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57章 詭計

第157章 詭計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57章 詭計

“法空和尚呢?”如山和尚鐵青著臉,冷冷掃一眼圓生和尚四人,哼道:“當縮頭烏龜,不敢出來見我么?!”

“如山大師,你這是要對我們外院宣戰嗎?那便開戰罷!”圓耶和尚冷漠的看著他,眼中閃過寒光。

“開戰?!”如山和尚發出一聲冷笑:“你們有什么權力說開戰?法空,讓法空出來見我!”

他一臉不屑的擺擺手:“你們幾個別擋路,讓開!”

“住持不在。”圓燈和尚搖頭。

法寧用力點頭。

他也沒感覺到法空的氣息,顯然是不在寺內的。

要不然,法空師兄早就出現。

他并不知道法空是在如山和尚踹門的時候消失不見蹤影的,也萬萬想不到。

“不在?!”如山和尚揚聲喝道:“法空,出來,別當縮頭烏龜!”

“唉……”慧靈老和尚搖搖頭:“我說如山小和尚,你又不是感應不到,他在不在寺里你難道不清楚,費這個嗓子干什么呀!”

如山和尚深吸一口氣,強壓著火氣,卻怎么也壓不住,怒氣翻涌沸騰如巖漿,越想越氣,越想越窩囊。

“到底出什么事了?”慧靈老和尚好奇的眨著小眼睛,興致盎然的道:“說來聽聽唄。”

“……沒什么可說的!”如山和尚恨恨道。

慧靈老和尚不滿意的道:“你踹了一頓門,大掃我們金剛寺外院的威風,就沒什么交待?”

“法空心里明白!”

“明白什么?”

“……慧靈師叔,你就別問了!”如山和尚恨恨道:“這法空忒陰險狡詐了!”

“嘿,我們住持陰險?那到底怎么個陰險法呀,說來聽聽,讓我們高興高興。”慧靈老和尚連連催促。

可如山和尚偏偏不說,守口如瓶,這讓慧靈老和尚心癢如撓,恨不得上前撬開他的嘴。

圓生冷冷道:“如山大師,我們金剛寺外院的門不是什么人都能踹的!”

“你待如何?”如山和尚聲音再次高亢。

火氣又壓不住了,翻涌著沖上頭顱。

“那今天就別走了!”圓生冷笑道:“留下吧!”

他緩緩抬起手掌,準備動手。

“好啊,那就動手吧,我們飛天寺折損三人,正好用你們抵命!”

“慢著慢著……”慧靈老和尚忙道:“至淵那老禿驢呢?”

如山和尚哼一聲沒說話。

慧靈老和尚笑瞇瞇的道:“你們飛天寺折損了三個人,那至淵老和尚氣瘋了吧?一定是去找兇手了吧?”

如山和尚哼一聲,繼續不說話。

慧靈老和尚慢慢點頭:“依我對那老禿驢的了解,他一定氣不過,拉下臉來去以大欺小報仇了,性子一百年不變吶。”

他嘖嘖贊嘆。

這也是飛天寺外院沒人敢惹的原因。

一個一品高手不顧臉面動手的話,很難阻止。

“你們飛天寺死了人,怎么怨到我們住持身上了?”圓耶冷笑道:“難不成是我們住持殺的人?”

“雖不是他殺的,也跟他殺的沒什么兩樣!”如山和尚咬牙切齒,恨恨道:“真是卑鄙無恥之極!”

慧靈老和尚更加感興趣。

法寧鼓起勇氣,合什道:“如山大師,既然不是師兄殺的,你們死了人是生氣,可再生氣不能往我們金剛寺身上撒吧?是不是這個道理?”

“你跟我講道理?!”如山和尚冷冷瞪向法寧。

法寧這時候卻頂住了他的氣勢威壓,倔強的看著他:“不管是誰,不管到哪里去,都要講道理的吧?”

他壯碩如熊,此時氣勢全工,沒了平時的憨厚,也極為驚人。

“嘿,講道理!”如山和尚氣得雙眼通紅,咬牙切齒道:“我當初被法空請去吃飯,就知道他沒憋什么好屁,萬沒想到,他如此卑鄙,給我下了這么大的套!”

法寧昂然問道:“如山大師,請問是什么圈套?師兄如何下的圈套?”

他搖搖頭:“據我所知,師兄他行事光明磊落,坦坦蕩蕩,從不會陰謀算計別人!”

“光明磊落?坦坦蕩蕩?哈哈……哈哈哈哈……”如山和尚氣極而笑。

笑聲高亢如云,震得大雄寶殿輕輕顫動。

放生池邊的正曬夕陽的烏龜們紛紛鉆回了水里,不再露頭。

慧靈老和尚盯著如山和尚,嘖嘖搖頭。

這是快被氣瘋了。

他越發心癢,想弄明白到底法空做了什么事,把如山氣成了這樣。

“出了什么事?”林飛揚一閃出現在法寧身邊,疑惑的看著如山和尚,又看看慧靈老和尚。

“小林子,你一直跟在住持身邊,你來說說,住持給如山小和尚下了什么套,讓他氣成這樣?”

“圈套?”林飛揚疑惑的看向如山和尚:“什么圈套?”

“你是法空的隨從,裝什么糊涂,不知道他干的好事?!”

“如山大師,住持好像沒什么做吧?只不過邀請你看了一場好戲而已吧?”

林飛揚做疑惑神色。

在外人跟前,他稱法空為住持,也算是給法空一點兒面子。

“這是邀請我看好戲嗎?那是邀請我送命!”

“這話怎么講啊?”林飛揚這次是真好奇,不是裝的。

“我飛天寺三名弟子被澄海道弟子所害!”如山和尚冷冷道:“你應該知道了吧?”

“澄海道?魔宗?”林飛揚驚奇的道:“他們好大的膽子,敢惹你們飛天寺?……哦,不會是那個什么香主吧?”

“他便是澄海道的弟子!”如山和尚冷冷道。

“原來如此!”林飛揚恍然大悟。

如山和尚咬牙切齒:“法空這狡詐之輩,不敢自己動手,卻鼓動我動手!”

“可是如山大師,好像住持曾說別動手別動手,且看看再說吧?”林飛揚疑惑的道。

他隨即恍然大悟,一拍巴掌:“難道你動手啦?”

“他狡詐!”如山和尚斷喝道:“說別動手,其實知道我脾氣,料到我會動手!”

“呵呵……”林飛揚笑了。

他覺得自己發揮得超級厲害,裝做疑惑的樣子一點兒破綻也沒有,完美無缺。

“好啊如山小和尚!”慧靈終于聽明白了,指了指他:“你自己做的孽,還要遷怒到住持身上!”

“師叔,我這不是遷怒,確實是中了法空的奸計!”如山和尚不滿的道。

“那我問你,是住持逼著你動手的嗎?”

“……他肯定知道我只要見了,便會忍不住動手,是算計我!”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法寧淡淡吐出一句話,惹來了如山和尚的怒視。

法寧平靜看著他,不甘示弱。

“行啦行啦,反正是如山小和尚你理虧!”慧靈老和尚擺擺手道:“根本沒我們住持什么事。”

林飛揚道:“我們住持其實是一片好心,不想兩寺再起齷齪,所以請如山大師你去看戲。”

“好心?嘿嘿!”如山和尚冷笑連連。

一道低沉的喝聲在眾人耳邊響起:“罷了,如山,回來吧!”

只見其聲不見其人。

“哈哈……”慧靈老和尚頓時大笑道:“至淵老禿驢,瞧瞧你們飛天寺外院的住持,說踹我們的門就踹我們的門,公然踐踏我們的臉面,真是威風八面!”

“慧靈,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我們都知道,如山是被有心算無心了。”

“至淵老禿驢,你這說有什么依據,別說話當放屁啊,你們自己胡思亂想,根本沒這么回事,倒是我們的山門被踹,這筆帳怎么算?!”

“兩瓶飛天丹!”

“這還差不多!”慧靈老和尚笑了。

“師伯!”如山和尚忙道。

“住持,回來吧。”

“……是!”如山和尚聽至淵喚他住持,知道至淵怒了,只好咬著牙,恨恨瞪向林飛揚,又瞪向法寧四人。

“咦,好生熱鬧。”法空的聲音忽然響起。

他倏的出現在法寧身邊,合什笑道:“如山大師,佛駕光臨,有失遠迎了。”

如山和尚原本正要走,此時看到法空,雙眼頓時紅了,踏前一步:“法!空!”

“如山大師好大的火氣。”法空結手印,施了一道清心咒。

頓時一道冰泉澆到如山和尚腦海。

怒火迅速被澆熄。

頭腦也迅速清醒過來,驚覺自己太過沖動,老脾氣又犯了,白白賠了兩瓶飛天丹。

飛天丹可是飛天寺最頂尖的靈丹,有改換資質之妙,世間難尋,珍貴異常。

法空笑道:“如山大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法空,佩服!”如山和尚死死瞪著他,合什緩緩一禮,轉身便走。

法空露出茫然神色,看看他,又看看慧靈老和尚,與慧靈老和尚似笑非笑的小眼相遇。

他面不改色,知道慧靈老和尚看出了自己的小動作。

不錯,一見踹門,他不但沒迎上如山,反而施展神通,出現在城外的災民大營,與災民們見了一面,收獲了三萬多信仰之力。

避其鋒芒,免得將矛盾進一步激化。

法空揚聲道:“如山大師請留步。”

如山和尚停住,扭頭緩緩轉過身,死死瞪著他:“兩瓶飛天丹,你還待如何?”

法空道:“如山大師,我實在莫名其妙,還沒請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是這么回事,師兄。”法寧忙將事情講了一遍。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是有三位飛天寺高手身死,不知是如何死的?”

如山和尚頓時一滯。

法空道:“能來神京的飛天寺高手修為可不淺,能殺得了他們的可不多吧?”

他當然知道這三個飛天寺的高徒是死在女人肚皮上。

對于這三個飛天寺高手,他覺得死得一點兒不冤,該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