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84章 補采

第284章 補采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84章 補采

皇后狠狠剜楚靈一眼,看向太后,柔聲道:“母后,可有不舒服的地方?母后你畢竟是第一次喝神水……”

“神水這般好,靈兒喝了不要緊,老身喝了怎就會不舒服?”

“母后,靈兒跟你的病情不同,不能一概而論的,萬一真有不妥,趕緊跟御醫說,不能拖延的!”

“沒有不舒服,反而很舒服,好久沒這么舒服啦。”太后搖搖頭,起身撂開錦被,便要下榻。

楚靈忙上前幫忙。

皇后忙道:“母后!”

太后沒好氣的道:“我下來走走,一直躺在榻上,都快發霉了!”

“可是……”

“我感覺好得很,我的身子我自己有數,只不過咳嗽幾聲罷了,其他的沒有大礙。”

皇后又狠狠剜了一眼楚靈。

這丫頭不但不勸一勸太后,反而順著太后,凈會一味的討太后歡心。

楚靈彎腰給太后穿好靴子,笑嘻嘻的扶著太后下榻,慢慢走出寢宮。

外面陽光正好。

深秋的陽光明媚,清亮。

天空湛藍。

太后因為咳嗽已經臥榻數日,寢宮在這個季節很陰冷,而偏偏還沒到生火龍燒炭的時候。

這時候一曬太陽,頓時覺得渾暖融融的

她不由露出笑容。

“皇祖母,我們去前花園唄。”

“好,聽靈兒丫頭的,就去前面花園。”

在宮外靜候的幾個彩衣宮女簇擁下,三人來到了前花園。

花園里有三棵古樹,三個大漢合抱粗,僅留下了半截樹身,是被雷電所劈斷,焦痕明顯,但在焦痕處又生出了新的嫩芽。

他們來到假山上的一座小亭里,可以俯瞰整個御花園的景色,可以看到湖水看到假山看到松林。

深秋的御花園有幾分蕭瑟之意,這是天地之機,人力難以改變。

往常時候,太后在這個季節不會過來這園子,人老了就不想看到這種肅殺之相。

今天卻心情好,覺得景色不錯。

皇后這一路上小心翼翼,仔細觀察著太后的臉色,看她臉色紅潤,沒有氣喘之相,長長松一口氣。

神水確實極神效。

如果是從前,沒喝神水時,走這幾步,太后便要呼嗤呼嗤劇烈喘起來。

臉色會煞白,然后開始咳嗽不止,一口氣能咳嗽上半天,甚至晚上都睡不著覺。

這種咳嗽真能讓人發瘋。

她知道太后是何等的痛苦,御醫們使出渾身解數,服藥是很難服藥的,又是運氣,又是運針,才能勉強鎮壓下來。

但這個過程也要持續兩三個時辰,才能慢慢鎮壓下來,這兩三個時辰已經足夠遭罪的。

即使鎮住,可能稍一動彈,馬上又是劇烈咳嗽,小心翼翼如走懸崖邊一般的感覺。

而如今,太后卻是毫無異狀,沒有咳嗽的征兆。

太后感覺,簡直就是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所以對楚靈這個勇敢大膽又有孝心的孫女格外的疼愛,越看越喜歡。

楚靈天性靈動,機敏,一旦想討好一個人,能順著把話說得讓人心花怒放。

一時之間,小亭里歡聲笑語一片。

“靈兒,你再跟我說說法空大師吧,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皇祖母,我只見過他兩次,一次是在路上碰到的,另一次是去金剛寺外院,不太了解呀,……不過覺得他人挺不錯的,沒有那種恃才傲物的狂態,虛懷若谷。”

“靈兒,我想問問法空大師的神通是真的嗎?”

“應該是真的吧。”楚靈歪頭想想:“這么多人覺得是真的,難道他能騙過所有人?”

皇后低聲道:“母后,也有傳言說他是騙子,不過既然皇上給了他尊號,恐怕不假。”

“嗯,皇帝的眼光還是準的。”太后點點頭:“可惜,不能請他過來講一講佛法。”

“皇祖母,你是想讓我探探他的口風,是不是?”

“鬼機靈!”

“嘻嘻,皇祖母放心,我會問一問的,不過嘛,我覺得他對禁宮還是懷有戒心的,不想靠近。”楚靈實話實說,免得給太后過多的期望,最終失望也越大:“不過皇祖母,我聽他說,他正要建一個小西天極樂世界,人死之后,留在他的小西天極樂世界,就跟活著沒什么兩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哦——?”太后頓時感興趣。

到了她的年紀,對死格外的敏感,也格外恐懼,當然想活得更久。

篤信佛法,也是為了身后之事準備,這一輩子的榮華富貴都享受到了,希望下一輩子能夠有一個好的日子,或者能去西天極樂世界。

楚靈道:“我看他是想探探父母的口風,嘻嘻,如果父皇不允,他可能就不建了。”

她天賦機敏,即使當時沒有領悟法空的意思,后來一想也就回過味兒來。

“這件事靠譜嗎?”太后問。

楚靈搖頭:“那我便不知道了,皇祖母,我過兩天過去看看,不過還是要父皇先答應才行。”

“嗯,我會跟皇帝說說。”太后道。

法空吃過晚飯,負手在荷花池上踱步,心眼已經打開,看到了妙春樓里香菊。

法空對她極為好奇,想看看到底在干什么,這個坤山圣教弟子是不是真要接客。

結果發現,香菊卻是精擅幻術。

過來找她的恩客是個中年男子,與她喝幾杯之后便神魂巔倒,然后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法空不由的感慨香菊姑娘的招數厲害,動作嫵媚勾魂蕩魄,真沒有幾個男人能招架得住。

幾句話就會被她灌醉,迷迷糊糊中昏睡過去。

她輕松的將恩客扶到床上,剝去衣裳,然后一手心貼到恩客的眉心處,一手心貼到自己的眉心處。

她很快臉色紅潤,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渾身輕輕顫抖。

然后慢慢的收回雙手,結印放在丹田處,跏趺而坐一動不動,竟然寶相莊嚴,有幾分圣潔之色。

法空頓時更加好奇。

這是在修煉某一種奇功,看她肌膚晶瑩如玉,宛如有寶光在皮膚下流轉,顯然是采集了這恩客的某些力量,然后納入己身,強化自己。

這是什么奇功?

一個時辰之后,這恩客醒來,臉色蒼白宛如虛脫,似乎要大病一場。

但他蒼白的臉上滿是笑容,一幅心滿意足的模樣,盡管香菊已經不見蹤影,他還是笑容滿面。

法空搖搖頭。

顯然,這男人是陷進了幻境之后,一場春夢了無痕。

從消耗來說,比真正的云雨更消耗精氣神,所以他會以為自己瘋狂了一把,銷魂了一晚。

法空搖搖頭。

采補之術。

香菊練的是采補之術,沒想到坤山圣教弟子還練這種邪術,類似于大永的長春功了。

練這種邪術者,乃武林公敵,人人得而誅之。

坤山圣教還真是夠瘋狂的,就不怕人人喊打,不講究聚攏人心?

真不知該說是短視呢,還是瘋狂好。

而此時,香菊姑娘已經在接第二個恩客,在另一間屋子里,正與一個青年喁喁而語,柔情蜜意。

這青年也是一幅酒色過度的模樣,臉色蒼白,眼袋泛青,明明年紀輕輕卻一幅弱不禁風之相。

法空一邊負手踱步,一邊觀照,看著這位香菊姑娘故伎重施,很快將這青年灌醉放倒到床上,然后又一番采補。

雖說她的采補之法沒有那般淫邪,可采補便是采補,損人利己,便是邪術。

但隨著她的采補,她修為確實漲了一大截,比起一般的修煉奇才來說,勝過十倍。

依照她這般進境之速,如果沒有關礙的話,恐怕十幾天功夫就能跨進宗師了。

這香菊姑娘原本便是天元境界了。

但這樣的邪術,宗師之境難道沒有關礙?

法空是不信的。

所以這香菊姑娘想踏入宗師恐怕沒那么容易,不知道又有什么怪招。

他篤定香菊絕不會規規矩矩按步就班的打破關竅的,一定有取巧之法。

他倒是想看看。

因為他也只差了一點點,如果有這樣的秘法,學會了說不定能助自己更快踏入一品之境。

踏入一品,才算是真正有立足之力,不必再依靠師伯祖慧靈的庇護。

甚至不必再對禁宮有那么大的戒懼。

那這個現在殺掉直接奪得她記憶之珠呢,還是繼續留著這個香菊,看還有沒有其他收獲?

法空負手踱步之際,在思索這個問題。

最終還是決定留下看看,看會不會有意外的收獲,看她能不能破開關竅踏入宗師。

說不定這期間還會有別的坤山圣教高手找上她,利用她這個魚餌說不定能釣出更多的魚。

他想到這里,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如古潭,隔著數里之遠,幽幽照在香菊身上。

天眼通。

天眼通所見,她在五天之后踏入了宗師境界。

這比他判斷的更快幾天,看來她的修煉是厚積薄發,越來越快。

這五天之中,她吸納了二十五個男子的精氣神,當真是又密又快,急不可待。

不過除此之外,并沒有人找她。

甚至十天之內都沒有人找她,直到她在第十天的晚上刺殺李鶯而身亡。

十天之后的夜晚她去刺殺李鶯,結果被李鶯識破了行蹤。

她從而由暗殺改為了強殺,卻被李鶯一劍斬殺。

法空看到了李鶯武功的精絕,沒用天殘掌,用的是精妙絕倫的劍法。

劍如電光一閃便殺了香菊,香菊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斃命身亡,甚至沒來得及施展碧血化生訣。

她原本的打算是試一下李鶯的深淺,待與李鶯激戰時,忽然施展碧血化生訣,猝不及防,沒想到李鶯的劍讓他猝不及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