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章 七家外企的攻勢(8.4K)

第三百五十章 七家外企的攻勢(8.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五十章 七家外企的攻勢(8.4K)

「對不起,社長大人!」

看著面前一鞠到底的中年人。

小老頭重重喘了幾口粗氣,滿臉余怒未消,唾沫星子亂飛:

「社長大人,請您放心吧,一個月之內,我們一定讓那家華夏公司無貨可銷售',可現在呢?」

說著說著。

小老頭再次拿起一疊報告,在空中揮舞的嘩啦啦響:

但感官雖然難受,中年人卻絲毫不敢伸手去調整鏡架。

只見他雙腿猛然并攏、雙手貼在大腿外側,身形筆直的鞠了個:

「八嘎!無路賽!」

一位人中處蓄著一縷衛生胡的小老頭怒罵一聲,一把拿起桌上的文件,用力將它向另一位站辦公桌前、帶著金絲眼鏡、頭發銀灰中分的中年人身上丟去。

啪——

厚重的文件重重砸到了中年人的額頭處。四散的紙片如同雪花般緩緩朝地上落去。碰撞之下。

中年人的鏡框出現了少許歪斜,他視野內的畫面莫名的有些別扭,耳朵處也傳來了一股不適。

阿斯制藥成立于1892年,是目前霓虹歷史最悠久的企業之一,專門研制各種殺蟲劑。

截止到2022年。

阿斯制藥占據了霓虹殺蟲劑56%的市場,整整半數有余。

尤其是在霓虹的蟑螂藥領域。

阿斯制藥的銷量甚至超過了德國的拜滅士,占比達到了68%!

當然了。

這種市場占比和霓虹對于殺蟲藥的監管有很大關系,但阿斯制藥的銷售區域可不僅僅是霓虹國內而已。

早在1990年。

阿斯制藥便在華夏津門投資成立了一家全資子公司,投資金額為788萬美刀——那可是1990年的788萬美刀。

目前某寶某東上銷售安速除螨噴霧劑、安速小黑帽蟑螂屋、安速蟑螂膠餌、巴斯洛漫等產品,便都出自阿斯制藥。

它的在華年營業額大概在1……7—2……5個億,凈利潤8000多萬。(話說請教一下萬能的讀者,財報上的利潤是扣除了運營之類的利潤嗎,還是單純只扣除了生產成本?)

可以這樣說。

阿斯制藥,就是被蟑螂養活起來的一家企業。

因此大概一個多月前。

當得知華夏有家企業研發出了第五代吡蟲啉并且申請了專利之后,阿斯制藥上上下下便高度關注起了這件事。

畢竟這可是關乎公司命脈的大事件!

現任社長徳田恭一郎——也就是這個留著

衛生胡的小老頭兒,更是在「一個螂滅」上市的第一時間,便要求津門的子公司獲取樣本進行解析。

結果嘛……

自然是讓德田恭一郎本就有問題的前列腺嚇得差點兒尿分叉:

華盾生科真的研制出了第五代吡蟲啉,消殺效果是所有第三代吡蟲啉的十二倍以上!

這已經是降維打擊的概念了。沒辦法。

研發就是這樣,一代產品面世后,對上一代擁有碾壓級的優勢。

但認知歸認知,作為一家歷史長達一百三十年的企業,阿斯制藥不可能束手就擒。于是在拜耳、vilosi等公司提出制裁想法后。

阿斯制藥不但雙手贊成方案,還親自充作了急先鋒:

德田恭一郎動用了一些霓虹的政治資源,加速了Nutrien公司的那套FOERDAT632加入瓦森納協議的時間。

實際上。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霓虹企業第一次這樣做了。

當年對具有GAAFET結構的集成電路所必需的EDA軟件斷供事件中,就可以看到大量霓虹企業的身影。

因此斷供計劃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最終還是高效率的成功了。

甚至當初Nutrien公司發給華盾生科的斷供函,其中便有不少出自德田恭一郎之手。德田恭一郎記得很清楚。

在確定FOERDA—T632加入瓦森納協議之后。

安速的產品矩陣負責人中條幸博……也就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很有躬匠精神的男子,還信誓旦旦的對他說過一句話:

「社長大人,優勢は私にある!」

結果沒想到。

前后短短五十天不到。

華盾生科便破解了環化精度的問題,每天的產量由1……6萬支一下拔高到了近七萬支!一周之內。

阿斯制藥在華的產品銷量便暴跌了32%!并且這個跌幅還在不斷增加,明顯沒有觸及底部。

想到這里。

德田恭一郎顫顫巍巍的從抽屜里取出一個小藥瓶。

擰開蓋子后往掌心抖了兩下,手掌往嘴巴上一扣,昂著頭將藥品吞服了下去。

「呼……」

隨后德田恭一郎呼出一口濁氣,勉強平靜下心緒,對中條幸博問道:

「中條桑,現在華盾生科的那款產品,還有哪個生產環節存在斷供的可行性?」

中條幸博依舊彎著腰,微微抬頭小心的看了眼自家社長:

「沒……沒有了。」

「原材料呢?」

……只有酰化環節的一水合物是非華夏生產的原材料,但華夏不生產它的原因是因為進口比較便宜,同時甲苯磺在臨床上可以用來治療糖尿病,所以即便是霓虹內閣

「都不可能做到將它禁止斷供……」

一時間。

德田恭一郎感覺自己好不容易降下去的血壓又升高了不少。

于是他連忙再深吸了幾口氣,又問道:

「那么拜耳呢?小林制藥呢?他們有沒有發來函文?」

中條幸博聞言,像是得到了表現機會一般,飛快的點起了頭:

「有,有!社長大人,拜耳醫藥的公關經理弗舍爾先生在一個小時前,發來了一封遠程會議的正式邀請函。」

「函文上說,拜耳方面準備在下午五點舉行一場有關華盾生科的多方線上討論會。」

「下午五點?」

德田恭一郎抬頭看了眼辦公室墻上的時鐘,上頭清晰的顯示著目前的時間:

德田恭一郎的眼睛頓時瞇了起來。要知道。

對于拜耳、小林、武田這些大型藥企的部門負責人來說,行程安排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

尤其是多方會議。

這種規格的會議往往會提前一個月就開始接洽籌備,半個月到一周左右定期,然后由助力負責行程提示。

像這種提前一個小時通知、再過幾個小時就開會的情況不是沒有,但非常非常少見。

而眼下拜耳方面打破了這個慣例,所以很明顯……

拜耳也急了。兩個半小時后。

德田恭一郎一人端坐在辦公桌后,面前的電腦屏幕上顯示著ebex的會議界面。

今天的與會者一共有七人,五男兩女。JabraPanaCast攝像頭清晰的將每個人的面部表情都顯示到了屏幕上。

此時可以清晰的看到。

盡管每個人所處的背景環境不同,但他們表情卻是一致的凝重,甚至帶著一股……

隱憂。

過了大概小半分鐘。

面對沉默的眾人,兩位女性中年齡較大的一人忍不住開口了。

此人的年紀大約五十上下,眼眶深邃,脖子上掛著一條梵克雅寶最出名的四葉草吊墜,略微凸出的顴骨令她看上去有些冷峻刻薄:

「各位先生,請問一下,我們這是在做晚飯前的靜默禱告嗎?」

「還是說現代科技已經發明出了腦波交流,但我的技術顧問沒告訴我這件事兒?」聽到女子的這聲抱怨。

位于畫面第一位、標注著Bayer……也就是拜耳集團標識的小老頭連忙伸出雙手,在屏幕前朝下壓了壓:

「抱歉,科琳娜女士,我剛剛正在調試設備一我的Evolve2似乎出了些問題現在OK了。」

科琳娜聞言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小老頭則啪的一聲將雙手合十,對眾人說道:

「好了各位,今天的會議開始之前,我先和大家介紹一下今天的與會成員。」

「來自海對面Advion公司殺蟲劑研發的負責人,科琳娜·阿森西奧。」

「來自霓虹阿斯制藥的社長德田恭一郎。」

「來自英國vilosi公司的CPO伊斯科·埃杜。」

「來自高盧瓦雷尼農藥公司的副董事長加雷思·圖雷。」

「來自意呆利里薩左諾的生物農藥市場專員尤利·德奧利韋拉。」

「來自楓葉國Nutrien公司的銷售代表潔西卡·赫利。」

「以及我,拜耳集團大中華區副總裁,亞當斯·博羅納特。」

介紹完眾人身份后。

亞當斯·博羅納特深吸一口氣,臉色一肅,繼續說道:

「至于今天臨時開啟這場會議的原因,自然就是……」

「我們原先對華盾生科的斷供計劃,已經徹底失敗了!」

「他們擁有了一套更精細的生產模組,具備了形成寒冬的條件。」

聽到亞當斯·博羅納特這番話。

即便這只是一次網絡交流,會議的氛圍卻依舊凝重了幾分。

過了一會兒。

vilosi公司的代表人伊斯科·埃杜舉起了手,問道:

「亞當斯先生,既然如此,不知道拜耳方面可有新的計劃?例如……」

「政策上的封殺?」

作為vilosi公司的CPO,伊斯科·埃杜的長相相當帥氣,但說出的話卻帶著一股莫名的肅殺感。

「封殺?」

在他的頭像身邊,來自瓦雷尼農藥公司的加雷思·圖雷聞言,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伊斯科先生,你應該知道,華盾生科目前的產品覆蓋區域全在華夏國內。」

「除了少數代購之外,他們根本就沒有鋪開國外的銷路。」

「我們即便動用政治資源在歐洲、在美洲下了禁令,也不會對他們的銷售產生任何影響。」

「伊斯科先生,莫非vilosi公司有能力影響華夏官方,讓華盾生科在華夏被完全封殺?」瓦雷尼農藥雖然也生產吡蟲啉,但它在華夏的命脈產品是化肥,蟑螂藥每年的銷售額大概也就四五百萬華夏幣左右。

扣除掉其他成本,利潤大概一百萬出頭。這種量級的利潤有那肯定最好,但如果真守不住……

其實也就那樣。因此相對來說。

加雷思·圖雷的壓力其實是現場七人中最低的。

眼下有機會陰陽怪氣一番英國同行,他自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畢竟英法可是世仇來著。

來自同行的暗諷讓伊斯科有些不爽,但vi—losi的在華年業務有超過3000萬來自蟑螂藥,因此他也只能暫時將個人情緒置之腦后:

「既然如此,加雷思先生,你可有其他辦法?」

加雷思聞言,干脆利落的一攤手:「沒有,要不直接投降?」

看著滾刀肉一般的加雷思,伊斯科終于忍不住了:

「你們高盧人他媽的除了投降還會什……」

「夠了!」

就在伊斯卡準備發作之際,亞當斯·博羅納特忍不住提高了幾分音量:

「幾位先生,我們今天組織這場會議是為了阻擊敵人,不是讓你們打嘴仗內訌的。」

「加雷思先生,如果你再這樣耍嘴皮子,我就要用權限請你離開了。」

加雷思見說癟了癟嘴巴,肩膀一聳,沒有說話。

隨后亞當斯·博羅納特將目光投放到了科琳娜身上,問道:

「科琳娜女士,不知貴方可有什么想法?」Advion的在華消殺業務量僅次于拜耳,2021年達到了四個億以上,也是一家消殺巨頭。

雖然Advion的主公司先正達在2017年便被華夏化工收購,并且目前Advion也掛著先正達的牌子。

但Advion在并購之前就已經獨立了出去,目前的實際控制權已經回到了阿斯康利的手里。

在場眾人中。

Advion的蟑螂消殺劑銷量不但比德田恭一郎高,同時背后公司的體量和影響力也絕非德田恭一郎能比。

面對亞當斯的詢問,科琳娜沉默片刻,忽然說道:

「在此之前,公司的對華用戶肖像團隊給了我兩個參考方案,我覺得挺有意思的,你們想聽聽嗎?」

亞當斯點點頭:「請。」

科琳娜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抿了一口,一邊擼著懷中的貓,一邊說道:

「兩個參考方案分成一明一暗,并且可以同時實施。」

「其中陽謀很簡單。」

「華盾生科的產品雖然效果確實很好,但目前的口碑依舊沒有鋪開,很多用戶屬于沖動消費。」

「加上如今季節逐漸入冬,蟑螂的數量相交夏天大幅度減少,真正能體會到第五代吡蟲啉效果的人……不多。」

「同時拜耳也好、Advion也罷,亦或是安速,產品自上市到如今已有數年甚至十數年,有著一大批具有品牌忠誠度的回購者。」

「因此,我們可以趁著華盾生科還未發育完全,來打一波……」

「價格戰!」

「價格戰?」

亞當斯隱蔽的掃了眼科琳娜,又飛快的觀察起了其余與會者的反應,眼中閃過一絲波動。

作為拜耳旗下的嫡系產品,拜滅士無論是研發、銷售還是智庫,實力都不遜色于Ad—vion多少。

因此在開會之前。

拜耳的智庫也給出過幾個方案,其中同樣便包含了……

價格戰!

價格戰的定義很簡單,說白了就是燒錢。十塊錢的東西打個八折甚至五折,自然就會有人愿意來買。

眼下'一個螂滅'剛剛上市,用價格戰把它擠垮,是一種理論上非常有效的方式。

同時比起科琳娜。

作為大中華區的副總裁,亞當斯還掌握了兩個更深層次的信息:

一是華盾生科雖然破解了環化技術,但由于合成材料的原因,目前'一個螂滅'的生產成本依舊很高。

根據拜滅士研發團隊的實驗室合成結果推斷,如今'一個螂滅'的生產成本大概在6……5左右。

而拜滅士的成本是……咳咳,這個不能說,總之要低不少。

因此如果打起價格戰,拜耳在成本方面有著碾壓級的優勢。

其二則是……據亞當斯所知。

由于華夏網購平臺賬期的原故,目前華盾生科的回款只有兩輪,也就是總資金一千萬左右。

不久前華盾生科似乎還劃出了一筆簽字費和研究資金給了某個新挖來的專家,又消耗了一筆資金。

因此在資金儲備方面,華盾生科也遠遠不及拜耳等企業。

想到這里。

亞當斯又看了眼科琳娜,心中在打著小算盤的同時,又繼續問道:

「科琳娜女士,那么除了價格戰之外第二個方案呢?」

「既然是到不了明面上的手段……莫非是組織黑客進攻?」

科琳娜聞言輕輕搖了搖頭,又擼了兩把懷里的貓:

「黑客攻擊的成功率很低,早在華盾生科產品剛上市的那天,霓虹的七所高校便組織過一次襲擊。」

「那次襲擊的結果大家應該都知道,臉都丟……」

說著說著,她忽然意識到德田恭一郎這個霓虹人也在場,于是臨時改口道:

「總之并不太如人意。」

雖然科琳娜收了話尾,可德田恭一郎的臉色依舊有些難看——阿斯會社正是當夜的襲擊者策劃者之一。

雖然事后徐云搞了波事,霓虹輿論大多認為這是棒子搞出來的偷襲。

但對于業內人事來說,襲擊的前因后果并不是什么秘密。

更糟心的是。

德田恭一郎名下還有一家網絡服務公司,恰好便是帝大的管理服務提供商……

自那夜之后。

那家網絡公司的客戶數量頓時銳減。

甚至還有一些服務未到期的客戶選擇主動解約,寧付違約金也不想再與德田恭一郎合作了。

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不過科琳娜并沒有關注德田恭一郎的表情,今天現場真正值得她在意的,只有亞當斯一人罷了:

「所以亞當斯先生,這一次智囊團隊給的第二方案并非網絡攻擊,而是……」

「社交媒體上的輿論。」

「輿論?」

亞當斯眉頭輕輕一揚,猶豫片刻,問道:「科琳娜女士,不知你所說的輿論是指……」

科琳娜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舉了個例子:

「不久之前,我曾經看到過一則新聞。」

「華夏東北區域由于飲食習慣的問題,平里日很喜歡吃各類醬,因此在那些區域,諸如黃豆醬之類的調味料的銷量都很高。

「結果某一天,華夏互聯網上忽然傳開了一張截圖,說某某黃豆醬的生產車間里,有員工長期往黃豆醬屙屎。

「消息在幾個小時內席卷網絡,各大社交媒體都可以看到相關內容,一時間不斷有人表示拒絕再購買這款黃豆醬。

「幾個小時后,廠商發布聲明,并且拍攝了發酵罐的照片——那是一排排高度三四米的橢圓形密封容器,除非蜘蛛俠,否則沒人能夠在入料口排泄污穢。」

說著,科琳娜忽然一攤手,臉上的表情相當微妙:

「于是呢,清白重新回到了那家工廠身上,但此前造成的影響卻消弭不了——短短一周之內,那款黃豆產品的銷量降低了70。」

「也許今后靠著營銷、產品質量可以慢慢拉回虧損,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回到原來的那個高度了。」

ebex界面內。

在科琳娜說完后,所有人一片沉默。

作為有資格參加這場線上會議的與會者。科琳娜也好、德田恭一郎也罷。

他們的為人可能很壞,但絕不會多愚蠢——或者說判斷力和眼光不會多差。

他們很清楚。

無論是在華夏還是國際,某個節奏一旦被帶起來,那么影響就很難很難消弭下去了。

比如小甜甜布萊尼。

好好的一個人被狗仔抹黑成了女瘋子,事業縮水,甚至人身自由都受限,直到近些年才好了一些。

又比如德普。

被艾梅柏·希爾德瘋狂誣陷,迪士尼、華納先后解約,神奇動物3角色丟失,直到今年才勝訴。

隨后科琳娜揚了揚手中的一份文件,對眾人說道:

「各位,我手上的這份就是智囊團隊定制出來的具體操作方案,包括了流程、合作目標、投入成本以及實施環節的眾多方向。」

「稍后我會把這份文件掃描到會議備份上,各位可以直接預覽或者下載。」

科琳娜說完后,一位光頭男子率先點了點頭:

「有勞你了,科琳娜女士。」

此人是來自意呆利里薩左諾的生物農藥市場專員尤利·德奧利韋拉,這也是他今天第一次開口:

「不過科琳娜女士,我有個問題哈——華盾生科的產品不同于黃豆醬,并不是一種食物。」

「既然如此,我們應該如何去抹黑它呢?難道說它效果不好?」

科琳娜笑著看了他一眼,指著文件說道:

「具體的方案都記錄在了文檔內,不過既然尤利先生問了,我就簡單先說兩句吧。」

「首先要說清楚的一點是,華夏的社交輿論情況非常復雜。」

「其中有各種各樣的群體以及博主,兩面人、三面人甚至多面人都隨處可見。」

「有些人經常會被無腦帶起節奏,并且樂此不疲。」

「所以想要毀掉華盾生科的產品,其實不一定要從抹黑質量去切入,而是有其他角度可選。」

「例如……」

科琳娜將懷中的貓咪放到了攝像頭前,意味深長的說道:

「寵物,以及……產品的創始人。」

我人沒事,但外婆今天住院了,今晚陪夜通宵碼,哎

看《走進不科學》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

大神新手釣魚人的《走進不科學》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三百五十章七家外企的攻勢!8.4K免費閱讀.

畢竟牙齒的假門戶掉了可以再裝上去,但如果阿斯制藥株式會社的真門戶塌了,那一切可就完蛋了。

阿斯制藥株式會社。實話實說。

比起小林制藥、武田制藥這些霓虹藥物大廠,阿斯制藥名氣并不大。

「那家華夏公司的產能提升了足足五倍,t五倍啊!你個混賬!」

小老頭的胸口劇烈起伏波動,情緒激動之下,連自己的假門牙掉了一顆都渾然不覺。

「43天,才43天啊,你就和我說我們費盡心思才加進瓦森納協議的生產工藝,就被那群華夏人給破了???」

「當初你是怎么說的?」

一個月后。

霓虹。

阿斯制藥株式會社。

很多時候提起阿斯這個名字,許多人還會下意識聯想到阿斯康利這個藥業巨頭。

但與阿斯制藥的名氣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它在殺蟲劑領域的歷史與地位。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0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