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8章 先禮

第448章 先禮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8章 先禮

別說張易山躍躍欲試,便是林飛揚也蠢蠢欲動,覺得黃泉谷沒什么了不起。

黃泉谷外谷那么容易收拾,內谷也強不到哪里去,直接收拾了便是。

省得還要一直提心吊膽,防備他們下毒。

他殷切的盯著法空看。

張易山也盯著法空,懇切的道:“大師放心,這件事不會牽連到大師身上,我與朱姑娘動手便是。”

法空搖搖頭。

張易山一怔。

法空道:“沒這么容易的。”

“有什么不容易?”張易山笑道:“他們難道比原本的黃泉谷強很多?”

“一般的下毒,你能直覺到吧?”

“能。”張易山篤定的點頭,傲然一笑:“一旦有毒臨身,我會感應得到危險,憑著這一招,我躲過了太多暗算。”

法空道:“這一次卻失靈了。”

“……是。”張易山緩緩點頭,隨即哼一聲:“所以不能讓他們再來一次。”

他其實知道自己這一次有多兇險,如果第二瓶神水不管用呢?

他浮躁好動,卻并不意味著笨。

恰恰相反,他極為聰明。

他隱隱感覺到第二瓶神水是不一樣的,否則的話,身體里不會至今還繚繞著勃勃生機。

這第二瓶神水,平時是得不到的,如果不是林飛揚在,甚至法空大師親自出手,自己性命難保。

這一次有法空大師相助,下一次呢?

這是巨大的威脅。

不除掉的話,自己睡覺都不安穩。

法空道:“黃泉谷內谷與外谷是不一樣的。”

“他們更強?”

“更強是更強,還有行事方式,以及他們的恩怨。”法空搖頭道:“這其中未必沒有緩和的余地。”

“他們難道不報仇?”張易山不以為然的道:“他們如果不報仇,恐怕弟子們都不愿意吧?”

林飛揚道:“住持的意思,先禮后兵?”

“是。”法空頷首。

林飛揚無奈的道:“可怎么禮呢?”

“先找出那個下毒之人吧。”法空道:“好好商量商量,看看有沒有解決的余地。”

“這是生死大仇吧?”張易山難以理解:“他們怎么可能跟仇人談判?”

法空笑了笑:“試試無妨。”

“大師……”張易山還想再勸。

林飛揚打斷他:“既然如此,那先找出那個下毒的,……住持,怎么找?”

法空雙眼再次看向張易山,雙眼變得深邃。

張易山硬著頭皮,由法空觀瞧。

法空頷首,收回了目光,伸手分別點向兩人腦海,一個老實巴交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他們腦海,沖他們憨厚的笑笑。

“咦?”張易山皺眉:“這不是那個……那個煙雨樓的廚子嗎?”

法空道:“便是他了。”

“我去宰了他!”張易山勃然大怒。

他當時還覺得早飯的菜很對胃口,親自賞了這廚子一錠銀子,足夠這廚子一個月的花銷。

自己難得大方一回,結果卻是喂給了仇人。

這是對自己莫大的諷刺。

法空道:“請他談談,看看能不能和平解決,免得我們還要殺上玉泉樓。”

“玉泉樓?”張易山與林飛揚都很敏銳,一下捕捉到了這個名字。

他們也都反應過來了,這個玉泉樓便是內谷的據點,端了這個玉泉樓,對黃泉谷的內谷損失極大。

“就這么說吧。”

“住持,現在他應該已經逃了吧?難道還會等著我們找上去?”

張易山點頭:“我覺得林兄說得對,他一定逃走了。”

林飛揚用力點頭:“換是誰,都不會留在原地等著吧?明明中毒了,一查就查到他了。”

法空笑道:“張公子真這么覺得?”

“這個嘛……”張易山遲疑。

林飛揚沒好氣的道:“換成是誰,都會跑吧?中毒了,肯定要查廚師的,怎么可能留在原地?”

“咳咳。”張易山咳嗽了兩聲,無奈的道:“他不是今天的廚師,是昨天的。”

“嗯——?”

“昨天在煙雨樓吃的飯。”張易山不好意思的道:“今天不是在煙雨樓。”

“那在哪里?”

“望江樓。”張易山道。

林飛揚驚奇的道:“昨天吃的飯下了毒,今天才毒發,這家伙夠厲害的啊。”

法空道:“應該是某種奇毒,平時不會發作,觸發了某種東西才會毒發。”

林飛揚搖頭道:“下毒的時候不知道,莫名其妙就毒發了,差點兒沒小命。”

“他已經殺過我一次了。”張易山咬著牙。

每次回想都一陣后怕,這后怕形成也強烈的殺意,恨不得現在就殺掉那家伙。

尤其是那家伙如此憨厚模樣,還把自己騙得團團轉,更是不可饒恕!

法空道:“去吧,找找看,跟他好好商量一下,不行再動手。”

“……好。”林飛揚點點頭。

張易山不情愿的點頭。

林飛揚看向張易山:“你去還是我去?”

“我去便是。”張易山忙道。

林飛揚道:“那你在明,我在暗,盡管放心大膽的去,我會照應你的。”

“那就多謝了。”張易山勉強笑笑,合什對法空一禮,告辭離開。

林飛揚看他離開了,才開口道:“住持,他會乖乖的跟那家伙談?不直接動手?”

法空笑笑。

林飛揚有點兒莫名其妙:“住持,你難道是在考驗他?他難道入了你的法眼?”

法空道:“且看他自己的造化吧,……你跟在暗處看著。”

“真不動手滅黃泉谷的內谷?”林飛揚不解的道:“他們恐怕不會罷休。”

“且看吧。”法空道。

林飛揚看他沒有再說的意思,只能無奈的離開。

張易山臉色陰沉著,出了金剛寺外院之后,徑直來到煙雨樓。

現在還不到吃飯的時間,煙雨樓平時的生意也是一般,所以更是不怎么有人。

張易山直接登上二樓,小二笑臉迎過來。

張易山猛一拍桌子,對小二哼道:“把你們昨天的廚師找過來!”

小二嚇一跳,笑容都僵住了。

“快去!”張易山怒喝。

“啊,客官稍等,稍等。”他一溜煙兒跑走。

片刻后,那個憨厚的中年男子笑瞇瞇的過來,抱拳行禮。

張易山左右看一眼。

現在還不到吃飯的時間,周圍空蕩蕩的,除了自己也沒有旁人。

張易山死死瞪著他:“行啊,給我下毒!”

憨厚中年不解的看向他:“客官,這話何意?多謝客官的賞賜,我感激還來不及,怎么會下毒?”

張易山冷笑一聲:“賞賜?我那是瞎了眼,把你當成什么好人,哪知道你如此狼心狗肺!”

憨厚中年無奈道:“客官,你一定搞錯了,要不然,我再炒兩盤菜,不收客官的銀子?”

“我他么……”張易山勃然大怒,恨不得一劍刺死他。

可看他一臉憨厚還有幾分無辜模樣,竟然遲疑,難道自己弄錯了?……法空大師弄錯了?

憨厚中年嘆息道:“客官真的冤枉我了。”

林飛揚的聲音在張易山耳邊響起:“直接說,別管他是不是黃泉谷內谷的。”

張易山精神一振,雙眼瞪向憨厚中年:“黃泉谷的內谷高手,是替你們黃泉谷外谷報仇的,是不是?”

憨厚中年一怔,眼中閃過迷茫神色。

張易山哼道:“你膽子倒是不小,覺得我奈何不得你們,是不是?”

憨厚中年無奈的搖頭,好像已經放棄了。

張易山道:“你們黃泉谷內谷非要替外谷報仇,且小心把你們玉泉樓抄了!”

憨厚中年搖搖頭道:“客官,真的聽不太懂。”

“裝糊涂也罷,拒絕也罷,反正我該說的已經說了。”張易山冷冷道:“這一次的事就算了,算是你們已經替外谷報了仇,如果再有任何舉動,那就莫怪我們不客氣!”

他轉身便走。

走出煙雨樓,往前走出好遠,直到看到了大街一邊的林飛揚,正在拿著一件小裝飾看個不停。

他走過去,低聲道:“不會弄錯了吧?”

“沒錯。”林飛揚淡淡道:“就是他。”

張易山咬牙道:“真的是太憋氣了!……真能嚇得住他們?我覺得……”

林飛揚擺一下手,淡淡道:“別急,慢慢來,剩下的事就不歸我們管啦,看他們自己的選擇吧。”

“……行吧。”張易山抱拳告辭離開。

他覺得跟林飛揚行事太過憋屈。

自己明明神威大發,做下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偏偏不能宣揚,還好像做了什么壞事一樣,要遮遮掩掩,太憋屈了。

這跟沒做有什么區別?

林飛揚瞥一眼他的背影,知道他的感受,自己也是一樣的感受。

跟在住持身邊,見識是長了不少,揚眉吐氣的時候也很多,可就是有時候不那么痛快。

不能縱橫如意,痛快淋漓。

行事總是小心謹慎,其實到了住持這般修為與地位,何必還要這么小心呢?

法空坐在石桌旁,雙眼金光閃爍,看到了兩人的情形,也看到了他們的想法。

不由搖搖頭。

他們都是頭腦簡單之人,把這世界想得太簡單,覺得武功就是一切,一切都能用武功解決。

就好像窮人以為錢可以解決一切煩惱一樣。

豈不知這世間還有太多的意外與力量,不是武功能解決的。

還需要謀略需要技巧及智慧,一介武夫必是被人利用,當成利刃,最終結果不會太好。

自己想揚眉吐氣,有的是時間,要保持耐心。

現在是前期,當然要小心再小心,別葬送了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4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