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1章 郎中

第121章 郎中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1章 郎中

丫丫拍著小手,不時低頭看看,然后摸一摸,覺得很新奇很好玩,不停的玩來玩去。

法空微笑看著她。

這個小姑娘也是個天才。

心智超常。

只是心智太過超常,耗費的力量太多,所以導致身體跟不上,未老先衰。

大腦是最消耗能量的器官。

人便是無根樹,人老先老腿。

她雙腳已經枯槁,已經不良于行,雙手也開始,再接著便是身體,然后便沒命。

秀氣少婦驚訝的看著丫丫的手,然后又摸摸她的腳,低頭脫了丫丫的鞋,發現了脆生生的小腳丫,白白嫩嫩。

她還猶自不信,怕自己只是錯覺,又怕只是一場空歡喜,丫丫只是短暫的好轉。

“大師,這……”

“不妨帶丫丫來敝寺,我今后將任金剛寺別院的住持。”

“是。”秀氣少婦忙用力點頭。

“原來是住持大師!”

“喲嘿,這么年輕竟然是住持!”

“金剛寺別院,沒聽說過呀。”

“再沒聽說過,再小的寺院,能這么年輕就當住持,也肯定有本事!”

“剛才是戲法吧?”

“不好說,不好說。”

眾人議論紛紛。

排隊的人群繼續往里走。

林飛揚扭頭看看。

能看到這邊情形的不過十幾個人而已,再遠一點的兒向這邊打聽消息。

在這里排隊很無聊,有個趣事打發時間,閑著也是閑著,當然有興趣聽一聽。

但他很不滿意。

看起來這些人根本不信法空的佛咒神妙,只覺得是戲法,因為超出常理,超越想象。

法空笑笑。

人們只相信自己認為合理的事,想象之外的事是在心底里下意識的抗拒相信的。

明明親眼所見,也絕不相信。

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知見障,一見障目不見泰山,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隊伍忽然微微一亂。

然后一群身穿光明鎧的軍士大步流星而來,直奔法空的跟前。

約有十八個軍士,正簇擁著一個俊美逼人的青年,正是信王府的三世子楚煜。

楚煜身穿錦袍,神采奕奕,來到法空近前,不滿的道:“法空,你既然來神京,怎不跟我說一聲!”

眾人頓時驚異,忙后退一些,給這些甲兵們讓位置。

法空合什笑道:“何必這般麻煩,準備先進城安頓下來再說不遲。”

“真是見外!”楚煜不滿的道:“母妃這幾天一直念叨你,沒想到你就來啦。”

他忽然看向秀氣甜美的少婦,驚奇道:“徐夫人?”

少婦輕輕屈膝一禮,微笑道:“見過世子。”

“你怎……?”楚煜扭頭看看,發現了她身邊的兩名護衛。

這兩名護衛已經不知不覺出現在少婦身邊,將她與兩個孩子護在中間。

“哦,徐大人呢?”楚煜好奇道。

“昨晚丫丫發病,夫君尚未回來,我便出城急尋鄭神醫。”少婦道。

“持徐大人的帖子進城便是,何必在這里受累。”楚煜不以為然。

少婦輕輕搖頭:“昨晚已經事急從權,拿了他的帖子出城,回城便不宜如此,我累一些不要緊的。”

“唉……”楚煜搖頭:“徐大人吶,就是太過方正,對自己太過嚴苛。”

徐恩知身為禮部的郎中,已然是正五品的官員,進城是可以免隊排隊的,直接來到前面插隊即可。

這是五品及以上官員的特權,從五品及以下便沒有這份物殊的待遇了。

徐恩知身為五品,還是禮部那般清水衙門,卻名氣不小,便是因為他的方正古板。

官員的時間寶貴,往往有一大堆的公務要處理,當然可以直接進城。

可身為官員的家眷,比平常人更悠閑自得,便不應該濫用官員的特權。

這是他的最大主張,已經因為家眷濫用官員特權之事,參了數十個高官,極不招人待見。

也難怪身為徐恩知的夫人,還要跟百姓一起排隊入城。

楚煜不再多說,只道:“徐夫人隨我們一起進城吧,看孩子都累了!”

“多謝世子。”徐夫人不再堅持。

她幾乎一夜未睡,又困又累,堅持到現在已經是極限,能早早進城再好不過。

法空與林飛揚及徐夫人一行在眾甲士的簇擁下,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直接進入城內。

法空臨進城門之前,看了一眼一個精悍的城衛。

便是這個城衛認出了自己,直接跑去信王府稟報,引來了楚煜一行。

一進到城里,繁華與喧鬧撲面而來。

法空絲毫沒有看到大旱的影響,大街上依舊繁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一進了城,徐夫人便告辭離開。

徐青蘿還伸出白生生的小手,雙掌合什朝法空一禮,頓時驚住了林飛揚。

法空合什微笑還禮。

“唉……”楚煜看著他們一行人離開,搖頭道:“碰上這么一位古板方正的夫婿,也真夠倒霉的。”

“那位徐大人是何人?”

“別提了。”楚煜一邊走一邊介紹徐恩知,最終搖頭道:“他甚至連恩師都彈劾,說師母逾制,你說說,這樣的人怎么可能在朝廷里站住穩?早晚要被逐出神京,……可惜了徐夫人吶,一代才女,書香世家,偏偏因為當初徐大人奪了狀元而下嫁,結果所嫁非人。”

法空笑了笑。

林飛揚驚奇的道:“還有這樣的怪人?真是做死吶,能活到現在也是厲害。”

楚煜笑道:“他狀元出身,天子門生,再怎么胡來,卻是毫無破綻,想拿個把柄隨便處置了他也有所顧忌,只能任由他在郎中的位子上繼續討人嫌,……還好,他只是禮部的。”

法空若有所思。

林飛揚道:“這是何苦吶,狀元啊,官不蹭蹭的升啊,何苦來哉!”

楚煜看法空打量自己周圍的甲士,無奈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一直不斷有人刺殺,先前是刺殺父王,拿父王沒辦法,就刺殺我們。”

“信王爺無恙吧?”

“嘿,你別說,父王不但沒事兒,反而精神更好,修為也大漲。”楚煜笑道:“父王說這是心念通達,天地之力加持,所以嘛,嘿嘿……”

他笑道:“父王已經是大宗師啦。”

“大宗師?那便是一品?”林飛揚扭頭道:“和尚,你料到了這個嗎?”

法空笑而不語。

“父王就在三天前突破的,母妃一直念叨,法空你不來,母妃便要再去大雪山啦。”

“王爺跨入一品,可喜可賀。”法空笑笑:“先不去王府了,先去別院吧。”

“法空你先去見母妃吧,住上幾天,金剛寺別院不急的,那邊又不會跑,也不會有什么變化。”楚煜笑道。

他當然是知道金剛寺別院的。

自從與法空結識,他愛屋及烏便留意了神京的金剛寺別院,對金剛寺別院的情況一清二楚。

甚至連寺里的四個和尚都摸得清清楚楚,一個巡夜敲鐘,兩個雜務,一個采買。

法空搖頭笑道:“楚兄,我現在的身份不同,不宜再住到王府了。”

“哦——?哦,金剛寺別院住持。”楚煜笑道:“要喚一聲法空住持,法空大師啦。”

法空微笑點頭:“正是如此。”

“哼哼,大師。”楚煜笑道:“那吧,那就依你,母妃一定很失望。”

“往后便在神京,隨時能見。”法空道。

一行人來到了城東的一座寺院的大門前。

這座寺院距離鬧市僅百米之隔,百米之外,便是東西貫通的朱雀大道。

朱雀大道的盡頭便是這座金剛寺別院,而金剛寺別院旁邊不遠處還是一座寺院——飛天寺別院。

兩座寺院相鄰。

但金剛寺別院大門緊閉,看不到人,而飛天寺的別院卻是人來人往,香客不絕。

檀香遠遠飄出來。

法空搖搖頭。

飛天寺與金剛寺結怨已深,是老對頭了,沒想到竟然別院是一墻之隔的鄰居。

“法空,你自己進去吧,我先回王府跟母妃稟報一聲,要不然母妃又要擔心了。”楚煜說道。

自己現在一出去,母妃便膽顫心驚,唯恐被刺殺受傷甚至丟了性命。

如果這一次不是法空抵京,母妃絕不會放自己出府。

大哥與二哥都被母妃圈在府里不準出去。

父王已經是大宗師,不害怕刺殺,母妃反而放下心,讓他自由行事。

法空合什笑道:“去吧。”

楚煜一行人離開。

林飛揚看看眼前的金剛寺別院,再看看旁邊的飛天寺別院,搖頭道:“差得太多了吧。”

法空呶一下嘴。

林飛揚上前敲門。

“砰砰。”聲音空幽深遠。

很快“吱”的響起,門縫探出一個光頭和尚的臉,須眉皆白,臉色紅潤,但神情冷若冰霜。

他冷冷看一眼林飛揚,再看向法空:“何人?金剛寺外院如今閉院,奉香請去別處。”

法空從懷中掏出碧玉牌。

“……原來是住持到了,請——!”老和尚拉開大門,露出魁梧的身形,冷冷合什一禮。

法空道:“可是圓生師伯?”

“正是,住持請罷。”圓生老僧冷冷道。

法空抬腳踏入大門,林飛揚也跟著進門,左右顧盼,驚奇的道:“喲嘿,好大的地方!”

他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小破寺院,可沒想到,一踏進院子,竟然是一個寬闊的大園子。

一個十米見方的放生池,池內有蓮花,池邊遍布青苔,還有幾個烏龜趴在池邊曬太陽。

再往后便是一條寬闊的圓形大道,道兩邊是高大樹木,往往上一層,便是恢宏的大雄寶殿。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