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55章 絕境

第155章 絕境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55章 絕境

自己在佛珠上的回春咒威力雖不如直接施展,威力只有七八分,但救一個人還是綽綽有余。

即使沒見到自己,黃玉楓被自己加持的佛珠救了之后,還是照樣生出信仰之力。

自己也收到了黃玉楓的信仰之力。

這說明,自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來擴大信仰之力,可以更容易的增加信眾。

黃玉楓緩緩起身。

心臟有力的跳動,他甚至感覺比從前更加的強勁,渾身洶涌著強橫的力量,仿佛一拳就能將天搗破。

他胸口洋溢著沖天豪氣,扭頭道:“司丞,我們再回去找他們!”

司馬尋忙道:“老黃別胡說,那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還是別硬拼的好。”

“不錯不錯。”趙之華忙附和:“老黃,沒必要逞意氣之爭,還是等等,他們內司的人應該也快到了吧?還有神武府的。”

這一會兒,這些家伙搶功的勁頭哪里去了,反而個個慢如龜,簡直不爭氣!

黃玉楓沉聲道:“他們最強的高手應該已經派出來了,都死光了,剩下的不足為懼。”

寧真真正要說話,忽然側耳傾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澄虛顧盼四周。

他看寧真真的模樣,便知道有人在給她傳音入密,可沒發現有人。

那便沒有別人,便是先前送佛珠的。

這家伙的身法確實詭異。

“司丞,剛才那位是何方神圣?”司馬尋忍不住問道:“莫不是金剛寺外院的?”

“不算是金剛寺外院,他不能算是金剛寺弟子,只是師兄自己收的侍從。”

“侍從……”司馬尋勉強笑笑。

黃玉楓贊嘆:“不愧是法空大師。”

“當真是好身法。”司馬尋道:“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奇妙的身法。”

“進谷吧。”寧真真道。

她飄身往回走。

黃玉楓忙跟上。

司馬尋一怔之后忙也跟上去,低聲道:“司丞,還要硬拼?”

寧真真一言不發,速度奇快。

一行人警惕戒備,小心翼翼的來到山谷口,然后心神更加緊繃,慢慢往里走,一步小心。

因為先前沒發現危險,所以他們現在不敢再徹底相信直覺,只能憑肉眼的觀察,耳朵的傾聽,鼻子的嗅探,還有細微的感覺,仔細判斷。

慢慢來到山谷里,卻發現山谷什么也沒有。

寧真真的眼神落在一塊石壁上。

澄虛的眼神也落到上面。

這石壁處于背陰之處,布滿了青苔留下的痕跡,原本的青苔已經被清除,寫下了四個大字:“一群草包”。

他們的眼神惹起眾人注意,也紛紛看過去,頓時一股火躥上頭頂。

趙之華咬牙切齒:“可惡!可惡之極!”

“嘿!”澄虛搖頭發出一聲笑,似是自嘲。

自己這一次還真是栽了不小的跟頭,被人耍得團團轉,至今還沒找到人。

“司丞,一定得逮到這幫家伙!”司馬尋沉聲道:“否則,我們綠衣外司的臉面何存?”

寧真真卻淡然以對,只是盯著這四個字瞧,仿佛在研究這四個字的寫法。

石壁上殘留著青苔,令這四個字并不顯眼,不仔細搜索還真未必發現。

寧真真探出瑩白的玉手,輕輕按上石壁,纖纖食指尖抹一下青苔,湊到鼻前嗅了嗅。

澄虛道:“是剛走沒多久?”

寧真真道:“超過了一個時辰,所以,是有意戲耍我們。”

澄虛笑了:“好家伙,夠猖狂,夠囂張,這樣的對手還真夠勁!”

寧真真淡淡笑了笑。

司馬尋他們卻沒有這般感覺,反而恨意洶涌,好像臉上被打了一個又一個耳光。

寧真真道:“師叔,我們原本是追索謝侍郎滅門的兇手,現在卻變得有點怪。”

澄虛點點頭:“好像變成了跟那施展遮天蔽日功的家伙較量了。”

“其實是被他耍著玩。”寧真真道。

澄虛呵呵笑了。

這話是實話,可說得太直,讓人聽著不舒服,看看她那些手下們,好像要吃人一般。

他隨即想到,這恐怕正是寧真真要達到的目標。

嘿,明月庵的女人就沒一個簡單的!

司馬尋沉聲道:“司丞,這家伙如此猖狂,一定會露出破綻,我們一定能追到他!”

寧真真輕輕搖頭:“這恐怕正是他想做的,非要追他,就會鉆入他的陷阱中去。”

“那……”司馬尋皺眉:“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他猖狂,束手無策?”

寧真真閉上明眸,再次將佛珠戴上皓腕,凝神感應,尋找冥冥中一絲玄機。

澄虛的臥蠶眉緊鎖,也覺得棘手。

這施展遮天蔽日功的家伙太猖狂,可自己還真找不到那家伙。

他盯著那四個字瞧,伸手按上四個字,凝神感應。

阿修羅神功最擅長廝殺戰斗,直覺也更準,遠遠勝過人類的戰斗直覺。

他先前便是憑借這一點找到的這里。

可是再凝神感應,卻是一片黑暗,仿佛進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里。

“這家伙……”澄虛哼一聲:“是故意激怒我們吶,也是故意炫耀。”

看澄虛如此,司馬尋也模仿,伸手按上其中一個大字,然后凝神感應。

可惜一片白茫茫,根本什么也感應不到。

他搖搖頭,睜開眼放棄。

雖然這家伙猖狂,可惡,恨不得把他一劍刺死,可不得不說這隱匿氣息的手段太厲害。

他緩緩道:“司丞,我有一法。”

“說。”寧真真閉著明眸淡淡說道。

司馬尋道:“我認得天機崖一位高手,精擅推衍天機,我去請他為援手吧。”

“要多久能請到?”

“天機崖便在神京不遠處,如果我全力趕路的話,一天之內就能請得到。”

“……”寧真真沉吟。

“司丞,他遮蔽氣機的手段再厲害,可也瞞不過天機吧?一定能追到他的!”

“天機崖的人沒用,”澄虛搖頭:“魔宗的遮天蔽日功,那就是遮掩天機的,當初創出此法的目的就是克制天機推衍與氣息追索。”

“總要一試的吧?”司馬尋強忍著澄虛的威勢,堅持己見:“死馬當活馬醫唄。”

澄虛搖頭。

自己也認得天機崖的高手,阿修羅神功比天機崖的感應厲害得多,找天機崖的高手,白白浪費時間而已。

寧真真道:“師叔,可有主意?”

“……找魔宗的人。”澄虛哼道:“解鈴還須系鈴人,既然是魔宗的奇功,那當然找魔宗的人破解。”

“魔宗……”寧真真沉吟。

三大宗弟子對魔宗的意見都極大,所以寧真真屬下并沒有魔宗弟子。

但綠衣外司之中有。

甚至諸多上司之中也有魔宗六道的高手,同級之中也有不少的魔宗六道弟子。

司馬尋大急:“司丞不可!”

他身為天海劍派的弟子,怎能容忍魔宗弟子來幫忙。

寧真真看向他:“難道你還有什么好辦法?”

“天機崖……”

“天機崖不成的。”寧真真道:“師叔既然說不成了,那便是不成的。”

“我認得一位天機崖高手,天機推衍極為高妙……”

“好像就你認得似的。”寧真真蹙眉淡淡道:“師叔當然也認得,不必再說!”

司馬尋一滯。

他這才反應過來,澄虛和尚為何說不成,恐怕不是無緣無故說的。

畢竟身為大雷音寺高手,不可能隨便下判斷,必是有緣由的。

澄虛呵呵笑道:“小家伙,我跟天機崖的周崖主有幾分交情,知道遮天蔽日功克制大周天推衍術的。”

“唉……”司馬尋無奈道:“難道我們就眼睜睜要跟魔宗高手求援,簡直是……”

他覺得太窩囊太憋屈。

寧真真抬頭看一眼神京的方向。

澄虛道:“你想找法空幫忙?”

寧真真搖頭:“總不能凡事都麻煩師兄,他又不是綠衣外司的人,……仔細搜一搜這里!”

“是。”眾人有氣無力的回答一聲,分散開來,每人一個方向搜索開去。

澄虛搖搖頭。

白費力氣而已。

留在這上面的字跡都沒辦法感應到氣息,這家伙的遮天蔽日功之高深讓人心驚。

很顯然,先前讓他們能感應得到,是那家伙故意泄露的氣息,就是為了讓他們鉆進陷阱里。

這是把他們玩弄于指掌之間。

現在不想玩了,便徹底遮住氣息,一絲也沒辦法感應到,一個時辰足夠他逃之夭夭,不知所蹤了。

武林之事便是這般殘酷。

技高一籌,便能為所欲為,逍遙法外也是尋常事。

技不如人,再怎么憤恨再怎么痛苦,再怎么渴望找到兇手,也是無濟于事。

司馬尋找了一圈,一無所獲,來到寧真真身邊:“司丞,真沒辦法了嗎?”

寧真真沉默不語。

“法空大師真有辦法?”司馬尋問。

寧真真淡淡道:“實在不成,便找魔宗高手吧。”

“可是……”司馬尋不甘心。

寧真真道:“總要找到兇手的。”

“……是。”司馬尋頹然嘆一口氣。

他心里充滿了無窮的失敗與不甘心,真要求到魔宗弟子身上,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他寧愿求助法空。

只恨自己修為太差,只恨天海劍派沒有這般追蹤秘術,否則,何必要求魔宗高手!

寧真真看向周圍的人們。

澄虛搖搖頭:“走吧,先回去。”

此時幾個神武府弟子與一群綠衣內司人過來,看寧真真他們往回走,懵懂不解。

司馬尋他們像斗敗的公雞,有氣無力。

他們忙追問究竟。

司馬尋他們卻不想說,只是搖頭,懶洋洋的往回走。

此時林飛揚出現在法空身邊,撓撓頭:“和尚,這家伙太厲害了,我也追不到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