進入最后環節!我校校友徐云推導出的計算結果已通過知名國際數學期刊《AnnalsofMathematics》初驗,你我或將見證歷史?

實話實說。

從王通的視角看來,科大的這段內容沒什么問題,甚至可以有些保守。

畢竟國內的數學理論水平或許和國際上仍有差距,但復驗這塊還是挺有權威性的。

燕大、五道口、南大、魯東大學加上科大自己的復驗都沒問題,基本上已經可以說是錘死了。

不過當他點開相關評論的時候,整個人卻傻了眼。

只見這條微博的評論數已經達到了3.3萬,其中第一條評論點贊數超過了7.2萬。

內容則是簡簡單單兩個字:

臉呢?

第二條評論的內容要更長一些:

吐了,死保渣男不說,現在還反過來跳臉,這種垃圾還能有學術成果?當別人是傻子嗎?

第三條則腦補了很多‘內幕’:

嘔,這人是科大校長的私生子吧,這時候還出來這樣護著他,真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以為發個公告別人就會信?

王通劃拉了好一會兒,入眼的評論無一例外,全是在攻擊科大和徐云。

毫無疑問。

即便不清楚具體內情,王通也大致猜到了一個答案:

郭教授口中證明了梅森素數無窮性的那個‘徐云’,正是自己女朋友在家抨擊的那位渣男。

想到這里。

王通干脆放下了筷子,開始認真了解起了事情的經過。

先是路人寵物貓中毒.

然后網紅寵物貓‘跳跳’暴斃.

接著博主曝光,引發出徐云腳踏多只船、墮胎、PUA的黑歷史

由于事先已經有‘好心人’出面,將整件事情整理成了備忘錄的模式方便路人閱讀。

所以王通沒怎么費力,就知曉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另外在大量的抨擊言論中,王通還注意到了少數幾個讓大家冷靜或許表示徐云無辜的賬號。

這些賬號有男有女,IP地址大多都在皖南。

看起來像是科大的校友。

當然了。

王通能注意到這些賬號并非偶然,而是這些給徐云‘洗白’的評論已經被頂到了廣場的首頁。

一如當初凢凢、峰峰進局子的時候,也有一些腦殘粉在超話高呼不離不棄,引來了一堆人觀猴。

雖然彼時和此時的情況截然不同,但平臺算法卻是一致的。

所以王通能看到這些內容倒也正常。

這些賬號有的是直接認為徐云無辜,有的則擺出了一些證據。

例如吡蟲啉是對哺乳動物無效的論文等等

只是無論是以上哪種內容,下方都充斥著大量的冷嘲熱諷。

或許是在驗算過程中對徐云有了一些基于能力而出現的好感,王通并沒有跟著站隊,而是隱隱感覺這些評論似乎有些道理。

徐云推導出梅森素數無窮性這件事應該是真的。

于是他思索片刻。

在#中科大宣布證明梅森素數的無窮性#這個話題下發了一段內容:

很少關注微博,剛剛才知道這件事,別的不太確定,但徐云確實寫出了梅森素數無窮性的驗證流程,并且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驗證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各位還是少說點AOE的話吧,什么學術造假都跑出來了——誰會拿這種級別的猜想造假?

寫完。

發送。

隨后王通想了想,又給女朋友發去了一條微信:

老婆,先別急著對線了,那個徐云有可能是被污蔑的,先讓子彈飛一會兒,真是渣男到時候我和你一起錘他!

與此同時。

在華夏各地。

也有一些人和王通一樣,寫下了各種帶有相關詞條的微博。

他們并沒有選擇明確支持徐云或者認為徐云無辜,而是從自身的專業出發,認為科大的公告并非造假。

但縱使如此,這些言論依舊是與目前網爆的‘主流’節奏有些相悖。

就這樣。

一道肉眼無法看到的風,緩緩從數學圈內吹散開來.

看了很多留言,很多讀者表示想重新再建個群,其實建群很容易,但是需要有人能看群啊,我的精力是不足以支撐我兩頭兼顧的。

所以有愿意做管理的可以在這里留言,粉絲值要求全訂吧,我后臺可以看到一些評論和閱讀時常的數據,如果合適的超過五個人我就重新建群。

另外求保底

(本章完)

畢竟年輕人都追求儀式感嘛。

半個多小時后。

捯飭完畢的二人來到了公寓玄關,準備穿鞋出門。

驀然。

王通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作為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丘成桐數學中心的一名副研究員,王通有著大多數數學汪難以想象的美好人生:

他大學期間就脫離了單身,并且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聽到自家女朋友這番話。

“阿通,今晚咱們去吃壽喜燒唄,我在點評網抽到了一張五折卷誒。”

張瑩大大方方的朝他晃了晃手機,上頭赫然顯示著一篇微博:

“中科大的渣男唄,又是腳踏幾條船又是pua,還叫女朋友打了兩次胎——阿通,我跟你說啊,要是今后我懷孕了我可不打胎,我可想要個小寶寶了。”

王通聞言,大手在女朋友的腰上摩挲了幾下:

“對線?”

王通起身走到了女朋友身邊,輕輕的環住她的腰:

“那家店在奧運村那邊,離咱們這兒有點遠呢。”

張瑩看了眼點評軟件的地圖,心中計算著距離:

“對什么線?”

原本雙腳靠在長條沙發另一側、正在看視頻的王通不由按下了暫停鍵,伸了個骨頭咔咔響的懶腰:

“壽喜燒?行,啥時候出發?”

再怎么精打細算,偶爾吃上一頓壽喜鍋還是沒啥問題的。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4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