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7章 上門

第447章 上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7章 上門

他剛剛走,徐青蘿與楚靈便笑嘻嘻的湊過來。

“師父,我剛才沒聽錯吧?”徐青蘿驚奇的道:“真是許師伯說的話?”

法空斜一眼她。

楚靈贊嘆:“唉——!大開眼界。”

徐青蘿笑嘻嘻的道:“人不可貌相吧,楚姐姐?”

“確實是人不可貌相!”楚靈用力點頭:“誰能想到……”

她搖頭感慨。

萬萬沒想到,竟然是許志堅嫌棄美貌的師妹盯得太緊,太過膩人,不得自由。

如果反過來,那一點兒問題沒有。

嫌棄也應該是美貌的禇秀秀嫌棄許志堅才對。

結果卻是許志堅。

她們感慨萬千,卻是無話可說。

“這便是情。”法空笑道:“足以讓一個人變得奇怪,禇姑娘何等驕傲的一個人,現在成什么樣子了?所以慎之又慎才好。”

“情關難過嘛。”徐青蘿笑道。

楚靈道:“情網難逃。”

法空擺擺手讓她們一邊玩去,自己還要繼續研究手上的東西,凈瓶還有血靈劍及神臨珠,都是沒辦法窺得其妙。

林飛揚忽然一閃出現在院內。

法空打量他幾眼:“玩夠了?”

“其實也沒什么可玩的,跟神京這邊差不多。”林飛揚嘿嘿笑道:“就是那邊的廚師真的不成,廚藝太粗。”

法空點點頭。

大云雖然富裕,但吃飯的風格確實與大乾不同,就像大乾的南邊與北邊也是不一樣的。

北邊更粗獷一些,南邊更精細一些,而神京則雜揉了南北,口味齊聚。

而大云的吃飯風格比大乾北方更粗獷兩分,口味更重。

法空吃起來覺得還可以,林飛揚卻不怎么入眼,覺得太差勁,不值一提。

他去云京有兩個目標,一是古董,二是廚藝,廚藝是徹底失望了,便搜集了幾件古董。

“老和尚又不在?”林飛揚一躍而起,看藏經閣敲鐘的樓鐘不見慧靈老和尚的影子,無奈的搖搖頭:“又跑去玩了。”

法空笑著搖頭。

自從法寧林飛揚踏入大宗師之后,慧靈師伯祖就徹底自由了,如斷了線的風箏,一天到晚幾乎不著寺,時時刻刻在外頭。

“咦?”林飛揚忽然一怔。

他倏的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金剛寺外院的門外,看著六人簇擁著一人沖到了金剛寺外院門口。

周圍的香客們頓時看過來。

“大師救命!”六人嘶聲叫道。

這七人皆身穿黑袍,各披一件大紅披風。

此時紅披風飄飄,卻一點兒沒有威風可言,只有焦急暴躁。

林飛揚上前。

六人圍著的人身上背著一人。

背上之人耷拉著腦袋,脖子仿佛沒了骨頭似的,雙手也軟綿綿的下垂,已然昏死過去。

林飛揚皺眉上前道:“怎么回事?”

不必多看,一眼便認出來這些人是南監察司的人,看他們的模樣,后背上的人兇多吉少。

“快救張大哥!”幾人忙叫道。

林飛揚直接從懷里取出一瓶神水,遞過去:“神水!”

幾人大喜過望。

他們一路拼命疾馳過來,便是為了這神水,能夠吊住張大哥的性命。

他們小心翼翼的放下后背上的人,也顧不得青石地面臟不臟,直接放到地上。

林飛揚臉色微變,踏前一步,看著地上躺著的青年。

臉色赤紅宛如醉酒,嘴里還噴出酒氣,怎么看都是醉漢。

林飛揚一下認出了此人,正是張易山。

“他怎么回事?”林飛揚皺眉。

一個人點穴,負責撬開張易山的嘴,另一個人小心翼翼的打開瓶塞,往張易山嘴里慢慢倒神水。

周圍香客瞪大眼睛看著,卻沒有一個靠近的,現在的南監察司兇名太盛。

“張大哥?張大哥?”神水一瓶全部灌到了張易山嘴里,眾人便七嘴八舌的輕聲呼喚。

林飛揚皺眉,看一眼寺門內方向。

他知道,法空現在一定看到了這邊的情形,卻沒有出手的意思。

他皺眉盯著張易山,沒有貿然行動,免得讓別人知道自己跟張易山認識。

這也是謹慎行事。

片刻過后,張易山沒有動靜,仍舊如酣睡未醒的醉客,神水下去好像沒作用。

“不行。”一個劍眉星目的青年看向林飛揚:“林先生,還有神水嗎?”

“嗯,等一下。”林飛揚點點頭。

他飄入寺內,來到法空跟前。

法空指了指桌上的一瓶神水。

林飛揚點頭。

他知道這一瓶神水絕對不同,威力不是尋常的神水可及,于是飄出去,將其遞給一人。

于是再次給張易山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張易山忽然劇烈咳嗽起來,然后“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

黑血落地,“滋滋”的冒起了白煙,卻是將青石地面迅速腐蝕出一個洞來,黑血徹底的鉆進了石頭里不見蹤影。

眾人看得咋舌。

這是何等劇毒!

張易山抹一把嘴角,看到了林飛揚。

林飛揚卻給他使了一個眼色,淡淡道:“行了,死不了,回去好好養著吧。”

“多謝林先生!”

“多謝林先生!”

眾人紛紛抱拳行禮,感激不盡。

林飛揚擺擺手,轉身進了寺內。

眾香客看得感慨。

這便是神水啊,當真神妙靈驗,中了那樣的劇毒竟然也能救得回來。

南監察司的人很快離開,歡天喜地。

林飛揚來到法空跟前,輕聲道:“張易山可不是一般人,竟然中了毒。”

據他所知,張易山的直覺是極敏銳的,遇到下毒,絕對會感覺到危險,偏偏沒能感覺得到,很古怪。

法空輕頷首。

林飛揚道:“這也不是一般的毒,否則第一次神水就能解得掉,住持……”

“嗯。”法空若有所思。

“會不會是……”林飛揚壓低聲音:“會不會是黃泉谷?”

法空起身負手踱步。

林飛揚輕聲道:“張易山不會死吧?”

“暫時看,沒有死劫。”法空搖頭道:“不過變數總是存在的。”

自己就是最大的變數。

如果自己呆在金剛寺外院里面不出去,什么也不做,可能自己看到的未來便是真正的未來。

可自己一旦出去,一旦做出什么事,很難弄清楚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那么自己先前看到的未來就可能變化。

自己身邊的人,那倒無所謂,他可以每天都看一次甚至兩次,隨時看到不同的未來。

而其他人,他則沒有那么多的精力,也不會一直看來看去,自己不是救世主不是保鏢。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與命運。

“住持,要不然我去看看?”林飛揚低聲道:“問問他到底怎么回事?”

“嗯,也好。”

一個時辰后,林飛揚再次出現,壓低聲音道:“住持,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嗯——?”

“就是喝著酒,喝著喝著就忽然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了,莫名其妙。”

“酒沒問題?”

“酒是眾人都在喝的,如果有問題,也不可能是他自己出問題,其他人沒事。”

“有意思。”法空搖頭道:“如果真是黃泉谷,不會這么下這么輕的手。”

依照黃泉谷的手法,恐怕不僅僅是張易山,其余幾個人也一樣逃不掉,一鍋燴了。

“那不是黃泉谷?我們虛驚一場?”

“也可能是要釣大魚呢。”

“要釣出我們?!”林飛揚臉色微變。

法空點點頭。

林飛揚發出一聲冷笑:“他們真要敢找過來,那就再滅他們一遍!”

他現在對黃泉谷已經徹底沒有了敬畏。

法空搖頭道:“能不暴露就別暴露,他怎么說?”

“他不怎么在意,說是大意了。”林飛揚搖頭:“這小子浮躁愛吹牛,膽子也夠大。”

法空道:“沒被嚇住?”

“看起來沒被嚇住。”林飛揚道:“這一次挺嚇人的,如果不是住持你在,他恐怕性命難保。”

那毒不是一般的神水可化解,沒有住持的強效神水,張易山今天就再也醒不過來。

“招呼他過來吧。”法空道:“我且看看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人。”

“好嘞。”

“大師。”張易山來到法空跟前,合什行禮,神情恭敬。

今天算是再被法空救了一命,沒辦法不恭敬。

法空頷首,雙眼忽然變得深邃。

張易山強忍不適,任由法空觀瞧。

法空看了他數眼,雙眼再變,變成金色。

張易山更感不適,幾乎要奪路而逃。

法空慢慢收回異常目光,恢復如初,頷首道:“確實是黃泉谷的人。”

“真是他們!”林飛揚雙眼寒光迸射。

張易山疑惑:“真是黃泉谷的人下毒?可我們不是已經滅掉了黃泉谷了嘛?”

林飛揚哼一聲,將黃泉谷有內外兩谷的事說了,惹來張易山的嘿嘿笑。

“嘿,林兄,這么說,我們還要再出手一次!”張易山神情倨傲而睥睨,不屑一顧:“那就再滅一次便是。”

“你知道內谷在哪里?!”林飛揚哼道。

張易山看向法空,笑道:“我們不知道,可大師一定知道。”

法空點頭。

他確實知道現在的黃泉谷內谷位于哪里。

已經在未來暴露出來。

黃泉谷的內谷卻是在大永的天京,不像黃泉谷的外谷那般找一處山谷。

黃泉谷的內谷是隱逸之宗,隱于市井之間,反而更不容易被發現。

恐怕誰也想不到,黃泉谷的內谷竟然辦了一座酒樓,名叫玉泉樓。

這玉泉樓便是黃泉谷的內谷所在。

玉泉樓的掌柜是黃泉谷的谷主,伙計是黃泉谷的弟子,廚師是黃泉谷的長老。

可謂是徹底融入市井之中。

張易山躍躍欲試:“大師,我們再干一票吧!”

他看向林飛揚:“請朱姑娘出手,我伺機動手,收拾黃泉谷內谷,小菜一碟!”

朱霓的音殺之術一施展,現場幾乎沒人能站著,自己再補一遍刀,就完成了滅殺,可謂輕松自如。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