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最后一環任務(6.6K)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最后一環任務(6.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最后一環任務(6.6K)

戀上你看書網,走進不科學

,走進不科學!五日后。

劍橋大學校醫院。

巴貝奇、徐云、勒芙蕾絲伯爵三人正坐在在一間密閉屋子外的板凳上,時不時還會朝屋內看上幾眼,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三人中。

巴貝奇和勒芙蕾絲伯爵的表情相對有些放松,徐云則在平靜中帶著一絲緊張。

此時距離合同簽署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天,時間臨近了12月末。

巴貝奇和勒芙蕾絲伯爵夫婦在昨天下午正式搬到了劍橋小鎮,被安排在了一間比較僻靜的閣樓居住。

這間閣樓由劍橋大學承擔房租,一共三層。

其中一層是會客室,二層有兩間臥室分別給巴貝奇與阿達夫婦居住,三層則是一間簡易的實驗室。

另外三一學院還給勒芙蕾絲伯爵安排了一個助教的職務,讓他不至于閑的沒事做。

待三人安頓好后。

徐云今天上午便匆匆找上門,硬拉著他們到醫學樓做了個體檢。

當然了。

這個體檢明面上是針對巴貝奇三人,但只有徐云自己知道,阿達才是這次檢查的核心人物。

過了十分鐘左右。

嘎吱――

大門緩緩開啟。

穿著綠色松垮服裝的阿達,與一位女醫師一同從中走了出來。

徐云見說連忙從椅子上站起,迎著醫師問道:

“佩蒂女士,伯爵夫人的身體怎么樣?”

名叫佩蒂的女醫師看了眼一旁的巴貝奇與勒芙蕾絲伯爵,表情有些凝重,斟酌著道:

“不太妙,伯爵夫人似乎有少許子宮頸癌的跡象。”

此話一出。

現場頓時為之一寂。

幾秒鐘后。

原本還有些輕松的巴貝奇和勒芙蕾絲伯爵先后竄到佩蒂身邊,急切的追問道:

“佩蒂女士,你說什么?”

“佩蒂女士,阿達的情況嚴重嗎?”

徐云的眉頭亦是微微一皺。

19世紀雖然還沒有完整的體檢體系,更沒有x光和細胞抹片檢查。

但醫學界中早就對癌癥有了一些認知。

實際上。

人類對于‘癌癥’的概念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

人類第一次記錄癌癥是在公元前400年的古希臘,醫生希波克拉底發現病人體內會長出一些奇怪的腫塊,腫塊同時伴隨著潰爛的癥狀。

希波克拉底以為將腫塊消除就好,但一個腫塊消除了又會有另一個長出來,病人只能在痛苦中病死。

希波克拉底根據腫塊能在人體內擴散的特性,便給這種病取了個“cancer”的名字。

“cancer”的原意是“螃蟹”,現在是“癌癥”的意思。

中醫對“癌癥”最早的命名則出現在《黃帝內經》,具體是《靈樞百病始生》:

“積之始生,至其已成,奈何?”

這句話的“積”,就是中醫給癌癥取的第一個名。

并且中醫大夫從那時起就認識到有的癌癥不可治愈,發出了“奈何”的嘆息聲。

中醫中。

“cancer”第一次以“癌”這個字出現,是在北宋1170年的《衛濟寶書》內:

“癰疽五發,一曰癌,癌疾初發者卻無頭緒……”

另外根據相關記載。

阿達得的是宮頸癌,也叫子宮頸癌。

雖然這年頭宮頸碘試驗尚未出現,陰x鏡也要到1925年才會被發明出來。

但觀察白帶、嗅味以及一些基礎的內窺檢測手段,目前還是能夠做得到的。

實際上。

歷史軌跡的阿達不但被檢查出了宮頸癌,造成她直接死亡的那次大出血,其實就是在切除子宮的過程中發生的意外。

考慮到阿達的死亡時間是1852年11月27日,如今已經1850年12月,指望阿達身體完全無恙倒也確實不太現實。

因此聽聞佩蒂的這番話后,徐云更關心的一個問題是

阿達的癌癥到底發展到了什么程度?

在現場三個男人的注視下。

佩蒂醫師先是看了眼身邊面色平靜的阿達,方才說道:

“伯爵先生,伯爵夫人的癌癥跡象并不明顯,初步判斷大概是鱗癌初期階段,治愈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勒芙蕾絲伯爵下意識握住阿達的手,略顯緊張的開口道:

“佩蒂醫師,治愈的把握大約有多少?”

佩蒂猶豫片刻,緩緩報出一個數字:

“三不,四成吧。”

勒芙蕾絲伯爵身子頓時一晃,本就瘦弱的身影看上去愈發有些單薄了:

“上帝啊,三四成”

阿達則輕輕擁住了自己的丈夫,伸出長期與機械接觸因而有些皸裂的手指,緩緩摸過勒芙蕾絲伯爵的臉頰:

“親愛的,沒事的,佩蒂女士不是說了嗎,現在只是初期,說不定它還會自愈呢”

勒芙蕾絲伯爵沒有說話,和阿達緊握的手掌卻隱隱多了幾分力,仿佛想將阿達嵌入自己的身體一般。

這年頭的醫學水平還沒研發出癌癥的靶向藥,因此佩蒂在簡單交代了一些調養事宜和復查時間后,便轉身告辭了。

勒芙蕾絲伯爵與阿達和巴貝奇對視一眼,輕嘆道:

“我們走吧。”

巴貝奇與徐云點點頭,跟在阿達夫妻身邊離開了校醫院。

出了醫院大門后。

巴貝奇沉默的走了一段路,來到一條岔道邊上時,忽然說道:

“阿達,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分析機那邊由我先”

話音未落。

阿達便掙脫開勒芙蕾絲伯爵的手,搶先打斷他道:

“查爾斯先生,我知道您想說什么。”

“我的回答很簡單――這不可能,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分析機的研發的!”

巴貝奇眼中閃過一絲憂慮,嘴角囁嚅了幾下:

“可是你的身體”

阿達這次沒有再說話,而是站在原處,目光堅定的看著巴貝奇。

一切盡在不言中。

阿達身邊的勒芙蕾絲伯爵張了張口,但卻欲言又止。

最后所有的情緒都化作了一聲嘆息。

作為阿達的數學老師,二人相識超過了20年,他對于自己妻子的性格實在是太了解了。

可以這樣說。

在死亡和研究面前,阿達毫無疑問會選擇后者。

而就在現場氣氛有些沉悶之際。

一旁的徐云忽然舉起手,開口道:

“那個查爾斯先生,勒芙蕾絲伯爵,能讓我說句話嗎?”

“如果伯爵夫人只是鱗癌早期的話,我倒是認識一個人,他或許有辦法能治好這病。”

“至少在概率上應該能有個八成吧。”

刷――

徐云話剛說完。

三道目光便齊齊落在了他的身上。

勒芙蕾絲伯爵向前一步,像是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握住徐云的手,嘶啞著嗓音問道:

“羅峰先生,你沒有騙我?真的有人能治療宮頸癌?”

徐云重重點了點頭。

在后世的2022年。

宮頸癌一直都是個高發病率的女性病癥,常年位列相關榜單的前五名。

上輩子的時候,徐云有位女同學就曾經得過宮頸癌。

當初徐云在和大家一起去看望她的時候,也從醫生的口中簡單了解過宮頸癌的分類。

由于分類非常簡單,所以到現在徐云都還記得很清楚:

宮頸癌一般被分成一到四期,其中每一期又被分成ab兩個小期,a的癥狀要比b輕一點。

鱗癌初期在后世的治愈率不算很低,大部分都是a1期的區間。

有些情況甚至連子宮都不用全切也能活的好好的,而2b期以上的話就很麻煩了。

雖然1850年子宮切割手術的成功率很低――1850年之前有記錄的子宮切割手術只有七例,其中最長的是1822u

ter在無麻醉的情況下,用高濃度的明礬止血,完成了經子宮全切除術。

術中出血量為680克,該患者4個月后死于肺炎。

但別忘了。

不遠處的倫敦大學學院內,有個近代外科手術之父李斯特呢。

徐云不久前曾經給過李斯特一些東西,若是在消毒環節拉滿的情況下,阿達手術的成功率確實不會太低。

實在不行徐云還能穿越回現代,找到一個叫做明眸的作者來上一口反向毒奶,大概率能跨越時空做個法

隨后他想了想,對勒芙蕾絲伯爵解釋道:

“伯爵大人,我在倫敦大學學院有個朋友,他在外科手術這一塊頗有經驗。”

“最近他似乎在忙某些項目,如果項目有了成果,手術的成功率應該還是很高的。”

“具體情況我可以抽空找他問一問――反正目前伯爵夫人的情況還是要以調理為主,這事兒急不得,您說對嗎?”

勒芙蕾絲伯爵雖然有些著急,但理智和判斷力還是在的,很快便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羅峰同學,就有勞你了。”

徐云朝他擺了擺手,示意別太客氣,又對阿達說道:

“伯爵夫人,我不反對您繼續參與分析機的研究,但還請您多把握一個度。”

“至少不能透支身體――拼命是在救治無望時的極端選擇,如今有機會治愈病癥,還是多多保重身體為好。”

“說句不好聽的,伯爵夫人,您也不想伯爵先生今后沒人陪伴吧?”

阿達聞言沉默良久,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點點頭:

“我明白了,我會多加注意身體的。”

隨后徐云跟著巴貝奇三人又走了一段路,在三一學院的入口處進行了分別。

看著三人遠去的背影,徐云輕輕嘆了口氣。

巴貝奇和阿達是他計劃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但這并不代表著阿達在完成約定的任務后便可有可無了。

無論是對計算機的發展還是生命價值的角度而言,徐云都應該對阿達搭把手,盡一切可能讓她好好的活下去。

反正后世那些程序猿的頭發已經掉的差不多了,這位碼農始祖再搞些事情,也不會影響他們的發際線高度。

當然了。

上輩子徐云在寫小說的時候,恰好也寫到過分析機,當時有讀者提出過一個觀點:

“以目前的算力來說,除非巴貝奇晉升英靈搞出赫爾墨斯,否則還是不可能找到那顆行星。”

這句話其實是錯誤的。

先前提及過。

系內行星的搜索使用的是角秒搜索,關鍵在于坐標系中小數點后68位的計算,實際上需要的算力并不高。

舉個例子。

在現實中,曾經有diy大佬只靠著徐云13的配置,就用分析機定位到了塞德娜小行星。

純數學領域的行星計算要比恒星計算簡單無數倍,困難的地方在于你如何在實戰中對星體進行定位。

后世所有的行星搜索團隊,沒有一個需要用到超算來協助,所謂‘算力’這個概念,其實和篩星是沾不上多少邊的――倒是軌道模擬會用到一些這玩意兒。

因此這種擔心其實是一個誤會,咱們這可是嚴謹流小說來著

ok,視線再回歸現實。

在與巴貝奇三人分別后,徐云正準備前往圖書館看點書。

不過剛沒走幾步。

他的面前便極其突兀的浮現出了一道光幕:

叮――

檢測到面壁者第二環任務已完成,是否開啟結算頁面?

徐云見狀,心中微微一動。

回過神后他朝四下張望了幾眼,選了個比較僻靜的位置坐下,點開了‘是’。

片刻不到。

面前的光幕又是一變。

第二環任務:我只是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

任務描述:給予湯姆遜一些微小的幫助,協助這位未來的開爾文勛爵成功競選上劍橋大學學聯會長。

任務結算中

結果生成!

第二環任務完成評分:完美!

第二環任務獎勵:未激活,任務獎勵將記入最終任務評分

第三環任務生成中

看著面前的‘完美’二字,徐云心中不由一定。

很明顯。

雖然還沒有正式收到通知,但老湯的學聯會長一職,必然已經通過了最終的校董評議。

實話實說。

這個結果并不令人意外。

可以說在‘柯南星’被發現的當晚,這個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想想看。

后世若是有哪個學生發現了真正的第九大行星,別說一個學生會會長了,青年五四獎章或者杰青都是手到擒來。

縱使老湯只是一個掛名的社長,但整個觀星過程中他可沒少露面,許多環節的交接都是由他親自負責的。

在這種情況下。

老湯競爭者弗雷德里克阿加爾埃利斯的親爹維托里諾埃利斯又在觀星當天說了那么一番話,還被徐云用別名給掛到了恥辱柱上

弗雷德里克阿加爾埃利斯拿頭去和老湯爭會長?

也不知道埃利斯堂堂伯爵家族,能不被保留住弗雷德里克阿加爾埃利斯的學籍――按照劍橋校規,會長競選的失敗者是要立刻肄業的。

隨后徐云又想到了弗雷德里克阿加爾埃利斯和老湯矛盾的起因,不由輕輕搖了搖頭:

“男酮毀一生啊”

而就在徐云面露感慨的同時。

面前的光幕又一次發生了變化。

第三輪任務已生成!

第三環任務:它很孤獨

第三環任務時限:一年零六個月

任務獎勵:視評分而定

未完成任務處罰:無

任務描述:本環任務為系列任務的最終環,請面壁者謹慎對待――它已經孤獨漂泊了不知多久,在外失落的見證著歷史,你能找到它嗎?

看著這次出現的光幕,uu看書徐云的目光頓時微微一凝。

比起此前的兩次任務,這一次的任務名稱要正常的多,內容也簡潔的多。

但另一方面。

它也比前兩環的任務正式的多。

別的不說。

光那句‘系列任務的最終環’,便給徐云帶來了十足的壓迫感。

雖然知道這一天終究要來,但當它真正出現在面前時,徐云的心緒依舊有些波動。

一旦最后這一環任務完成。

自己就要和小麥、老湯、法拉第、高斯他們說再見了

不過徐云畢竟是經歷過兩次副本的人,在略微的驚訝過后,他還是接受了最終環任務出現的事實。

接著他將目光下移,放到了最后那句話上。

“它已經孤獨漂泊了不知多久,在外失落的見證著歷史,你能找到它嗎?”

徐云摸了摸下巴,重復了一遍這句提示。

不出意外的話。

它應該是指真正的第九大行星了。

這環任務沒有懲罰,看來光環也多少通點人情,給了一定的容錯率。

總體來說。

這應該是徐云接到的最正常的任務之一,但同時也是最難的任務之一。

“星空啊”

而就在徐云做著分析的同時,他忽然感覺周圍的光線亮了不少。

隨后他意識到了什么,轉頭朝更為明亮的左側看去。

果不其然。

入眼之處,赫然出現了一顆锃光瓦亮的大光頭。

也就是

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

------題外話------

陪夜到現在,溜去睡了,錯別字醒來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5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