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09章 糾葛

第109章 糾葛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09章 糾葛

林飛揚發出呵呵笑聲。

法空平靜看著陳少群,暗自嘆息。

這也是個可憐人吶。

他現在有了足夠的信仰之力,施展神通便沒那么謹慎,用他心通看過了禇秀秀的內心。

想看清楚她到底要干什么,到底要施展什么手段。

看到的卻讓他大吃一驚。

他又經過細細分析,明白了前因后果,只能贊嘆世事之奇,自己虧得是和尚。

禇秀秀跟許志堅其實是認識的,只是許志堅不記得禇秀秀而已。

禇秀秀小時候遇到過許志堅一次,那一次,許志堅拼死殺掉了一個巨寇,救下了禇秀秀一家人。

禇秀秀一家的護衛與仆從全部被殺,只剩下他們一家三口,身陷絕望無助。

一住://

這個時候,許志堅忽然出現,與這巨寇拼命,最終殺掉了巨寇,自己也受了重傷。

他用大光明身勉強恢復,告別禇秀秀一家人,艱難離開。

在十二歲的禇秀秀眼里,許志堅那一身黑袍是放光的,丑陋的臉龐越看越好看。

兩年之后,禇秀秀拜入大光明峰。

但恰好那個時候,許志堅正在外面游學,沒趕得回去參加入門大典。

兩年之后趕回去的時候,早已經時過境遷。

女大十八變,進入大光明峰的禇秀秀一年一變,兩三年變與當初徹底不同。

許志堅根本沒認出來她。

而她也一直沒說,只默默的關注他。

她的院子選在許志堅的院子相鄰,雖然隔了數百米,卻給她親近之感。

呆在自己的院子,就好像與許志堅近在咫尺。

可惜許志堅這些年幾乎都在外面游學。

禇秀秀并不知道,許志堅一直在外面游學其實是在逃避,是怕自己泥足深陷,對禇秀秀越陷越深。

禇秀秀不知道他對自己是一見鐘情。

陳少群與禇秀秀是一個師父,從禇秀秀拜入大光明峰時,便一直呵護她照顧她。

她一直當陳少群是兄長。

內心深處,一直關注的是許志堅,盡管陳少群對她一片癡情,全身心付出。

可她沒辦法改變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感情。

兄長之情就是兄長之情,與對許志堅的欽慕之情完全不同,不能互相轉變。

她知道應該對陳少群說清楚,嚴辭拒絕,可又不忍傷陳少群的心。

越是不忍,越是拖延,越是拖延,越沒辦法說出口,一直拖到了現在。

法空看到這個的時候,只能咋舌,同時好奇她為何要施展那些手段。

通過交談,再配合他心通,他終于搞明白了。

竟然是吃醋了。

因為許志堅從沒有對一個人這么熱心,這么周到,這么看重,她莫名的吃醋了。

她想把法空盡快的逼走。

剛開始時,法空還覺得莫名其妙。

自己可是男的,可是和尚,再怎么吃醋,也吃不到自己身上啊。

可陷入情網中的女人,實在不能理喻。

難道還要跟她講一講道理?

只能避而遠之,一走了之。

再看陳少群如此的珍視禇秀秀,還在想方設法的替禇秀秀出氣,法空覺得可憐又可悲。

原本以為許志堅是這一場感情的失敗者,陳少群是勝者,得意洋洋。

結果恰恰相反。

“動手!”陳少群斷喝。

七人一起撲向了林飛揚,便要把林飛揚擒住。

林飛揚怪叫一聲,身形一閃消失,下一刻出現在陳少群身后,便要捉住他封了他穴道。

法空搖頭道:“算了,走吧。”

“走嘍。”林飛揚應一聲,一閃從陳少群身后消失,臨走時還摸了一把陳少群的左側臉腮。

陳少群一下僵住。

渾身汗毛一下豎起。

法空則取出袖中的奔雷神劍,劍身紫光一閃,頓時與他化為一道紫光,瞬間遠去,不見蹤影。

“這……”六個黑袍青年遲疑的看向陳少群,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已經做好準備,是一場激烈的搏殺,要活捉,不能下死手,所以會更艱難。

可能會斗上數百回合,可能會受傷。

萬萬沒想到,一招也沒交手,兩人竟然溜了,他們當初的威風哪里去了?

“陳師兄,要不要追?”

“追!”

七人頓時身上微光閃動,化為離弦之箭射出去,一口氣追出了一百里,停在了一座山峰之巔。

清風徐徐,他們迎風而立,頭頂白氣蒸騰,白氣在一尺高處凝成一朵朵白云。

徐徐清風吹不散這些白云。

“陳師兄,還要追嗎?”一個圓臉黑袍青年問。

他們緊追不舍,可惜距離并沒有拉近。

“……追!”

又是一百多里,他們又站在一座山巔。

狂風呼嘯。

他們頭頂的白云舒卷蕩動,好像迎風招展的素絹。

這個時候,他們不僅僅頭頂有白氣,黑袍前胸后背都被汗水打濕。

“陳師兄,還要再追嗎?”

“……追!”陳少群咬牙。

又一百多里。

他們再次站在一座山巔。

不高的山峰,一絲風也無。

他們扶著膝蓋,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息,實在已經拼盡了全力,好久沒這么拼命跑了。

不僅頭頂冒白氣,黑袍也冒著白氣,形成一個更大的白傘遮住他們自身。

他們都是年輕氣盛的,越是追不上越不服氣。

原本只是努力的追,后來是拼命的追,真的用命在追,把自己累成了這樣。

“師……兄,還……還要追……嗎?”一個黑衣青年大口呼吸,斷斷續續問。

“……算了。”陳少群蒼白著臉,苦澀的吐出這兩個字。

六個黑袍青年頓時松一大口氣。

實在是義氣所至,不能不硬著頭皮追,后來是怒氣上來了,可拼命之下,便漸漸感覺到了絕望。

他們已然明白,根本不可能追得上。

如果不是憑著法空身上那塊紅玉,所有光明圣教弟子皆能感應得到,他們早就追丟了。

法空能憑著那塊紅玉找到周圍百里之內的光明圣教弟子,同樣,百里之內的光明圣教弟子也能找得到他。

七人在山頂好好緩了緩,很快就緩過氣。

一個黑袍青年不忿的道:“這兩個家伙,跑起來倒快!”

陳少群哼一聲。

另有黑袍青年搖頭:“他們應該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我們恐怕……”

那林飛揚的速度太快,身法太詭異。

“陳師兄,我看就算了,他是許師兄的朋友,不算是外人。”

“嗯,就當是同門切磋落敗。”

“就是就是。”

陳少群瞪他們一眼:“他是金剛寺,是大雪山宗,我們敗在他手上,難道不丟光明圣教的人!”

“下次他敢再來,就狠狠的教訓!”

“對,下次下次。”

眾人七嘴八舌的贊同,決定要把這頓教訓放在下一次見面時候。

“和尚你竟然心軟啦!”林飛揚不可思議的看法空,想看法空是不是換了一個人。

法空笑笑。

光明圣教弟子,確實是心境光明。

即使脾氣最討人厭的陳少群,憤怒之下的決定也只是報復回來,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

沒有再陰毒的心思。

他也不想再結更深的仇,且看陳少群將來吧,能不能挺過情關。

有時候,最毀人的就是感情。

“嗯——?”法空忽然皺眉,目光望向遠處。

林飛揚跟著望過去。

他們正沿著大道疾行。

大道雖然繞路,可順便看看沿途的路線,對大乾也有一個更深入的了解。

他又沒有什么急事,所以繞一點兒路也無妨。

原本以為在大道上應該沒什么事,不會有麻煩,畢竟人多。

可沒想到,他入眼所見,竟然是一場廝殺。

一輛馬車挺立在大道中央,周圍是一具具尸首,姿勢各異,都被補了刀,俱氣絕而亡。

六個白衣人蒙著白巾,緩緩靠近馬車。

法空閉上眼睛,頓時心眼打開,看到了他們身上的光,知道了他們的境界,也看到了馬車里的人。

兩個粉雕玉琢的孩童正摟在一起,臉色蒼白,渾身顫抖,死死瞪著馬車的門簾。

而門簾正被一柄沾著血的長刀慢慢挑起,露出了一雙冷漠的雙眼。

白巾遮住臉龐,僅露出一雙仿佛一點兒沒有人類感情的雙眼,淡漠的瞥一眼他們。

“哇……”兩孩童再也忍不住,發出失聲痛哭,身子極力的后縮到馬車角落。

在絕望恐懼的情形下,他們能做的只有哭。

“娘……”

“娘……”

沾著血、寒光森森的長刀忽然輕輕一劃。

兩孩童頓時尖叫,哭叫聲更響:“娘——娘——!”

馬車的門簾被割斷。

“嘿嘿,好俊的兩個小家伙!”

“一個男一個女的吧?還是兩個女的?”

“當然是一個男一個女!”

眾人都能看到馬車里的情形,笑嘻嘻的議論,周圍的尸首與鮮血絲毫沒影響他們的談興。

“行了,走吧。”割車簾的那蒙面白衣人冷冷道:“把他們帶走!”

“我來,嘿嘿,細皮嫩肉的,能賣幾個錢!”

“三百兩不成問題!”

“娘——!”

“再吵就殺了你們!”一個蒙面白衣人探身進馬車,嘿嘿怪笑:“讓你們陪你們爹娘!”

“娘——!”

“爹——!”

兩孩童頓時大喊,被白衣人一手一個抄起,直接封了他們穴道。

一行人緩緩走過血泊,在地上蹭了蹭腳底,然后便沖進旁邊的樹林。

林飛揚與法空已經站在一座山峰,冷冷看著他們。

林飛揚道:“和尚,我們不管?”

“滅了吧。”法空道。

“好嘞。”林飛揚頓時一閃消失。

法空閉上眼睛,輕吐出六個“定”字。

他們毫無還手之力,被林飛揚分別拍碎腦袋。

隨后,林飛揚帶著兩個孩童飄到他近前。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