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4章 沖突

第124章 沖突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4章 沖突

法空笑了笑,繼續翻書。

他翻書速度極快,一眨眼便翻完一本,烙印入腦海。

“飛天寺真這么厲害?”林飛揚站在他身旁,好奇的道:“那些女人那么猛也能擋得住?”

“最類魔宗的寺院。”法空搖頭道:“這名頭不是白叫的,飛天寺最擅長火里栽蓮之術。”

“就沒出亂子?”林飛揚道:“火里栽蓮,就是玩火嘛,一不小心就會燒著自己吧?”

“難免的。”法空淡淡道:“但火里栽蓮失敗的并不多,所以他們實力不俗。”

“唉……”林飛揚扶著一個書架,順便整理了一下擺放不齊的書:“真是大開眼界,說真的,和尚,我也想成飛天寺的信眾了!”

法空笑看向他。

林飛揚道:“我倒不是想弄女人,就是好奇,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法空道:“我聽說,他們的秘法一旦失敗,則終生不能靠近女人,一靠近就會發狂。”

“……那還是算了。”林飛揚臉色微變。

他不好女色,但偶爾也要找女人調濟調濟陰陽,免得在寺院里呆出毛病來。

所以對飛天寺和尚的本事并不羨慕。

他說起了徐青蘿:“和尚,那小姑娘資質很好嗎?”

“如果好好培養,前途無量。”法空輕輕點頭:“未必不能練成你的御影真經。”

“不可能!”林飛揚一擺手。

他自得的一笑:“我的御影真經是天賜而成,這么說吧,這御影真經創造出來之后,除了創出來的那位祖師,也只有我練成了,再沒第二個人!”

法空笑了笑。

法空一上午都在翻書,想要把這些藏書都翻遍,他沒想到如此衰落不成樣子的別院,藏書竟然如此豐富。

遠遠超出他想象。

中午時分,圓生過來冷冷詢問是不是要在寺里吃飯,法空搖頭,兩人再次去了觀云樓。

中午的觀云樓依舊熱鬧,他們來到二樓時,大半個酒樓的桌子都坐滿。

窗戶邊的桌子只留下一張空著,看著格外的顯眼。

林飛揚得意洋洋的請法空過來坐下,笑道:“我已經在這里留了一年的銀子,買下了這位子。”

法空頷首。

他一襲紫金袈裟,動作徐徐,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從容自若的喝一口酒。

酒菜已經迅速擺滿了桌子。

是林飛揚提前過來打好了招呼。

他身法奇快,一兩個閃爍便過來,吩咐之后再回去。

銀子給足了,又顯示出超卓的武功,觀云樓的掌柜當然好好伺候,奉上為賓。

“砰!”忽然一聲悶響。

眾人嚇一跳,循聲望過去。

卻是一個魁梧壯實的青年正一拍桌子,臉龐漲紅。

他同桌的三人皆紅著臉。

四人都喝得微醺,酒意上臉,眼神都帶著睥睨不屑,是一幅自己老大,老天爺第二的架式。

拍桌的魁梧青年雙眼亮晶晶的,太陽穴微陷,顯示出一身不俗的修為。

他忽然哈哈大笑。

大笑聲宛如銅鐘大呂,震得眾賓客們耳鳴眼花,皺眉不已,引起了惱怒,也當然引起了眾人注意。

法空喝著自己的酒,細品其滋味。

自從來到神京,別的不說,美酒美食確實享受到了。

菜品既有南菜也有北菜,無一不美味。

酒名觀云樓的招牌,名叫閑云玉露,醇厚而綿長。

這觀云樓也難怪消費如此昂貴,卻又如此熱鬧,賓客絡繹不絕,絕不愁沒人來。

“你們聽說沒有?”那魁梧青年目光掃視眾人,哈哈笑道:“朱雀大道東頭的金剛寺別院,來了一位新住持!”

賓客之中有修為低的,不敢惹他。

修為高的,看他喝得醉醺醺的,也懶得惹他,醉酒之人何必跟他計較。

魁梧青年平時是絕不敢如此放肆,可此時酒壯人膽,胸口豪氣洶涌,壯懷激烈,便有了指點江山的氣魄。

“哈哈……,金剛寺別院的新住持!”魁梧青年大笑。

眾人皆搖頭。

林飛揚看向法空。

法空皺了皺眉頭,淡淡道:“醉酒之人,豈能任由其胡言亂語,弄走。”

林飛揚低聲道:“別著急呀,他萬一夸我們吶?”

法空失笑,一幅“你真夠天真”的眼神看林飛揚。

林飛揚不服氣,哼道:“再等等看。”

“金剛別院呀,就是占著茅廁不拉屎!”魁梧青年大聲喝道。

林飛揚頓時惱羞成怒。

法空搖搖頭,繼續喝自己的酒。

魁梧青年繼續大喝道:“明明那么好的地方,占住了卻毫不作為,而新來的住持呢,乳臭未干,就是糊弄人的,這是不把我們神京的人放眼里啊!”

眾人笑了笑。

這便是胡攪蠻纏了。

金剛寺別院的新住持干神京人什么事,怎么扯到不把神京人放眼里的地步了?

“老三,別胡說,其實不是他們金剛寺別院不作為,是太蠢太笨,被飛天寺別院壓得抬不起頭,心灰意懶才這樣的。”他同桌的一個削瘦青年按著桌子站起來,嘿嘿笑道:“我呸!還金剛寺呢,就是軟蛋,不如叫草包寺!”

“哈哈,草包寺……有意思,這名字有意思,哈哈,草包寺——!”

其他三人頓時哈哈大笑,樂成一團。

法空瞥一眼林飛揚。

林飛揚咬著牙,身形一閃。

“啪!啪!啪!啪!”四道響亮的耳光響起。

他們四個頓時捂臉,驚愕的看向四周,露出憤怒神色:“誰!”

“誰敢打我?!”

“找死!”

“出來受死!”

他們看沒人站出來,越罵越是憤怒,捂著臉,雙眼充血,天元境的氣勢迸射出來,聲如驚雷,極為駭人。

“啪!啪!啪!啪!”又四道響亮的耳光。

他們忙捂住另一側臉。

“誰!?”

“藏頭露尾,無膽小人!”

“找死!”

“該殺!”

他們捂著臉,越發憤怒欲狂,聲震酒樓。

原本一樓與三樓的人都紛紛涌過來,看起了熱鬧。

看到這么多人圍著,看著,他們四個膽氣大壯。

自己鬧得再怎么厲害,在眾目睽睽之下,對方也不敢怎么樣自己。

所以有恃無恐之下,他們氣勢更盛,罵聲更難聽。

“小婊子養的,出來!”

“滾出來給爹磕頭認罪!”

周圍人們紛紛搖頭。

這便是喝醉酒啊,糊涂了。

也不想想,人家給你們幾巴掌,你們根本找不到人,怎么是人家害怕了?

該害怕是你們吧?

武功明顯是有差距的。

他們的手掌被無形的力量蕩開,來回又挨了兩遍,耳光又脆又響又有節奏,甚是悅耳。

法空輕啜著閑云玉露,露出微笑。

林飛揚雖然智商與情商雙低,不過有時候還是有點兒小聰明的。

不該下重手的時候沒下重手。

神京城內,眾目睽睽之下,打傷了人是要出動綠衣風捕的。

現在打而不傷,頂多算是個打架斗毆,各自散去,朝廷也懶得追究。

四人的臉微微紅腫,卻腫得不厲害。

但疼痛入心,他們已然徹底清醒過來。

可他們并沒有膽怯,冰冷的目光瞪向了法空。

當頭那個魁梧青年咬著牙怒瞪法空:“金剛寺別院的新住持是你,是不是你干的!?”

眾人的目光頓時射向法空。

法空從容自如,神色平靜,目光溫和,輕啜著閑云玉露。

他看向他們,仿佛在看幾個調皮孩子,溫和的目光透出肅然與責備之意。

“果然是你!”魁梧青年冷笑道:“怎么,被我們說中了,便惱羞成怒,要動人了?”

法空擺擺手。

又是一輪耳光。

四人這時候的臉不但不腫,反而消了腫。

但痛苦更甚。

他們臉上肌肉扭曲,咬著牙死死瞪著法空:“欺人太甚,你們金剛寺別院竟然如此霸道,連壞話都不準別人說,大家都看到了吧?都看到了吧?!”

林飛揚現出身形,站在他們跟前,擋住了瞪向法空的目光,冷冷狠瞪著他們:“混帳玩意兒,喝了點兒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什么屁都敢放!”

“是你!”四個青年頓時怒瞪林飛揚。

魁梧青年冷笑,一幅諷刺模樣:“這便是你們金剛寺別院的作風,別人說一句實話,你們便要如此打壓,如此瘋狂報復,真是喪心病狂!”

“打你幾個耳光就叫瘋狂報復?”林飛揚不屑的道:“捏死你跟捏死一只螞蟻沒兩樣,只打你兩耳光,是手下留情,懂不懂,混蛋玩意兒!”

他伸出左手食指與大拇指,輕輕捏一下,以做示范。

圍觀的眾人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那魁梧青年大笑,壓住眾人的哄笑:“好一個金剛寺別院,長見識了,告辭,我們走!”

他轉身便走。

另一個青年捂著臉搖頭:“這樣毫無氣魄,毫無胸襟的寺院,怎么可能出高僧,可笑啊可笑!”

“你們金剛寺別院注定沒落沒香客,誰去你們寺院那真是瞎了眼!”

“再放屁,就挨打!”林飛揚抬起右掌。

四人頓時一言不發溜走。

“站住!”林飛揚忽然斷喝。

四人戛然而止。

“帳結了,別賴帳!”林飛揚哼道。

四人還真準備賴帳的。

反正他們一走,酒樓便要把帳算到林飛揚頭上,林飛揚要是不結帳,那就會有麻煩。

觀云樓的后臺可硬得很,據說是某一位皇子。

此時被林飛揚喝破,只能哼一聲,拋出一錠銀子,昂首挺胸擠出觀看的人群,大步流星下了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