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50章 未開

第450章 未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50章 未開

“嘿。”憨厚中年笑了。

小二不解的看向他。

憨厚中年搖頭看向其他四個中年。

“陸師兄,這有什么古怪嗎?”先前那中年問道:“說來聽聽唄。”

“就是,陸師兄,快說說。”

憨厚中年陸朝陽緩緩道:“這位神僧,可是賣了好大一個關子啊。”

“買關子?”人們疑惑。

陸朝陽哼道:“他可說過哪一位師兄或者師弟遇險?”

“……沒有。”

“只說一位廚師。”

“廚師肯定是我們師兄或者師弟了。”

“難道是真的廚師?”

“笨,明泉樓里的廚師!”有人反駁。

明泉樓與玉泉樓沒什么兩樣,都是黃泉谷內谷的弟子們把持,沒有一個外人。

而廚師都是他們這一輩的弟子,打雜的則是下一輩弟子,所以一定是他們的師兄或者師弟。

有人問道:“不說哪一位廚師,為什么?”

“笨,當然是故意不說的。”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他是不知道哪一位師兄或者師弟呢。”

“唔,有道理。”

陸朝陽搖頭問道:“既然他知道會有危險,卻不知道哪一位師兄師弟?”

“那……?”

“不過是伸出一個勾子,誘我們上勾罷了。”陸朝陽搖頭:“很尋常的手段。”

“那我們能破了他這手段?”

“簡單啊,不理他便是,甭聽他胡說八道。”

“要是別人啊,確實不必理會,可是這位神僧……太過神秘了一些,據說是有大神通的。”

“大神通也不可能看到三天之后的事吧?”

“難道是他們三天之后要攻擊我們明泉樓?”

“那是云京,不是神京。”

“唉——!”

眾人七嘴八舌,說什么的都有。

陸朝陽看向小二。

小二輕聲道:“師伯,還是去見一見法空神僧吧。”

“見他?”眾人頓時皺眉。

他們身為黃泉谷的長老,有自己的驕傲,可是進入大乾神京以來,法空的名聲越來越大。

他們初來乍到,不可能閉門造車,多方打探消息,所以對法空的情況清清楚楚。

甚至還親眼見過法空祈雨,見過法空祈福,見過法空祈雪,最能體會到法空的佛咒威能。

法空沒展現出修為,可他們還是從心底里莫名的忌憚,不敢太過靠近法空。

能施展出如此佛咒,近似魔神,怎么能以常人待之?

小二輕聲道:“諸位師兄,想證明法空神僧的話真假,那只有去見一見他,萬一他說的是真的,我們真錯過哪位師叔或師伯的救命消息呢?”

“罷了,我去見一見這位法空神僧。”陸朝陽緩緩道。

“陸師兄……”

“住持,煙雨樓的那位廚師來了,求見住持。”林飛揚進來稟報。

此時夕陽西下。

霞光照得小院一片通紅。

不管是花圃還是竹林,還是桌子,及他的衣衫,都被染成玫瑰紅。

法空正在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在琢磨血靈劍的奧妙。

聽到聲音,輕輕頷首:“給他吧。”

“是。”林飛揚答應一聲。

他一閃,出現在寺院門口,對陸朝陽道:“住持有事無暇分身,吩咐轉贈你一幅畫。”

陸朝陽肅然合什。

林飛揚從袖子里取出一張素箋遞給他。

這是一張折起的素箋,外人看上去還以為是回春咒。

林飛揚合什一禮,轉身進了寺院,關上大門。

陸朝陽將素箋收入懷中,合什一禮,轉身大步流星而去,在城里轉了一大圈,沒發現有人跟蹤,再回到煙雨樓。

此時煙雨樓已經有賓客。

雖然煙雨樓不景氣,但在這么個時候,總有賓客前來吃飯,不是貪圖他們口味,而是覺得安靜。

陸朝陽來到后廚,打開了那張素箋,看到上面是一幅畫像,畫的是一個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嘴角微撇,似乎誰都欠他銀子一般。

“孟師兄!”陸朝陽皺眉。

其他人看過來。

“孟師弟,竟然是他?”

“孟師弟很滑頭,他不會吃虧吧?”

“從來都是別人吃虧,沒有他吃虧的時候!”

“孟師弟要遇險?是致使危險?”

“怎么辦?”

“直接知會孟師兄,閉門不出便是。”

“這樣不妥,只是把危險延后了而已,還是應該找人暗中跟著孟師弟。”

“唔,這個辦法不錯。”

“那就這個辦法吧。”

林飛揚回到法空的跟前:“住持,三天之內,他們消息能傳到云京?沒這么快吧?”

如果有住持的神足通,那須臾可至,沒有住持的神足通想三天之內抵達云京,恐怕有些困難。

“他們有辦法的。”法空道。

黃泉谷內谷畢竟傳承悠久甚至更勝大雪山一籌,早就形成了自己一套最快的傳訊之法。

他不相信三天之內,他們沒辦法從神京傳訊到云京。

如果做不到,那也不值得自己花這么大的心思。

林飛揚道:“住持,我還是不明白,為何要幫他們?難道不是仇人?”

“他們不是外谷,所以并沒有那么大的仇。”法空道:“如果不能安撫住他們,麻煩無窮,如果能安撫住他們,收獲可不小,他們的消息是很靈通的。”

可能是因為前世的烙印,信息時代,還有商場廝殺,深知情報的重要性。

有時候一條不起眼的情報,就會導致截然不同的結局。

所以他對消息格外的重視。

保持耳目靈通不是為了野心,只是為了耳目靈通,知道世間在發生什么,這樣才真正有安全感。

先前圖謀紫陽閣,沒能成,結果弄到了坤山圣教殘部,只是坤山圣教現在不宜再出世,需得隱匿一陣子,不能大用。

現在又出現了黃泉谷內谷。

這黃泉谷內谷隱于市井之中,寄身于酒樓,是天然的消息搜集之處。

法空不相信黃泉內谷的消息不靈通,所以堪為耳目。

“他們不可能聽住持的吧?”

“那就要看往后了。”法空微笑。

他不需要黃泉內谷聽命于自己,只需要各取所需即可,黃泉內谷難道不需要自己的神通?

他忽然看一眼林飛揚,微笑道:“你出去看看吧,有人來找你。”

“我——?”林飛揚好奇。

他一閃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寺外,看到了金剛寺外院門外站著一個苗條婀娜的身影,身穿紫衫,她正仰頭端量著紫金閃爍的額匾。

忽然若有所覺,她猛的扭頭看去,頓時嫣然而笑,上前道:“林大哥!”

林飛揚驚訝:“朱……朱妹子?”

朱霓來到近前,咬著紅唇,強抑嘴巴不讓自己咧太大的嘴,輕笑道:“好久不見,林大哥。”

“也沒多久吧?”林飛揚好奇的道:“朱妹子,你這是……?”

朱霓是神武府的高手。

而神武府在神京是有駐地的。

所以朱霓過來也并不是出奇之事。

可是先前已經叮囑過她不要出神武府。

現在竟然忽然過來了!

“我奉命過來送信。”朱霓笑道:“會在神京留一陣子。”

林飛揚沉下臉。

因為滅殺黃泉谷,朱霓與張易山都身處危險之中,張易山差點兒沒命。

現在,朱霓竟然也跑出神武府,真是不要命了!

朱霓道:“府主擔心我的安危,便讓我先過來拜見一下大師。”

“……王爺為何非要你過來?”林飛揚皺眉。

信王爺也應該知道朱霓不宜出神武府的啊,為何還要派她出來。

不過既然派過來了,先見一下住持也是理所應當。

信王爺肯定是想讓住持施展一次神通,看朱霓在神京會不會遇到危險。

這也沒毛病。

“府主派我過來也是逼不得已。”朱霓臉上笑容慢慢收斂。

林飛揚不滿的哼一聲:“難道你們神武府就沒人了,非要你?”

朱霓勉強笑道:“有些事只有我能做到,別人做不到,所以只能派我過來。”

她沮喪失望,還很傷心。

她原本以為林飛揚見到自己之后會很高興,久別重逢,欣喜若狂。

可實際卻是橫眉冷對,冷淡抱怨,絲毫沒有高興之感,自己是一廂情愿了。

她想到這里,心中沮喪無比,強撐著沒表現出來。

林飛揚看看她,終于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無奈的搖頭:“行吧,那你隨我去見見住持。”

朱霓勉強笑笑。

林飛揚轉身往里走。

法空搖搖頭。

這個林飛揚,還真是不解風情,情竇未開啊。

朱霓算是一片真心換寒心。

朱霓來到法空跟前,合什行禮,恭敬的道:“大師,小女子叨擾了。”

法空雙眼深得深邃,看了她幾眼,點點頭道:“暫時沒什么危險,安心的住著,每天都過來一次,我給你看看。”

“是,多謝大師。”朱霓恭敬答應。

法空道:“林飛揚,你護送朱姑娘回去,免得有危險。”

“不是沒什么危險嗎?”林飛揚道。

法空看他一眼,搖搖頭,想說話卻又停住,只是嘆氣擺擺手。

林飛揚無奈只能遵命行事。

兩人一起出了金剛寺外院的大門,朱霓沉默的走著,一言不發。

林飛揚走幾步,覺察到了異樣。

他靈光一閃,難得的機靈一回,想到了緣故,輕咳一聲道:“朱妹子,我見到你不是不高興,就是惱火,覺得你不該輕易離開神武府。”

“是。”朱霓無精打采。

林飛揚道:“大永如此追查到了你們身上,你一旦離開神武府,誰能救得了你!”

說到這里,他再次氣憤。

朱霓白他一眼。

她也反應過來,林大哥所以那么生氣,是因為關心自己。

可還是很氣。

林飛揚撓撓頭嘿嘿笑道:“當然,我也是瞎操心,你冰雪聰明,當然知道形勢的,那就更不該以身犯險。”

朱霓哼道:“我當然知道,但府主覺得,我還是呆在神京更安全。”

PS:更新完畢,今天周末,只有三更啦,下了好大的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