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2章 再現

第122章 再現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2章 再現

半圓形的大道好像大雄寶殿的兩只翅膀。

他們沿左邊的大道往前走。

高大樹木投下的影子形成一片樹蔭。

他們行走在樹蔭里,經過放生池,池中蓮花搖曳生姿,仿佛在沖他們打招呼。

“我喜歡這地方!”林飛揚贊嘆:“開闊,一點兒不小家子氣!”

法空點點頭。

至少站在大雄寶殿的臺階上,看著眼前開闊的情形,會讓人心胸為之一開。

兩人來到大雄寶殿的時候,兩個和尚正在忙碌。

一個須眉皆白,相貌如青年的和尚在擦拭香爐。

這和尚劍眉星目,俊逸不凡,即使須眉皆白如老人,仍給人意氣勃發之感。

他拿抹布輕輕擦拭香爐,輕柔得仿佛在撫摸,俊逸的臉龐緊繃,眼神卻柔和。

幽黑的香爐里幾乎沒有香土,三根長香正在慢慢燃燒,散發出淡淡檀香。

另一個和尚在擦拭臺階。

他須眉也皆白,面若嬰兒般紅潤光滑,臉上笑呵呵的。

埋頭認認真真擦拭,每一寸都不放過,好像天地之間只有這一件事,心無旁鶩,專注如一。

法空合什一禮。

“圓耶,圓燈,新任住持到了!”圓生冷冷道。

兩人抬頭。

“圓耶見過住持。”俊逸和尚放下抹布,合什一禮。

另一個滿臉紅光的老和尚也放下抹布,笑呵呵的道:“終于有住持了,我們也能開寺門迎香客了。”

法空合什微笑:“圓耶師伯,圓燈師叔,還要接著辛苦你們管理寺院,我這個住持就是來游學的,見識一下神京的繁華,磨礪佛心,大概是撐不起別院。”

兩人對視一眼。

圓耶俊逸的臉龐微繃,神情冷峻:“住持是來混日子的?”

“唉……”圓燈搖頭嘆氣:“上一任住持圓新便是來混日子的,法空師侄你也一樣,看來我們金剛別院甭想出頭嘍。”

“圓新師叔的手段厲害,我是萬萬不如的。”法空笑道:“就按照原來一樣就行。”

他從心眼里見識過圓新的手段,著實厲害。

“是。”兩人敷衍的應一聲,一個繼續擦拭香爐,一個繼續埋頭擦臺階。

林飛揚張了張嘴,看向法空。

再蠢的人也知道不能說這泄氣話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把火燒起來,讓人看到希望,有奔頭,才會用心干活。

法空和尚倒好,上來不但不燒火,反而澆水,讓人心里瓦涼瓦涼的。

這住持怎么能干得好!

他暗自搖頭:沒經驗啊沒經驗!

圓生冷冷道:“住持隨我進殿吧。”

法空進入大雄寶殿,合什向金剛寺第一代祖師行禮,然后退出大殿。

兩邊的偏殿各供奉著幾位祖師,皆是成就金剛的,他一一上前合什拜見。

大雄寶殿兩側是廡廊,如兩只手臂側展。

大雄寶殿右側有一個月亮門,穿門之后,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巨大的蓮花池。

蓮池中央的九層高臺之上是一座大殿——藏經閣,約有三百多平米。

一百多米的廡廊連接了大雄寶殿與藏經閣。

蓮花池中,皎潔的蓮花輕輕搖曳,魚兒不時探頭出來,又迅速縮回水里。

眾人來到藏經閣,推門而入。

一排排書架,滿滿當當,直接登上四層樓。

四層樓上面是一只黃銅大鐘,撞鐘的圓木紫漆漆的,竟然是紫檀。

“慧靈師叔負責這邊。”圓生冷冷道:“不過慧靈師叔他一向貪玩,往往不知所蹤。”

“真是好風景。”法空站在鐘旁贊嘆。

四層樓,約有二十多米,前世相當于七樓,在神京內已經屬于高層建筑。

可以看到不遠處的一座座酒樓,這些酒樓建得更高。

這里距離禁宮兩千米左右,沒有超卓的目力是看不清禁宮的,禁宮方圓五百米禁止高層建筑。

不過對于他來說,兩千米并不是問題。

站在此處,他清楚看到整個朱雀大道,透過一座座酒樓的窗戶看得到里面的食客。

正是早飯時候。

朱雀大道兩旁擺了數不清的早飯小攤,各種食物的香氣飄散出去。

整個神京仿佛籠罩在食物的香氣中。

喜歡便宜的,去路邊小攤子吃,喜歡排場與精致的,去酒樓里吃,各有各自的吃飯去處。

一陣清風吹來,送來了陣陣誘人香氣。

法空道:“既然看完了,那便去外面吃飯吧。”

“我們寺內有吃的。”圓生冷冷道:“況且還沒看住持你的住處。”

“先去拜一下舍利塔。”法空指了指最后一層院落。

最后一層的院子中央便是舍利塔。

青磚所建的九層舍利塔,身上處處是歲月的痕跡,斑駁殘破,隨時會倒塌一般。

法空合什拜過之后,去了藏經閣旁邊的一座大院子。

這是一座極寬敞的四合院,是法空身為住持的住處。

往前一座院子小一些,則是圓生他們四人的住處。

都打掃得干凈整潔,一塵不染。

法空與林飛揚離開別院,走出大門,圓生便砰的將大門關上。

林飛揚撇撇嘴:“好大的脾氣,好像他是住持一般。”

法空笑著擺擺手,看向旁邊飛天寺。

飛天寺大門敞開,人來人往。

來往的香客們保持著安靜,神情莊重嚴肅。

“唉……”林飛揚搖頭道:“看看那邊,再看看這邊,簡直就是啪啪的打臉吶,不能忍。”

法空笑了笑:“飛天寺嘛,香客多也是理所當然。”

“怎就理所當然了?”林飛揚不解。

法空搖頭笑笑。

林飛揚越發心癢難耐:“和尚,趕緊說說。”

“你可以自己去看,”法空笑道:“他們現在還不認得你,去見識一下也好。”

“行。”林飛揚痛快答應:“我吃飯回來便過去。”

林飛揚對神京城熟門熟路,尤其是吃的,帶著法空到了觀云樓的二樓。

找了一臨窗的位子,熟練的叫了幾道菜,很快便擺了一桌,滿滿當當,香氣撲鼻。

法空坐在窗邊,打量著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像沒感受到有旱災。”

林飛揚哼一聲:“還不是信王爺的本事?”

“他把糧鋪都強征了,算是得罪了所有糧鋪跟背后的主人,糧食一點兒沒漲價,城外的那些災民都派發了糧食,唉……”

他搖搖頭:“從沒聽說過有人敢這么干,也才知道我們大乾的糧食這么多,即使一年不種地,照樣餓不了肚子!”

法空漫不經心的聽著,打量著街上的人們。

個個神情悠閑,不緊不慢。

林飛揚道:“也就是信王,他是軍中出身,這一次竟然調運了軍船,直接從南邊往我們這邊運糧,運糧的兵船一艘又一艘,每天都有數十艘過來,大家心里有底,根本不慌。”

法空若有所思。

大乾真有這么多的糧食嗎?

法空一身紫金袈裟,坐在這間酒樓,自然惹了不少的目光,卻安之若素。

林飛揚也不在意旁人眼光,旁若無人的說話。

周圍人們看一眼法空,因為飛天寺別院與金剛寺別院就在附近近,看到和尚并不奇怪。

他們也就不再多看,說著自己的話。

“唉……,這老天爺也忒過了,該下一場雨啦,要不然,井水都快見底了。”

“我家里的井已經斷斷續續的,再不下雨,真要不得了!”

“可惜呀,信王爺再能,也沒辦法降下雨,只能解決我們的肚子問題。”

“去安河打水唄,回家放一放,燒開了也能喝。”

“已經有神威軍守著了,不準私自打水,說會影響河道軍船的通行,影響運糧食。”

“這老天,真不人讓活了!”

法空忽然若有所覺。

他放下筷子,取出雪白手帕拭了拭嘴角,然后從懷里掏出無字佛經。

打開第一頁,三個字更加清晰,已然能清晰看到這三個字是有無數的小字構成。

可惜這些小字也認不得。

“看什么吶!”林飛揚正一口氣把一個肉包子扔嘴里,慢慢咀嚼,探頭瞥一眼。

法空沒理他,盯著小字繼續瞧,想看清楚這些小字具體的模樣,還真看清楚了兩個小字。

可惜,也一個都不認得。

他能感覺得到,這些小字與三個大字是一脈相承的,是自成一體。

林飛揚失笑:“什么也沒有呀,還以為上面有花吶!”

林飛揚所見卻是一片空空蕩蕩,沒有字。

法空瞥一眼他,繼續盯著那些小字看,又看清了兩個小字,也不認得。

“神京城內最有名的飽學之士是哪位?”

“唔……”這一下問住了林飛揚。

要是問林飛揚神京城里有哪些高手,他知道得更多一些,他根本不關心那些文人。

“打聽打聽。”法空道。

林飛揚拍拍胸脯,包在自己身上。

吃過飯后,兩人下了觀云樓,行走在熙攘的朱雀大道上,不時停下來看看。

這個時候,早攤已經大半都收走,兩邊的商鋪都開了門,伙計們辛勤的打掃,同時招攬客人。

法空回到別院時,發現大門口已經站了數人。

八名護衛太陽穴高鼓,精氣神精悍。

秀氣甜美的徐夫人正抱著徐青蘿,腳下是兩個小男孩拽著她衣裾,身邊站著一個豐神俊朗的青年。

法空知道這青年的身份,大乾禮部郎中徐恩知。

徐恩知上前合什一禮:“晚生徐恩知見過法空大師。”

“徐大人不必客氣,請進吧。”法空合什,又沖徐夫人合什一禮,又沖徐青蘿與兩個小男孩笑笑。

林飛揚知機的上前敲門,圓生冷冷打開門,請他們進去。

一行人徑直來到了法空的四合院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