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63章 硬碰

第363章 硬碰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63章 硬碰

抱氣境,天地皆自己環抱,氣可在天地之間運行無暢,如在身體之內。

此氣已經與原本之氣不同,速度更快,更加精純,心神與元氣水乳交融難分彼此。

神即氣,氣即神。

意到氣到,氣到神至。

法空忍不住露出笑容。

現在自己即使沒有金剛不壞神功,面對大宗師的時候也是立于不敗之地了!

先前匆匆趕回來,便是因為抱氣境已然不知不覺打磨圓滿。

在抱氣境將成的關鍵時候,還是金剛寺給他最多的安全感,其他地方都不能讓他徹底放下心,不能全神貫注于修煉。

偏偏這一次破境,他還不能在時輪塔內,需要與現在的天地相交融,感受天地之規律與意志,及無形的存在。

現在終于無驚無險的過去。

至于說那個淫賊之事,他隨隨便便施展一下天眼通就找到了,讓林飛揚直接過去捉回來便是。

輕而易舉。

但他知道此風不可長。

自己不是南監察司的人,不是南監察司的下屬,不是端王隨便一句話就得奉命行事的。

這一次只是給他顏面,下一次可就沒這么容易了。

現在的自己,可不是剛進神京時的自己,不需要那么委曲求全,不需要太過小心翼翼。

法恩輕飄飄而來,合什道:“師兄,師祖有請。”

法空合什。

他來到慧南的院子里,看到慧南正一身灰色中衣,沒好氣的瞪著自己。

法空合什笑道:“師祖這么晚還沒睡?是年紀大了睡不好覺了?”

“混小子,你一回來就要弄出動靜。”慧南哼道:“怎么回事?”

“練功有悟而已。”法空笑道:“師祖,南監察司的事聽說了吧?”

“嗯。”

“我們寺里準備如何應對?”法空道:“派人加入呢,還是坐壁觀望?”

“你覺得呢?”

“我可是位卑言輕。”法空道。

“凈說這些混話,你現在是外院的住持,還是長老,還位卑言輕?”

“我還是聽大家的。”法空笑道:“一切聽從方丈與諸位長老的安排。”

慧南半信半疑看著他。

法空一臉篤定,表示自己誠心實意。

在他看來,加不加入南監察司,對個人來說,關乎命運,但對三大宗來說,卻并沒那么重要。

三大宗加不加入南監察司,結果都是一樣的。

一樣是被皇帝忌憚,卻不會太過打壓。

畢竟沒有勢力可以取代三大宗,即使南監察司再強大,也取代不了三大宗。

除非與另外兩朝的形勢發生根本轉變。

如果大乾打敗了大永,那就不需要大雪山宗再負責守衛。

封地不會有變化,可已經不需要大雪山守邊,在朝廷的地位當然也就不同。

所以,皇上發動這一場戰爭的話,他先要秘密準備,不能貿然泄露,否則會招來太多的阻礙。

一旦發動戰爭,誰也不敢說能必勝,萬一敗了呢,還不如維持現在的相安無事。

人的年紀越大越求穩,越不想改變,而朝中的重臣往往都是年過半百,沒有太過年輕的。

必然是反對聲一片。

“法空。”方丈慧安也飄飄而來,威儀具足,氣度森嚴。

法空掃一眼四周。

“你們都退下吧。”慧安揮手。

法恩及隨慧安一起過來的沙彌退了出去,院子里只剩下了慧安慧南與法空。

法空緩緩道:“主持,我現在能斷定,皇上準備發動戰爭,很可能會對大永動手,也可能是對大云。”

他思慮再三,決定還是把這消息提前告訴慧安一場,免得金剛寺措手不及。

兩老僧臉色頓變。

法空溫聲道:“我雖然不能十成十確定,但通過一些小道消息,有這般跡象,皇上在下一盤大棋,南監察司成立可讓神武府脫身,神武府會加入軍中成為精銳,從而成為戰場最利的刀。”

“……原來如此!”慧安思索著,緩緩點頭。

如果沒有南監察司,神武府確實不能脫身,畢竟武林宗門個個都不是善茬兒。

一旦沒有了壓制,定會撒著歡的耍起來,不知會把大乾攪成什么樣子。

而且還有三大宗,皇上更加忌憚,沒有神武府鎮守,大乾一不小心就會陷入動亂。

現在成立了南監察司,既解決了武林各宗作亂的可能,又能與三大宗相抗衡,還能解脫出神武府。

這是一箭三雕。

“原來布局如此深遠,不愧是皇上。”慧安感慨著搖頭。

他沉思片刻,搖頭道:“不行,這消息我得跟大雷音寺說一聲。”

法空頷首。

工科給事中李政元給自己的消息,當時自己沒急著擴散,是要等一等。

天下沒有不漏風的墻。

即使李政元不說給自己聽,旁人也會擴散開去,到那個時候,自己再說出去便不必擔心會牽連到李政元了。

現在便是這般情形。

“皇上還真是野心勃勃,難道真要打敗大永?”慧安搖頭。

他很不看好這一戰。

大雪山宗駐守大雪山,說是駐守,但不可能一直乖乖守在這里而不去大永看看。

他們能潛過來,大雪山宗高手自然也能潛過去。

所以論對大永的了解,大雪山宗當然是第一,大永剛剛經歷奪嫡之爭,換了新皇帝,并沒損傷國力。

新上任的皇帝也不是軟弱昏庸之輩,看起來也有幾分明君之相。

如果早在兩年之前,還有望趁著奪嫡之亂而有空子可鉆,現在卻已經晚了。

更何況,還有大云在一旁虎視眈眈,一旦兩國開戰,大云怎能不趁機占便宜。

怎么想都覺得不應該擅啟戰端。

慧南道:“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挑起大戰,這是何苦來哉,別到頭來誰也討不了好!”

三國打來打去,最終都沒能改變態勢。

還是三足鼎立,難分難解,上千年來,經歷數次戰爭,各自損傷慘重都沒占到便宜。

法空沉默不語。

他一直離皇帝遠遠的,沒去揣摩皇帝的心思,在武功沒有超過皇帝之上,不會對皇帝施展神通,免得自找麻煩。

他奉行的原則是不知道便不多說一句。

隨后的兩天,法空一直呆在金剛寺,留在自己的藥谷里,鞏固著抱氣境。

他感覺極為感妙。

覺得生命比從前更加的美好,世界變得更加的美好。

抱氣境圓滿,罡氣便轉變為神氣。

神與罡氣合一,水乳交融不分彼此,神便是氣、氣便是神。

神氣這一聚,自己就從天地的客人變成了天地的主人。

念頭一動,十丈外的一顆小石子飛起來,落到湖水里,驚走一群魚兒。

念頭再一動,湖水開始形成漩渦。

神氣便如他的手,可以操縱自如。

百米之內,神氣的運轉調動如在自己身體里無異。

百米之外則有些吃力,力所不及,就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里面的力量了。

心眼能籠罩方圓六公里,神氣只能籠罩百米。

雖然神便是氣,氣便是神,可神氣不是精神,剛剛抱氣完成,還不能達到心眼的范圍。

但他相信,隨著境界提升,能跟得上心眼范圍,虛空胎息經便是自己的獨特優勢。

別的大宗師,踏入抱氣境之后,可沒有這么快的完成神氣相融的過程,對精神的控制沒這么敏銳精微。

而完成了神氣融合,完成抱氣境之后,需要一點一點打磨,慢慢增強精神。

再到兩儀,便是分清濁。

那個時候又需要強大的精神。

沒有虛空胎息經這般神妙之訣,精神力的增漲可沒這么快,需要一點一點增加,比真氣罡氣的增加慢了無數倍。

他這些日子的不斷揣摩,已然洞徹,九階通神便是一個天人合一的過程。

人自身為一小天地,先合于外部的天地,這是第一層的天人合一。

然后創造自己身外天地,自己便是天,這是第二層的天人合一。

自己的天地與外部天地合一,這才是最終層的天人合一,也便踏入神境。

這個過程會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需要一點一點磨礪精氣神,完成從人到神的轉化,其實是一個理想的層次。

恐怕很難有人真正踏入最終的境界。

對比起通神九階,成就金剛反而沒那么難了。

這兩天他專注于修煉,兩耳不聞窗外事,不知道神京越發的熱鬧開來。

尤其是綠衣內司的西丞與南監察司的東丞,鬧得不可開交,勢同水火。

法空這天晚上,一閃出現在寧真真的院子。

兩人坐在院中月光下喝茶時,寧真真告訴了他這個消息。

起因只是一件小事,綠衣內司的西丞與南監察司的東丞同時追捕一個兇犯。

西丞的綠衣風捕先捉到了,南監察司東丞的南司衛仗著人多搶奪兇犯。

兩幫人打起來。

綠衣風捕人少,只有兩人。

南司衛人多,足足六人。

結果南司衛有四人被打得重傷,綠衣風捕兩人沒受傷。

這一下又揭了南監察司的臉皮。

神京涌進的武林高手太多,良莠不齊,不斷有犯事的。

隨后一天,又一次追查兇犯,

這一次還是西丞的綠衣風捕的人占了先,這一次南司衛出動了八名高手圍攻兩個綠衣風捕,重傷了兩個綠衣風捕,搶走了兇犯。

兩幫人徹底結下了梁子。

“師兄,李少主這一次是成心跟南監察司做對,可謂是頂風而上。”寧真真輕輕搖頭:“這是要搏一把了。”

法空笑著點頭。

他看破了李鶯的心思,當然,也有很多人能看得出李鶯的心思。

現在綠衣內司還沒被南監察司取代。

可南監察司如此強勢,非要壓綠衣內司一頭。

綠衣內司眾人豈能服氣,一肚子的怒火,因為皇上的偏袒而無處發泄,不敢亂來。

李鶯這時候站出來,與南監察司硬碰硬,展示出綠衣內司的強大與硬氣。

必然受到綠衣內司的贊嘆,贏得綠衣內司眾人之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