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3章 飛天

第123章 飛天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3章 飛天

寬敞的院子讓兩個小男孩撒開了歡兒,繞著花圃跑來跑去,嬉戲歡笑。

徐恩知笑看一眼,沒去阻止。

徐夫人則依舊抱著神采奕奕的徐青蘿,坐在徐恩知身邊。

徐青蘿在她懷里很不安份,扭動掙扎想下地,卻被徐夫人硬生生抱住。

雖然徐青蘿皮膚已經恢復了嬌嫩,與正常三歲孩子沒有區別,可徐夫人心里有陰影,生怕她累著導致病情反復,現在還是要靜養為主,徹底鞏固了再下地玩不遲。

兩人坐在花圃后的小亭里,林飛揚沏了茶端上來。

徐恩知豐神俊朗,雙眼熠熠有神,仿佛能直透人心:“昨夜丫丫犯急病,內子情急之下,連夜奔往鄭神醫那里施針救治,總算穩住了。”

他端著茶盞嘆道:“丫丫這是奇癥,便是鄭神醫也束手無策,只能拖緩,盡量延長丫丫的壽命,晚生與內子其實看過多位神醫,甚至還有各座寺院精于醫術的大和尚,可惜……,原本已經絕望,不奢望太多,只盼著她能開開心心的,享受到世間的美好。”

法空點點頭。

兩人顯然是已經做好了徐青蘿夭折的準備。

身為父母,看著乖巧女兒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是世間最大的煎熬與痛苦。

徐恩知感慨道:“萬萬沒想到,丫丫有如此奇遇,這般奇癥竟然被法空大師傾刻之間治好,晚生夫婦實在感激不盡!”

他放下茶盞,起身鄭重躬身一禮。

徐夫人也抱著徐青蘿起身,躬身行一禮。

法空穩穩坐著,合什道:“那便生受了,徐大人,徐夫人,這也是青蘿與我有緣,……人海茫茫,神京如此之大,人如此之多,我恰恰在那個時候進神京,與青蘿相遇,青蘿又與我親近,這便是緣法。”

“是啊……緣法。”徐恩知搖頭感慨:“萬萬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奇功,真是大開眼界。”

他向來對武林中人沒好感,對三大宗與魔宗六道都一樣,覺得都是逞狠斗勇,殃及多少無辜百姓,是禍亂之源。

在最絕望之際,女兒卻被金剛寺的外院住持所救,他心里的滋味真是復雜莫名。

可不管怎樣,這對徐家都是再造之恩。

徐青蘿真要這么去了,他們夫婦的心也跟著死了,活著也是痛苦熬煎。

法空笑道:“佛法無邊。”

“是啊,佛法無邊……”徐恩知緩緩道:“從前是我眼界太窄,自心為是了。”

他一直以為佛法是空談,神通更是佛家的自夸自吹,只是傳說神話而已。

法空笑了笑。

徐恩知道:“小女的病情……”

“她是天生魂魄強大,精神健旺,這原本是好事,”法空看向徐青蘿:“但凡事過猶不及,她魂魄與精神過于強大,消耗也太巨,身體便不堪承受。”

“原來如此。”徐恩知恍然大悟,憐惜的看著徐青蘿:“丫丫確實是絕世聰明,晚生還以為是天妒英才,老天既不讓她說話,也不讓她久活世間。”

徐青蘿伸出小手去摸法空。

法空道:“我只添補了她生機,想要徹底恢復,她最好還是走上修煉之路。”

“這個……”徐恩知遲疑。

他所愿者,唯有平安康樂而已,丫丫一旦練了武,那就成了武林中人,那便兇險得多。

徐夫人輕聲道:“那丫丫能拜大師為師嗎?”

“我是金剛寺弟子,不收女弟子的。”法空搖頭笑道。

“那……”徐夫人面露難色。

法空笑道:“不必做弟子,且傳她一門小術,保全她性命而已,算是一場緣法吧。”

“多謝大師!”徐夫人起身襝衽一禮。

法空笑看徐恩知。

徐恩知合什一禮,肅然道:“多謝大師。”

自己想得太多,能保住丫丫的性命,將來怎樣,也比現在夭折得好。

法空左手駢指如箭,輕輕點在徐青蘿的眉心。

徐青蘿頓時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須臾之后,法空收回手指,笑道:“讓她自己練著便好,往后就無妨了。”

徐恩知道:“不知大師所傳為何功?”

法空笑著搖頭:“不可說。”

其實是虛空胎息經。

這門奇功,當世之人幾乎無法練成,唯有一些變異之人,像徐青蘿這般才有希望。

不過這樣的人往往都在幼年就死去,虛空胎息經絕傳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虛空胎息經目前只有增強精神力,調節精神力,打開心眼之妙用。

剩下的妙用應該是在下半卷,已然絕傳。

但這上半卷對徐青蘿已經夠用。

好好修煉,即使不練功,也能讓她聰明絕頂,五官敏銳,而且心眼遠觀。

對于常人已經足夠用。

他說著話,給徐青蘿一記清心咒。

徐青蘿睜開眼睛,驚奇的看著他,然后小手合什:“多……謝……師父。”

她聲音干澀,發音艱難。

徐恩知與徐夫人卻雙眼放光,驚喜異常。

法空笑道:“青蘿,我們沒師徒之緣,不必喚我師父。”

“傳藝之恩,便是師父。”徐青蘿脆生生說道。

她說這幾個字的時候,已經沒有干澀與艱難,純熟流利,比正常孩子更清晰。

說的話更是與大人無異,全無一點兒稚氣。

法空笑著搖頭。

“丫丫……”徐夫人驚喜的叫道:“你能說話啦?”

“娘,我能說話啦。”徐青蘿笑道:“放我下來吧,不用抱著啦,怪累的。”

“真……真的能說話啦?”徐夫人還是無法相信。

徐恩知激動的看著徐青蘿。

徐青蘿脆生生喚了一聲“爹”,讓他再也忍不住流下淚水,忙用袖子拭去。

他不好意思的沖法空笑笑:“讓大師見笑了。”

法空微笑搖頭,端起茶盞示意一下。

徐恩知端盞,輕啜一口,平息了激動之意。

徐青蘿已經掙扎出徐夫人的懷抱,跑了出去,沿著寬闊的院子跑來跑去,感受著身體的力量。

兩個小男孩也追過去,與她追逐嬉戲。

徐夫人拭去自己眼角淚水。

徐恩知已經控制了心情,感慨道:“大師如此神通,何必要來神京,如今的神京,實在太兇險。”

法空笑道:“神京對尋常人來說是兇險,但對我大雪山宗弟子來說,倒也還好。”

外有大雪山宗為護身符,內有一品高手坐鎮,還有金剛不壞神功護體,神足通為壓箱底逃命本事。

再不敢過來闖一闖,追逐金剛不壞神功更上一層,那就太過窩囊了。

“唉……,大師的出身確實讓人羨慕。”徐恩知頷首,同意法空的想法。

三大宗弟子便是護身符。

“那大師萬萬不可牽扯進奪嫡之爭,否則,還是有身殞之險的。”徐恩知說道。

據他所知,三大宗弟子也有殞落的,往往死在魔宗或者三大宗弟子手上。

一旦站了隊,參與奪嫡,有時候就是身不由己的自相殘殺,眼紅了眼。

“嗯,這是自然。”法空點頭,笑道:“還是徐大人高明,既留清譽,又能全身。”

“晚生慚愧。”徐恩知笑道。

自己這也是被逼無奈。

自己以狀元之資質,落到現在這步田地,十有八九都是自己所主動追求的。

自己主動去的禮部,是清閑之地,無責無權,不被人們所重視。

而且自己那番舉動,已經自絕于仕途。

人嫌狗憎,避之而不及,所以兩位皇子都不會想著招攬自己,他也能保持超然獨立。

不管怎樣,先躲過這一場大麻煩再說吧。

顯然,法空大師是看破了自己的手段與想法,不愧是高僧,年紀雖輕卻洞徹世情。

“徐大人為何不索性辭官?”

“唉……”徐恩知搖頭:“想要庇護妻兒,如果沒有官身,在這個世道太難。”

法空輕輕點頭。

不管在哪個世界,官身確實是極好的護身符,民不與官斗,官官相護。

“徐大人可識得這個字?”法空忽然以手指醮茶水,在石桌上寫了一個字。

徐恩知凝神看了看,皺眉搖搖頭:“晚生不識,不過若說金石之學,晚生的師父卻是一絕,可惜……”

他露出苦笑。

送徐恩知一行人來到大門的時候,徐恩知看一眼旁邊的飛天寺,露出嫌惡之色,搖搖頭。

林飛揚對飛天寺越發好奇。

一等徐恩知他們離開,他馬上換了一身衣裳,飄身從側墻離開,轉一圈,隨著香客們進了飛天寺的大門。

他隨著香客們往里走,發現一進大門之后,墻壁內便雕著一座座佛像。

這些佛像里的和尚懷里都是抱著女人的,女子赤身,露出背臀,僅露出的側臉展現媚人春意。

他怔了怔,保持肅穆的跟著香客們往里,發現一座座佛像都是如此。

大雄寶殿墻壁上繪著長長的彩畫,是一個男和尚正盤膝坐在一堆女子之中。

這些女子個個煙視媚行,或者伸玉手撫摸他,或者趴在他膝上,青絲如瀑,或者伏在他后背,露出春意盎然的美麗臉龐。

而俊美的男和尚則寶相莊嚴,背后有光輪,綻放皎潔光華,如一輪明月。

他驚奇的看一眼彩繪,然后進了大殿,朝著一個寶相莊嚴的俊美男和尚合什一禮。

他隨著香客們退出了大殿,然后出了外院的院門,好奇的捉住一個香客,拉到一旁說話。

半晌過后,他才一臉怪笑的回到了金剛別院,來到藏經閣找到法空,呵呵笑道:“真是厲害呀,飛天寺,怪不得能香火鼎盛吶!”

法空放回一本書,又抽出另一本。

他準備把藏經閣這些書全部看完,看看有沒有那種文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