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年之約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年之約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年之約

戀上你看書網,走進不科學

法拉第辦公室內。

聽到徐云這句‘你想明白計算機的意義,想真正的活著嗎?’之后。

巴貝奇、阿達、勒芙蕾絲伯爵三人的臉上,幾乎同時冒出了一絲疑惑:

這逼誰啊?

此人不但能和高斯法拉第并坐,還敢在這二位大佬之前開口。

若非這年頭同性之間還無法生育,巴貝奇估摸著都要把徐云當成法拉第和高斯愛的結晶了。

隨后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徐云,目光一對便飛快移開了視線,問道:

“這位先生,請問你這番話的意思是”

“叫我羅峰就行,查爾斯先生。”

徐云簡單做了個自我介紹,接著頓了頓,繼續道: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有興趣做個交易嗎?”

巴貝奇與阿達對視一眼,表情逐漸凝重了起來:

“什么交易?”

徐云朝他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解釋道:

“三一學院出一筆錢投資你們的項目,金額不少于五萬英鎊,你們則要按照學院的要求制造出一架分析機。”

巴貝奇聞言臉色沒有絲毫松動,而是看向了高斯與法拉第。

徐云這句話本身其實沒什么問題,但當這句話從徐云這么個年輕人口中說出時,問題就很大了。

眼見巴貝奇的目光不停往自己身上飄,高斯不由出聲解釋道:

“查爾斯先生,羅峰同學是這次投資的發起人,他說的話,可以全權代表劍橋校董事會的意志。”

巴貝奇頓時愣住了。

在前來劍橋鎮的路上,他曾經和阿達夫婦討論過劍橋大學發來邀請的背后原因。

三人互相補充,對可能出現的情況作出了各種判斷。

比如阿達猜測可能是阿爾伯特親王對分析機感興趣,便以劍橋大學的名義邀請自己過來詳談。

巴貝奇則認為或許是三一學院的院長威廉·惠威爾說服了校董事會威廉·惠威爾與威廉·赫歇爾是一對密友,他們都是假設主義的先驅。

而巴貝奇呢,又和威廉·赫歇爾的兒子約翰·赫歇爾是至交,過去這些年約翰·赫歇爾沒少幫他的忙。

約翰·赫歇爾通過自己父親說服惠威爾,再由惠威爾說服校董事會,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甚至勒芙蕾絲伯爵還肯尼迪附體來了波腦袋大開,提出了一個稀奇古怪的想法:

是不是皇室的星象占卜師發現了什么預兆,得出了什么‘數表已死,差分當立’的天象預兆。

但他們千算萬算,卻沒算到現場會是這么一個情況:

一位年輕的不像話的東方人開啟了談話,并且根據高斯的說法,此人不但是合作的提議者,同時還占據了今天會談的決定權。

這怎么可能呢?

如果換做一個年級差不多大的白人或者混血兒,巴貝奇還能往貴族后裔的角度去猜,但一個東方人

眼見巴貝奇有些疑惑,高斯想了想,便又補充道:

“對了,查爾斯,你應該知道三天之前,由劍橋大學組織發現的那顆‘柯南星’吧?”

巴貝奇點了點頭,答道:

“當然知道,現在連倫敦的工人們都在討論這事兒呢。”

高斯見說拍了拍徐云的肩膀,解釋道:

“羅峰就是觀星活動的組織者,如果沒有他提出的方案,我們根本沒法找到那顆星球。”

巴貝奇聞言愣了幾秒鐘,旋即恍然的一拍額頭,大悟道:

“原來他羅峰同學就是肥魚先生的后代?”

此時距離冥王星的觀測之夜已經過去了三天,有關那夜的消息也已經傳向了各方。

雖然歐洲天文學會方面出于謹慎角度考慮,宣稱還需要更為細致的觀測才能最下最終的定性,但民間和個體天文學家們卻沒這個顧慮。

他們早在消息見報的當夜便進行了觀測,觀測結果無一例外的證明了一點:

‘柯南星’確實是一顆未被發現的行星!

過去三天里。

大到泰晤士報,小到威爾希爾報。

所有歐洲的紙質媒體都在瘋狂的報道這件事,程度堪稱屠榜。

英國媒體上常見的字眼有劍橋大學、喬治·比德爾·艾里、法拉第、埃利斯伯爵等等。

而德國媒體則將話題聚焦在高斯、黎曼、雅可比這些德意志援軍上頭。

原先扣在喬治·比德爾·艾里頭上的恥辱帽子已經徹底被摘去,這位格林威治天文臺的臺長再次成為了一位英雄。

至于埃利斯父子就比較倒霉了有不少輿論認為正是他們的阻礙,導致格物社招募的數學系人手不足,這才給了高斯這些德國人介入的機會。

本來應該獨屬于大英帝國的榮耀,現在卻要被德意志給硬生生分去了一半。

這些言論雖然不至于對埃利斯家族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卻讓他們一時間多少有些灰頭土臉。

而比起紙質媒體,巴貝奇了解的內容要更多一些。

他的好友約翰·赫歇爾在第二天,便興致勃勃的找上門來和他說了這事兒。

別忘了。

約翰·赫歇爾的父親,便是天王星的發現者威廉·赫歇爾。

巴貝奇從約翰·赫歇爾的口中大致了解了事情的詳細經過,也聽說了有這么一個‘肥魚后代’的東方學生,在整個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只是巴貝奇當時的心思都放在了今天與巴克萊銀行主管會面的細節上,態度相對有些敷衍。

不說是神飛天外吧,但也確實沒怎么太過上心。

不過眼下聽高斯這么一說,這部分記憶也就隨之復蘇了。

想到這里。

巴貝奇看向徐云的目光不由正式了幾分:

那個傳說中的男人的后代啊

或許他真的能看出分析機的潛力?

隨后他強行壓制住激動的心情,故作鎮定的對徐云問道:

“羅峰同羅峰先生,不知道貴方想要我們設計出哪種類型的分析機?”

徐云看了眼巴貝奇握緊的指關節,從身邊取出了幾張紙,放在桌上面單指推了過去:

“查爾斯先生,要求都在這里,您可以先看看。”

巴貝奇與阿達對視一眼,有些忐忑的接過紙張看了起來。

“可以儲存一萬個50位數,能夠自動解算500個變量”

“每個數要求達到35位,運算速度每秒二到三次”

“另外要可以進行黃道坐標、銀道坐標、赤道坐標中最少兩個坐標系的校驗”

靜靜看完徐云列出的要求,巴貝奇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過了一會兒。

他肩膀驟然一塌,有些無力的呼出一口氣,表情卻顯得很誠懇:

“抱歉,羅峰先生。”

“雖然我很想拿到這筆投資,但我也不想坑你不瞞你說,紙上的要求別說百分百了,百分之20我們現在都做不到”

一旁的阿達見狀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么。

但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正如巴貝奇所言。

徐云給出的這些數據,壓根就沒有一絲一毫完成的可能性存在。

根據巴貝奇的設計。

他的‘分析機’一共有三個模塊:

其一是齒輪式的“存貯庫“,巴貝奇稱它為“倉庫“。

也就是存儲數據的地方。

分析機的第二個部件是所謂“運算室“,它被巴貝奇命名為“作坊“。

其基本原理與帕斯卡的轉輪相似,用齒輪間的嚙合、旋轉、平移等方式進行數字運算。

第三部分巴貝奇沒有為它具體命名,其功能是以杰卡德穿孔卡中的“0“和“1“來控制運算操作的順序,類似于電腦里的控制器。

運算動力則來自蒸汽機,另外的口令則有阿達負責。

在徐云給出的那些要求中。

數據存儲是最簡單,也是唯一能夠做到的一個環節。

巴貝奇存儲數據的載體是齒輪,一個每個齒輪可貯存10個數,齒輪組成的陣列總共能夠儲存1000個50位數。

想要擴列到徐云要求的一萬,只要增加齒輪就行了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這不算難事。

但剩下的其他數據就相當超綱了。

目前巴貝奇能夠做到的運算精度只有24位數,自動解算80個變量,剩余的其他環節甚至還沒有具體結果產出。

真正計算的話。

他的設備只能解決二階差分的算式,產生七位數的結果,這就已經是極限了。

其實吧。

巴貝奇并不是那種品行多么高潔的人,比如他為了能獲取更多的利潤,甚至還在自己售賣的國際象棋玩具中偷工減料過。

但俗話說得好。

士為知己者死。

在遭遇了無數的拒絕和冷眼后,眼下驟然得知劍橋大學愿意投資這么一大筆錢給自己,巴貝奇在心中感動的同時,也少見的為投資方做起了考慮:

一旦這么多錢打水漂,作為項目一力主導者的徐云,恐怕日子就不太好過了。

而在他對面。

眼見巴貝奇的表情有些復雜,徐云亦是頗為感慨的搖了搖頭。

三天前。

在與高斯定下一年之約后,他便發現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面前:

如今歐洲擁有34座頂級天文臺,在高斯和法拉第的動員下,一年恐怕能拍下數萬張、甚至數十萬張的照片。

這種基數的運算量以及誤差,不是多找幾個數學家就能解決的。

與此同時。

徐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顆神秘的行星距離地球極遠,不是比冥王星遠一兩個天文單位那么簡單。

后世雖然還沒有發現行星的具體位置,但大致區域還是能通過異常天體鎖定下來的。

因此數據的分析,單靠人力很難解決。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不是說你喊兩句口號,靠著一腔熱血就能把它給沖過去的事兒。

因此很自然的。

徐云便想到了巴貝奇和阿達這對組合。

說實話。

縱觀整個19世紀,哪怕是巴貝奇和阿達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他們在搞的是一場什么樣的事業。

他們的思維太超前了,超前了足足一百年,與整個時代都出現了斷層。

用某個紅毛的話來說,那就是不該存在于這片古史的產物。

他們以為自己做的是登山靴,翻過一座小山后面前出現了懸崖,便惋嘆走到了斷路。

但只有徐云才知道。

他們創造的其實是一對翅膀,廣闊的蒼穹才是他們真正的航路。

因此他請出高斯和法拉第擔保,從三一學院那邊拿下了五萬英鎊的投資額度。

一個是當今數學第一人,另一個是當今物理第一人,完成這任務實在是太輕松不過了。

這就相當于在后世,某天丘成桐和楊老聯名找到一所學校,說你給我五千萬經費我試著找到第九大行星,不一定成功但也不一定失敗,做伐?

開玩笑。

別說什么清北交復或者985211了,連萬州烤魚學院都分分鐘能拿出來這筆錢。

視線再回歸現實。

看著表情有些‘喪’的巴貝奇。

徐云微微一笑,又跟多啦a夢似的從身上抽出了另一份文件,遞給巴貝奇:

“巴貝奇先生,您先看看這個再說。”

巴貝奇一臉疑惑的接過文件,下意識的掃了幾眼,目光便離不開它了:

“這這是”

一旁的阿達見狀也連忙湊了過來,沒幾秒鐘也陷入了與巴貝奇一樣的狀態。

勒芙蕾絲伯爵則安靜的坐在一旁,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和巴貝奇面紅耳赤的學習。

徐云也沒打攪他們,就這樣在位置上等待了起來。

后世的徐云是個純純的電腦小白,在電腦方面的知識儲備并不多。

也就勉強知道個顯卡開頭越大越好,3060大概率是礦卡云云。

至于電腦技術方面嘛

會個f12改動審查元素,會個ctrlc復制文本,其他就沒了。

哦對了。

還有也知道電腦要是黑屏可能是內存條松動,嗯,然后真沒了

但如果說起分析機,他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因為這玩意兒在diy圈中非常有名。

從原理上來說,它最開始考慮的是整數的平方數。

比如先列出一行數字:

1、4、9、16、25、36、49、64等等。

小學生都能看出來,它們的規律是一到八的平方。

接著通過從后面的數字減去前面緊鄰的數字,便可以得到一個新的差值系列,叫做第一差值系列。

它由數字3、5、7、9、11、13、15等組成。

再做一次上述操作,便可以得到第二個差值系列。

它們都是常數,都等于2。

也就是說。

如果我們要從數字5過渡到后面的數字7,我們必須在前面加上常數差2。

同樣,如果從平方數9轉到平方數16,那么必須在前者的基礎上加上差7。

也就是前面的差5,加上常數差2。

這種規律總結在設備上,就是分析機或者說差分機的原型。

假設機器有三個轉盤,分別命名為a、b、c,每一個轉盤上都有刻度。

比如說一千個刻度吧,這些刻度之間有一根指針可以經過。

c和b應該還有一個定位錘,其擊打數應與指針所指示的刻度相同。

轉盤c的定位錘每敲一次,轉盤b指針要前進一格;

同樣。

轉盤a的指針會在轉盤b定位錘的每一次敲擊中前進一格。

假設將指針c放在刻度2,指針b放在刻度5,指針a放在刻度9。

然后讓轉盤c的定位錘敲打。

它敲打兩次,指針b便將越過2個刻度此時后者將指示數字7。

如果允許轉盤b的定位錘繼續敲打,它將敲打七次。

在此期間。

指針a將前進七格。

由于指針a開始時定位在9,這樣就會得到數字16,也就是9之后的平方數。

而只要通過無限地重復這些操作,便可以用一種非常簡單的方法,連續地再現平方數的序列。

也就是某個細細尖尖的東西一動,定位錘就會啪啪啪的響起來,然后輸出某些東西。

而徐云給出的方案中,便包含了后世對這方面的許多優化。

比如說歸納出了tx2x41這個公式。

又比如把轉盤改成了變量柱從而降低工藝難度。

又又例如還增加了引入機器的想法等等。

分析機在后世一直都是個diy的熱門項目,而diy這圈子吧有些時候的思維會比較奇怪。

像后世,你上某寶隨便就能買到高精度的齒輪,但分析機的diy愛好者卻喜歡去買那種精度較低的設備,通過修改通路來達到效果美其名曰復古。

工藝水平越接近19世紀,你就越牛x。

同時比起國外的diy圈,國內的情況還要更困難一點。

因為這年頭國內控電很嚴。

比如某種葉子或者礦機都要大量用電,所以社區內一旦出現用電異常,基本上很快就會有人上門社區送溫暖。

因此國內分析機愛好者在追求復古的同時,還要追求高效節能

作為diy圈的資深愛好者,這些優化到極致的方案徐云可謂是信手拈來。

他甚至連短暫回歸現實的獎勵都沒用,便自己寫下了一堆優化的內容。

而這部分堪稱入門級的優化方案,對于巴貝奇和阿達來說,卻無疑是一份寶藏了。

“8個柱上寫出系數m,n,d,m,n,d,這樣n和n重復兩次”

“m進入mn和md,n進入mn和n,這些系數將被賦值在v0和v4柱”

過了足足有十多分鐘。

巴貝奇才猛然抬起頭,看著徐云的眼睛甚至帶著血絲:

“羅峰先生,你這些想法都是哪里來的?實在實在是太精妙了!”

徐云見說心中一定,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解釋道:

“只是肥魚先祖留下的一些想法罷了,他有個叫做裘生的好友一直單身,所以肥魚先祖就想給他找個二次元老婆算了算了,不說這些。”

“查爾斯先生,這些東西對您有幫助嗎?”

巴貝奇重重一點頭,絲毫不見此前的喪氣神情,飛快說道:

“太有幫助了,羅峰先生,有這些東西,之前的那些標準或許就有可能做到了!”

徐云微微一笑,意會了他的意思:

“所以巴貝奇先生,您決定接下這筆投資?”

巴貝奇轉頭與阿達和小透明勒芙蕾絲伯爵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說道:

“羅峰同學,我查爾斯·巴貝奇以巴貝奇家族之名起誓,一定竭盡全力完成分析機的研發!”

半個小時后。

看著投資合同上巴貝奇的名字,徐云亦是心頭一松。

雙方在合同中約定。

巴貝奇和阿達將在一周內搬到劍橋小鎮,屆時劍橋大學將支付首期工程款一萬英鎊,同時將安排醫療人員對他們進行身體檢查。

畢竟按照歷史軌跡。

再過兩年阿達便將因為身體惡化的緣故去世,享年不過36歲。

如今的阿達雖然不知道是否已經身患宮頸癌,但做個檢查和調理總是沒錯。

阿達的致命死因是治療病癥時導致的失血過多,理論上來說還是有搶救的希望的。

另外巴貝奇與徐云簽訂的交貨日期是明年的11月份,也就是11個月后,比和高斯約定的時間早一個月。

總而言之。

眼下各方面的準備都已經布置完畢,剩下的便是看成果了。

離開辦公室后。

徐云看了眼天空,感慨道:

“盡人事,知天命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5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