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5章 手段

第125章 手段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5章 手段

圍觀的人們紛紛散去。

臨走之前,都會好奇的看法空。

他們想象中,法空身為金剛寺外院住持,被指著臉罵,臉色一定會陰沉沉,惱怒之極。

可法空卻是平和從容,目光溫和的與眾人一一頷首,弄得他們反而不好意思。

林飛揚則陰沉著臉,氣哼哼的坐到法空對面。

法空笑了笑:“幾個小人,便把你氣成這樣?”

林飛揚恨恨道:“欠揍的家伙,真恨不得再給幾個耳光。”

“再打就真受傷了。”

“太氣人了!”林飛揚不解恨。

即使眾人散去,二樓中原本的賓客們也不時的看一眼法空與林飛揚。

網址p://m.biqugexsw.

既好奇林飛揚的身法快,打耳光不見蹤影。

又好奇法空的反應。

真泰然自若,還是偽裝的?

不過法空身穿紫金袈裟,平靜從容,一派高僧風范,還是讓他們忍不住生出好感。

有人忍不住攀談:“這位大師,真是金剛寺別院的新任主持?”

林飛揚忽然瞪大眼睛,驚奇的道:“不對呀。”

眾人紛紛看過來。

林飛揚一拍桌子,大聲道:“我們被算計啦!”

法空笑看他,搖搖頭。

即使現在才看出來,不過終究還是省過味來,也不算蠢到家。

林飛揚大聲道:“我們是今天早晨剛到神京,悄悄的進了別院,怎么就有人知道和尚你是新住持了呢?這消息也忒靈通了吧?”

眾人若有所思。

林飛揚道:“如果不是特意盯著金剛別院,怎么會知道你是新住持?這明明就是有人暗算我們嘛!”

“算了。”法空擺手。

“這要說清楚啊。”林飛揚挭起脖子:“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我們什么也沒干,就遭此暗算,誰這么卑鄙無恥?”

眾人紛紛搖頭。

“飛天寺!”林飛揚大聲道:“一定是飛天寺,他們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法空一揮斷他:“行啦,閉嘴吧。”

林飛揚悻悻的哼一聲:“卑鄙啊卑鄙,無恥啊無恥,真是……氣煞人也。”

法空道:“無證無據的事,別亂說話,吃飯吧。”

“氣都氣飽了!”

“吃飽了就閉上嘴吧!”

“唉——!”林飛揚抓起酒杯,咕嘟咕嘟一飲而盡,把氣都撒在了酒上。

法空悠然自得的喝著自己的酒,閉上眼睛如陶醉狀。

心眼打開。

四個青年踉蹌下樓梯,一手捂著臉,疼痛難當,哼哼嘰嘰。

觀云樓是一座高樓,共有三層,每一層都有二十幾層樓梯,又寬又大,走起來很難摔倒。

可他們四個在走的時候,忽然腳下一拌蒜,然后化為滾地葫蘆咕嚕嚕滾下了樓梯,“砰”的一聲,重重摔成一堆。

眾人都以為他們是酒醉,手腳不好使,所以不小心摔倒。

他們心里有數,自己已經醒了酒,稍一運功早就散發了酒意。

是自己雙腳忽然一滯,好像被人用雙手死死抓住,一動不能動,而同時,罡氣也停止運轉。

抬步下樓之際,這么一變故,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倒栽下去,沒直接撞得腦漿迸例也是幸運,只是鼻子流血,身上摔得疼痛難當。

他們抬頭瞪一眼樓頂,在眾人哄笑聲中,彼此扶起對方,踉蹌著逃離觀云樓。

法空繼續閉眼。

四人踉蹌著出了樓,狼狽不堪的擠進洶涌的朱雀大道中,腳下靈活。

三拐兩拐,進了一座小巷,來到一個灰衣人跟前。

灰衣人頭戴一黑斗笠,遮住自己臉龐,正靜靜站在小巷陰影里一動不動。

看他們過來,他從懷里掏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布囊,高高拋給他們,轉身便走。

四個青年忙紛紛伸手,接穩了布囊,打開一瞧,月光之下,銀光閃爍,一堆碎銀子。

他們彼此對望一眼,笑了起來。

他們覺得這件事辦砸了,還能得到酬勞,當真是運氣好,碰到一個好主顧。

可惜沒見到人臉,可這一行的規矩他們懂,看不到臉才是最好的,免得后續有麻煩要滅自己的口。

灰衣人出了小巷,將斗笠往后一掀,負于背后,鉆進了朱雀大道洶涌的人群里。

卻是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

他在人群里穿梭如魚,靈動的繞來繞去,最終往北一轉,穿過一條小巷,來到一座尋常人家的宅院。

輕輕敲門,里面有一個老嫗拉開門,看到是他,便打開門讓他進去。

英俊青年只是抱拳一禮,沒說話,轉過照壁來到院子正庭。

院中央卻是一個方形池子,約有三米寬。

池水湛藍,澄澈見底,可看到有閃爍著亮光的小泡泡不時浮上來。

卻是一眼泉水。

池邊站著一個俊逸中年男子,身形挺拔修長,黑亮的小胡子更顯得他面如冠玉。

他手里是一把銅錢,正氣定神閑的觀賞著池水,盯著一個個閃亮的氣泡。

英俊青年抱拳:“香主,辦成了。”

俊逸中年淡淡的道:“可看過那位新任住持了?”

“是。”英俊青年點頭:“確實不是尋常人物,相貌尋常,但風采不尋常,難怪會派過來做住持。”

“呵呵……”俊逸中年笑了,搖頭道:“金剛寺可沒尋常人物。”

“但再不尋常,碰到香主,也是一樣要灰頭土臉,最終灰溜溜的縮回金剛寺。”

“歸根到底,金剛寺還是太傲,覺得別院沒那么重要。”俊逸中年搖頭:“莫要得意忘形。”

“是。”英俊青年笑道:“香主這一招挑撥離間,借刀殺人,是暗算于無形,他們一定會認為是飛天寺,這一對老對頭一定會斗起來。”

“這是一定的。”俊逸中年淡淡一笑,將一枚銅錢往池水里一拋。

兩個小氣泡悠悠上浮,閃著亮光,恰好托住了下沉的銅錢,令它浮起,慢慢到了水面。

俊逸中年露出笑容:“斗吧,斗吧,斗得越激烈越好,我們也能看看熱鬧,哈哈……”

他忽然發出大笑。

笑得突兀,笑聲沙啞難聽。

他平時說話低沉,聽不出如何,這般一笑,便暴露了嗓音的弱點。

英俊青年面不改色的微笑:“香主神機妙算!”

“去吧去吧。”俊逸中年擺擺手:“別再靠近金剛寺別院,得小心那些老家伙,個個狡詐,不能不防。”

“是。”英俊青年抱拳退出去。

俊逸中年又拋出一枚銅錢。

只是這枚銅錢卻沒能被浮起的氣泡托起,晃悠悠的墜落到池底。

俊逸中年哼一聲,緊盯著池水一動不動。

法空睜開眼。

他若有所思的輕啜一口酒,送一塊醬肉進嘴里,慢慢咀嚼。

原來就有點兒懷疑,這手段太糙,現在證實果然不是飛天寺所為。

不過換了一個人,即使懷疑有問題,也同樣會懷疑飛天寺。

疑鄰盜斧,這樣一來,與飛天寺肯定要斗起來的。

他看看周圍,發現一個個賓客都在偷偷打量自己,便沒直接施展神足通。

兩人酒足飯飽,懶洋洋的下了觀云樓,沐浴著秋天明媚的陽光,慢慢悠悠在朱雀大道上閑逛,朝別院走去。

他們慵懶的靠近,遠遠便發現別院前戒備森嚴。

近百甲兵已然將別院前圍了三層。

最中央是許妙如。

許妙如一襲素淡的藍衫,頭戴冪帽,垂下的白紗遮住了美麗的臉龐。

小桃小杏兩侍女扶著她,身邊跟著楚煜,正等候在別院大門外。

這么多的甲兵,引得飛天寺香客們的好奇。

他們紛紛駐足觀看,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甲兵們圍得密密麻麻,幾乎沒有縫隙,可人總有高矮不同,還是會有縫隙。

有人從縫隙里認出了楚煜。

信王府的三公子,而且俊美逼人,所過之處極引人注目。

“竟然是信王府的人。”

“看那兩個丫環,應該是信王妃,我認得其中一位丫環,是王妃的貼身丫環。”有香客壓低聲音。

小桃與小杏不管是容貌還是身材及氣質都過人,站在人群里如鶴立雞群之中。

“為何信王妃人要去金剛別院?”

“為何不來我們飛天寺別院?”

“嘿嘿……”眾香客搖頭失笑。

他們隨即又斂去笑容,恢復嚴肅,覺得微微有些慚愧,信王爺行事讓人佩服,對王妃不敬確實不該。

另有一些香客則露出古怪笑容。

這些是痛恨信王的。

信王開了一個惡劣的先例,一旦朝廷循此例,那么自己這些生意人則隨時有破敗之憂。

“來了來了!”楚煜忽然叫道。

他大步流星出了甲兵的包圍,來到法空近前,抱怨道:“法空,你們別院也忒不近人情了!”

他們敲門。

大門打開之后,守門人只是冷冷瞪一眼他們,問找誰,然后又說住持不在,改天再來,便“砰”的關上門,再敲也不開了。

許妙如已經輕盈的迎過來,遠遠合什行禮:“大師!”

法空合什笑道:“王妃別來無恙。”

“托大師的福,”許妙如摘下冪帽,遞給旁邊的小杏,露出絕麗的臉龐,嫣然笑道:“大師總算是來神京了!”

林飛揚已經去叫開門。

許妙如揮手退開眾甲兵,讓他們等在外面,自己與兩個丫環及楚煜隨法空進去。

法空頗為感慨:“是啊,終于還是來神京了。”

在眾香客的驚奇目光中,法空一行人進了別院,惹來他們的議論紛紛。

“王妃果然美得天下罕有!”

“傳說不虛!名不虛傳!”

“沒想到這位便是新任住持,太年輕了吧?”

“沒想到王妃竟然與他有交情。”

“攀上信王妃,金剛寺別院這便要起勢了。”

“起勢?嘿,是倒霉吧?”

“……也對。”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