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68章 吸血

第468章 吸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68章 吸血

“來做什么?”

“目的不明。”許志堅道:“越是這般秘密,越是要小心。”

“天海劍派怎么說也是自己人吧。”法空道。

許志堅道:“他們與我們不是一路,門下弟子行事以利益為先,不講道義的。”

法空點點頭。

這倒是不假,各宗的行事與其所處的地理環境及社會風氣都有關系。

大雪山宗位于極北,茫茫大雪山,挑選弟子對心性要求極嚴,還有佛法熏陶,心法相輔,心性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光明圣教更是如此,西北遼闊,更有光明之心保證了弟子們心性中邪不壓正,光明正大為本。

天海劍派地處南方海邊,海上貿易往來繁華,民間富裕而逐利之心熾盛,天海劍派弟子也多受此影響,以利益為先,人情便不那么看重。

兩人沉默下來。

半晌后,法空轉開話題:“我說許兄,你們光明圣教也該改變一下做法了,別一味防御,也想辦法主動進攻吧。”

“……嗯,我會考慮。”許志堅想了想,慢慢點頭。

“以其人之道還施其人之身,憑你們光明圣教的教義,在大云發展一些教眾并不難。”

“大云再富裕,也總有窮苦之人,身陷絕望深淵之中,你們的光明圣教教義便是那縷陽光。”

“他們投靠你們光明圣教,也是身向光明,解救眾生之苦,大云的窮苦之人也是眾生。”

許志堅雙眼閃爍。

法空不再多說,知道已經說動了許志堅。

在他看來,光明圣教一味防御,簡直暴殄天物。

他覺得光明圣教最強的不是武功,而是教義。光明圣教教義具有極大的煽動人心之能。

對大云而言,這教義比武功更具威脅,對大云的傷害更大。

“你也要小心神京的大云探子。”許志堅皺眉道:“據我所知,神京的大云秘諜不少,可惜……”

他過來原本是為了追查大云秘諜,信不過綠衣外司。

可惜,還沒什么成就便被光明圣教那邊扯回了精力。

現在已經無暇顧及神京這邊。

法空點點頭。

“……那我走啦。”許志堅很是不舍。

法空笑道:“我會時常過去找你喝酒的,我有神足通,快得很。”

許志堅露出笑容。

法空送他到寺門外,兩人擺手相別。

看著許志堅的身影消失于朱雀大道的人流里,燈火輝煌的朱雀大道人流如織,法空莫名的有些惆悵。

許志堅這一走,恐怕短時間內是不能回來了,在神京少了一個說話喝酒聊天的人。

雖然他可以施展神足通,天涯即在咫尺間,可畢竟不同。

再一次去找他,便要施展一次天眼通,再施展神足通過去,很有些麻煩。

萬一許志堅不方便,或者在跟禇秀秀柔情蜜意的,那一眼看過去就尷尬了。

他搖搖頭,轉身回來。

徐青蘿頓時好奇的問許師伯有什么事,這么晚過來,臉色還那么陰沉沉的。

法空便說了他要離開神京,返回大光明峰那邊。

“剛剛筑基完成,許師伯便要走啊。”徐青蘿失望的道:“還想再跟許師伯學兩招呢。”

許志堅面丑人善,君子欺之以方,她很喜歡跟許志堅相處。

只要不是練功偷懶,多么過份的要求,許志堅便由著她胡鬧,不怎么管束。

許志堅與她說話,把她當成一個大人,不拿她當小孩看,她什么話都能說,不會教訓她。

法空雖然也平等相待她,沒把她當孩子,可拿她當徒弟而不是朋友,終究是矮了一輩。

法空道:“要不是等著給你筑基完成,他早就走了,那邊事多。”

“什么事呀?”

“光明圣教內部的事,你不必知道。”

“明白了。”徐青蘿點點頭:“不能對外人說的。”

法空輕頷首。

清晨時分。

信王府后花園的湖水上面浮了一層薄霧,宛如白紗一般舒卷,卻是水里的熱氣。

湖中有數個泉眼不停往外流出溫熱的水,穿繞整個信王府內數圈再流出王府。

楚祥從一座水榭里出來,一身天藍勁裝,舒展身體,長長伸一個懶腰。

他來到湖邊的小練武場上打了一會兒拳,看到楚煜過來。

楚煜過來是跟許妙如請安。

楚祥招招手,把楚煜招呼過去。

父子二人過了幾招。

楚祥哼道:“你總算有點兒長進了,這一陣子一直沒出去?”

楚煜乖巧的點頭:“孩子自知武功低微,出門在外也受白眼,不如呆在府里好好練功。”

“嗯,你有這想法,很好。”楚祥緊繃著臉,輕頷首:“不過一時的奮發圖強容易,一直奮發圖強卻難,你能堅持這么久時間,也算難得,是不是準備放松一下?”

“沒有。”楚煜道:“孩子覺得這樣的生活也很好,寧靜詳和,悶了就來陪母親聊聊天。”

“很好很好。”楚祥頷首:“不過也不能一直悶在府里,到時候出去走走,去法空大師那里轉一轉,必會受益匪淺。”

“是。”楚煜點頭。

是有一陣子沒去法空那里了,因為練武太入迷。

資質提升之后,他發現武功修煉便成了一件妙事趣事,尤其是沒有了蠢蠢欲動之心,心靜神寧。

再隨母親讀一讀佛經,更加寧靜,找到了一點兒武功修煉的精髓,修煉起來更快更猛。

如此良性循環,讓他突飛猛進,便越發喜歡修煉。

楚祥看著他,皺了皺眉。

楚煜身上竟然隱隱有了一分法空的感覺。

這般年紀,有如此祥和寧靜氣質可不是什么好事,是看破紅塵了?

還指望著這兩年就成親呢。

“因為范丫頭?”楚祥皺眉:“所以心灰意冷?”

“……沒有。”楚煜搖頭。

楚祥道:“那丫頭不是良配,你配不上人家,死心吧。”

“父王,不是范姑娘的事。”楚煜忙道。

楚祥哼一聲。

不是的話,語氣怎忽然變得這么急,不復剛才的寧靜祥和?

看來是余情未了。

他原本就對范凝玉與楚煜的感情不看好,再加上法空也不怎么看好,更加堅定他自己的看法。

“一直悶在府里也不是辦法,去金剛寺外院轉轉吧,你十五姑也常去那里玩。”

“……還是算了吧。”楚煜忙道。

他是不喜歡跟楚靈一起玩的,被欺負怕了。

楚祥無奈的搖搖頭。

恰在此時,林飛揚一閃出現。

他看到楚煜在,抱了抱拳。

楚煜便知道有正事,告辭離開,去找許妙如。

“大師有何吩咐?”楚祥帶林飛揚到湖上一座小亭,直接問道。

林飛揚從懷里掏出一張素箋。

楚祥打開來,臉色微變,皺眉看向他。

林飛揚輕輕點頭。

楚祥臉色陰沉下來,緩緩點頭:“告訴大師,我知道了。”

“告辭。”林飛揚一閃消失。

楚祥沉著臉,負手站在小亭里,看著浩淼的湖水,心境沉郁。

許妙如一襲翠綠羅衫,裊裊娉娉進到小亭,帶著淡淡幽香來到楚祥身邊:“王爺在煩心什么,大永之行?”

“唉——!”楚祥嘆氣。

“是因為法空大師送信過來?”

“沒想到神武府也被大云滲透了。”楚祥嘆氣:“這可是神武府弟子啊!”

神武府弟子第一條便是身世清白,弟子來源有兩個途徑:一是勛貴之后,二是忠烈之后。

這兩者之外是進不了神武府的。

很難想象,這樣的弟子竟然也會投靠大云,或者大云能冒充這樣的弟子。

不管哪一條,都是極為可怕。

現在只是在境內,如果在邊境呢?

一旦將來神武府弟子調處邊境,擔任軍中定海神鎮,出了秘諜,那怎么得了?!

最值得信任的弟子偏偏出問題,打擊是難以想象的。

他想到這里,又嘆一口氣。

許妙如道:“王爺,世間一切皆無常,世間哪有永遠不變的東西,時間久了,人心難免會變的。”

“嗯,這倒也是。”楚祥頷首:“夫人,我去了。”

“王爺要小心。”

“有大師相助,沒問題的。”楚祥道。

他知道許妙如最相信的便是法空,堅信不疑,只要知道有法空相助,便不會擔心。

許妙如嫣然微笑。

此時的法空一行人正行走在朱雀大道,去觀云樓吃飯。

今天早晨又輪到了觀云樓。

一路上,行人紛紛行禮,一直到法空在觀云樓窗邊桌旁坐下的時候,才終于消停下來。

法空一路微笑頜首。

李鶯已經坐在旁邊桌子,對他合什一禮,笑而不語。

有幾天沒見李鶯,李鶯變得更加光芒四射,容光照人,美麗了幾分。

依舊一襲黑色羅衫,掩住曼妙的曲線,映顯瓜子臉越發瑩潤如羊脂白玉。

法空打量他一眼。

李鶯笑盈盈看著他。

法空覺得李鶯不一樣了,好像明珠褪去了塵灰,變得光芒耀眼。

不知道經歷了什么事讓她如此。

法空若有所思。

此時,耳邊忽然聽到幾道議論。

他耳朵忽然豎起來,凝神傾聽。

“我親眼看到的,可老慘了!”

“真是被吸干了血?”

“千真萬確!”

“什么模樣?”

“只剩下一具骷髏了,皮膚松垮垮貼在骨頭上,好像紙一樣,可嚇人了。”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我數數……六次。”

“這到底是什么怪物,專吸人血,我晚上現在都不敢睡覺,太嚇人了。”

“我聽人說,應該不是怪物,是有人練邪功。”

“該死的,吸人血練功?”

“越是這么邪惡的邪功,威力越強,修煉越快。”

“為何不去練魔功呢。”

“有些人覺得魔功還不夠快吶,這邪功更快更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