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56章 踹門

第156章 踹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56章 踹門

法空輕頷首。

“和尚你不去看看?”林飛揚不服氣的道:“這家伙也忒狂了!”

“比你狂?”

“……比我狂!”林飛揚哼道。

法空笑著搖搖頭。

林飛揚道:“竟然罵他們都是一群草包,我覺得把我也罵進去了,我也是草包。”

“你若能追到他,自然就不是草包了。”

“……追不到。”

林飛揚搖頭嘆氣,隨即又道:“和尚,是不是九幽九玄搜神訣不夠強啊?我都練到頂了,還是追不到他,這說明什么?”

法空轉身負手而去。

林飛揚緊追著他:“要不然,和尚,你替我們出一口氣?”

“且看魔宗的手段吧。”法空道。

他覺得自己實在沒有必要伸手。

先前那黃玉楓要沒命了,自己伸了手,已經是做得夠多,仁至義盡。

難道事事都要自己做?

前世的孟子已經說得很透徹了,沒挫折哪能增強才能,什么事都有自己代勞,順風順水,寧真真怎能成長?

林飛揚驚奇的道:“真要他們求魔宗?魔宗啊!”

“總要看看魔宗的手段吧。”法空笑道:“難道你不好奇他們怎么捉到這人?”

“……是挺好奇的。”林飛揚道:“不過真要被魔宗捉到這家伙,寧姑娘她臉上可不好看吶,會不會怨你?”

法空驚奇的看一眼他。

林飛揚得意的道:“我知道女人可是很小心眼的。”

法空搖頭笑笑:“去開門吧,王妃過來了。”

林飛揚一閃消失。

法空來到前院的時候,許妙如已經奉完香,在放生池邊看蓮花,打量一只只曬太陽的烏龜。

小杏與小桃伴在一旁,看到他出現,合什行禮。

法空合什還一禮。

“大師。”許妙如轉身過來,合什笑道。

她一襲墨綠羅衫,襯得肌膚如玉,氣質高華恍如神仙妃子。

法空合什。

兩點信仰之力鉆進光輪之中。

雖然現在信仰之力上萬計,可他每次想到一點信仰之力能施展一次神通,便對信仰之力很珍惜,覺得一點也很重要。

許妙如贊嘆道:“要恭喜大師了,大自在法主,神京各寺的高僧們,能獲得尊號的一只巴掌數得過來。”

法空微笑。

許妙如道:“不過依大師的功德,這個尊號還是低了。”

這一次的功勞可謂極大,皇上只給了法主的封號,太過小氣,至少應該是法王。

法空笑道:“王爺可好?”

“唉……”許妙如搖頭嘆一口氣,輕蹙黛眉:“正生悶氣呢。”

法空點點頭。

淳王與黃泉谷犯下那般滔天罪惡,卻逍遙自在,不過損失黃泉谷幾個弟子而已,對淳王與黃泉谷都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這個事實太讓人郁悶,尤其是信王險死還生的現實。

信王身為一品,以為已經自保無憂,哪想到差點兒死在黃泉三日醉之下。

更何況稍微出個岔子,現在整個神京恐怕都不在了,大乾也群龍無首,想想就不寒而栗。

信王爺肯定是想報仇。

可惜想報仇沒那么容易,大乾的奇人異士雖多,未必能找到黃泉谷那樣的。

更何況,信王想報仇也沒辦法以其人之道還施其人之身,頂多是殺掉淳王與滅掉黃泉谷而已,過不去良心那一關。

這足以導致他郁悶生氣了。

“王爺一直在想著怎么報仇淳王與黃泉谷吧?”

許妙如輕輕點頭,嘆氣道:“王爺說,即使奈何不得淳王,也要把黃泉谷給滅嘍。”

“王爺準備怎么做?”

“不知道,所以在生悶氣。”

法空道:“我救人還成,殺人就差遠了。”

“報仇這種事怎能勞煩大師你。”許妙如擺擺玉手。

法空道:“這種事,還是交給專門的人去做,信王爺是九門提督,管不到外面的。”

“所以很不甘心,很不情愿。”許妙如哼道:“他準備辭去九門提督之職,掌管綠衣外司。”

法空失笑。

綠衣外司是隸屬于兵部之下,同時也隸屬于內監,地位超然,但綠衣外司比起九門提督來,簡直天差地別。

許妙如嘆一口氣:“我是勸不動他的。”

法空道:“王爺是聽到什么消息了,所以主動退縮吧?”

“沒有。”

“那便是意氣之舉,……太過孩子氣,讓他算了吧。”

“有大師這句話就好。”許妙如頓時嫣然笑道。

法空搖頭失笑。

許妙如笑道:“王爺從前的時候,對王爺雖信,卻又有一點兒不信的,現在嘛……”

對法空大師的信任不遜色于自己。

顯然是親身感受到了神通之強,心服口服,所以法空大師的一句話抵自己一百句一千句。

“王爺現在是一動不如一靜。”法空道:“這次的事又是一次大功,皇上心中有數的。”

“皇上……”許妙如芙蓉玉臉露出一絲奇異神色。

法空看出她一肚子話,沒多問。

許妙如顯然是對皇上有微詞,這樣的話還是不宜宣之于口,免得隔墻有耳傳出去,傳到皇帝耳中就不妙了。

“王爺曾說,皇帝最苦,逆反人性。”

法空不置可否的笑笑。

他不想聽許妙如表示對皇帝的不滿,免得禍從口出。

許妙如道:“王爺說,身為皇帝,有時候為了天下大勢,為了江山社稷,需要做一些違心之事的,會愧疚會懊惱會自責,可還是要義無反顧的要去做,尤其是犧牲一些不該犧牲人。”

“……明白了。”法空緩緩點頭。

他一下明白了信王所想。

信王是已經坦然接受了自己要被犧牲的命運。

法空蹙眉。

如果如此的話,那信王很可能要瘋狂一把,親自去刺殺淳王,或者對付黃泉谷。

他看看許妙如。

顯然,許妙如根本沒意識到這種可能。

“大師,”許妙如抬頭看向天空,露出笑容:“不知道我這個王妃還能做多久呀。”

“王妃會長命百歲的。”法空微笑道。

他感受到許妙如的深深渴望,渴望信王能平平安安渡過難關,不會被皇帝所犧牲。

“借大師的吉言……”許妙如嫣然笑道。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莫測。

許妙如靜靜看著天空的白云。

初秋的天空湛藍如洗,白云宛如一團團雪白棉花,靜靜懸在天空之上。

“林飛揚,紙筆。”

“來嘍。”林飛揚一閃出現,已經拿了筆墨紙硯,擺到一旁的石桌上。

他手快得幻成一團影子,眨眼功夫研好墨,遞上筆。

法空接過筆,一口氣畫了十二幅圖,輕輕吹干。

畫上都是一個人像,相貌各異。

“這些王妃帶回去吧,讓王爺派人盯住這些家伙,免得出什么亂子。”

“多謝大師!”許妙如嫣然笑著合什。

小杏與小桃將這些圖畫收起,小心翼翼唯恐弄臟弄壞。

法空道:“難關難過關關過,王爺放寬了心,慢慢應付便是了。”

自己這是在強行替信王續命呢,實在不知道能續多久。

神通并不是無敵的,反而限制極大。

“有大師在,我便不擔心了。”許妙如笑道。

法空笑道:“我這個大自在法主,可不能隨隨便便管閑事的。”

許妙如輕輕點頭:“明白的,王爺也說了,這三個字的尊號別有深意,讓我提醒一聲大師呢。”

“善自珍重。”法空笑道。

許妙如告辭裊裊離開。

夕陽西下,斜暉殘照,把金剛寺外院染成了一片紅色。

金剛寺外院沉浸在一片寧靜之中。

法空正在藏經閣里讀書,準備要把這些書都讀完。

這些書存入在這里已經很久,卻很少有人翻碰,不讀完委實可惜。

林飛揚正在廚房里研究菜譜。

他又從狂沙樓的大廚那里學了兩招,要活學活用,應用在自己原本的菜上。

法寧帶著周陽在后面的塔園里,他一邊鋤草,一邊盯著周陽在練功。

周陽心不在焉,用氣無力。

被法寧訓斥了一番之后,好了一些,但仍舊提不起精神來,法寧便追問原因。

周陽便問今天徐青蘿為何沒過來。

雖然每天都要斗得不亦樂乎,可徐青蘿不來,他便提不起斗志,練功也沒勁了。

法寧不再理他,埋頭鋤草。

回春咒把種子催得成長極快,也讓雜草長得更快,而且雜草的生命力比菜種子更強。

所以要把鋤草,否則很快就沒辦法看了,田圃會變成草地。

圓生三人正在打掃上上下下。

唯有慧靈老和尚最清閑,躺在敲鐘木上呼呼大睡,酣聲甚響。

“砰!”一聲悶響。

金剛寺外院的大門被一腳踹開。

慧靈老和尚猛的驚醒,坐起來瞪起小眼睛,看到了圓生他們三個已經從大雄寶殿里沖出來。

六個和尚大步流星跨入門內,往旁邊一分,站到大門內兩旁。

如山和尚臉色鐵青,冷冷跨進大門,沉聲喝道:“法!空!”

“如山小和尚,你好大膽子啊!”

慧靈老和尚笑瞇瞇的,絲毫沒有被人破門強闖的惱怒,反而興致盎然,好像要看好戲。

如山和尚鐵青著臉,合什一禮道:“慧靈師叔,法空何在?”

“他呀……”慧靈老和尚笑瞇瞇的搖頭:“先前還在呢,現在就不知道了。”

他發現法空已經不見蹤影。

在如山和尚破門之前,法空還在藏經閣里讀書,可如山和尚一腳踹開了門,他便倏的消失不見。

應該是用了神足通跑了。

倒是跑得夠快!

“如山大師,此舉是何意?!”圓生和尚三人沖到近前,擋住如山和尚,圓生冷冰冰的道:“是覺得我們金剛寺外院無人?!”

圓耶與圓燈怒瞪著如山和尚。

法寧讓周陽呆在塔園,自己也沖過來看誰敢踹金剛寺外院的大門,尤其是額匾有皇帝親書之后。

他站到圓燈和尚身邊,也怒瞪著如山和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