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64章 玉蝶

第364章 玉蝶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64章 玉蝶

寧真真笑道:“挺佩服李少主的膽氣,這么做需要太大的魄力,我是沒有的。”

法空看她一眼。

月光之下,她宛如一尊白玉美人,肌膚雪白溫潤,皮膚下隱隱有瑩光流轉,嘴角含笑,美得不可方物。

法空笑著搖搖頭。

寧真真與李鶯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質。

寧真真是嬌柔的,溫柔的,柔弱的,宛如蘭花。

而李鶯是明艷的,大氣的,颯爽的,宛如牡丹。

寧真真看似小家碧玉,其實心如明鏡,觀照人心而自己不動,能時刻保持絕對的理智,時刻做出最佳的選擇。

而李鶯則是颯爽大氣,魄力十足,看似每次都是沖動行事,確實有其深層用意,也極具智慧。

兩人很難分上下。

不過單論領袖群倫的魅力,確實是李鶯更勝一籌。

寧真真可以獨善其身,卻很難領袖群倫。

絕對的冷靜與時刻能洞察人心,讓她缺少一種根本的熱情,無法感染別人。

適合做謀士,不適合做領袖。

寧真真如果處于李鶯的位置,確實不會這么做,會謀定而后動,伺機尋找機會,而不是硬撼南監察司。

這么做有粉身碎骨的風險,而且風險極大。

不過李鶯看似沖動,卻絕不是沖動之輩,必有所恃,這個所恃應該就是自己。

她又要給自己送好東西了。

上一次的龍云大師的舍利讓自己受益匪淺,得到了九階通神的傳承心法。

他知道后面幾層,但真正有修煉經驗的是前面兩層,從而讓自己一舉踏入抱氣境圓滿。

自己能有如今的修為,確實李鶯居功至偉。

“師兄,我接到一個任務。”

“嗯——?說來聽聽。”

“是去大永。”寧真真蹙眉輕聲道:“去做內諜,身份是一個宗門的弟子。”

“哪一宗?”

寧真真輕聲道:“我會成為玉蝶宗的宗主關門弟子。”

“玉蝶宗……”法空若有所思。

寧真真道:“這玉蝶宗有不少的弟子嫁給了大永朝臣,有一張強大的關系網,消息是極靈通的,是外司最重要的一步棋。”

“我知道這玉蝶宗……”法空點點頭。

他通過先前得到的大永飛鷹宗高手丁楓,還有顧心弦等大永高手,知道玉蝶宗。

玉蝶宗可不是尋常的小宗門,聽這名字好像人畜無害,在大永卻是鼎鼎大名。

寧真真道:“這一次的機會難得。”

“玉蝶宗可不是尋常宗門,”法空皺眉道:“沒那么容易混進去的。”

“這名弟子原本便是我們綠衣外司的人,從小潛伏進去,被收為玉蝶宗弟子,最終拜入在宗主門下,可惜,前一陣子走火入魔而亡,所以外司想讓我過去頂替她。”

“這不胡鬧嘛!你不懂玉蝶宗的武功,還有她的相貌,還有她的習慣,過去便是送死。”

寧真真輕聲道:“她走火入魔而令武功盡廢記憶全失,至于容貌,可以以面具代替,外司有能工巧匠,制作面具是一絕,可以做得一模一樣,我身形也與那莫幽蘭相似。”

法空皺眉不語。

這太過冒險了,玉蝶宗可是在大永的天京城,一旦有危險,恐怕跑都跑不掉。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也是難得的挑戰。”寧真真熠熠星眸閃動。

她如果完成這一次外諜任務,回來之后至少能升一級,是至關重要的一級。

而如果不去,靠著在神京,很難跨出這一步。

自己是最好的人選,畢竟自己能觀照人心,隨時調整自己的言行,也能獲得最多的情報。

玉蝶宗在大永朝的人脈網太廣,不知有多少玉蝶宗弟子是官員之家眷。

法空嘆一口氣。

他先前所見的寧真真命運可沒有這一條,又莫名的發生了變化。

“師兄,我想試試。”寧真真輕聲道:“不想一直呆在神京,枯守平庸。”

“師妹,你可知道這般的兇險,便是我天眼通看得到你有兇險,你也未必能避得開,畢竟你沒有神足通,我的神足通也不能帶人走。”

“知道。”寧真真道:“不過我想試著冒一次險,否則,很難真正踏入更上一層,不管是我的武學境界,還是官職。”

她知道自己呆在神京,在法空的庇護之下平平安安,很難激發潛力,突破境界。

這日子確實舒服,她恨不得永久如此,永駐此時。

可她也知道,想要維持如此,就要自己不斷的變強。

自己的武學如果不精進,這樣的日子終究是難以長久,自己會越來越帶近死亡,自己會越來越成為累贅。

法空凝視著她。

寧真真靜靜看著他。

法空搖搖頭:“罷了,我也不多勸了。”

“多謝師兄。”寧真真嫣然笑道。

她這一笑宛如霽雪初晴。

法空心如止水,搖搖頭。

寧真真安慰道:“此事聽著危險,其實沒那么兇險的,畢竟莫幽蘭人際關系簡單,平時只是隨著師父修煉,而她師父已然亡故,只留下了她。”

“已然亡故了?”

“剛剛亡故沒多久,她也在閉關時走火入魔而亡,如果不是外司的秘諜偷偷聯系她時發現異樣,也很難發現她已經死去,因為沒什么人關心她。”

“玉蝶宗的宗主怎會亡故的?”

“也是走火入魔。”

“玉蝶宗的武功沒那么兇險才對。”法空皺眉道:“不會是有什么別的內情吧?……那位姑娘的尸首何在?”

“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寧真真輕聲道:“司內要先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走火入魔,查清楚緣故,再弄清楚那宗主走火入魔的緣由,才能讓我心中有數。”

“理應如此。”法空點頭。

綠衣外司行事還是有章法的,不是一無是處,畢竟綠衣外司的人才濟濟。

法空道:“先看看這邊的情形再說,先別急著決定。”

“好。”

清晨時分,法空與林飛揚法寧及周雨周陽徐青蘿一起出了外院的門,沿朱雀大道慢慢往前走。

門外已經排了一條長龍,最前頭是白衣如雪的明月繡樓的繡娘們,早已經成為金剛寺外院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香客們紛紛見禮。

法空合什還禮,步履徐徐,從容往前走,所過之處,大道兩邊的人們紛紛行禮,恭敬的喚“法空大師”。

法空微笑頷首,合什還禮,神情謙和從容,一派高僧風范。

法寧落在他身后一步,宛如一尊鐵塔,所過之處,地面好像都在顫抖。

在他身邊,周陽與周雨及徐青蘿顯得格外的嬌小。

“法空大師!”忽然一聲大喝響起。

法空抬頭看去。

只見朱雀大道的中央站了三個雄壯的大漢,皆是中年,身形壯碩不遜色于法寧。

法空挑眉看向他們。

“久聞法空大師你的大名,我們云嶺三雄卻是不太服氣,特來討教。”

法空微微一笑,平靜問道:“三位壯士如何討教?”

“當然是比武。”

“比武的話,恐怕不能如三位壯士之愿,貧僧武功修為尋常,全部時間都用來練佛咒,修佛法。”

“嘿嘿,人們都說法空大師神通廣大,那你可以用神通嘛,可以看看神通厲害還是武功厲害!”

“正是正是。”

“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神通強,還是武功強!”

另兩個壯碩漢子幫腔。

周圍人們頓時露出好奇神色,想要一觀法空的武功,是不是如他的佛咒一樣強絕。

在他們的想象里,法空大師應該不僅佛咒厲害,神通廣大,還應該武功也絕頂。

但現實是,法空大師的武功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好像誰也沒見過。

人們見到法空大師,頭一個想起的便是佛咒與神通,想不到武功了。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緩緩升起。

宛如一座巍然巨峰拔地而起于眾人跟前,巍峨的氣勢沖天而起,凌壓眾人。

法寧緩緩踏出一步,站在法空跟前,朝著三個大漢合什道:“三位施主還是請讓開吧。”

“喂,你這和尚,我們是跟法空大師討教,你別礙眼。”一個魁梧大漢擺擺手,示意他閃人。

法寧搖頭道:“三位施主,法空師兄不與人動手的,三位施主何必為難師兄。”

他說著話,踏前一步,氣勢如山般壓下。

三人的臉色微變,白了白。

他們這一次切實感覺到了有一座山岳壓到自己身上,胸口發悶,幾乎喘不過氣來。

“你……”

“阿彌陀佛。”

一個大漢不滿的道:“別阿彌陀佛了,和尚你這不是以大欺小嘛。”

“阿彌陀佛。”

“……行行行,那我們走。”三個壯漢轉身便走,臉色悻悻。

只是臨走之際,不服氣的瞪一眼法空,好像在罵他憑靠法寧的大宗師威勢算什么本事。

法空微笑合什。

林飛揚斜睨一眼法寧:“法寧,你心腸真夠軟的,太慈悲了!”

他知道法寧搶先出手,是要搶在自己前頭,是不想自己動手。

自己要是動手,可沒這么容易放過他們。

想踩著住持揚名立萬?

瞎了他們的狗眼!

不打得他們爹娘都認不出,自己就不姓林。

法寧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露出憨厚笑容,全無剛才的大宗師威勢。

法空笑著搖搖頭,繼續往前走。

法寧退后一步,與林飛揚并肩跟在他后頭,緩步而行。

只是此時,人們的目光不由的瞥向法寧。

人群中有武林高手,當然感覺到了法寧的大宗師氣勢,如此年輕的大宗師,驚世駭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