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51章 行動

第451章 行動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51章 行動

林飛揚笑了:“在神京更安全?”

他完全不這么覺得。

現在黃泉谷內谷的人已經追到了張易山身上,很可能也追到朱霓身上。

她這個時候過來,不是上門送死嗎?

“府主說,因為這邊有法空大師。”朱霓道。

“……這也對。”林飛揚笑容僵住,無奈的點點頭。

這話確實沒錯。

如果張易山不是在神京,不是及時趕過來,恰好住持也在,那真的沒命了。

如果黃泉谷內谷的人找上神武府,悄悄摸進去下毒的話,真沒人能救得了朱霓。

想到這里,他臉色沉了沉。

如果朱霓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絕不會饒過黃泉谷內谷,一定想辦法滅掉他們的。

朱霓哼一聲:“既然府主所說的對,那林大哥你有什么可生氣的?!”

林飛揚撓撓頭。

唉……倒是自己不占理了。

朱霓得理不饒人,繼續哼道:“我一到神京就跑過來見林大哥你,你卻如此態度,太傷人心了!”

“我也沒怎么樣嘛。”林飛揚反駁:“不就是多問了幾句。”

朱霓又給了他一記白眼。

林飛揚裝作沒看到。

他覺得眼前這個朱霓已經不同了,不像當初的時候那么柔柔弱弱。

女人就是這么變來變去的,一會兒這個樣子,一會兒是另一幅模樣,讓人頭疼。

他心里搖頭嘆氣。

當然不會說出來,免得又被住持罵低情商,幼稚愚蠢,將這話憋在心里,繼續說道:“朱妹子你武功精進了?”

“略有精進而已,需要磨礪需要游歷。”朱霓無奈的搖頭:“所以府主讓我來神京,多長長見識。”

上一次的經歷讓她回去之后,修煉起來突飛猛進,一口氣練到了盡頭。

再怎么修煉都沒用,寸步難進,是到了最后的關卡。

身為奇才中的奇才,年紀輕輕便達到這關卡,讓信王爺大喜過望,便讓她來神京,別再留在神武府里浪費時間。

雖然法空建議她留在神武府,以保證百無一失。

可信王楚祥還是覺得,她來神京更安全一些,至少能得到法空的保護。

更重要的是,法空身邊的法寧與林飛揚都是大宗師,朱霓呆在這邊,很有望也成就大宗師。

至少比在神武府更好。

當然這些盤算是沒告訴她的,只是吩咐她來神武府神京駐地,奉命行事即可。

過后自有安排,讓她不必多問。

她身為神武府弟子,唯有服從,其實也興奮。

“游歷一番……”林飛揚對武學還是很敏銳的,上下打量她。

她驕傲的挺挺高聳胸口。

林飛揚道:“難道你到了最后一關?”

朱霓輕輕一笑。

林飛揚點點頭:“嗯,難得,不過最后一關可不是那么容易過的。”

他見過太多的人停在宗師巔峰,沒辦法更進一步成為大宗師,其中有太多的奇才與天才。

朱霓嘆一口氣:“這要看天意吧,不能強求,林大哥你是如何踏入的。”

“……運氣。”林飛揚道。

沒有住持相助,自己是很難成為大宗師的,所以自己成為大宗師確實是運氣,運氣好碰上了住持。

朱霓笑道:“林大哥你平時做些什么?”

“在寺里做做飯之類。”林飛揚道。

朱霓道:“我能領略林大哥的手藝嗎?”

“……這要問住持了。”林飛揚遲疑:“恐怕不太方便。”

青蘿與周雨周陽那邊好說,可還有楚靈,外人就不方便一起吃飯了。

朱霓露出失望神色。

“我去問問住持吧。”林飛揚道。

雖然女人很麻煩,可再怎么說,朱霓也是自己的妹子,總要照顧一二的。

朱霓頓露燦爛笑容。

法空好奇的觀瞧著他們兩個,看到這里,搖頭笑了,這個林飛揚雖然不開竅,可對朱霓確實是有感覺的。

要不然,依他的脾氣,早就一句話把人頂出千里之外,不能靠近了。

林飛揚把朱霓送回神武府駐地,回到金剛寺外院的時候,不好意思的問法空,朱霓她能不能過來吃飯。

法空點頭答應。

如果朱霓只是神武府的弟子,當然不會讓她過來。

畢竟金剛寺外院是寺院,不宜有太多女子。

可看在林飛揚的面子上,那就不同了。

依法空看,林飛揚是逃不出朱霓手掌心的。

女追山隔層紗,低情商的林飛揚也一樣逃不掉,早晚要落到朱霓手上。

法空覺得朱霓是一個很不錯的姑娘,配得上林飛揚,兩人難得有這般緣份。

林飛揚很快出現在神武府駐地,朱霓的院子里。

神武府的防衛對他來說形同虛設。

朱霓正在院子里練功,一身勁裝,婀娜多姿,聽到法空這邊答應了,頓時笑靨如花。

林飛揚只覺她容光照人,光彩奪目,竟然看得失神了。

待回過神來,忙一閃消失無蹤。

朱霓頓時撲哧笑了。

清晨,萬丈金光照進小院。

法空坐在石桌旁。

他雙眼微微泛金光,籠罩在手上那串神臨珠上。

神臨珠在金睛之下,也隱隱放一團金光,如在湖水深處,隨著金睛的調整,那團金光也時近時遠。

太近了覺得灼疼,便令其遠一分,待不再灼疼,則近一分,讓灼疼與不疼之間不斷橫跳。

法空看似在自討苦吃,其實是在鍛煉精神力。

這般鍛煉,比虛空胎息經對精神力的進漲更快一倍,這短短時間內,自己心眼觀照范圍已經達到方圓二十里。

這可謂是意外之喜。

林飛揚忽然一閃出現,低聲道:“住持,出事了。”

“嗯——?”

“南監察司出事了。”林飛揚壓低聲音:“近乎全軍覆滅,很多高手都被重傷。”

“嗯。”法空頷首。

林飛揚頓時驚奇的看他,隨即恍然大悟般點頭:“原來住持你已經看到了。”

“只是隱約知道。”法空道:“具體什么情形?”

“一共一百多個南監察司的高手被重創。”林飛揚道:“南監察司現在相當于被廢掉武功,即使這一百多個高手傷好了,他們元氣也會大傷,勢頭也不行了。”

法空道:“后面這一句,你是聽別人說的吧?”

“是。”林飛揚道:“是從酒樓里聽來的,我覺得很有道理,南監察司完蛋啦。”

他露出笑容。

雖然法空沒明說,林飛揚也知道法空是不喜歡南監察司的,是不想讓南監察司壯大的。

他沒有想得太深,沒想過這無關乎個人,是關乎大雪山的利益,法空身為大雪山宗弟子,只能是這個立場。

林飛揚只覺得既然法空不喜歡,自己也便不喜歡,看南監察司倒霉就拍手稱快。

更何況,這一陣子南監察司風頭太盛,行事太囂張,已經惹起了眾怒。

他更看不過眼。

“那也未必。”法空搖頭:“這對南監察司來說只是一點兒小挫折而已,不會完蛋。”

“這還不完蛋?”林飛揚疑惑:“他們現在近乎癱瘓了,被人揍成這樣,名聲盡喪啊。”

“只要皇帝不想解散,它就不會散。”法空道:“而皇帝是不怎么在乎外人看法的。”

“那就看他們還怎么蹦跶吧。”林飛揚不服氣,覺得南監察司一定要完蛋。

法空笑笑。

林飛揚壓低聲音,輕聲道:“住持,那些人跟那份花名冊……”

法空擺一下手。

林飛揚頓時住嘴。

法空道:“沒有什么花名冊。”

“……明白。”林飛揚頓時知道,這些人的重傷跟住持有關系。

果然是住持在翻云覆雨。

他雙眼放光,覺得興奮莫名。

這種幕后黑手的感覺很刺激很爽快。

雖然說不能盡情的人前顯圣,不夠痛快淋漓,可在這個時候,還是很痛快的。

法空道:“李少主來了,去接她進來吧。”

“是。”林飛揚一閃消失。

下一刻出現在寺門外,對站在外面等著的李鶯合什一禮:“李少主風采依舊,請進。”

李鶯依舊一襲寬大的黑衫,瓜子溫潤晶瑩,宛如一塊白玉雕成的美麗臉龐。

腰間的長劍讓人擔憂她細腰不堪壓折,黑衫雖寬大,因為佩劍之故沒辦法掩蓋她細腰。

李柱與周天懷仍舊站在兩旁,對林飛揚合什一禮,林飛揚也合什還禮。

李鶯來到了法空的跟前。

法空已經收回神臨珠,笑瞇瞇看著她。

李鶯合什,然后笑道:“大師聽聞昨晚的消息了吧?”

法空道:“剛剛聽說,據說鬧得很大,你也出手了?”

“是。”李鶯痛快的承認。

法空慢慢點頭。

李鶯這是明智之舉。

原本就被南監察司極力拉攏,即使獻上了花名冊,那也只是最上層的人物知曉。

下面的人是不知道花名冊之事的,這種事也不會擴散開來,所以她想證明自己的忠誠,就需要昨晚的大戰。

這意味著徹底封住自己的后路,只能留在綠衣司,證明了對綠衣司的忠誠。

在這個時候,這份忠誠太過難得。

李鶯道:“還是控制了的,沒有下死手,都是受傷令其不能再麻煩。”

法空點點頭。

這個程度正合適,如果真殺人,皇上一定會震怒,說不定就要依律行事。

殺人者償命。

李鶯坐到法空對面,接過林飛揚遞上的茶盞,輕啜一口:“接下來會如何?”

“這便不知道了。”法空搖頭:“我從不看皇上的事,所以皇上會怎么處置,還是要看皇上一念之間。”

“一念之間……”李鶯蹙眉,輕輕點頭。

確實是皇上一念之間。

如果皇上重罰,那綠衣司恐怕要倒霉,可南監察司破壞規矩在先,綠衣司也有理由。

如果皇上不重罰,那么綠衣司便占了大便宜。

他們都沒辦法斷定皇上到底會如何。

不管怎樣,綠衣司上下都是一泄郁氣,揚眉吐氣,士氣高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