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9章 拉攏

第449章 拉攏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9章 拉攏

他的目光很快從林飛揚及張易山身上挪開,落到了那個憨厚中年身上。

憨厚中年默默站在原地。

先前跑開的小二湊過來低聲道:“師伯……”

“嗯。”

“我們是不是暴露了?”小二長得眉清目秀,模樣乖巧,一看便會感覺到沒有威脅,很舒服很可信。

“此話怎講?”憨厚中年淡淡道。

他僅僅是收了憨厚笑容,頓時威嚴森森,宛如換了一個人,笑與不笑當真是截然不同。

所以他平時笑口常開,沖淡自己的氣質。

“那家伙怎么會知道我們……”小二壓低聲音:“怎么會知道玉泉樓?……我覺得他不是隨口說的,這邊沒有幾個人知道玉泉樓才對。”

玉泉樓雖然在天京是家喻戶曉的大酒樓,可這里是神京,對大永有著不屑,當然不會管什么天京的酒樓。

而且他們為了不引人注目,前幾天接手了這里之后,沒有貿然就提升菜品之類,還是維持著不死不活的狀態。

不過畢竟廚藝不俗,即使馬馬虎虎,還是比從前更好,引得張易山賞賜了一錠銀子。

“師伯,要不要……?”清秀的小二輕輕劃一下手。

憨厚中年緩緩搖頭。

小二不解的道:“師伯,難道我們真算了?”

“再想想。”憨厚中年沉聲道。

小二更加不解。

他覺得這種威脅根本不必放心上,直接把張易山搞死,報了仇才是正經。

然后在這里扎下根。

現在大永與大云都有了黃泉谷內谷的根,即使得罪了哪一個朝廷,還有兩處可撤。

這樣就能保證黃泉谷內谷永不會斷絕傳承,永遠有后路,心中有底。

“我覺得這一次不簡單。”憨厚中年看他一臉不解神色,搖搖頭,對這個小師侄很看好,便耐心指點:“你想想看,他怎么會找到我們的?”

“這個……”小二遲疑。

他也覺得古怪。

要知道師伯的毒術達到了無跡可尋的境界,別說宗師,便是大宗師也感覺不到下毒,會死得無聲無息。

張易山只是一個尋常的宗師而已,不可能發現才對啊。

更何況,毒發日與下毒日間隔開來,絕不會引起懷疑才對,更不應該找過來的。

“他背后有高人指點。”憨厚中年淡淡道:“而且這位高人還知道玉泉樓。”

“找到那高人,殺掉?”小二低聲道。

“那就要看看這位高人有多高了。”憨厚中年微微一笑:“如果真的夠強,那我們不介意引為強援,如果不夠強……”

“可是外谷的仇……”小二不解的道:“難道我們真不報了嗎?”

“這一次出手,已經算是幫外谷報了仇。”

“可是……”

“張易山已經死過一次,只不過被救活了。”憨厚中年笑笑:“難救活張易山的,可不是尋常人。”

“據我所知,是用金剛寺外院的神水救活的。”小二低聲道:“師伯,我已經弄來一瓶這神水,你試試?”

“嗯。”憨厚中年點頭。

小二迅速跑開,拿來一瓶神水,小心翼翼的遞到憨厚中年身前。

憨厚中年接過來打開,倒了一小口進嘴里,慢慢的感受,雙眼微瞇。

小二緊盯著他看。

片刻后,憨厚中年搖搖頭:“不對,這個解不掉我的毒。”

“可明明就是這神水解掉的毒啊。”小二輕聲道:“師伯,是我親眼看到的。”

他忽然道:“哦,明白啦,他用了兩瓶。”

“……兩瓶也不行。”憨厚中年搖頭道:“別說兩瓶,這樣的神水,三瓶也不行。”

小二疑惑的道:“那就奇怪了,我明明看到他們拿出第二瓶喂下去,然后就好了。”

“那應該不是神水。”憨厚中年輕笑一聲:“我找到了這位高人了。”

“誰?”

“法空。”

“神僧法空?”小二驚奇的道:“可張易山與神僧法空應該沒什么交情呀,一個是南監察司的,一個是大雪山的,兩家人不對付才對。”

他們既然來大乾,當然對大乾的宗門關系弄得清清楚楚,知道南監察司與三大宗的微妙關系。

南監察司要一統武林,那三宗怎么可能坐視不理?

一定是百搬阻撓的。

“世事無常,不能事事以常理度之。”憨厚中年淡淡道:“就像我們下毒一樣,往往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藥材,偏偏能湊到一起,而且還能發揮出妙用。”

“是。”小二乖巧的答應:“那師伯,我們要調查一下這位法空神僧嗎?”

“他據說有大神通。”憨厚中年皺眉沉吟。

法空看到這里,露出笑容。

這位還不算笨,終于知道了自己。

如果黃泉谷內谷也是投向淳王府,那自己絕不會讓他們知道自己,可據他所知,黃泉谷內谷與外谷不同,是絕不會投向任何一個勢力的。

他們是隱逸之宗。

而一旦投靠了某一勢力,隱逸之說便是可笑了,立宗的根基動搖,便是覆滅之源。

法空是通過幽冥宗的公孫元化知道這些隱秘的。

幽冥宗,黃泉谷,還有大乾的魔宗,甚至還有一脈隱于世間不知所蹤,上古魔宗所傳,都不可小覷。

法空通過幽冥宗對黃泉谷甚是了解。

法空覺得黃泉谷內谷與自己很像,茍全于性命,而不主張血氣之勇。

自己是因為好日子在后頭,隨著活著時間越久,自然會越來越強,到后來無人能及。

而黃泉谷的內谷則是以保全傳承為緊要。

這也是他覺得能夠化解恩怨的原因,只要讓黃泉谷內谷知道一旦惹了自己,他們有覆滅之險,便會有所顧忌,甚至會化敵為友,暗助自己。

這是他的打算,到底黃泉谷內谷會不會上道,那要看怎么發展了。

“大神通?”小二輕聲道:“師伯,他好像確實有神通的,人人都這么轟傳。”

“誰見識過他的神通了?”

“沒有。”小二搖頭道:“反正沒人能說清楚他到底有何神通,只是佛咒是真的厲害,師伯你那時候還沒過來,我是親眼見到了大雪如何被求下來的,真的是……”

他說著話,搖頭嘆息,一臉迷惘與神往。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別人說的話,他絕對不會相信,會嗤之以鼻,覺得被迷惑了,被騙了。

“這位神僧當真如此厲害?”

“確實是超乎想象,”小二輕聲道:“反正我在大永與大云是沒看到這般人物的。”

“看來要好好想一想了。”憨厚中年皺眉道:“如果張易山背后是這位的話,那一切就能說得通了。”

“嗯——?”

“張易山的本事,還不足以在滅殺外谷之后,安然逃走,毫無破綻。”憨厚中年搖頭:“淳王府大多數人都以為是大云干的,甚至所有百姓也都以為是大云。”

“騙過了所有人。”

“便是大乾的皇帝,恐怕也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覺的滅掉外谷而不留痕跡。”

“難道是這位神僧幫忙?”

“肯定是如此了。”

“可是為什么呢?”

“因為慈悲為懷?”憨厚中年淡淡道:“我就知道外谷早晚有這么一天,有傷天和,必被反噬。”

內谷與外谷的行事風格截然不同,內谷追求和光同塵,隨波逐流,不傷天和。

外谷卻講究逆天行事。

結果終于是被天地所反噬,惹到了法空這般厲害人物,到頭來卻是灰飛煙滅,傳承斷絕。

說來實在讓人扼腕。

不過……,如果為了外谷與法空神僧這般人物對上,殊為不智。

歸根到底,雖然同出一源,外谷卻漸漸脫離了控制,已經自立門戶,不再受控于內谷。

他們也沒必要非要替他們報仇。

如果一般的人物還好,危及到了內谷安危的人物,那絕不能因為要替外谷報仇而招惹。

殺一次張易山,不管死沒死,已經算是仁至義盡。

“師伯,這么說,我們不跟法空神僧敵對?”小二輕聲問道。

憨厚中年沉聲道:“我要跟他們商量一下,不能妄自作主,……你覺得呢?”

“我覺得法空神僧確實不宜得罪的。”小二忙點頭:“都說他有神通,如果沒有,早被拆穿了,空穴來風怎會沒理由吶,我們都摸不清這位神僧的底細,還有多少本事。”

他看憨厚中年認真的傾聽,精神一振,繼續說道:“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玉泉樓。”

他搖搖頭:“據我所知,師伯,好像我們玉泉樓至今沒有外人知道吧,他是怎么知道的?說他沒有神通,我是肯定不信的!”

“你小子,有點兒模樣了。”憨厚中年滿意的點點頭,轉身回了廚房。

廚房內,憨厚中年與四個正在切菜的中年男子商量了一番,最終還是決定看看。

先不得罪這位神僧。

且看看往后的發展,如果這位神僧真是有大本事的,那就算了,如果是嚇唬人,那就秋后算帳。

這樣最為穩妥。

他們剛剛做出這般決定,煙雨樓再次出現一人,正是林飛揚。

小二忙笑著迎上來,剛要說話。

林飛揚便道:“我只是過來捎一句話,你們大云明泉樓的一位廚師三天之后要遇險,恐怕性命難保。”

他說罷轉身便走。

“哎哎哎……”小二忙追出去,卻發現已經不見林飛揚的影子。

小二走回后廚,將這話告訴了憨厚中年。

正在切菜的四個中年望過來。

“這是故弄玄虛呢。”一個中年不滿的道:“胡說八道,什么遇險不遇險的。”

憨厚中年皺眉沉吟。

小二輕聲道:“師伯,那是林飛揚,神僧的侍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