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65章 法尊

第465章 法尊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65章 法尊

法空平靜如水,顯得有些冷漠。

他對大乾的感情沒那么深。

既沒受過大乾太大恩情,與大乾皇室也沒太深瓜葛,與楚煜楚祥及楚靈是好友,與大乾皇室卻沒什么關系。

與他們相交不是因為他們身份,而是因為性情相投。

“唉——!”楚祥又嘆一口氣。

法空繼續喝自己的茶,裝作沒聽到。

半晌過后,楚祥又嘆一口氣。

法空已經喝了三盞茶,實在不想再喝了。

于是起身,便要去放生池那邊看看。

楚祥忙道:“大師。”

法空停住身形:“王爺,皇上雄才偉略,這些事還是交給皇上處理吧,王爺你聽命便是。”

“大師,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楚祥道。

法空道:“王爺太高看我啦,確實無能為力。”

“大師你一定有辦法。”楚祥緩緩搖頭:“我知道大師你的本事。”

法空搖頭微笑。

楚祥道:“大師,我們大乾真到了危急關頭,不想辦法跟大永皇帝見一面,可能大乾真要完了。”

法空沉默不語。

當務之急確實是要跟大永皇帝見一面,從而能夠說服大永皇帝。

如果大永皇帝都見不到,怎么說服對方,怎么有望打破兩家聯盟,從而與大永結盟?

楚祥道:“難道大師你真要眼睜睜看著大乾陷入戰火之中,百姓再次遭受戰亂之苦,生靈荼炭,水深火熱?……還望大師慈悲!”

他說著起身深深一禮。

法空擺一下手,示意別來這一套,坐回桌邊嘆道:“王爺你是非要賴上我不可了。”

“我知道大師你的顧忌。”楚祥道:“生怕惹火燒身,從而引起大云的刺殺。”

法空笑笑。

楚祥還是知道自己的。

“可是大師應該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大乾陷入戰火之中,大師豈能獨善其身?”楚祥搖頭道。

他懇切的道:“三大宗與我們大乾朝廷是一體的,一旦大永與大云對付大乾,則必要鏟平三大宗,就像當初我們大乾對付魔宗一樣。”

法空輕頷首。

這話也沒錯。

信王確實適合做說客,很有說服人心的能力。

句句在理,情深意切,真誠入心。

楚祥道:“大師如果擔心大云會報復,便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吧。”

“王爺你?”

“對。”楚祥點頭:“大師所有的功勞,就由我來領,我在前面擋著。”

法空看看他。

楚祥殷切的盯著他。

法空道:“王爺,一旦大云與大永聯合進犯大乾,確實不會饒了三大宗,必會鏟除大雪山。”

楚祥用力點頭。

這是確定無疑的。

就像當初三大宗沒有幫忙鏟除魔宗,把魔宗打崩潰,大乾的江山是坐不穩的。

魔宗不停的刺殺官員,還有哪個敢做大乾的官?

無人做官,那就無法治民,不能治民則天下大亂。

天下一亂則不能得民心。

失了民心便失去了力量的源泉。

如果在這個時候有人登高一呼,便會無數人景從,大乾朝廷很快就會被推翻。

法空道:“可此時距離大云與大永聯合進犯還差得遠吶,據我看來,兩年之內是沒有戰亂之險的。”

“兩年之內沒有,可兩年之后呢?”楚祥沉聲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焉知他們現在不正在潛心準備,然后一舉爆發,地動山搖?”

法空笑了笑:“見招拆招,到那個時候,誰知道我們大乾變成什么樣子呢,說不定南監察司一統武林,神武府可以進入沙場,從而勢如破竹呢。”

“大師還是不滿南監察司的成立。”楚祥搖頭道:“覺得父皇是過河拆橋,要削弱三大宗。”

法空搖頭:“三大宗強一些弱一些無所謂,反正與大乾朝廷休戚與共,皇上再糊涂也不會自毀臂膀。”

“那……”楚祥遲疑。

他覺得自己沒猜錯。

法空大師肯定是不滿南監察司的成立,三大宗任何一個弟子都不會滿意南監察司的成立。

法空嘆一口氣:“王爺一定以為我貪生怕死。”

“大師……”

“王爺看得沒錯,我這人確實貪生怕死。”法空道:“好不容易成為大宗師,成為外院的住持,逍遙自在,如果就這么死了,豈不冤枉?”

楚祥苦笑。

法空抬頭看向天空。

天空湛藍無云。

法空的姿勢與楚雄當時一般無二。

楚祥殷切的道:“大師,大乾到了生死危難關頭,還請大師為天下黎民百姓計,為三大宗計,出手助朝廷一臂之力!”

“王爺,”法空道:“我的武功王爺不是不知道,雖然也是大宗師,可并不比王爺強到哪里去,再加上林飛揚,也不能助益王爺太多。”

楚祥搖頭道:“大師何必騙我?”

自己要借用的可不是法空大師的武功,而是神通。

別說智慧深如法空大師,便是自己也能找到助自己之法:利用天眼通料敵于先機,避實擊虛,趨吉避兇,一步一步躲開大云或者其他人的伏殺。

這對法空大師來說并不是難事。

而且楚祥也知道。

大云雖然強,可法空大師未必真沒有抵擋之力。

法空大師能提前預測到危險,從而提前避開大云的報復。

只是有點兒麻煩,風險太大。

法空大師不是真畏懼大云的刺殺,只是不想因為幫一點忙就惹這么多的麻煩,得不償失。

所以,前提就要給予法空大師足夠的好處,能夠與這些麻煩抵消的好處。

“大師,我擅自作主,給大師你法尊稱號,如何?”

“王爺……”

“若大師能助我安然回來,于大乾之功足以獲取這法尊之號。”

“王爺你這也太直白了。”法空笑道。

楚祥哼一聲:“跟大師再玩虛的,實在沒這必要。”

“唉——!”法空一臉無奈的搖頭嘆氣。

楚祥頓時失望。

法空嘆道:“真是拿王爺沒辦法,罷了!沖著這個法尊的尊號,我也只能屈服了。”

“大師答應了?!”楚祥頓時瞪大眼。

法空頷首:“誰讓我禁不住法尊的誘惑呢?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大師請說!”

“這一次出使,要王爺你去,不能換成其他人。”法空道:“我不能保證其他人的安危。”

“好,沒問題!”楚祥痛快的點頭。

法空起身,來到一片竹林前,伸手輕輕撫摸一片竹葉,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楚祥盯著他看。

法寧轉過身來:“王爺,這一趟過后,我的清靜日子就再也回不來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終究也是逃脫不出名利之網啊。”

“大師你呀……”楚祥指了指他,無奈笑了。

他當然知道法空是借坡下驢,并不是真貪圖法尊之尊號。

這只是法空大師所設下的一個圍欄。

要讓所有人知道,請法空大師幫忙是需要足夠代價的,拿不出這樣的條件,就免開尊口。

皇帝請他幫忙,都要付出這樣的條件,其他人難道比皇帝還大的臉面?

“大師,我準備盡快出發。”

“何時?”

“三天之后如何?”

“隨王爺的意,我無所謂的。”

“好。”楚祥肅然道:“那大師要如何遮掩自身?”

“我不會現身。”法空道:“有危險自會提醒王爺,王爺可以放出一個消息,說你有一件寶物,能卜兇吉。”

“這主意好!”楚祥輕輕點頭。

法空道:“我會繼續留在神京,拋頭露面,……其實這些都沒什么用,如果大云懷疑我,也不會管這些,寧殺錯不放過,先殺了我再說。”

“……也是。”楚祥嘆一口氣。

他心懷愧疚。

把法空大師就這么拖進來,確實是太過份,可現在也實在沒辦法了,也只有法空大師能幫得上忙。

“大師,我會將神武府的別府挪到這附近。”楚祥緩緩道:“這邊會駐扎二十個高手,數次呼吸便能趕過來支援。”

“那就多謝王爺了。”法空頷首。

他坦然收下了楚祥的彌補之意。

“你現在神武府里掛個職,”楚祥道:“可以隨時指揮他們行動。”

“這個……”

“虛職實權。”楚祥道:“就司馬之職吧。”

“司馬有點兒太大了吧?”

楚祥搖頭:“駐扎在別府里不乏軍侯,你如果也是軍侯,恐怕指揮不動他們。”

“也行。”法空頷首。

軍侯可指揮兩百人,司馬則是四百人。

在神武府里算是中層了,再往上則是將軍。

楚祥放松一些。

如此安排,是為了將來真有大云高手刺殺,神武府也能及時相助。

他皺了皺眉頭。

可惜步兵衙門乃城衛,不能隨意借與外人,還有南監察司,自己說得也不算。

法空笑道:“王爺先回去準備吧。”

楚祥道:“大師你的法尊之號現在不宜宣之于眾,先私下給你,先在內府錄入玉碟。”

法空點點頭。

法尊與法主不同,如果說法主是三品的話,法王是二品,那法尊便是一品。

這便是極品。

意味著除了皇帝,見到任何人都可以不行禮,包括王公貴族,他們再大也大不過一品。

所以說如果法主還沒那么引人注目的話,法尊是絕對引人注目的。

法尊之號,意味著大乾所有和尚之中,法空是最高品級,堪為第一神僧。

這是朝廷所認證的第一神僧,而不是自封也不是民間所封,在如今的大乾境內是最具權威的。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徐青蘿他們一行人興高采烈的回到金剛寺別院。

徐青蘿拉著法空說了一番滑雪的樂趣,楚靈與周雨在一旁補充。

周陽也雙眼放光,很喜歡滑雪。

法空笑著傾聽,沒有打斷。

第二天上午,楚靈來的時候,把一個紫檀匣子遞給法空。

皇帝所賜,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