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5章 差距

第445章 差距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5章 差距

許志堅冷冷看著他,毫無表情。

片刻后,禇秀秀飄出樹林,手上長劍還帶著血,輕輕往下滴落。

她飄到許志堅近前,輕輕抖去長劍的鮮血,還劍歸鞘,秀臉上的寒霜一下融化,露出春風般宜人笑容:“師兄。”

許志堅丑臉露出笑容,隨即又緊繃起來,皺眉道:“禇師妹,你怎一個人出來!”

他左右看一眼,沒有看到陳少群的影子。

陳少群從來都是要緊跟著禇秀秀的,好像她的尾巴一樣,須臾不離。

禇秀秀輕聲道:“師兄你怎會這么巧過來?”

依她的估算,許志堅這會兒應該很忙才對,無暇分身,更不可能趕過來。

許志堅輕輕搖頭,目光落在這個高瘦中年身上,冷冷道:“便是他殺的我們圣教弟子?”

禇秀秀道:“三位師兄皆死于他手。”

雖然不是大光明峰的,是其他峰的弟子,平時見的不多,可還是讓她痛心。

許志堅盯著這高瘦中年,雙眼如電,仿佛要看透高瘦中年的內心。

高瘦中年臉龐肌肉不能動一下,眼中露出一絲笑容,似是不屑,閉上了眼睛。

禇秀秀道:“師兄,直接廢了他便是,免得節外生枝。”

“嗯。”許志堅頷首。

“砰!”他一拳搗在高瘦中年膻中。

“砰!”他又一拳搗在高瘦中年小腹。

“砰!”第三拳搗在高瘦中年的眉心,將他直接打昏過去,軟綿綿的倒地。

“砰!”重重摔地上。

許志堅一腳將他踹飛,落到道邊一塊石頭上,扭頭道:“師妹,你……”

“我沒受傷。”禇秀秀嫣然笑道。

許志堅的目光落在她雪白修長的脖頸上。

禇秀秀發覺他目光異樣,伸手摸了摸脖頸,頓時摸到了血跡,忙抽出絲帕擦拭。

許志堅露出憐惜神色,悶聲道:“怎這般不小心!”

“皮外傷,沒什么的。”禇秀秀笑道。

她感覺到許志堅的關心,心里暖融融的。

尤其是原本以為必死,現在卻活過來了,而且還是許師兄救的自己。

喜悅又興奮又感激,又愛慕,諸多情緒夾雜在一起,讓她玉臉緋紅,嬌艷奪目。

許志堅不敢多看,生怕自己失態,輕聲道:“下一次不要單獨出行。”

“師兄,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緊的。”禇秀秀忙道:“這一次是大宗師埋伏,如果其他人,絕對不會吃這虧的。”

許志堅不滿的瞪向她。

禇秀秀隨即一笑:“好好,我聽師兄的,不單獨出行便是,往后拉著師兄你一起。”

許志堅滿意的點點頭。

禇秀秀道:“師兄你怎么會這般巧,恰好趕到?”

“……嗯,確實湊巧。”許志堅遲疑一下。

他知道禇秀秀跟法空是不怎么對付的,在她跟前最好別提法空。

可此事確實是法空的功勞,應該讓她知道法空對她是報有善意的,也是有恩的。

他嘆口氣道:“這一次如果不是法空的神通,以天眼通預料到了師妹你會遇刺,我還真不會趕回來。”

禇秀秀一怔。

許志堅便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禇秀秀神色復雜,隨即化為嬌柔一笑:“那真要謝謝法空大師了。”

許志堅輕輕點頭道:“他的神通有時候沒什么大用,但有時候還真有用。”

“許師兄常去法空大師那里嗎?”

“太忙,沒辦法常去,只能偶爾去看看他。”許志堅道:“畢竟我在神京也只有這么一個朋友。”

“這回有我啦。”禇秀秀笑道:“師兄不會再孤單。”

許志堅露出笑容:“下次帶你去看看法空,也表達一下謝意。”

“好。”禇秀秀嫣然笑道:“救命之恩,確實要當面道謝的,……師兄放心吧,我不會針對法空大師的。”

“那就好……”許志堅舒一口氣。

許志堅提著那高瘦中年,與禇秀秀一口氣趕到了神京外,沒有直接進城。

他們來到了南天峰上。

畢竟手里是一個大活人,就這么進去,影響太大。

清晨的空氣格外清冽,周圍鳥雀在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許志堅讓禇秀秀去金剛寺外院找法空,請法空過來幫忙。

禇秀秀答應。

她一進城,頓時感覺到了繁華與喧鬧。

這是與光明圣教境內的諸多大城市截然不同的感覺。

繁華也不比那些大城市繁華太多,可感覺就是不一樣,可能是因為城內百姓的精氣神?

她在川流不息的人馬之中走了幾步,然后向兩個路人打聽法空大師何在。

這兩個中年婦人很熱情。

“姑娘要找法空大師?”

“法空神僧這個時候應該不在吧?”

“唔,估計是在觀云樓里,或者在望江樓,反正去那邊找總沒錯的。”

“酒樓?”禇秀秀驚奇。

“對,法空神僧早晨都是在外面吃飯的,大家都知道。”

“那觀云樓與望江樓要怎么走?”

“嗨,沿著這條大道一直走,抬頭就能看到他們的招牌,迎風招展的,威風八面。”

“好,多謝二位大姐。”

“姑娘找法空神僧可是看病?嘿,那就找對人啦!”

“是,咱們神京自從有了法空神僧,人人都心安,再也不怕遇到絕癥大病橫死!”

“姑娘你年紀輕輕,更不必擔心,不過法空大師不會親自接待病人與香客及信眾,都是要去金剛寺外院的,那邊有大師接待。”

“再重的病,只要喝了神水,再領了回春咒,回去好好誦咒便是,絕對能痊愈。”

“就是就是。”

她們熱情的跟禇秀秀說,禇秀秀勉強聽兩句,便笑著告辭離開。

禇秀秀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感受到了法空在神京城內的影響。

她輕輕搖頭失笑。

不過這么短的時間,兩人便不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了。

一個是尋常的光明圣教弟子,另一個是天下聞名的神僧。

自己這個光明圣教弟子,在外人眼里已經是頂尖層次,可是真正要名聞天下,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甚至走不到那一步。

光明圣教是強大,弟子是皆英杰,可人數太多,又有幾人知道光明圣教所有弟子?

而光明圣教弟子往往行事不求聞名于世,只求無愧于心,所以并不熱衷于名聲。

包括許師兄。

許師兄可是光明圣教曠古爍今的奇才,可是世人究竟有幾個知道許師兄的名聲?

歸根到底,聞名天下可不僅僅武功強橫就行,還需要天地時利人和。

她沒去酒樓,而是直接來到金剛寺外院。

當她報上名號的時候,負責接待的圓燈微笑道:“禇施主,住持已經交待過,請禇施主進寺稍候,住持已經過去了。”

“法空大師已經去城外?”

“是,剛走不多久。”圓燈微笑道:“住持說不必等太久,會跟許施主一起過來。”

“……好。”禇秀秀遲疑一下,輕輕點頭。

圓燈帶她來到法空的院子時,徐青蘿正等在那里,笑瞇瞇的上前行禮。

禇秀秀好奇的問她的身份,知道她是法空的記名弟子之后,大覺驚奇。

徐青蘿又說了自己正在隨師伯筑基。

禇秀秀越發驚奇,沒想到許志堅竟然幫她筑基。

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可是不外傳的。

她心里酸酸的。

許師兄對法空還真是沒話說,掏心掏肺,毫無保留。

法空一閃出現。

許志堅看到他出現,舒一口氣。

法空笑道:“救回你的禇師妹了?”

“剛好趕得上。”許志堅露出笑容:“差了一點點兒,如果再晚一步……”

法空笑著搖頭:“再晚一步,那只能我來英雄救美了。”

許志堅笑容更盛。

法空低頭看一眼高瘦中年:“怎么樣,問出什么來沒有?”

這高瘦中年渾身大汗淋漓,臉色蒼白如紙,眼睛充滿了血絲,宛如一個重病未愈之人。

“沒問。”許志堅搖頭。

他只是封了穴道,然后再施展了一種懲罰叛徒的手法,便不再理會。

法空笑道:“不想問清楚?”

“這家伙恐怕很難問到東西。”許志堅緩緩道。

大宗師是怕死,那是因為看破自己,知道生死之間的大恐怖,更加珍惜性命。

可一旦真正面臨生死,大宗師往往意志堅純,很難撼動,怎么可能逼出口供來?

所以他直接熄滅了自己問口供的心思,想找法空幫忙,他心通在這個時候最好用。

“稀奇!”法空搖頭:“竟然真有敢殺你們光明圣教弟子的。”

許志堅冷冷盯著那高瘦中年。

“問吧。”法空道。

許志堅直奔主意,沉聲問高瘦中年:“你是什么人,到底為什么要殺我光明圣教弟子?!”

法空道:“不用停,把你要問的全部都問一遍就是。”

“好!”許志堅沉聲道:“你怎知道禇師妹從這條路,怎知道禇師妹何時走?”

“你想殺我?”

“你跟大云有什么瓜葛?”

“你是哪一宗的?”

“你練的是什么武功,可是有什么奇遇?”

“你是怎么成就大宗師的?”

法空點點頭:“如果問完了,直接殺了他便是。”

“殺了?”

“難道要留著?不留著那就直接殺了。”法空道:“畢竟是大宗師,我幫忙超渡他一番。”

“……也罷。”許志堅最終答應,一掌將高瘦中年擊斃,解脫了他的痛苦。

他松開后掌,平靜說道:“他的尸首要送回教內,以告慰三位師兄的在天之靈。”

“正該如此。”法空點頭。

一邊施展大光明咒,看著這高瘦中年的魂魄升天,應該是轉世而去了。

法空將腦海里那顆記憶之珠摁進藥師佛像眉心的紅痣,開始進入這高瘦中年蔡森的一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