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與達爾文的交易

第二百八十九章 與達爾文的交易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八十九章 與達爾文的交易

實話實說。

面對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這顆大光頭。

徐云的第一反應不是別的。

而是想朝著對方的頭頂來上一個......

腦瓜崩。

萬幸的是在身體做出反應之前,徐云的意識便先一步制止了這個行為。

否則的話,自己就能達成繼砸暈小牛之后的欺師滅祖二連擊了:

達爾文可是近代生物的奠基人來著,徐云這輩子的專業正好算他的徒子徒孫......

隨后看著身前氣喘吁吁、很明顯不是偶遇自己的達爾文,徐云下意識問道:

“上午好啊,達爾文先生。”

達爾文用力吸了兩口氣,忽然一把握住徐云的手腕,急切道:

“上帝啊,羅峰同學,太感謝你...你了,你知道嗎,你救了我整個家庭!我欠你一條命!”

徐云不明所以的張了張口,正準備詢問發生了什么事。

不過話將出口之際,他忽然心中一動,試探著問道:

“達爾文先生,難道是那幾片藥劑起效了?”

達爾文重重點了點頭,握著徐云的手更加用力了幾分,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后怕:

“沒錯,如果不是那幾片藥劑,安妮她現在恐怕已經沒命了。”

徐云聞言,頓時心頭一松。

很早以前曾經提及過。

達爾文和妻子愛瑪是表姐表弟的關系,算是近親結婚,所以后代的身體普遍非常糟糕。

他們的十個孩子夭折了三個,剩下的七人里也有三人終身不孕不育。

而其大女兒安妮的夭折,更是讓達爾文走向了一個極端:

在安妮染病期間。

達爾文幾乎化身成了一位最虔誠的信徒,日夜禱告懺悔。

但遺憾的是,他最終還是沒法挽救安妮的惜命。

于是呢。

達爾文在安妮死后徹底放棄了信仰,開始一心否定神創論。

這件事本身倒是還好說,每個人境遇不同,觀念都會有轉變的時候。

但它卻又導致了達爾文最初發布的《物種起源》中,有相當部分內容的論證角度帶著極其明顯的極端情緒。

這些極端情緒導致的論點令最初版本的《物種起源》出現了不少漏洞,并且一度無法駁斥——因為這是老達親自寫出來的內容。

就和某些作者說自己要天天三更實際卻老是請假一樣,自己留給別人的口實,那就只能低頭認嘲了。

因此在一初始階段。

《物種起源》的傳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許多人拿著漏洞說事。

正是考慮到了這點。

當初在圖書館偶遇老達后。

徐云便給了他四片后世帶來的硝酸甘油,希望能起到救命錦囊的效果。

雖然徐云不確定硝酸甘油到底適不適用于安妮的病情——因為有些心臟疾病硝酸甘油是沒有用的。

例如肥厚性心肌病等等,表現出來癥狀的其實也包括了心絞痛。

但那時候有些情況特殊,徐云也就只能先把這玩意兒交給老達了。

如今看來。

這幾片硝酸甘油倒確實對得上安妮的病癥,成功救下了這一條本該在幾個月后消逝的生命。

隨后老達將徐云帶到一處石桌邊坐下,緩緩介紹起了整件事情:

“昨天晚上安妮本來嚷嚷著說要看星星,結果剛走到天臺,心臟就又出現了劇烈絞痛,并且比往常要更嚴重。”

“我和艾瑪——也就是我的妻子,試過了揉搓、放血,但都不起效。”

“就在安妮快失去意識之前,我忽然想到了你送給我的那幾片藥,就跑去書房里把它們拿了過來。”

說著說著,老達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感慨:

“羅峰同學,不瞞你說。”

“在一開始,我只是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念頭去拿的藥,畢竟安妮再不救治就快沒命了。”

“結果沒想到,用藥后幾分鐘不到,安妮的癥狀就緩解了下來。”

“今天上午她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早餐還多吃了一個面包呢。”

說這話的同時。

老達的心中也是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實際上。

當初他之所以會收下徐云的那幾片藥,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來是因為徐云和他交流的還算愉快,那位大蛇丸更是被他引為了知己。

二來就是為了能和徐云拉近關系,有機會能夠再康康他的身體.....

結果沒想到。

徐云的身體還沒檢查到,自己的女兒安妮居然靠著那幾枚藥片續了波命。

隨后老達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對徐云問道:

“羅峰同學,不知道你手上還有沒有那種藥?”

徐云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點頭道:

“當然有,要多少有多少。”

“要多少就有多少......”

老達重復了一遍這句話,念著念著,眼中逐漸泛起了光。

不過很快。

他便冷靜了下來,對徐云說道:

“羅峰同學,你說的是真的?”

徐云肯定的點了點頭:

“當然是真的,達爾文先生。”

“我可以定期足量的硝酸甘油片,最少可以用到三年以后。”

很早以前介紹過。

由于時間線變動的緣故,如今副本中已經出現了相對原始的片劑硝酸甘油——當初法拉第吃的就是這玩意兒。

徐云在副本中最少還能待上一年,加上他事先做好的某些準備,基本上可以保證哪怕自己結束任務回歸現實,硝酸甘油片劑也能無縫銜接。

退一萬來說。

即便后手那邊真出了什么意外,他還大可回歸現實帶點兒硝酸甘油片回來。

所以三年這個數字,其實還是徐云的保守說法。

“三年嗎?”

老達放在桌邊的左手悄悄握緊,抬頭深深的看了眼徐云,說道:

“很久以前,牛頓先生曾經說過一句話,叫做天下沒有免費的番茄醬,所以......”

“羅峰同學,代價是什么?”

徐云見說輕輕打了個響指,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舒服,只見他開門見山的道:

“達爾文先生,我想和您做個交易。”

老達眨了眨眼,表情一凝:

“什么交易?”

徐云的手指有節奏的在桌面上篤篤了幾下,沒直接回答,而是問道:

“達爾文先生,我之前聽您說過,您似乎在寫一些生物形態變遷的文章?”

老達微微一怔,不過很快還是點點頭:

“沒錯,羅峰同學,那天你的那番話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靈感啟發。”

“不瞞你說,在安妮發病前的那幾天,我已經開始著手書寫相關的報告了。”

徐云稍作沉吟,繼續道:

“既然如此,達爾文先生,我希望您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

“您有空一定要去一趟東方,以客觀的視角對東方人種寫下一些報告,并且整部作品要等到不存在明顯漏洞的時候再發布。”

老達原本還以為徐云要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都做好奉獻自己,化身達縫搭根人的準備了。

結果沒想到......

就這?

錯愕之下,只見老達的脖子有些滑稽的往前一伸:

“......啊?”

看著一臉茫然的老達,徐云亦是暗暗的嘆了口氣。

有一說一,純路人。

現實中他好歹還是老達的徒子徒孫,不少知識成果都是老達貢獻出來的,真以此去要挾老達肯定做不到。

但另一方面。

后世也一直存在一個比較現實的情況:

那就是在很多時候,人種論經常會給東方帶來一些負面的看法或者壓力。

也許你可以無視它,可以駁斥它,可以雙手一攤說我不在乎。

可無論在唯心角度怎么否定人種論,在現實角度中,它確實對東方人造成了惡劣的、實質性的巨大影響。

導致人種論出現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近代的歷史、國際的局勢等等......

不過其中有一點相當重要,那就是以進化論為認知基礎而形成的‘體型觀’:

歐美人高馬大,東方人蠟黃瘦小。

所以在歐美人眼中,自然就被分成了不同的人種級別。

這也是歐美‘快樂教育’導致的某類必然——他們不會去管你歷史因素、能量攝入的問題,那些人的腦子簡單到了一個非常難以想象的地步。

在很多歐美人的觀念里。

進化論...或者說現代演化論,就是直接決定人種差異的原因。

就像背數字。

在后世,華夏、阿三還有葡萄牙這些國家背的都是99數乘表。

以英國為代表的很多歐洲國家,則學習的是12x12或者20x20的數表。

乍一看后者好像比咱們學得多是嗎?

錯了。

咱們的99數乘表是基礎,學完這些后會進行更深層次的多位數加減乘除,比如267x33的計算。

但英國那邊的數表,則是他們學習的上限。

也就是他們學完這些之后,就不怎么會學習基礎計算了。

所以你在英國的很多商店里,經常能看到有人用計算器在計算12436等于多少之類的問題......

這些國家追求的是精英教育,精英和平民的認知斷層之大超乎你的想象。

雖然最終進行決策的是那些精英階層,但代表普遍觀念的卻是平民。

在這種情況下。

徐云便想到了老達——如果能通過這位近代生物學奠基人的嘴與筆,對東方人種做出正確的定義,或許能在這個時間線的后世稍微扶正某些觀念?

實話實說。

他不敢保證這事情一定能成。

但很多時候,做總比不做要好。

就像小牛當初為楊輝三角證明一樣:

小牛為它背了書,楊輝三角最終成功取代了帕斯卡三角,擁有了獨屬于自己的名字。

只要老達的文章能夠影響極小部分人的觀念,徐云的這波交易便是大賺了。

至于后面那個‘等到作品不存在漏洞再發表’,就純粹是徐云為老達自己所作的部分修正了。

原本歷史中的老達因為《物種起源》早期存在的漏洞,曾經遭遇過大量的反對駁斥。

導致進化論在早期階段,并沒有完全展現出它的價值和影響力。

這其實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

早先提及過。

如今的演化論和老達的進化論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雙方其實已經不是一個東西了。

真正的‘演化’也好,‘進化’也罷,目前也缺乏許多能夠作為核心的證據。

但另一方面。

當你站在跨越兩百年的視角上去看進化論時。

你會發現它的真正價值其實并不是駁斥了神創論,而是開拓出了一條近代生物科學的新路。

這才是它最重要、影響力最深遠之處。

而若非老達一開始急著封路基,這條路原本很可能做到更好的車輛承載效果。

因此作為后世來人,作為一名生物汪。

徐云認為自己有必要對這段歷史進行一次修正。

格局.JPG。

嗯,才不是為了最終評分呢。

咳咳......

視線再回歸石桌。

雖然不太清楚徐云的意圖,但老達本身就對東方很感興趣。

加之如今安妮沒有去世,他便也沒有考慮提前發布《物種起源》的事情了。

因此他幾乎沒怎么猶豫,便重重一點頭,主動伸出手:

“沒問題,羅峰同學,這樁交易我接下了!”

徐云微微一笑,兩只手有力的握在了一起。

隨后徐云帶著老達回到宿舍,從自己帶來的硝酸甘油片中勻了十枚左右交給老達。

并約好了下一次見面的時間,雙方就此別過。

說來也巧。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搞了太多事的緣故。

接下來的一兩周內,徐云幾乎沒有遇到什么突發情況。

兩個禮拜一轉而過。

時間很快來到了圣誕節。

同時也是這個時間線中,劍橋大學某個獨有活動的舉辦日期。

它叫做......

此子評選。

外婆上午進ICU了,還好搶救了過來,心力憔悴,今天更新少點,抱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