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6章 摘星

第446章 摘星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6章 摘星

蔡森,摘星閣高手。

與雙胞胎兄弟蔡磊一起拜入摘星閣。

兄弟二人的資質俱絕頂,世間罕有,為摘星閣的最杰出弟子。

只是兄弟二人資質相同,性情卻不同。

蔡森性情懦弱,膽小怕事,不喜歡與人交際,常常是縮在自己的院子里苦練。

而他的大哥蔡磊卻截然相反。

豪邁開闊,喜歡交際,最喜歡呼朋喚友,下山之后,結交了不少的朋友。

結果這些朋友烏七八糟,引著蔡磊做了不少的壞事,被光明圣教的弟子所斬殺。

摘星閣身為一個二流宗門,而且還是光明圣教的范圍之內,當然不敢多說什么。

蔡森既憤怒于摘星閣的軟弱無能,又憤怒于自己的軟弱無能,于是更加拼命修煉,一日千里。

為了報仇,他偷偷潛入大云挑戰各家高手,出生入死,不知道死了多少次,憑著報仇的信念,最終都死里逃生挺過來。

終于在一次被追殺中,精疲力竭性命垂危之際摔入了一深潭里,在潭底無意中碰上了一株奇花。

這奇花顏色碧綠,宛如翡翠所雕成,在深黑的古潭里竟然微微散發著點點光芒,如夢似幻。

他已經是彌留之際,渾身綿軟虛弱,垂死掙扎之下,一口將這一朵奇花吞掉。

吃下之后,他被無形的力量灌滿,原本搖搖欲墜的生命之火重新壯旺,甚至比從前更旺盛。

他腦海里靈光閃現,于生死之際終于徹悟,一舉踏入了大宗師境界。

踏入大宗師之后,他沒有像其他的大宗師一樣格外珍惜生命,格外能欣賞世間的美好。

他的愿望只有一個:替大哥報仇,殺更多的光明圣教弟子,殺得越多越好。

殺得越多,自己死后也更能理直氣壯的面對大哥。

他當初對光明圣教的憤怒完全釋放出來,一顆心已然被扭曲,捉到光明圣教弟子之后不會一掌擊殺,會好好折磨一番,想要逼他們求饒。

因為他聽說,當初大哥曾跪下來向光明圣教弟子求饒,結果卻沒有得到饒恕,沒能給他機會。

而當初殺死他大哥蔡磊的,正是許志堅。

他這一次為何要找上禇秀秀,就是因為知道許志堅最喜歡的女人便是禇秀秀。

殺了禇秀秀,讓許志堅知道痛徹心扉的滋味,自己才不枉報仇一場。

法空睜開眼睛,看著許志堅,嘆一口氣。

許志堅道:“跟我說說吧。”

“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法空搖頭道:“他是你當初殺過的一個摘星閣弟子的弟弟,替他大哥報仇呢。”

“誰?”

“蔡磊。”法空道:“好像因為奸殺了幾個女子,你將這個蔡磊與六個高手一塊斬殺,毫不留情。”

“摘星閣弟子……”許志堅回憶一下,慢慢點頭,想起來了,臉色陰沉下來。

法空道:“對付禇姑娘也是因為你。”

許志堅無言以對。

法空知道這樣的事對他不會造成什么打擊,這樣的事他見得多了,習以為常。

法空道:“如果你不殺了他,他會一直殺個不停,要把整個光明圣教弟子都殺光。”

“瘋了。”

“確實是瘋了,而且是個理智清醒的瘋子,”法空點點頭道:“摘星閣的鎮閣奇功天星引被他練到爐火純青,青出于藍更勝于藍,所以你們一直沒能找到他,……禇姑娘一死,你就差不多完了,他殺你就易如反掌。”

天星引堪為奇功。

世人修煉的是內力真氣再到罡氣神氣,而這天星引則修煉的是星力。

類似于太陰小煉形。

只是太陰小煉形是吐納月華煉身,而天星引則是吐納星力煉身,與星辰合一。

他是奇才,將天星引練到了極高層次,人星合一,便如天上之人,氣息被星辰隱藏,追蹤術再難追到他,推衍之術也找不到他。

明明身在世間,又如在天外。

這摘星閣只是二流宗門,偏偏有這般奇功,只是此功雖奇,門檻卻太高。

門檻高,威力也是一般。

星力不過是用來煉體,星力遠遠比不過月華,所以天星引也遠遠不如太陰小煉形。

所以頗為雞肋。

偏偏蔡森練成,然后頗有奇效,讓他能殺了光明圣教弟子之后仍能逍遙自在。

就是光明圣教高手追不到他。

他發現之后,越發的肆無忌憚,所以才會直奔禇秀秀而來。

許志堅也是大宗師,想殺死他,就要令他心神重創,修為倒退,方有十足把握。

結果被法空提前看到。

法空所看到的未來是許志堅及時趕到,與他硬拼一場,結果被他逃掉。

他經歷了太多的廝殺與逃亡,經驗豐富,很難殺死。

許志堅慣常固執己見,可法空的話也不是完全不聽,不涉及到原則問題,還是聽取的。

于是直接偷襲,潛龍佩掩飾了他的氣息,輕易的收拾了他,導致結果徹底大變。

許志堅臉色沉肅凝重。

沒想到殺一個蔡磊,竟然引出這么個厲害家伙,導致三位師兄身亡,還差點兒喪送了禇師妹。

法空道:“現在人已經死了,事情也了結。”

“稍等。”許志堅道。

法空知道他正在喚光明圣教弟子,也沒催促,笑道:“這一路上跑得夠狠,要不要好好歇一歇?”

“……不用。”許志堅搖頭。

他跑了兩天一夜,原本并沒覺得疲憊,可隨著事情的了結,他卻忽然覺得疲憊如潮水般涌來。

不是身體,而是精神的疲憊。

這疲憊是先前太過緊張所致。

片刻后,兩個黑衣青年飄飄而來,抱拳行禮喚“許師兄”,許志堅將尸首交由二人,叮囑一番。

看著他們兩人帶尸首離開,許志堅嘆息道:“我們進城吧。”

“去我那邊,禇姑娘還在等著呢。”

“師兄。”禇秀秀正跟徐青蘿說得興高采烈,喜笑顏開,忽然看到許志堅與法空回來。

她發現了許志堅眉宇間的倦意,關切的道:“師兄,沒出什么事吧?”

“我歇一歇就好。”許志堅搖頭。

法空笑瞇瞇看著禇秀秀。

禇秀秀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臉紅了一下,合什一禮:“法空大師,好久不見。”

法空微笑:“禇姑娘心里肯定是在嘆息,不想見的總是還要見面。”

禇秀秀尷尬道:“沒有的事。”

許志堅道:“這一次確實很危險,這蔡森是摘星閣的奇才,是要殺我替他大哥報仇,殺禇師妹你是為了對付我。”

禇秀秀頓時好奇的追問。

許志堅便復述了一遍,正好打破法空與禇秀秀之間的尷尬氣氛。

法空暗自搖頭。

他直接用了他心通,看看這禇秀秀的心思,發現確實端正了許多。

可能是因為點破了彼此的關系,也可能是因為形勢的變化,更可能只是一時生死刺激導致觀念改變。

總之對自己沒了敵意,反而有了感激。

這實在是難得。

還以為要費一番手腳呢,這樣最好不過,也免得許志堅在中間難做。

許志堅先去塔園,替徐青蘿接著筑基,然后與禇秀秀離開。

他也知道禇秀秀與法空有芥蒂,不想彼此為難,早早離開為妙。

法空坐在石桌旁喝茶,手執凈瓶觀賞其形,體會其韻,同時觀照其內。

徐青蘿輕飄飄過來,笑盈盈的道:“師父,你跟禇姐姐是怎么回事呀?”

法空笑了笑。

徐青蘿道:“我看你們兩個不對勁。”

“你看得沒錯。”法空將當初的經過說了一遍。

徐青蘿驚奇的瞪大眼睛。

她就覺得禇秀秀說許志堅的語氣怪怪的,現在恍然大悟,原來是情根深種。

這……這也太神奇了。

萬萬沒想到,許師伯那般丑陋竟然還會有女人喜歡,而且是情深意重,根深蒂固。

簡直超乎想象。

她忍不住想跟楚靈周雨周陽他們分享,轉身便跑。

法空搖搖頭,繼續觀賞自己的凈瓶。

隨后的幾天,法空發現許志堅留在金剛寺外院的時間越來越長。

這天,法空忍不住說道:“許兄,紅袖添香,何等妙事,你怎在我這兒流連,簡直是罪過。”

許志堅也拿著一本書在看,眼睛不離書,裝作沒聽到。

法空道:“禇姑娘又要埋怨我了,許兄你這是陷我于不義啊。”

許志堅繼續裝聾。

法空笑道:“兩人鬧矛盾了?這是難免的,兩人在一起不比一個人……”

“沒有。”許志堅打斷他。

法空眉頭挑動,笑道:“禇姑娘嫌棄你啦?終于嫌你丑,礙眼了,是不是?”

“沒有的事!”許志堅沒好氣的道。

法空道:“那到底為何?這是不想回去看她呀,不會是覺得她煩了吧?”

“……這也不是。”許志堅遲疑一下,搖搖頭:“我沒覺得她煩,就是……”

法空笑看著他。

許志堅無奈的道:“就是跟得太緊,恨不得時時刻刻跟在我身邊,我點兒不自在。”

法空失笑:“我們坐一塊兒,你怎不覺得不自在?”

“我們是各忙各的,禇師妹不同,她不做別的,就是看著我。”許志堅苦笑:“看得我心里發毛。”

“多年眷戀,一朝得償所愿,所以怎么也看不夠唄。”法空笑道:“過幾天,你想讓人家盯著看,也沒人盯著你看嘍,好好享受這幾天吧。”

“真的?”

“不妨試試。”法空道。

許志堅沉吟一下,點點頭:“行吧,那我回去了。”

他收回書卷,起身便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