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毒計

第三百五十一章 毒計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五十一章 毒計

ebex的會議室里。聽到科琳娜的這番話。

包括亞當斯·博羅納特在內。

所有人的臉上都冒出了一個清晰的問號。眼見眾人一臉盡是茫然,科琳娜的嘴角不由揚起了一絲得意的弧度,解釋道:

“大家應該知道,我們Advion曾經是先正達的全資子公司。”

“后來先正達雖然將控股權轉移給了阿斯康利,但那只是股權轉讓,一些內部的人員關系卻沒有變動。”

“因此在五年前華夏化工并購先正達的時候,我們也了解了不少關于華夏輿論方面的信息。”

“也是在那個階段,我們注意到了一個華夏的特殊群體。”

“特殊群體?”

曾經陰陽怪氣過伊斯科的加雷思微微一怔,旋即便猜測道:

“種族or性別?”

眾所周知。

這年頭的特殊群體隨著政治色彩的發展,已經從lgbt發展到了lgbtqiapkdxre。

不過種類再多,基本上都離不開種族或者性別的范疇。

熟料科琳娜輕輕搖了搖頭,否定了加雷斯的猜測:

“都不是,加雷思先生,我之前可是已經給過你們提示的。”

“提示?”

加雷思重復了一遍這個詞,隨后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將目光投放到了科琳娜抱著的那只貓上:

“難道是寵物愛好者團體?”

科琳娜微微一笑,伸手擼了擼自己懷中的美短加白:

“沒錯,當時我們注意到,華夏的寵物愛好者團體的群體肖像……非常的怪異。”

“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并不像其他團體那么激進甚至展現出反社會人格,很多時候的舉止非常正常,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沙雕網友沒什么區別。”

“但一旦網絡上出現某些與寵物有關的行為,只要稍加引導,便很容易將這部份群體分化成多個類別——有些依舊理智,有些卻會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展現出另一面。”

“同時如果涉及到虐待、殘殺等新聞,這部分群體在沖動與共情之下,往往會爆發出不遜色于種族和性別群體的戰斗機。”

“用華夏的話來說,那就是很容易被帶節奏。”

“比如18年的時候,我們的某個合作伙伴曾經將發生一起發生在哥倫比亞的虐狗視頻發布到了華夏社交媒體,宣稱發生于華夏西部某市。”

“結果短短3個小時之內,那個地級市的微博留言便超過了三萬條,連賬號維護人員的電話號碼、家庭住址都被扒了出來。”

說著,科琳娜又撓了撓貓咪的下巴,道:“這個群體對寵物有感情本身沒什么大問題,但易挑撥易沖動的群體肖像,很多時候卻也容易被他人利用。”

拜耳的亞當斯·博羅納特靜靜聽完這番話,思索片刻,旋即若有所思道:

“科琳娜女士,所以你的意思是……”

“從第五代吡蟲啉對寵物的危害下手?”

科琳娜輕快的打了個響指,如同看到了某個獵物一般舔了舔嘴唇:

“諸位,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有天在華夏的某個社交平臺上,有人發布了自家貓咪誤舔第五代吡蟲啉而身亡的消息,下方還有其他評論反饋同樣的問題……”

“接著半天之后,又有某個人家中的攝像頭'湊巧'的拍下了寵物舔食膠餌后死亡的錄像,這樣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看著眼神越來越亮的幾位同行,科琳娜又輕飄飄的插了個刀:

“如果與此同時,那位華盾生科的年輕董事長又爆出腳踏多只船、墮胎、歧視女性之類的'過往'……”

“華夏有個人叫羅敏,他就是創始人黑料滿身后產品會如何的最好

參考例子——雖然他的黑料都是真的。”

聽完科琳娜的這番話。

德田恭一郎重重咽了口唾沫,絲毫不顧自己的假牙又掉到了地上,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科琳娜女士,這個方案什么時候可以開始實施?”

科琳娜看了眼亞當斯·博羅納特,二者眼神隔著網絡進行了一次交匯:

“現在是十二月中,再過兩個月就是華夏的春節。”

“按照華夏人的購物習俗以及電商平臺的慣例,年前一般會迎來一次短時的購物高峰,最適合打價格戰去消磨對方的儲備資金。”

“同時我們準備那些'受害者'也需要一定時間,最少小作文的文案要相對符合那個叫徐云的年輕人的情況,所以不出意外的話……”

“應該在四十到五十天后,我們的兩個方案可以同時開展。”

“四十到五十天?”

聽到這時間。

只說過一句話的尤利·德奧利韋拉頓時微微皺起了眉頭,斟酌著問道:

“科琳娜女士,這個時間是不是有些……太長了?”

作為意呆利里薩左諾的生物農藥市場專員,尤利·德奧利韋拉可以說是現場地位最低的一人。

與眾人不同。

他需要考慮的范圍不僅是長線,還包括了短期內的產品銷量。

更何況如今是十二月,也就是四個季度里的Q4末尾。

一般來說,季度財報會比年報早兩個月左右出爐。

若是Q4季度的財報不太好看

那么尤利·德奧利韋拉身上的責任可就大了——農藥企業的市場專員其實就是個背鍋俠,一切靠著實時業績說話。

比如赫赫有名的賽諾菲。根據賽諾菲的年報顯示。

2021年,賽諾菲一共換了11個產品、累計27位市場專員。

這個職位離譜到合同甚至可以按季度去簽訂,并且離職后不存在競業協議之類的束縛性內容——這是vp級的職位你敢信?

因此它屬于農業化工企業的標準背鍋位,外號本澤馬專員。

'一個螂滅'在11月份已經對里薩左諾的消殺產品造成了沖擊,如果再持續一個月…………實話實說。

尤利·德奧利韋拉很懷疑自己會在看到徐云的'黑料'之前,先一步在自家公司的門戶網站上見到自己的離職公告……

奈何尤利·德奧利韋拉是現場唯一一位有這種短期業績要求的參會者,其余六人并沒有這種急迫的壓力。

因此科琳娜只是朝他露出了一道看似溫和、但卻不容置疑的笑容,道:

“抱歉,尤利先生,這是智囊團定下的方案。”

“這種策略上的事情,我認為還是應該以專業人士的意見為主。”

說完她一甩頭發,對眾人道:

“好了,各位先生,我們現在開始表態吧,是否繼續開展第二次合作?”

話音剛落。

德田恭一郎立刻舉起了手:“阿斯會社加入!”

亞當斯·博羅納特沉默片刻,也開口道:“拜耳加入。”

接著很快。

一位又一位的與會者選擇了加入——他們在參加會議之前便得到過了相關授權,可以代表公司表態:

“vilosi加入!”

“瓦雷尼加入。”

等到最后。

尤利·德奧利韋拉也緩緩舉起了手:“里薩左諾加入。”

與會七人代表的七方,盡數加入了第二次合作計劃。

只是沒人注意到。

在舉起手的時候,尤利·德奧利韋拉的表情隱約有些微妙……

與此同時。華夏廬州。科大校內。

作為當事人的徐云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

一群老外給盯上了,此時他和周善走在一處不大的養殖場內,興致勃勃的看著……

驢兄和驢妹啪啪啪。過了一會兒。

徐云轉過身,對周善問道:

“周院士,不知本土驢的育種項目進行到什么階段了?”

周善面露慈祥一一嗯,慈祥的看了看槽圈里的驢兄,左手扶著柵欄,道:

“一切非常順利,目前可以確定,代號'驢妹'的這頭雌性本土驢已經懷上了幼崽,并且胚胎狀況良好。

徐云微微一愣,旋即大喜:“這就懷上了?”

“要不你以為我為啥叫你來這兒?”

周善掃了徐云一眼,一臉云淡風輕的表情,不過微微翹起的嘴角還是暴露了這位大佬的內心所想:

“不過驢的妊娠期普遍在360天左右,所以短期內如果你想要驢毛,還是得從這兩頭成年驢身上想辦法。”

徐云輕輕點了點頭。早前曾經提及過。2014年的時候。

由華夏基因庫牽頭,楊煥明院士曾經組織過一次對本土驢的基因測序。

那也是世界首個大型的驢基因組項目。

在后來的檢測過程中,檢測團隊曾經發現過不少非常奇怪的情況。

比如說本土驢的體內會產生少量的巰基乙酸鈣,現實里的用途是脫毛。

除此以外。

他們還發現在本土驢中,會出現一種LightPoint的表型,簡稱LP表型。

在這種表型下。

MC1R基因的突變體在影響毛發的同時,還會影響PepT1基因CDS序列的擴增。

這直接導致了驢毛楊氏彈性模量存在一個很奇怪的比例。

例如相對濕度從0增大到100%的情況中,驢毛軸向腫脹僅有1%。

而楊氏模量與切變模量的比值,卻從217:1減小到了15:1。

除此以外。

楊院士等人本土驢的毛發上,還檢測到了一種與高嫩度組存在225個差異代謝物的磷酸戊糖途徑產物。

而正是這種磷酸戊糖途徑產物,對易安菌的擴增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用人話來說就是……

徐云需要大量的本土驢驢毛來培育易安菌。

隨后周善又想到了什么,指節在柵欄上敲了兩下,對徐云問道:

“小徐,你真不準備搞成體克隆嗎?”

徐云聞言沉默數秒,臉上的表情有些猶豫,不過最終還是說道:

“不搞。”

生物克隆。

這是一項一直以來都很具爭議性話題的研究。

大多數人最熟悉的克隆體無疑是1996年誕生的克隆羊多莉,這只命運特殊的克隆體在2003年因肺部感染而被執行了安樂死。不過截止到2022年。

隨著技術發展,生物……或者說動物克隆已經不僅局限于科研領域,有些還被擴展到了商業范疇。

比如華夏那家很有爭議的希諾谷公司。

這家公司在2017年正式啟動了商業化運行,對外提供寵物的生命克隆,平均一只在20多萬。

不過對于徐云來說……

個體克隆總令他感覺有些古怪,即便對象只是動物。

這種感覺和圣母之類的無關,純粹是倫理上的難以接受。

因此在周善項目組成立之初,徐云便向周善提出了不要通過克隆來增殖的想法。

眼下徐云的回答算是給這個問題做了最終表態,于是周善沉默片刻,輕輕摸了摸下巴:

“我明白了,那我接下來的研究方向,就以增長驢毛的毛發量、以及加快退毛周期為主吧。”

徐云眨了眨眼。聽到周善這番話。

他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了驢兄長著綿羊般濃密

的驢毛,被人拎著刮毛的畫面……

而就在徐云甩了甩頭,把這道邪性的畫面打消之際。

他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我要挖了你的眼睛”

徐云順勢將手機取出,發現來電者赫然是工具人……咳咳,好基友裘生。

“喂,老裘?”

“老徐,你人在哪兒?”

“陪周院士看本土驢的育種進度呢,啥事兒?”

“趕緊回來,有情況!”

看《走進不科學》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查看

第三百五十一章毒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