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66章 傳授

第466章 傳授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66章 傳授

“和尚,這里是什么呀?”楚靈好奇的問。

明媚的陽光下,楚靈一襲白色宮裝,既顯得清純又顯得輕靈,明眸眨動。

法空笑了笑。

“你笑什么?”楚靈哼道:“難道不能說?打開來瞧瞧?”

“殿下你沒打開?”

“父皇既然不讓打開,我當然不會打開。”楚靈道。

法空半信半疑。

他其實相信楚靈沒打開。

楚靈是有把握讓自己打開,有把握問出什么來,所以才沒打開。

如果沒希望,那絕對會自己偷偷瞧一瞧的。

“我真沒打開。”楚靈哼一聲,催促道:“快說呀。”

法空打開了紫檀匣。

里面是一塊巴掌大的玉佩壓著一件袈裟。

袈裟通體發紫,金線隱約浮現,繡出了一個巨大的“佛”字,好像在閃爍一般。

楚靈好奇的看看玉佩,又看向法空:“法尊的玉牒?和尚你現在是法尊了?”

法空微笑點頭。

“父皇就這么把法尊的稱號給你啦?”楚靈覺得不真實。

她雖然年紀輕輕,而且也一直身體孱弱,久居于深宮,好像不諳世事。

可她天生靈慧,思慮周密,一眼便能看破事情本質。

這是天賦,旁人需要無數的努力與訓練才能達到。

她是知道父皇楚雄對法空的忌憚的,絕不會輕易的升他的尊號,免得尾大不掉。

尤其是法空年紀輕輕已然是法主,往后的日子還長著呢,一旦他又立下大功,還能升法王,然后再是法尊。

到了最后一步,應該便是老得走不動路的時候,免得仗著法尊的名號而亂來。

現在竟然忽然給了法空這個法尊的稱號,太過離奇,也太過詭異了。

除非法空立下了不世之功,才有可能。

法空一直呆在金剛寺外院,能立什么不世之功?

難道是因為上一次法空寫的信?

她想到這里,恍然的點點頭。

如果說因為這個的話,也不算離譜。

畢竟這個消息太過重要,關系到江山社稷,一個法尊的尊號也不算配不上。

她隨即嘻嘻笑道:“恭喜和尚啦,現在開始便是法尊啦。”

法空道:“此事還是要保密,不能外傳的。”

“……嗯,明白啦。”楚靈一想便明白。

如果不是要保密,也沒必要讓自己捎過來,而是讓內侍們敲鑼打鼓的過來了。

法空擺擺手。

楚靈歪頭道:“和尚,你覺得我們能不能擋得住?”

法空點頭:“能。”

楚靈頓時心安,露出笑容:“好吧,那我去啦。”

她輕盈的離開。

法空打量著這玉牒,又看看紫色袈裟,最終還是穿著自己的紫金袈裟。

這件紫袈裟雖好,代表著權勢與地位。

可惜,并不如紫金袈裟好用,不算什么珍寶,沒有紫金袈裟的神妙。

“住持,老陸想請你去一趟煙雨樓。”

法空正在院子里琢磨血靈掌,已經完善,只剩下最后的檢查補缺,避免遺漏什么而導致走火入魔。

林飛揚一閃出現。

已經快要到中午了,林飛揚是回來做飯的,剛從煙雨樓見了陸朝陽回來。

“那邊想通了?”

“老陸的那個魯師弟受了重傷,性命垂危,差點兒沒能救回來。”

“也差不多到時候了。”法空頷首。

林飛揚道:“住持,我看老陸他們是服氣了,是要屈服了,不過嘛……”

“不過什么?”

“我覺得就是合作,他們也不會盡心。”林飛揚道:“這幫家伙看著很綿軟,其實很傲氣,他們會覺得自己受到了脅迫,覺得憋屈。”

法空輕輕點頭。

林飛揚忙道:“不過我看得不一定準。”

“既然如此,那便不急著合作,也不必見他了,”法空頷首:“跟他說一聲,那魯青云的第二關是一個女人,讓他這幾天晚上別去找女人了。”

“女人……”林飛揚疑惑。

法空笑看他一眼。

林飛揚忙道:“住持,難道那魯青云喜歡上一個女人,因為這個女人而惹來殺身之禍?”

法空笑笑。

林飛揚道:“或者說,這女人本身有問題?”

“黃泉谷的對頭。”法空淡淡道:“這女人便是他們的對頭,美人計。”

“他們的對頭是誰?”林飛揚好奇的道:“還有對頭?我還以為黃泉谷一直龜縮著,不會有仇人呢。”

法空道:“我們不就是他們的仇人?”

“他們現在已經放棄復仇了。”林飛揚道:“我看他們是嚇住了,血氣不夠啊。”

法空笑了笑。

他們現在放棄,但是把這份仇恨埋在了心里,如果想真正的消彌掉仇恨,那就得等下一代。

如果與黃泉谷走得近,到了下一代,與黃泉谷外谷關系深的人都退下去,才能徹底放下心。

因為有天眼通在,所以他并不怎么擔憂,所以有信心跟他們合作與相處。

林飛揚道:“到底是哪一宗啊?”

“是一個女子宗門。”法空道:“具體的恩怨我也不太清楚。”

“……行,我去問老陸。”林飛揚興致勃勃。

“明天開始,你要離開神京,去大永一趟。”法空道。

林飛揚一怔。

法空道:“不舍得朱姑娘?”

“住持,可是有什么事?”

“嗯,大事。”法空將自己準備幫楚祥去大永,保他平安回來的事說了。

林飛揚驚奇的看著他。

恰在此時,法寧也緩步進來。

他宛如一只巨熊,動作慢悠悠的,卻有地動山搖之感,其氣勢越來越雄渾。

踏入大宗師之后,法寧繼續勇猛精進,絲毫沒有懈怠,一直在努力追趕法空的腳步不停歇。

法空很滿意他這種心態,永不停歇,一直努力,修為才能真正達到頂端。

大宗師遠遠不是究境。

“師兄……”法寧顯然也聽到了法空的話。

他擔憂的道:“難道非要幫這個忙不可?一定很危險,是不是?”

法空笑道:“確實危險,所以才要求我去,不過對我來說并不難。”

林飛揚道:“這么危險的事,住持你竟然答應了?”

“不答應?”法空失笑,搖頭道:“怎么可能不答應?”

“住持你如果拒絕,皇帝也沒什么辦法吧?”林飛揚不以為然的道:“難道還強迫住持你幫忙不成?”

現在金剛寺實力深厚,還有大雪山撐腰,即使皇帝也要有所顧忌的。

住持又是神僧,名望高,實力強,皇帝不至于強迫行事。

“皇上不會逼我。”法空搖搖頭:“只要一道圣旨,讓寧師妹加入使團,我難道還能不幫忙?……或者再請許兄也進去,許兄那性情,恐怕也不會拒絕。”

林飛揚愣了愣。

法空道:“所以我常常說,身在紅塵不得自由,不能解脫,我既然脫不得身,不如獲得一點兒賞賜,借坡下驢吧。”

“……還真是挺麻煩的。”林飛揚撓撓頭。

他覺得自己腦袋又不夠用了。

如果自己是住持,恐怕絕不會答應,然后直待皇帝使出殺手锏,才看清形勢,只能老老實實聽命。

還真不如住持這般識趣,保全了臉面沒撕破臉,也得到了實惠。

確實不愧是住持。

“這次會比上一次危險十倍。”法空緩緩道:“你要做好準備。”

“什么準備?”

“有可能遇到危險,逃命的準備。”法空道:“跟朱姑娘提前說一場。”

“朱妹子去吧?”林飛揚道。

法空搖頭。

這一次不是去殺人,而且朱霓的輕功也不夠,帶在身邊只會成累贅。

“還好……”林飛揚舒一口氣。

他其實很怕聽到朱霓也一起去的消息,這件事太兇險,確實不宜讓朱霓跟著。

法空搖頭看著他。

林飛揚頓時覺得心虛,輕咳一聲道:“其實朱妹子擅長音殺之術,刺殺還好,保命便差了一點兒意思。”

法空笑著點頭。

林飛揚總覺得他笑得古怪。

法空道:“放心吧,如果讓她去,豈不是分你的神,讓你心神不寧,更容易出事。”

“正是正是。”林飛揚深以為然,用力點頭。

法空卻搖頭。

林飛揚是徹底陷進去了。

誰能想到,林飛揚有一天也會陷入情網,也會陷入溫柔鄉,找到情投意合的女人。

當真是世事無常,意料之外。

法空道:“這次的事,不準告訴朱姑娘。”

“啊——?”

“此事嚴密,不能讓第四個人知道。”法空淡淡道。

“青蘿呢?”

“也不讓她知曉。”

“這……”林飛揚露出為難神色。

自己想在徐青蘿跟前保守秘密,簡直千難萬難,徐青蘿太過敏銳了。

而且她極擅長攻心,自己肯定幾句話便被她套出來,很難存得住秘密。

法空道:“我會叮囑她少打聽。”

“住持,你越叮囑她,她越好奇,一定會問出來的。”

“那你就堅持住吧。”法空笑道。

林飛揚頓時苦著臉。

傍晚時分。

在夕陽之中,法空傳授徐青蘿血靈掌。

他覺得比起金剛寺的八絕,血靈掌的威力更強,尤其是殺傷力最猛。

金剛寺最根本的武學是金剛不壞神功,多數武學都是脫胎于金剛不壞神功。

所以側重于守。

攻擊力比起防御能力差了一大截,也算是一大弱點。

血靈掌能夠彌補這一缺陷。

尤其是徐青蘿,現在修為還不夠,金剛八絕施展出來的威力也差了太多。

血靈掌更能防身。

血靈掌最大的優點是威力驚人,最大的缺點是繁瑣異常。

血靈掌的心法異常繁復,運功路線復雜,宛如前世的電路板似的。

這心法的復雜程度,一般的人看了都會頭皮發麻,望而卻步,即使知道它威力驚人也學不會。

PS:更新完畢,各位大佬,別忘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