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62章 抱氣

第362章 抱氣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62章 抱氣

“不在這里?”趙光飛臉色微變。

圓燈點點頭,笑呵呵的道:“不過住持說了,很快就能回來。”

“多快?”

“兩天。”

“兩!天!”趙光飛臉色陰沉下來。

兩天時間的話,一切休提。

指望不上了。

“司丞……”一個黑袍青年皺眉道:“我們要去一趟金剛寺嗎?”

“往返一趟就得一天!”趙光飛哼一聲道:“一天時間,能來得及?”

“法空大師不是有神通嘛。”

“不如去一趟吧。”

“……”趙光飛臉色肅然,沉吟不語。

“南監察司的?”林飛揚的聲音忽然響起。

他提著一個人,出現在圓燈的身邊,冷冷打量著趙光飛三人,目光如電。

三人頓時臉色微凜,感受到了大宗師的壓迫,宛如一座山壓到自己頭頂,隨時會把自己壓成齏粉。

“南監察司的?”林飛揚又問了一遍,語氣透著不耐煩。

趙光飛深吸一口氣,強撐住不后退,抱拳:“南監察司東丞司丞,趙光飛,閣下是林先生吧?”

他們是深入了解過金剛寺外院的。

寺內都是和尚,除了三個小的,還有一個不是和尚,是住持法空的侍從,林飛揚。

萬萬沒想到,這個侍從林飛揚竟然是大宗師!

林飛揚一甩手,把手上拎的人一拋:“住持臨走前已經吩咐過了,這是你們要找的人!”

“砰!”那人結結實實摔在趙光飛腳下,仰面朝天,呲牙咧嘴露出痛苦之色。

卻是一個臉色赤紅如醉酒、相貌頗為清秀的青年男子,頗為討人喜的相貌。

趙光飛低頭瞥一眼,疑惑的看向林飛揚。

林飛揚哼道:“真是一幫糊涂蟲!你們不是正在找他?”

“這個……”趙光飛遲疑。

他平時再狂傲,那也是對平輩或者武功不如自己的人,面對大宗師,氣勢便莫名的矮了一截,說話小心而客氣。

另兩個黑袍青年也是一樣,被林飛揚的氣勢所壓,縮手縮腳,大氣不敢出。

林飛揚不耐煩的道:“你們不是找這個淫賊的?”

“淫賊?啊,正是正是!”趙光飛忙不迭點頭,驚奇的道:“大師他……?”

“住持施展神通需要代價的,你們端王爺應該清楚,這一次住持算是恭賀南監察司成立而送上一份賀禮。”林飛揚直勾勾看著趙光飛。

趙光飛忙點頭:“多謝大師。”

他來金剛寺外院之前,很不服氣的,覺得法空的名氣一半是吹出來的。

更何況,神通與佛咒再強又如何?

在自己跟前,一劍便可斬之。

此時面對林飛揚,先前的傲氣一下消失無蹤,說話截然不同,宛如換了一個人。

林飛揚直勾勾看著他們,擺擺手。

“……啊,是是,那林先生,我等告辭,多謝多謝。”趙光飛省過神來,忙不迭的點頭,抱拳行禮,彎腰提起那清秀青年,后退離開。

林飛揚直勾勾盯著他們,看起來隨時會出手教訓他們一般,讓他們心神不寧,舉止失措。

圓燈呵呵笑道:“小林,你嚇著他們了。”

“哼,就要嚇一嚇他們,還以為我們金剛寺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地方?”林飛揚不屑的哼一聲:“狗屁不如的東西,還敢拿架子!”

圓燈笑道:“他們年輕氣盛,不知天地高厚,不必跟他們一般見識的。”

“不知天高地厚,那就告訴他們天高地厚!”林飛揚哼道:“隨隨便便一個小小的司丞就能要求幫忙?”

圓燈點點頭道:“這倒也是,不過現在南監察司氣勢如虹,確實不宜硬來。”

“如果不是因為淫賊,要是別的事,住持才懶得理會。”林飛揚撇撇嘴。

趙光飛提著那紅臉青年,忽然一甩手。

“砰”紅臉青年撞到墻壁上,頓時呲牙咧嘴,面露痛苦。

他卻不敢怒瞪,只能做可憐狀。

“提著他!”趙光飛哼一聲。

兩個黑袍青年對視一眼,暗自苦笑。

這是在金剛寺外院受了氣,要撒出去氣。

一個黑袍青年提起這紅臉青年,低聲道:“沒想到這位林先生是大宗師,好像我們得到情報沒有這一條!”

“確實沒有。”另一個黑袍青年忙點頭:“這幫家伙,是故意的吧?”

“也有可能不知道吧。”提著紅臉青年的黑袍青年道:“畢竟大宗師也不會隨隨便便放出氣勢的,不知道也正常。”

“一般人不知道還好,他們負責情報,而且是金剛寺外院這樣的重要地方,竟然不知道,這實在是……”

“司丞,這位法空大師可不簡單吶,我們沒說,他便已經知道了。”

“未卜先知,確實有神通在身,而且這么快就捉到了這淫賊,也是神通廣大。”

“不過這位法空大師派他的侍從……”兩個黑袍青年面露無奈神色。

都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一點兒也不假。

趙光飛冷冷道:“讓這位林先生出來,是警告我們別得寸進尺,說已經回了金剛寺,是告訴我們下次去找就未必找得到他,不是我們想見就能見他的,說神通需要代價,這次是祝禮,那就是沒有下一次,想再求他幫忙,那就拿出誠意,哼哼!”

他雖然狂傲,卻也極聰明敏銳。

“原來如此!”兩個黑袍青年恍然大悟,敬佩的看向趙光飛:“還是司丞厲害!”

他們這話倒不全是奉承,不是為了讓他高興而捧高他,他們確實是沒想到這么多。

只是覺得法空厲害,神通驚人。

沒想過這些潛在的話,還有這些深層的用意。

只能感慨人與人真是不同,同樣幾句話,自己就聽得懵懵懂懂,什么也沒聽出來,司丞卻能聽出這么多的言外之意來。

趙光飛聽出他們是真心實意,心情大暢,哼一聲道:“往后還是要離金剛寺外院遠一點兒。”

“司丞,此話怎講?”兩人一幅好奇的請教之態。

一直悶聲沒說話的紅臉青年道:“那家伙的身法太詭異,而且速度太快,比我還快,你們當然要小心,否則,收拾你們就跟碾死一只螞蟻有什么區別?”

“砰!”趙光飛一腳踹過去,把他踹飛。

紅臉青年飛出兩米,撞上墻壁,慢慢滑落下來,左嘴角已經滲出鮮血來。

這一腳泄了今晚的一大半憋屈氣。

紅臉青年搖頭苦笑,垂下頭去不再說話,裝作昏迷模樣。

“裝死?”趙光飛怒氣更盛,便要再來一腳,忙被一個黑袍青年抱住:“司丞司丞,別弄死了,還要交差吶。”

看這架式,再來一腳,恐怕就把這個淫賊弄死了。

到時候死無對證,那功勞就成了笑話。

難道南監察司第二戰還要成笑話?那真成了大笑話,自己等人也就成了笑話。

趙光飛冷冷瞪一眼紅臉青年,冷冷道:“淫賊就該死,不配當個人!”

紅臉青年無奈的道:“我不是淫賊。”

“你不是淫賊?”趙光飛冷笑:“難道法空大師捉錯了人?”

“確實捉錯了。”紅臉青年忙點頭:“我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捉來,肯定是隨隨便便捉一個人過來應付你們的。”

“你如果不說這話,還有可能是弄錯了。”趙光飛冷冷道:“現在嘛,就是你沒錯了!”

“你……”紅臉青年忙道:“你這什么意思?”

“一直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你想干什么?如果真弄錯了,可不是你這模樣!”趙光飛斜睨著他:“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傻乎乎的好騙?”

紅臉青年嘆一口氣,知道自己很難脫身了。

這個家伙脾氣大,卻很聰明。

“說吧,到底做了多少惡事,糟蹋了多少女人?”

“我真不是淫賊……”

“砰!”趙光飛又一腳。

“咳咳……我話還沒說完吶。”紅臉青年飛起,撞在墻壁慢慢滑下,咳嗽了兩聲,左嘴角又涌出一股鮮血。

“少廢話,快說!”趙光飛冷冷道。

“我是被武功逼的,練了至陽心法,控制不住陽火焚身,只能采納女子陰氣中和。”紅臉青年忙道:“如果我能渡過這一關,便神功大成!……到時候可以替你們效力,如何?”

“嘿!”趙光飛轉身便走。

這家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一個黑袍青年上前封了紅臉青年的穴道,提起他跟上趙光飛,往東丞而去。

法空出現在金剛寺藥谷。

一輪明月掛夜空。

法空站在小亭里,負手而立,凝視著清涼明沏的湖水,下面的魚兒已經沉于湖底。

他緩緩吐氣。

“嗚……”如罡風吹過山谷聲音,又如吹動竹簫之聲。

他再緩緩吸氣。

“嘶——!”如氣球撒氣聲。

一吐一吸,再一吐一吸,聲音越來越響,山谷仿佛鉆進了一股狂風,在整個山谷里呼嘯。

藥圃里的靈藥起伏,石壁上的花兒在搖曳,湖邊的茵茵綠草也微微起伏。

懸于空中的一盞盞夜明燈劇烈晃動。

山谷口飄來數道人影。

皆一身灰色僧衣,頭頂锃亮,在月光下閃閃放光。

卻是駐守金剛寺的弟子們,共有六人。

他們夜行巡邏發現了這里的異相,看到法空站在小亭里呼吸吐納,忙停住身形,緊貼著墻壁,沒有過去打擾,又實在好奇他在干什么。

劇烈的動靜慢慢平伏,狂風變成了清風,微風,最終徹底歸為無風。

法空睜開眼睛,平靜清澈,朝六個和尚合什一禮。

六個和尚合什還禮,轉身飄走。

法空露出笑容。

他一閃,出現在自己的屋外。

這一步近乎神足通,卻并不是神足通,只是尋常的輕功步法,卻是因為自己已經踏入抱氣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4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