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67章 斬空

第467章 斬空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67章 斬空

但這些對徐青蘿來說都不是問題。

她腦海里有法身,所有復雜的運功路線,一學便會,一練便精。

半個時辰之后,她已然能中規中矩的施展出血靈掌,輕飄飄一掌拍出,小手隱約被白光所籠罩,乍看上去像是大光明拳。

掌沿處卻是隱約的金光。

她僅僅學會,火候還淺。

“嗤。”她忽然駢掌如刀,輕輕削過一根青竹。

西南角這一片竹林沒受寒冷氣候影響,依舊青翠,郁郁蔥蔥,竹葉不謝。

兩根拇指粗的青竹無聲無息的斷成兩截。

徐青蘿收回手。

竹子斷截處彌漫出淡淡清氣,從她手上飄入鼻中。

她凝神看看青竹光滑的斷面,又收回目光,翻來覆去打量自己的手。

小手一塵不染,她不由懷疑是不是自己干的。

她手掌感受到的是切豆腐一般的觸感。

毫無竹子的堅韌,很細微的阻礙感。

她扭頭看向法空。

法空皺眉看她。

徐青蘿一看法空皺眉,頓時醒悟,不好意思的陪笑:“師父,這血靈掌的威力忒大了吧?”

自己沒有真斬斷青竹的想法,沒想到血靈掌的威力這么強。

她說著話,進到竹林里蹲下,小手很快挖了一個小而深的坑。

把斷下來的青竹插進坑里,跑到旁邊的銅缸里舀一瓢水,把神水慢慢澆下去。

她手掌挖泥的時候,淡淡白光籠罩,掌沿隱約有金光。

她借機再次體會血靈掌威力,泥土仿佛豆腐一般的松軟,手掌插進去輕松自如。

做完了之后,她站起身拍拍小手,露出滿意笑容:“它能活過來的。”

有神水在,不愁它不生根。

法空站在一旁不說話,看她忙活。

待她忙完,法空說道:“你這便是典型的懶,思維跟在手之后,先動手做了,才想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而不是先想過再出手。”

“是,師父。”徐青蘿吐吐小香舌。

法空道:“你修為越強,造成的破壞也越來越強,竹子斷了還能再活,人斷了怎么再活?我是沒那本事的。”

“是,師父。”徐青蘿認真的點頭。

法空擺擺手:“練去吧,可以傳給他們幾個。”

“多謝師父。”徐青蘿嘻嘻笑著,跑出院子,到了塔園。

到了塔園,她拿石頭試了試,血靈掌當真如寶刀一般,甚至還拿青鋒劍試了試,也一掌斬斷。

這威力讓所有人咋舌。

功力足夠深厚的話,是可以震斷刀劍,可從沒有能以手掌斬斷刀劍的。

這血靈掌太過離奇。

內力經過足夠復雜的心法之后,已經發生了奇異變化,仿佛超脫出了內力真氣罡氣的層次,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無堅不摧。

于是他們紛紛詢問這血靈掌的由來。

徐青蘿得意洋洋,說是師父所創,剛剛完成,試著修煉看看。

周陽周雨楚靈皆露羨慕神色。

徐青蘿便說可以傳給他們。

可惜,周雨周陽與楚靈都沒能學會。

血靈掌的運功路線太復雜,繞來繞去,把他們腦子都繞暈了,實在沒辦法練成。

而且即使能記住,也沒辦法在一邊動手的時候一邊運轉如此復雜的心法。

即使聰慧如楚靈與周雨,也無力完成。

徐青蘿能練成,是得益于虛空胎息經。

沒虛空胎息經,沒凝成法身,憑她原本的資質也練不成。

法空把她打發走之后,繼續思索血靈掌。

他接下來的任務是簡化。

看能不能在這一版的基礎上縮簡運功路線,即使威力減弱也要縮減,爭取所有人都能練。

現在是完整版,再弄成幾個簡化版,越來越簡單,然后可以由簡入繁,一個版本一個版本的推進,直到練成完整版。

這樣便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體系,血靈掌才算是真正的創造完成。

晚上吃飯的時候,徐青蘿提議把這血靈掌改成斬空神掌,才真正的符合這掌法的威力。

眾人紛紛贊同,說斬空神掌比血靈掌名字好得太多。

法空也采納了眾人之意,便改名為斬空神掌。

眾人正吃飯,許志堅來了。

法空放下筷子,輕拭嘴角,起身與許志堅來到了藏經閣前的蓮花池上回廊。

此時暮色蒼茫。

后山的倦鳥們紛紛歸林,熱鬧無比。

寺內的一串串雪白燈籠已經點起,亮得宛如白晝,比白天更加的輝煌。

蓮池內清水晃動,倒映著燈籠。

“我要回去一趟,恐怕短時間內回不來。”許志堅聲音低沉,嘆一口氣。

“又出事了?”法空道。

許志堅在外人跟前堅強如磐石,在自己跟前卻常常唉聲嘆氣,表露出自身的軟弱。

光明之心再強也不能克除人的本性,心情有高低潮,總會有低落的時候。

許志堅緩緩點頭。

“還是關于大云的?”

“祈月殿。”許志堅皺眉道:“他們遠比想象的大,不僅僅是一座宗門。”

“你懷疑還有宗門都被大云收買?”法空道:“投靠大云?”

“……反正絕不止一宗兩宗。”許志堅嘆氣。

這對他的打擊極大。

原本以為光明圣教之下,眾多宗門歸心,一心向往光明,一片和諧美好。

現實卻是不斷的上演背叛與投敵。

法空溫聲道:“如今天下強者為尊,慕強之心乃是人之本性,像大雪山,也有不少的叛徒,而大云比大永更強大,叛徒更多也不出奇。”

“可是……”許志堅搖頭。

光明圣教與大雪山是不一樣的,他覺得光明圣教對于人心教化上更勝一籌。

大雪山只是隨緣而行,佛法也沒什么約束,光明圣教的教義卻森嚴,對人心的管束更有力。

法空忽然雙眼變得深邃,奇異目光觀照許志堅。

許志堅身上白光一閃即消失,強忍不適,不再運功抵抗。

法空恢復如常,面露無奈神色。

許志堅便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嘆道:“說罷,還有幾宗?”

“狂沙門,白熊幫,金烏堂,大風堂。”法空道:“這是今后兩年之內暴露出來的。”

許志堅皮膚黧黑,所以看不出臉色變化,只是氣息粗重,雙眼寒光閃爍不停。

激烈的情緒帶動下,他身上白光一閃一閃,像接觸不良的燈泡。

“徹底投靠大云,這是他們的選擇,”法空道:“不過想要弄清楚也沒那么容易,有你們忙的了。”

光明圣教行事不會僅憑自己的一面之辭,便直接把這四宗抓起來。

自己的話只是點明了他們的調查方向,他們會集中力量調查這四宗。

許志堅這個新晉長老,肯定是要忙得飛起。

許志堅露出不好意思神色,吞吞吐吐:“法空,我想把禇師妹留在神京。”

法空沒好氣的瞪向他。

許志堅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現在光明圣教境內變得太兇險,禇師妹她……”

“禇姑娘比你更精。”法空道:“帶在身邊吧,比你自己一人強得多。”

“可是……”許志堅遲疑。

他不想禇秀秀冒險。

法空不客氣的道:“我跟她的關系你不是不知道,心有芥蒂,還是你自己帶在身邊吧。”

他說著話從懷里掏出兩塊晶瑩溫潤的玉佩,皆巴掌大小,拿一塊遞給他:“這里面加持著回春咒與清心咒,可用三十六次。”

許志堅沒有推辭,接過來。

法空又遞給他第二塊玉佩:“這里面加持著往生咒與小西天極樂世界,一旦來不及救,死了的話,魂魄可以暫寄于此,只要身體不腐,七天之內,便能想辦法還陽。”

許志堅接過來第二塊玉佩。

他細細打量,兩塊玉佩都是晶瑩溫潤的羊脂白玉,巴掌大小,握在手里溫潤柔和,極為舒服。

他翻轉過來,看到一塊玉佩上雕著兩個小字:“往生”。

另一塊玉佩雕著小字:“回復”。

法空道:“這兩塊玉佩拿好嘍,大膽去浪吧!”

許志堅嘿嘿笑。

隨即繃起臉,謹慎的把這兩塊玉佩收入懷里。

如此謹慎對待,不僅僅是它們是無價之寶,旁人不可得,還因為它們寄托著法空的友情。

“對了,還有一件事。”許志堅皺眉,臉色沉下去:“關于你跟殘天道少主李鶯。”

法空眉頭微挑。

“李鶯現在是殘天道少主,還是南監察司的東南司卿,位高權重。”許志堅緩緩道:“你跟她關系莫逆的傳言越傳越響。”

法空皺眉。

許志堅道:“這顯然是有人不岔李鶯現在的地位,想要打擊她。”

“魔宗六道?”

“正是如此。”許志堅道:“可這流言四起,影響的可不僅僅是她。”

法空慢慢點頭。

許志堅道:“你也知道我們三大宗弟子的忌諱,尤其是李鶯現在鋒芒畢露,已經不是從前的李鶯了,你要小心。”

“小心什么?”法空道。

“小心我們三大宗之內,也有人趁機拿這流言做文章,想要壓一壓你。”許志堅皺眉道:“據我所知,天海劍派便有些這個苗頭。”

法空眉頭微挑。

許志堅道:“你的神通能看別人,看不到自己吧?”

法空搖搖頭。

他能看到的也只有林飛揚與徐青蘿,通過他們來側面看自己的際遇與危險與否。

他們身為自己的侍從與徒弟,一旦自己遇險,他們兩個必會受影響。

許志堅道:“小心暗箭,尤其是天海劍派好像對你頗有敵意,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他們。”

“得罪他們?應該不至于,……難道我擋了他們的路?”

法空沉吟思索。

與天海劍派的瓜葛也就是司馬尋了。

當初壓了壓司馬尋的威風,這不算什么大仇。

那是鐵劍門的事,還是春水劍宗白敬謙的事?

不過自己也救過李政元的夫人李靜純,女兒李心薇。

他們可都是天海劍派弟子。

怎么也沒想到,天海劍派竟然對自己有敵意。

“總之,還是要注意一下的。”許志堅道:“據我所知,天海劍派準備派幾名弟子來神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