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54章 贈珠

第154章 贈珠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54章 贈珠

黃玉楓身為青年俊杰,即使心口中劍,還是強行運功壓制傷勢與對方廝殺。

可到了這一會兒,終究還是壓不住了。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看看圍攏過來,關切看著自己的眾人。

他心里充滿了不甘。

身為朝陽一氣宗的最杰出弟子,自己前途光明,有望成為朝陽一氣宗的宗主。

來綠衣外司歷練,既磨礪身心,也結交天下各宗的杰出弟子,還能弄清楚朝廷的行事規則。

在綠衣外司歷練幾年,增漲修為,增漲智慧,然后再回山閉關苦修,修為抵達神元境便能出關處理俗務,一步一步成為宗主。

朝陽一氣宗是二流宗門,朝陽一氣神劍卻蘊含著無窮玄妙,宗內祖師曾有劍試天下的驚人之舉。

只是后人不屑,沒能繼承朝陽一氣神劍的精髓,令朝陽一氣宗漸漸沒落,自己資質驚人天下罕有,身負重振朝陽一氣宗的希望。

年紀輕輕已經觸摸到神元境,隨時都能跨過去,只是為了讓根基更深厚而穩住沒突破而已。

比起天下三大宗的天海劍派杰出弟子,自己更勝一籌,只是隱藏了實力而已。

可沒想到,這一次自己運氣這么差,竟然遇上最強的那個劍客,劍法又狠又毒,快得驚人。

現在想想,他們是激發了刺激潛力的秘術,成心同歸于盡,自己竟然被刺中心口,實在太冤。

早知道如此,就不該想著藏拙,導致反應慢了一絲,從而心口中劍。

如果能夠重來一回,自己絕對不再藏拙,有多少實力就堂堂正正的展示出來,即使壓過司馬尋一頭,也沒什么大不了,不應該顧忌那么多。

從而在遇到對手之際,心無旁鶩的全力以赴,不至于落到如今之境。

太冤枉,太不甘心,太憋屈!

“老黃,挺住嘍!”

司馬尋忙從懷里掏出一個玉瓶,倒出一顆靈丹便往他嘴里塞,一邊說道:“這是我們天海劍派的碧海化生丹,是天海劍派最頂尖的靈丹,只要有一口氣就能救回來,放心吧!”

黃玉楓卻沒有張嘴,搖搖頭。

“老黃,你……”司馬尋不滿的道:“趕緊張嘴!”

“沒用的。”黃玉楓搖頭。

他對自己的傷勢有數,心臟不是中了一劍,而是已經被劍勁震得四分五裂,再靈的靈丹也救不活自己。

靈丹再妙,也不可能將心臟恢復如初,心臟停止,自己修為再深厚也沒辦法維持生命。

自己是必死無疑的。

他不甘心的嘆口氣,喃喃道:“司丞。”

寧真真淡淡看著他,清冷眼神宛如一面鏡子,自己沒有情緒,只倒映著他的情緒:“你師妹我已經打聽到了。”

黃玉楓精神一振。

“服下碧海化生丹吧。”寧真真道:“它能吊住你一口氣,多一口氣就多一分活的希望。”

黃玉楓苦笑:“我已經沒救了,何必浪費這靈丹,多活一刻少活一刻又能如何。”

“老黃,這么點兒傷,對碧海化生丹沒問題的!”司馬尋忙道:“別啰嗦了,趕緊吞掉它!”

他見不得同伴死在自己跟前,那會讓自己很痛苦,覺得自己做人很失敗很無能,枉為天海劍派這一代最杰出之人。

一定要救回黃玉楓!

黃玉楓盯著寧真真:“司丞,我師妹她……”

“活著。”寧真真道。

黃玉楓殷切的盯著她。

寧真真道:“服下碧海化生丹。”

“司丞……”

寧真真不再說話,只看一眼司馬尋手上托著的碧海化生丹。

“唉……”黃玉楓無奈的點頭,張開了嘴。

“你這老黃!”司馬尋把碧海化生丹狠狠塞進他嘴里,狠狠瞪著他。

司馬尋這會兒也明白過味兒來,黃玉楓是不想欠自己這個人情。

沒想到老黃卻是一個傲骨崢崢的,還真小瞧了他!

黃玉楓一吞下碧海化生丹,便盯住寧真真。

寧真真道:“她確實屬于外司,只是已經不在神京。”

“在哪兒?”

寧真真淡淡道:“你應該知道規矩的。”

“原來如此……”黃玉楓喃喃點頭,眼神失去焦距,陷入恍惚中。

司馬尋看看他,又看看寧真真,壓低聲音:“司丞,老黃的師妹真還活著?”

寧真真瞥他一眼。

司馬尋忙道:“對,司丞絕不會說謊,既然不在神京,那就是在別處嘍……”

“閉嘴。”寧真真蹙黛眉。

司馬尋忙閉上嘴。

他反應過來,這黃玉楓的師妹是潛入大永或者大云,做了外諜!

怪不得不能說吶。

一旦潛入大永或者大云,消息肯定沒辦法及時傳遞,而且也不準私傳消息。

老黃原來進綠衣外司是為了找他師妹,看來與這個師妹的感情不尋常吶。

澄虛松開按在黃玉楓后背的手掌,沖寧真真搖搖頭。

縱使大雷音寺有救命奇功,療傷圣功,可面對這般傷勢,仍舊是回天無力。

心臟已經碎裂,那便是已經死了,之所以還有一口氣撐著,全靠深厚的修為維持。

可心臟一碎,僅靠罡氣催動血液流轉,維持不了多久的,血液會漸漸凝固,人也就死了。

寧真真黛眉緊蹙。

她心若冰清,波瀾難興,旁人很難攪動她的感情,并不是多關心黃玉楓,只是不想自己的下屬就這么死了。

她淡淡道:“我找關系探聽了一下,你師妹有望今年回來。”

黃玉楓頓時精神一振。

他從恍惚中醒來,雙眼炯炯盯著寧真真:“我師妹真要回來了?”

“嗯。”寧真真道:“就看你能不能等到她了。”

“可是……”黃玉楓又露出苦笑,搖搖頭道:“司丞,我死之后,別通報師門了。”

寧真真道:“不想讓你師妹知道你死了。”

“是。”黃玉楓道:“還望司丞成全。”

寧真真抬頭看看神京方向。

“唉——”澄虛嘆一口氣。

寧真真道:“先回去吧,看看你還有沒有救。”

“寧師侄,他這傷……,大羅金仙也難救!”

澄虛看寧真真一步一步吊著黃玉楓的胃口,覺得不該這么勉強,生老病死,再所難免,該走就走唄。

他不想再欺騙黃玉楓,讓黃玉楓徒生希望,再絕望之后,會更加痛苦,走得不安詳。

“師兄能救得了他。”寧真真輕聲道。

“寧姑娘。”人影一閃,林飛揚從陰影里閃出來,雙手奉上一串佛珠。

佛珠十二顆,顆顆呈墨綠,顏色似松針。

司馬尋他們頓時警惕的瞪向林飛揚。

他們沒發覺林飛揚的靠近。

心下暗凜:如果這一下偷襲,恐怕來不及反應,此人身法之詭秘委實驚人!

寧真真頓時嫣然一笑,燦然生輝,容光宛如密布的烏云之間驟射出萬丈金光來。

天地仿佛大亮。

司馬尋他們不由失神,魂魄為之奪。

她迅速收斂笑容,恢復了清冷如仙,伸玉手接過佛珠,對林飛揚點點頭:“替我跟師兄說一聲謝謝。”

“是。”林飛揚答應一聲,一閃消失在樹下的陰影里。

司馬尋他們從失神狀態中蘇醒,警惕的瞪向林飛揚消失之處,隨之擴大感應范圍。

可是空空蕩蕩,什么也感應不到。

他們皺眉:一個大活人硬生生消失了,身法再快也不可能這么快,快得離譜!

寧真真將墨綠佛珠遞給黃玉楓:“戴上。”

黃玉楓怔然看著她。

寧真真道:“師兄所賜,算你命大。”

黃玉楓道:“司丞,不知……”

“是法空大師吧?”司馬尋勉強笑道。

他無法形象自己心里的滋味,又酸又苦,從沒體會過這般古怪的感覺。

何曾見過司丞的笑容,可這一次,一串法空和尚的佛珠,就惹得司丞笑容綻放,令人目眩神迷!

寧真真輕輕點頭。

澄虛笑道:“法空所賜,那便是加持了佛咒的,還不趕緊戴上。”

黃玉楓接過來,戴到左手腕。

頓時有瓊漿從虛空而降,沿百會穴落下,鉆進五臟六腑,然后匯聚于心臟。

他能清晰感覺到心臟被無形的力量滋潤著,浸泡著,這股力量正催動心臟迅猛的生長。

四分五裂的心臟正在聚攏,心臟的每一個碎塊重新恢復活性,生長出細長的肉絲。

這些肉絲仿佛一只只觸手,纏繞到旁邊的一塊心臟上,彼此之間交錯纏繞,密密麻麻,無法計數。

這些細長肉絲堅韌異常,有著強大的力量,將四分五裂的一塊塊心臟重新擠壓,貼合,融合,最終徹底合而為一。

瓊漿繼續澆灌,繼續滋潤心臟,供給心臟無形力。

下一刻,心臟開始重新跳動。

回春咒經歷上一次救助數萬人,已經突破到了更高層次,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澄虛手掌已經重新按回黃玉楓的后背,感受著他身體的變化,臉露驚奇神色。

他萬萬沒想到,回春咒能強大到如此程度,這可與當初的回春咒不同。

“活了!”澄虛收回右掌,一臉感慨的搖搖頭。

黃玉楓重新散發出勃勃生機,他低頭看向佛珠。

此時,佛珠變成了紫色,變成一串紫檀佛珠,原本的墨綠色徹底消失無蹤。

同時瓊漿也停止澆灌。

他英俊臉龐涌現復雜神色,既有死而復生的狂喜,又有無法言喻的震撼。

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偉力!

寧真真道:“這串佛珠既然師兄送給你了,你便留著吧。”

“是。”黃玉楓緩慢而用力的點頭。

此時,法空負手站在蓮池上,將他的表現盡收眼底,若有所思。

自己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一點信仰從遠處悠悠而來,飄入光輪之中。

見珠如見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