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86章 探查

第286章 探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86章 探查

法空沉思。

寧真真蹙眉道:“他們難道認定師兄你是威脅,所以要鏟除你?”

法空道:“讓我離他們遠一點兒……”

“是。”寧真真道:“既然師祖說讓你離他們遠一點兒,想必是能殺師兄你的,不能大意,……欽天監如果一點兒實力沒有,我不信皇上會任由他們放肆。”

欽天監如果不夠強,甚至不需要皇帝說話,其他人就會代勞,暗中出手滅掉欽天監。

法空笑道:“也罷,那就聽師叔祖的,離他們遠一點兒。”

就怕到時候避無可避。

他想到這里,雙眼忽然放出金光,射向欽天監方向。

當初他感應到欽天監危險之后,一直沒有放下,一直在暗中觀察。

可惜,欽天監外面也有迷霧籠罩,就像禁宮一般。

但現在自己的金晴可破迷障,見得真實。

欽天監外面籠罩的迷霧頓時消散,金睛所見,欽天監位于一座山峰之上,依山勢而建的樓閣林立,山頂的宮殿聳峙。

這山峰有凌云之勢,凌駕于諸峰之上。

法空金睛慢慢掃視。

一共有七十二樓閣,九座宮殿。

梯形田地,層層疊疊往上,或種糧食,或種蔬菜,或種藥材,在月光下緩慢生長。

樓閣與宮殿皆靜悄悄的,萬物俱寂,唯有一些黑暗行者在悄悄行動覓食。

法空忽然凝神看向九座宮殿。

九座宮殿的殿頂皆坐著一個中年男子,跏趺而坐,仰面朝天,對著明月吞吐氣息。

鼻端一尺處,隱約有一團氤氳月華在流轉,在擴漲收縮。

法空眉頭微挑。

這是在練什么奇功?

他隨即收回了目光,免得被發覺。

換了自己,有人即使在很遠處觀瞧自己,自己也能感應得到異樣,從而追蹤到目光的主人。

這九個中年男子都是一品,都是大宗師。

欽天監只有這九個大宗師?

一個小小的欽天監,竟然有九個大宗師,聽起來驚人,可他推斷,欽天監絕不僅僅只有這九個大宗師。

否則,不敢跟皇帝硬扛。

他們這是自給自足,自成一界,不需要外界供給,所以才肆無忌憚?

他搖搖頭。

這欽天監確實危險,暫時不宜招惹。

當然,如果真有欽天監的過來殺自己,那就反殺之,施展大光明咒后便能知道所有底細了,現在不必急。

他們只是能威脅到自己,但并沒動手,世間能威脅到自己的恐怕不少,不可能都一一除掉。

若自己踏上一品,能威脅到自己的便不多了。

關鍵還是盡快踏上一品。

寧真真好奇的看著他雙眼。

法空微笑道:“金剛不壞神功練到了雙眼。”

他覺得應該不僅僅是金剛不壞神功所致,自己雙眼在經常施展天眼通的情況下,可能有所變異,所以功德之力一改造,才有如此異變。

恐怕其他修煉金剛不壞神功的,沒有這般異相,否則早就應該有記載了。

“師兄,依照師祖的說法,皇上能避則避,欽天監能避則避,王爺們也是能避則避。”

寧真真并不擔心這一番話讓法空反感與不服氣甚至不忿。

因為法空便是求穩求閑的性情。

“嗯,正是如此。”法空點點頭。

他看一眼禁宮方向。

如果沒坤山圣教,自己當然是能避則避,離禁宮遠遠的,不沾不碰。

但坤山圣教可不是自己避能避開的,他們已經在殺自己,避無可避,所以只能主動出擊,解決了這威脅才能過自己的逍遙小日子。

隨即兩人又談天說地,寧真真說了一些自己司丞上遇到的事,也談到了李鶯。

“李少主確實境況不妙。”寧真真蹙眉道:“顯然是有人故意散布風聲,說她能力不足,運氣不好,不宜做司丞,只能做一個司吏。”

“她原本的上司?”

“上司?雪瓶道的趙夢川?”

“趙夢川……”法空頷首:“此人如何?”

“在綠衣內司的風評極好。”寧真真道:“行事認真負責,公正嚴明,上下一致擁戴,人望極高。”

法空失笑:“看來李少主的境況確實不妙。”

寧真真輕輕搖頭:“殘天道與雪瓶道是死對頭,多數人都知道的,趙夢川刁難她,也沒人覺得奇怪,反而覺得理所應當。”

“她有望扳回局面嗎?”

“難,很難,”寧真真搖頭:“除非再立大功,不過現在的大功主要是坤山圣教,可坤山圣教沒那么容易對付,這個功也沒那么容易立。”

寧真真明眸似笑非笑:“師兄你對李姑娘夠關心的呀。”

法空道:“她是內司的,消息靈通,如果能升官,消息自然更靈通,也能助你一臂之力。”

寧真真露出笑容。

二人謀劃紫陽閣,就是為了消息。

明月庵雖然有明月藥樓與明月繡樓兩處產業,還有靜院,可消息都是些散亂的、無序的、外圍的,很難探入到朝堂部分。

自己如果想繼續升官,就需要朝堂的消息,可能一條消息就成為一個重要線索,立一大功。

沒有自己的耳目,立功靠碰靠運氣,那就太難了。

當然,自己也可以靠法空師兄幫忙,卻不想這么做,一味索取而不知付出,友情終究是要變質。

她蹙起好看的黛眉,沉吟道:“師兄,現在看,她被趙夢川壓得喘不過氣,暫時是很難翻身了。”

隨即輕輕搖頭:“其實她的運氣確實不算好,只能說官運乖蹇,碰上了那么個上司。”

法空點頭。

寧真真明眸閃了閃,輕笑道:“師兄,如果你想幫李姑娘的話,有一個好辦法。”

“算了。”法空搖頭。

他知道寧真真要說的好辦法是什么:挪掉趙夢川。

他卻不想用這辦法。

如果是寧真真碰上這樣的,自己可以想辦法弄掉對方,可李鶯,那就沒必要。

寧真真也沒再勸,又說起了一些瑣事。

半個時辰后,法空回到了自己屋子,盤膝坐于榻上,沐浴著清冷的月華。

他在思索這一天發生的事,自省一番。

天眼通看過了信王爺,未來三個月,確實沒有攻入總壇,現在看來,皇上是真的不信自己。

這也是正常。

當今皇帝不會輕信任何一人,更不會被任何人牽著鼻子走。

皇帝不下令,就調不動那么多的大宗師。

自己一人是不可能攻入坤山圣教總壇,奈何他們不得。

可明明知道總壇,偏偏沒辦法,這種滋味也不好受,讓他很不甘心。

別說現在自己不到一品,即使到了一品,也奈何不得他們的,還是要聚力才行。

先得摸清這坤山圣教總壇的底細,以便于行動。

“林飛揚。”

“……在。”

林飛揚從陰影里走出來。

他打著哈欠:“這么晚了,還有什么事?”

“去一趟坤山圣教總壇吧,遠遠的,不要靠近。”

“哪兒?!”

林飛揚惺忪的眼睛一下瞪大,雙眼驟然變亮:“我沒聽錯吧?”

法空招招手。

林飛揚湊過頭去。

法空左手食指點上他眉心,將坤山圣教總壇的位置發給了他。

林飛揚閉上眼,滾動的眼瞼可知他眼球迅速轉動著,片刻后睜開眼,雙眼放光:“竟然在那里!沒多遠吶,我去看看。”

“切記不要靠太近。”法空道:“我隨時過去找你。”

“放心,既然是總壇,那肯定很危險,我怎么可能隨意深入進去?先在外面探探看。”

“去吧。”

第一縷金色的晨光破開濃密的晨霧,照進一片濃郁的松樹林里。

林飛揚趴在一棵松樹上,濃密的松針掩住他身形。

他微闔眼簾,只以余光打量周圍。

這里是距離神京三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腳下,對面便是一座山谷。

他從外面看,這山谷怎么也不可能隱藏著那么宏偉的建筑,不可能那般奢華。

這山谷平平無奇,就是無數山谷中的一個,隱于深山,不聞于人世,沒有人煙沒有人跡。

可他從法空所灌入腦海的影像看,這里便是坤山圣教總壇的入口處。

這周圍一定隱藏著暗樁,可自己竟然沒發現。

這讓他不敢妄動,趴在松樹的松針里一動不動等著,已經等了一個時辰。

他不信這些暗樁不用換班,一直守在這里。

做暗樁是一件極為無聊極為耗神、讓人精疲力竭的活,誰也不可能一口氣做一天暗樁,需要休息恢復精神。

所以需要換崗。

他們只要換崗一定弄出動靜,那就能找到他們的位置,至于再往后怎么做,那就是法空的決定了。

他身邊忽然一閃,出現了法空。

他疑惑的看向法空。

法空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走吧。”

他知道法空在施展他心通,直接在心里想道:“馬上就要換崗了,就能發現他們了。”

“不必再等,現在就撤吧,免得被他們發現你。”

“……行吧。”

法空一閃消失。

林飛揚沒急著走,又趴在松樹里等了一會兒,畢竟都等這么久了,不差這一會兒,看到他們換崗再走不遲。

半個時辰之后,陽光已經從金色變成了白色,地氣蒸騰,樹林里越發潮濕,還不見他們換崗。

林飛揚決定放棄,盡快回去,還要去觀云樓吃早飯呢。

他不甘心的瞪一眼,一閃鉆進了陰影里,消失不見蹤影。

“有動靜!”有人低聲喝道。

“誰?”

“看看!”

三人身穿墨綠勁裝從草叢里鉆出,宛如三縷輕煙迅速在周圍繞了一圈,最終毫無所得。

“疑神疑鬼的,沒人!”

“奇怪……”

“我也感覺到有目光窺探。”

“那應該沒錯了,可能已經走了。”

“稟報上面,加強戒備。”

“是。”

林飛揚貼在一棵樹后,臉色極難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7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