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蘇的誤會、脫去枷鎖(8.8K)

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蘇的誤會、脫去枷鎖(8.8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蘇的誤會、脫去枷鎖(8.8K)

隨著徐云默念完‘回歸現實,,四個字。

唰——

他周圍的景象瞬間為之一變。

待他回過神時。

整個人已然處在了

一間現代化的屋子里。

接著足足過了好幾分鐘。

徐云的目光才從迷離、茫然逐漸變得清激,回想起了自己在現實中的情況:

進入副本前。

他正和老蘇等人因為生產線的事情,前往角城拜訪了漢華集團的董事長林振華。

在那段時間里。

漢華集團的研發隊伍破解了過渡金屬催化的問題,林振華則動用了海軍方面的關系,搞定了0.002精度的環化設備模組。

接著徐云則和老蘇去了趟五州山,給老蘇上了波墳。

回甬城后。

林振華又為徐云介紹了剛剛出獄不久的李...咳咳,周善院士。

番勸說之下,徐云順利將這位頂尖大佬拉到了華盾生科的研發陣營中。

接著在副本期間。

徐云花了三天時間回歸現實,收集了MP18以及《赤腳醫生手冊》這些資料。

所以此時應該是

自己剛離開角城、返回科大的第四天夜里。

「呼,總算回來了」

徐云面色復雜的吐出一口長氣,轉頭打量了一番屋內的情況。

自己這間小窩的布置與離開時區別不大,惟一的不同點,便是他的腳邊多了幾件東西。

徐云彎腰將它們拾起,發現赫然是光環給出的獎勵:

放有高斯的牛皮袋,幾項技術的羊皮紙,思維卡的卡套,升級人工智能算力的模組

以及艾維琳的項鏈和絲巾。

至于玉璽嘛

并不在這些獎勵里頭。

畢竟按照光環提示。

玉璽目前還處于待解封的封印狀態,需要完成一個特殊的副本任務才能激活。

嚴格意義上來說,目前的玉璽只是一個副本資格,而非實物獎勵。

況且以光環在永樂大典上的表現來看。

即便徐云今后完成了玉璽的特殊任務,并且選擇了在現實具現,玉璽大概率也不會落入他手。

而會是以某個形式在現實里具現。

隨后徐云將幾件物品收好,看了眼時間:

恰好他在副本中也折騰了整整一個晚上,身心俱疲。

于是便簡單沖了個澡,上床休息去了。

一夜無話。

次日一大早。

「唔」

徐云打了個哈欠,一手在肚子上抓了幾下,另一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接著胡亂在床頭摸到了手機和眼鏡,緩緩從床上爬了起來。

花了幾分鐘洗漱完畢,徐云穿好棉襖,走出了房門。

結果剛出屋門。

他便聞到了一股不太濃郁、但卻很有中式風味的香氣。

徐云順勢望去。

只見距離他不遠處的飯桌上,此時正擺著一盤空心菜、一盤蔥花蛋以及些許豆干咸菜。

老蘇則坐在桌邊,呼嚕嚕的喝著稀飯。

或許是察覺到了徐云房門的開合聲,老蘇放下碗筷,視線對上徐云后朝他點了點:

「早上好啊,小徐。」

徐云笑著走上前,同樣打了個招呼:

「蘇公,上午好。」

老蘇示意他坐下,又指了指他對面的座位,座位上已經擺好了筷子和一碗稀飯:

「坐吧,我知道你喜歡吃涼白粥,已經盛起來涼著了。」

徐云朝他道了聲謝,欣然入座。

老蘇的手藝在這段時間提升的很快,蔥花蛋的火候水準甚至可以和徐云一較高下——雖然徐云自己的廚藝也不昨地就是了。

說來也怪。

徐云的老爹老媽很喜歡喝熱稀飯,但徐云卻偏偏喜歡涼稀飯,并且越涼越好。

在美美的扒拉了一口稀飯后,徐云抬頭看了看老蘇,隨意問道:

「蘇公,您最近學習的進度如何了?」

「學習進度啊?」

老蘇細細嚼完嘴中的食物,眼中浮現出一絲感慨,搖了搖頭:

「差得遠呢,老夫咳咳,我都快懷疑我有沒有網絡上評價的那么聰明了。」

眼見徐云一臉不明所以,老蘇又輕嘆一聲,解釋道:

「小徐,你有所不知,前些天我找到了一份叫什么華羅庚金杯的小學題目。」

「結果全套做下來,120分就只拿了110分,那可是小學生的題目啊」

說完老蘇還在身邊比劃了一個齊腰的高度,以此表示那套題目的適用區間。

而在老蘇對面。

看著一臉「我連小學題目都拿不了滿分」的老蘇,徐云險些一口氣沒把嘴里的菜給噴出來。

隨后他強迫自己勻了勻氣息,表情帶著些許微妙,問道:

「蘇公,不知您做的是初賽、復賽,還是總決賽的題目?」

老蘇微微一愣,旋即搖了搖頭,語氣中甚至帶上了一絲沮喪:

「都不是,似乎是叫什么兩岸四地邀請賽按照字面意思,在宋朝恐怕也就河北西路那般的一路會考吧。」

徐云的嘴角微微抽動了幾下,心中隱隱冒出一股掀桌的沖動。

tnnd,有掛啊!

眾所周知。

華夏除了標準的九年義務教育之外,對于一些表現要遠高于同齡人的天才兒童,往往都會另外開設一些全國性的競賽。

比如語文有語文報杯、葉圣陶杯。

化學有天原杯等等

至于數學方面的競賽,統稱便是奧數。

而就像網文作品均訂3000是精品,均訂9999也是精品一樣。

奧數賽事與奧數賽事之間,也可以分成各種不同的難度。

在小初領域。

相對比較簡單的有IMC,希望杯等等,難度最低。

其次是走美杯,全名‘走進美妙的數學花園,。

至于最難的全國性小初數學競賽,則無疑是華羅庚金杯,也就是華杯賽了。

華杯賽分成基礎的初賽、復賽,以及總決賽,難度依次升高。

而總決賽之上,便是老蘇所說的兩岸四地精英邀請賽。

至于老蘇所說的120分拿到108分

這樣說吧。

后世非數學專業的理科生,在答題時間內能夠拿到80分就對得起你的數學老師了。

比如下面這道題:

只舊鐘的分針和時針每重合一次,需要經過標準時間66分,那么這只舊鐘的24小時比標準時間的24小時()

A、快12分

B、快6分

C、慢6分

D、慢12分。

這是初賽題,也就是最簡單的題目。

想要晉級復賽,理論上只有40秒鐘的時間給你解答。

至于決賽題嘛

隨便選一個吧:

已知a2+b22=1,a(1/b+1)+b(1/a+1)+C(1/a+1/b)=3,求a+b的值。

這題的計算時間大概在三分鐘左右。

所以老蘇120分能拿到108分,這已經是掛壁級別的表現了。

不過看著老蘇這副自己是個菜逼的表情,徐云猶豫片刻,還是決定不告訴他真相

畢竟這也算是個動力嘛。

老蘇的知識水平增長的越快,幫到自己的日子就會越早,這是好事情。

隨后二人又聊了一些其他話題,用完餐后便各自分開了。

老蘇要去圖書館發憤圖強。

徐云則趕向了

華盾生科的總部。

因為按照日期。

今天可是魔都海軍方面(下文簡稱魔海,避免某些風險)交接環化設備模組的日子。

這代表著今日如果一切順利,綁縛在一個螂滅」這塊產品上最粗的一根韁繩,將會徹底消失。

一個多小時后。

徐云抵達公司廠房外。

與等候在此的田良偉、公司COO顧群青、科大基金的理事長鄭祖、以及負責生產環節的廠長錢廣林等人接上了頭。

徐云雖然在副本里度過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無論是經歷還是能力都得到了一個巨大的進步。

但在田亮偉等人看來,徐云只是帶著人去角城出了趟差罷了,前后不過十數天而已。

因此幾人只是與往常一樣和徐云打了招呼,沒有表現出什么久別重逢的驚喜。

「對了,徐博士。」

打完招呼后。

顧群青忽然想到了什么,從身上取出了一個記事本翻動了幾下,對徐云說道:

「我們已經和周善院士方面取得了聯系,為他以及家人訂好了下周一的機票,另外他的房子也都安排妥當了,可以直接入住。」

「嗯?」

徐云在顧群青講前半段話時表情還算正常,但聽完后半段話后整個人便微微一愣,詫異道:

」等等,周院士的房子也安排好了?怎么會這么快?」

當初在給周善報出入職待遇的時候,徐云除了提出兩百萬的簽字費之外,還包括了三百萬的科研啟動資金以及解決住房問題。

其中住房對標的是廬州院士引進標準。

也就是分配200平米住房。

不過由于華盾生科目前處于初創階段,壓根就沒有院士樓或者專家公寓,就連徐云自個兒都還是住科大校外呢。

因此按照當初的計劃。

周善家人在抵達廬州后,將會被暫時安置在廬州洲際酒店的天鵝湖景套房——這種套房可不是啥霸道總裁常住的總統套房,一晚上也就兩千左右。

等到一個月過后資金回籠,屆時公司再討論專家住房的安置問題。

畢竟可以預見的是。

隨著華盾生科的發展,高級研究人才的數量必然會持續增加。

因此不說蓋樓吧。

至少安置的區域要匯集在一塊,這可不是兩百萬三百萬就能搞定的事兒,需要一定的研究規劃。

可眼下聽顧群青這么說

在自己返回角城的這段時間里,他們似乎想出了某個新的安置方案?

看著一臉好奇的徐云,顧群青笑著指了指身邊的田良偉,解釋道:

「這還得感謝田院長和科大方面的幫忙呢,在經過科大方面的緊急研討之后,科大校方決定提供一套科大花園的精裝房用于安置周善院士一家,可以直接投包入住。」

「這是昨天剛討論出來的結果,徐博士你前兩天身體不好,囑咐我們盡量別打攪你,所以這事兒也就沒特意和你去說了。」

聽聞此言。

一旁的田良偉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感慨:

「當初老周的遭遇無論是否公平,他都已經用十年的時間去將那筆賬給結清了。」

「如今他雖然沒有院士身份,比如高新區院士大廈18樓的院士中心肯定進不去,但以一名高級研究人才的身份分到一套房子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畢竟科大也是華盾生科的股東,提供這種資源上的幫助,即便擁到科院那兒也是站得住腳的。」

「大不了華盾生科每個月付房租嘛,高低也就兩三干塊錢,還怕你徐大博士拿不出來不成?」

徐云看著此時頗為'豪爽,的田良偉,并沒有說話。

他很清楚,田良偉其實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灑脫。

在當年周善被捕后,一共有三十五位院士聯名上書抗議對周善的批捕。

其中包括了赫赫有名的吳孟超院士以及劉先林院士,同樣也包括了田良偉。

可惜當時周善的案子被樹成了典型,即便是田良偉等人也無法改變最終的結局。

因此在得知周善將會加盟華盾生科后,田良偉的反應在所有校領導中都是最激烈的。

此次周善能分到科大教職工所在的科大花園,田良偉必然出了不小的力氣。

可惜有些事情不方便在此時說,只能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滴滴滴——」

就在現場的氣氛有些低沉之際。

顧群青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吸引了現場眾人的注意。

顧群青掏出手機,看了眼來人號碼。

只見他將屏幕朝眾人晃了晃,嘴中說了句「唐助理來的」,便果斷便按下了接聽鍵:

「你好唐助理嗯嗯好的好的嗯嗯,我們現在就出去。」

掛斷電話后。

顧群青指了指窗外,對眾人道:

「是唐助理她們,魔海的車隊已經到新民路路口了,距離我們還有十五分鐘左右的車程。」

「別人遠道而來,咱們于情于理都該下去給人家接個風吧。」

現場眾人聞言對視一眼,很有默契的齊齊站起了身。

魔海方面這次配送的環化模組單個零件不大,但整體的體積卻不小,據說有數個箱子。

同時由于精度較高的原因。

魔海方面并沒有采用空運或者普通物流的運輸方式發貨,而是走起了水路,進行了非正式的「押運」。

世人皆知散裝江蘇的水運發達,但實際上,皖江的貨運吞吐量也不低。

這次魔海方面發出的貨物會抵達廬州港集裝箱綜合碼頭,徐云在上午便安排了助理唐栗帶人前去迎接,為此還準備了一輛小貨車來運貨。

幾分鐘后。

徐云等人離開辦公室,聚集到了廠房門口。

過了十來分鐘。

眾人朝南的大路上,隱隱出現了幾輛車子的身影。

隨著距離的拉近。

幾輛車子的模樣逐漸清晰,可以看到是兩輛商務車加上一輛小貨車的組合。

幾輛車子越來越近,最后停到了工廠廠房前。

片刻過后。

咔噠——

頭前的商務車車門開啟,徐云的助理唐栗帶著一名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男子長著一張國字臉,眉毛硬挺,鬢角下方留著兩道類似絡腮胡、但卻沒有尋常絡腮胡那么茂密的胡須。

同時此人雖然沒有穿軍裝,但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股軍人的風范,很明顯是位軍人。

下車后。

唐栗將男子引到了徐云等人身邊,介紹道:

「徐董,這位就是來自魔海推進器系統工程所的張揚張工程師。」

「張工,這位就是我們華盾生科的董事長,徐云徐博士。」

張揚似(xian)乎(ran)看過徐云的檔案,聞言主動伸出手,溫和的道:

「徐博士,久仰大名,鄙人張揚,可以叫我老張或者張工。」

徐云連忙與他重重一握:

「張工,一路辛苦了。」

隨后張揚又與田良偉、顧群青等人逐一握手。

與此同時。

張揚隨行的其他技術人員,則配合著廠區員工將相關設備從貨車上搬運下來,放到了推車上。

禮畢后。

眾人便帶著設備進入了廠房。

張揚此行總共帶來了六個大箱子,拆開之后,一套環化設備模組便出現在了徐云等人面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產的,這個想法產生的錯覺。

徐云總覺得張揚帶來的這套設備,比起Nutrien公司的那套FOERDAT632要好看上不少

隨后廠長錢廣林上前,安排工人架起了模組。

上頭提及過。

這套模組雖然總體體積不小,但單個零件卻普遍不大。

整條生產模組最大的一個零部件,就是高度一米五、寬度一米左右的真空制鍋與配套的液料單元。

因此組裝起來并不困難。

斷電、上液壓機操作、簡單漢奸

在張揚帶來的技術人員的協助下。

整個流程不到半個小時就完成了。

到了這一步,剩下的環節只剩下了一件事。

那就是

試生產!

只見徐云走到操作臺邊,按下了啟動按鈕。

很快。

液料從儲罐經液料栗通過管道接到物料平臺,經過氣動蝶閥、流量計和鍋底閥后進入制鍋。

與此同時。

液料泵啟動、氣動蝶閥打開,開始進起了液料。

液料流過流量計時。

流量計發出即時流量的電信號傳送到AI662H流量積算控制儀,AI662H將獲得的即時流量信號計算為累計流量并顯示出來。

當累積流量達到設定值后。

AI662H輸出控制信號給控制系統,自動停液料泵、關氣動蝶閥完成進液料。

噠——

聽著液料傳來的設備輕觸聲,徐云的眉頭頓時微微一掀,表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最關鍵的環化要來了。

魔海方面生產的0.002模組,真的能完成這項任務嗎?

十多秒后。

滴——

操作臺的顯象屏幕上,忽然傳來了一道提示聲。

左側的某個指示燈在聲音響起的瞬間,表面由紅變綠。

徐云頓時輕輕松了口氣。

這代表著親核試劑已經攻下了1號碳,成功生成了異丙醇負離子。

也就是

環化環節順利完成!

與此同時。

另一邊生產線上的工人也開始了各自的作業。

他們的任務就簡單了。

開啟攪拌器,人工分別投入CME和硼酸,至全部混合均勻后停機待用。

接著加入鈉水溶液,再吸入甘油膠作為預分散液。

最后加入苦味劑,然后雙手離開鍵盤錯了,雙手離開操作區域。

半個小時后。

一支成品殺蟲藥從流水線出料口滑了出來。

徐云上前將它取到手里,帶著眾人來到了

蜂螂培養室。

畢竟作為一個主打蜂螂藥的企業,華盾生科肯定要培育一些蜂螂來實驗藥性嘛:

光環給的是第五代吡蟲琳,但如果研究次數多了,保不齊就能突破到第六代叻?

光環可沒說第五代就是上限,人家火影都能玩個七代呢

咔咔咔——

蜂螂的觸角和肢體與亞力克培養皿發出了細密的接觸聲,彰顯著極其頑強的生命力。

話說如果把它們的蓋子掀開,倒到張揚身上會怎么樣

唔,想多了想多了

隨后徐云取過一個蜂螂培養皿,朝這些小可愛加了點兒新出廠的吡蟲咻。

將培養皿靜置后。

他又來到了另一間實驗室,對這支‘一個螂滅,進行起了化學分析。

畢竟這套生產線影響的將是今后長期的吡蟲琳生產,必須要在各個環節都完成驗證才行。

混過實驗室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吡蟲咻的常規檢測方法是上氣質聯用法,也就是通俗的GCMS。

不過徐云這次使用的并非GCMS,而是HPLC,也就是高效液相色譜法。

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迅速發展起來的一項高效、快速的分析分離技術,是現代分離測試的重要手段。

色譜法的分離原理其實很簡單,就是溶于流動相中的各組分經過固定相時,由于與固定相發生作用的大小、強弱不同,在固定相中滯留時間不同,從而先后從固定相中流出。

又稱為色層法、層析法。

在目前已知的有機化合物中。

可用氣相色譜分析的約占20%,而其中的80%需用高效液相色譜來分析。

高效液相色譜儀正面看上去有點像是一臺掃描口在中間的打印機,背面則像是一臺冰箱,看上去方方正正的。

由于第五代吡蟲琳有著很強的環化特性,所以徐云直接上了C8填充柱,又用乙睛水溶性有機溶劑作流動相,檢測器則為二極管矩陣。

很快。

電源通電,檢測開始。

20分鐘后。

待測產品的峰出現,并且達到了基線分離。(這里就不平行三次了)

徐云取出色譜,將相關結果與已有的標準曲線進行了對比。

「堿性化合物存在拖尾不過問題不大」

「無用的硅輕基的活性被進一步降低了」

「烷基環氧重排密度提高了32.4%」

徐云越看心中越欣喜。

眾所周知。

對于相同一種物質,實驗室制取和工業化制取的精度往往是有所不同的。

比如第五代吡蟲咻。

如果說實驗室內制成的吡蟲琳是100分,那么工廠這邊制作出的成品分數可能只有7580分之間。

而徐云這次檢測的分數嘛

最少達到了85分,甚至90!

軍工品質,恐怖如斯!

十多分鐘后。

徐云離開實驗室。

他看了眼已經開始互相嘴食的小可愛,快步來到眾人身邊。

看著面帶急切的眾人,徐云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諸位,我現在正式宣布一件事。」

「如你們所見,我們在今天完成了第五代吡蟲琳的產研國產化。م

「感謝瓦森納協議,讓我們又完全自主的掌握了一項技術。」

「現在」

「套在我們脖子上的繩索已經松開,是時候開始反擊了!」

雙倍期間,求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