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85章 欽天

第285章 欽天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85章 欽天

法空搖頭感慨。

先前還是小瞧了李鶯的修為。

李鶯的修為看似是宗師,距離大宗師還有一段很遠距離,可真正的殺伐之威力卻是驚人。

寧真真如果跟李鶯性命相拼,你死我活的話,絕對擋不住李鶯。

剛才那一劍,寧真真恐怕就避不過。

歸根到底,寧真真經歷的廝殺還是太少,畢竟還是年輕。

李鶯可謂是真正從血雨腥風里硬殺出來的,不知經歷了多少生機搏命。

這也可能是殘天道與明月庵對弟子的培養方式不一樣,殘天道在魔宗六道之中,就像金剛寺在大雪山宗中的地位,以莽強聞名。

法空腦海里不斷回放著這一劍,摸索著自己的光頭,細細的思量如何破解。

這一劍是大有名堂的,可惜天魔秘典中并沒有這般劍法,殘天道中諸武功也沒有這般厲害的劍法。

那便是李鶯獨有的劍法,可能是她奇遇而得的精妙劍法,實在不遜色于神劍峰的劍法。

他現在劍法也精絕,看到如此精妙劍法,便忍不住想破解,或者吸納進自己的劍法之中,就像書法高手看到別的書法,總想吸納其精華融入自身。

法空研究透了這一劍之后,再次想起自己先前的猶豫,也做出了決定:既然李鶯會殺了香菊,那自己也不必動手,能少殺人就少殺人。

有因必有果,殺人便會有殺人的因果。

到時候直接跟李鶯問這個香菊的尸首,施展一下大光明咒便是了。

得其記憶,看看到底是如何這么快破開宗師關礙的,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

他收回了目光,負手在月光下踱步。

他天眼通沒有停止,看向了寧真真,發現寧真真正在月下而立,顯然是在等自己。

他一閃身,出現在寧真真的跟前。

寧真真一襲白衣如雪,一輪明月當空照,清輝落在她身上,更增添了幾分出塵之氣,如同廣寒宮的仙子。

“師兄。”她露出淺笑,如霽雪初晴。

法空笑著點頭。

兩人來到屋內,茶已經煮著。

紅泥小爐汩汩冒著白氣,淡淡茶香飄蕩。

寧真真斟了兩盞茶,推給法空一盞,輕聲道:“師兄,我打聽出來了。”

法空精神一振,揭開盞蓋吹吹氣,看向她。

法空已經托她跟妙音神尼打聽一下欽天監與皇上的糾葛。

這種事,不是寧真真打聽,妙音神尼絕對不會多嘴,自己這個神僧在妙音神尼跟前是沒用的。

寧真真看了左右一眼,壓低聲音:“欽天監與皇上確實不和,是因為皇上在奪嫡的時候,曾被欽天監的監主斷言必敗,而且跟先皇說皇上乃貪狼降世,殺性太重,不宜為君。”

“……所以被皇上記恨上了?”法空疑惑。

奇怪,欽天監怎會在這件事上插手?

這顯然是超出欽天監的職權范疇了,手伸得太長。

“這其實也是因為欽天監的內部爭斗。”寧真真輕聲道:“現在的老監主與現在的監主其實不是師徒,而是師兄弟,老監主原本是傾向于皇上的,可后來老監主犯了大錯,監主之位便被奪,如今的監主因為老監主而遷怒于皇上,于是便跟先皇說了那番話。”

“監主既然得罪了皇上,竟然還能繼續呆在監主之位上?”

“欽天監的監主不是皇上任命的。”寧真真輕輕搖頭道:“很奇妙吧?”

“嗯——?”

“監主之位是由欽天監所有弟子所推舉,他們不廢黜現在的監主,皇上也沒有權力廢除監主。”

“竟然如此?”法空訝然。

“這也是太祖定下的規矩,是為了保證欽天監能夠說真話說實話而不怕獲罪于皇帝。”寧真真輕輕搖頭:“這確實是一個極有卓識遠見的規矩,可惜……”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皇權因此而被削弱,身為皇帝,竟然拿欽天監的監主沒有辦法,不能任免。

這確實很窩火很憋屈。

但法空不得不說,這確實是遠見卓識,是需要足夠的勇氣與魄力才會做出的決定。

自己限制自己手上的權力,這與人性相逆,能下這個決定的太祖確實讓人敬佩。

“欽天監的監主斷言皇上奪嫡必敗,這一條就錯了,還有貪狼降世,……這話有點兒惡毒了。”法空緩緩道:“判斷出錯,難道這一任的監主還好意思繼續做監主?”

欽天監本就是預測天下大勢,如果算錯了,那就損害欽天監的權威,身為監主推測有誤,多數就要引咎辭位的。

“這一任的監主退位了,不再做監主,可欽天監眾弟子仍舊推選他為監主,他只好勉為其難的應了。”

“……欽天監這是要干什么?”法空皺眉。

明明知道皇上不喜歡這一任監主,犯錯之后就該御位,可硬生生又把他推到監主之位上。

這不就是跟皇上故意做對嗎?

他實在想不出欽天監眾人這么做的理由。

寧真真輕輕搖頭:“欽天監的人認為,皇上奪位的手段不正,德不配位。”

“嗯——?”

“這其中又是一些秘辛啦,不宜多說。”寧真真輕聲道。

她明眸顧盼,眼波流轉,在燈光下美得驚人。

法空知道她的意思,怕隔墻有耳。

雖然自己心眼在,有人靠近不可能瞞過自己,可誰知道世間有沒有那種奇人異士,真能瞞過自己心眼的。

所以一些話不說也好。

法空道:“總之,欽天監與皇上就是敵對了,彼此誓不兩立?”

“倒是沒那么嚴重,但皇上確實對欽天監的推衍不屑一顧,欽天監卻堅持每個月推衍一次天下大勢,呈報給皇上。”

“這是他們的職責也是權力,如果不呈報,他們存在的必要性也就沒有了。”

“正是。”

“大開眼界,大開眼界!”法空搖頭:“他們難道還想翻身,或者說,他們別有預謀?”

這件事聽起來非常荒謬,可既然是妙音神尼所說,應該不假。

“他們看起來是自暴自棄,破罐破摔了。”

“未必。”法空搖頭:“欽天監還是有真本事的,在皇上這件事上出差錯,可能是事出有因,……有些人確實是能逆改天機的。”

“如師兄你?”

“……對。”法空緩緩點頭:“我可以做到,未必旁人做不到,不能以為自己天下獨一無二。”

寧真真慢慢點頭。

法空道:“師妹,此事也要引以為戒,不要摻和進奪嫡之爭中,否則,欽天監便是下場。”

欽天監何等顯赫,地位超然,素為世人所欽,仿佛陸地神仙一般的地位。

結果竟然犯糊涂,妄想干涉奪嫡之爭,從而導致現在的沒落。

欽天監雖強,皇上不能治罪,可皇帝的態度一擺出來,群臣對欽天監也就敬而遠之。

通過孤立,欽天監可謂是眾叛親離,然后名聲自然受創,從而漸漸沒落。

“老監主既然在皇上身邊,做了禁宮供奉,難道就忍心看著欽天監沒落?”

“老監主對他們這些把他投下去的同門怎會有什么好臉色,巴不得他們倒霉呢。”

“可欽天監沒落,他難道不心疼?”

“估計沒什么心疼的,巴不得呢。”

“……未必。”法空搖頭。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就像自己跟金剛寺。

如果自己被趕出金剛寺,可當看到金剛寺沒落或者遇難,自己還是會出手相助。

不是因為感情,而是為了活得更好。

在這個世間,沒有根基是不行的,而宗門便是自己的根基,是自己活著的土壤。

人力有時窮,一人之力是微弱的。

欽天監便是老監主的根,他怎么可能無動于衷,只是在等機會,或者在熬欽天監的諸弟子罷了。

欽天監弟子沒有一個傻的,都是天才,當然也早看明白了,所以一直抻著,看誰先堅持不住。

“師兄,你說不摻和奪嫡之爭,可你救了逸王的世子與英王的世子,又交好信王爺,恐怕已經摻合進來了吧?”

“逸王爺與英王爺相爭,我不偏不倚,至于信王,你相信他能奪嫡?”

“信王爺得罪了太多人,恐怕是不行的。”

“所以跟信王爺親近,最是安穩。”

“安穩?可所有人都知道,信王爺很快就要倒霉的,要被卸了官職做個閑散王爺。”

“那可未必。”法空搖頭。

他現在已經看明白了。

信王爺剛開始時候,確實要倒,群臣洶涌,恨不得馬上除之而后快。

可是坤山圣教的事一出,群臣們被干擾了注意,忘了信王爺的事。

比起坤山圣教來,好像信王爺也沒那么可惡了,甚至因為他負責京城的治安,比剛換上一個新人更好,所以已經不再盯著他死咬著他不放。

再者還有自己的扶持,還真站穩了。

至少在三個月內是穩的。

原本三個月是穩的,可因為救楚靈,自己又改了信王的命,導致他有性命之憂。

“因為欽天監,所以皇上對預測命運是不屑一顧的,師兄你得小心一些。”

“嗯,我明白的,所以避免靠近禁宮,更離皇上遠一點兒。”

“師祖還說,師兄你最好離欽天監也遠一點兒。”

“嗯——?”法空若有所思。

他當初也隱隱覺得欽天監危險,直覺告訴他要遠離,現在妙音神尼又警告。

看來并非空穴來風,欽天監為何要對自己不利?

難道是因為自己有天眼通,能看到未來,所以不利于欽天監?

法空細細思索,尋找自己與欽天監的交集。

“剩下的師祖沒說。”寧真真輕聲道:“但我知道,師祖絕不會輕言。”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