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08章 目的

第108章 目的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08章 目的

禇秀秀看向陳少群,歉然道:“陳師兄……”

“秀秀師妹你……你真要請他吃飯?”陳少群指了指法空,難以置信的瞪著禇秀秀。

禇秀秀輕輕點頭道:“陳師兄,原本就是一場誤會而已,這一次吃過飯后,流言就差不多消散了。”

“誤會?”陳少群瞪向法空。

他眼中閃爍著憤怒與不甘,冷冷道:“這真是誤會?就我一個人覺得不是誤會?”

禇秀秀輕聲道:“陳師兄,就聽我這一次吧。”

“你……”陳少群失望的看著她。

禇秀秀抿嘴,眼眶微紅:“陳師兄!”

“……好好好,聽你的!”陳少群看她如此,頓時一軟,忙道:“一切都聽你的,誤會……就誤會吧,唉——!”

法空看得想笑。

一物降一物。

陳少群再狂傲無禮,面對禇秀秀卻是溫柔呵護,宛如捧在掌心的明珠。

許志堅看得酸澀難言,偏偏不會掩飾自己的神情,臉色僵硬無比。

禇秀秀合什道:“那我們就晚上見啦,……許師兄,你一定要過來的。”

她純凈的眼眸認真的盯著許志堅。

“好。”許志堅毫不猶豫的答應,甚至什么都沒考慮。

禇秀秀轉身輕盈而去。

許志堅眼神跟她婀娜的身影漸漸遠去。

林飛揚在他跟前擺了擺手:“喂,魂呢,魂呢,快回來!”

許志堅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林飛揚搖搖頭:“和尚,這女人是不是不簡單?”

“咳咳,走吧,進去歇歇。”

法空給他一個眼色。

林飛揚知機的不再多問。

許志堅先離開,讓法空與林飛揚好好歇一歇,晚上再一起述話。

待進了屋,許志堅已經不在,林飛揚便問:“一切都是這個禇秀秀搞出來的?”

“暫時看是如此。”法空接過茶盞,輕啜一口。

“還真看不出來啊。”林飛揚感慨道:“這么個嬌嬌柔柔的小丫環,竟然還有那心思?”

“……再說吧。”法空擺擺手。

他懶得多說這些。

比起這些過家家似的鬧別扭,外面的世界才真夠殘酷,尤其是宋啟文與姜豐兩人的經歷。

林飛揚揮命發揮著自己的聰明才智,一拍巴掌,興奮的道:“如果她真像你說的那么厲害,那這一次晚宴,一定沒什么好事!”

法空笑看著他。

林飛揚不覺得他在諷刺,反而覺得在鼓勵,頭腦轉得更快,興奮的道:“她肯定會請那位齊師姐一起來,借刀殺人,讓齊師姐對付和尚你!”

他用力一拍巴掌,雙眼放光:“定是這樣,好一招借刀殺人,當真是妙啊,妙!”

法空笑著點頭:“確實是妙,那就看看晚宴會不會有這位齊師姐吧。”

“對。”林飛揚用力點頭:“不過真要有那位齊師姐,你且放心,交給我,我一定罵她個狗血淋頭!”

法空揮揮手,示意他趕緊干正事,別再閑說話。

林飛揚招呼來兩個白衣侍女,開始打掃院子,將枯葉殘花都修剪。

法空反復研究宋啟文與姜豐兩人的記憶。

通過兩人的記憶,他對大云才真正開始了解。

從前時候,大云只是一個概念,只知道大乾有兩個惡鄰,一個大永一個大云,每過幾年都要起戰爭。

但因為消息閉塞,所以并不了解大云。

大雪山宗抵擋的是大永,大云則是光明圣教在負責阻攔,根本不關大雪山的事。

他現在對大云已經極為了解。

知道大云的強大,也知道了大云的弊端,軍中的種種不公正與陰暗。

當然也知道了大云神風騎的底細。

神風騎專司刺探情報,散布在大乾不少的線人內諜,源源不斷的送來消息。

只是大將軍感于這么小打小鬧終究不成樣子,知道再多的情報,終究還是要以鐵騎叩開烈陽關的城門。

情報再多,叩不開城門還是沒用。

所以還需要更高級的內諜,能夠改變大乾戰略,甚至能夠成為烈陽關的軍官。

到時候,里應外合,一舉叩關而入。

據宋啟文所知,并不是只有自己這一批人進入大乾,還有另外幾組人。

可惜,此事機密,即使他背景強大,還是不能知道更多。

法空惋惜的搖搖頭。

如果知道了那幾隊人馬,自己就省事了。

想到這里,他揚聲道:“紙筆。”

“來嘍。”林飛揚放下長長剪刀。

從屋里拿出紙筆,然后讓法空自己研墨,繼續拿起長剪刀修剪枯花枝。

法空研好墨,提筆寫了一封信,遞給林飛揚:“讓許兄派光明圣教弟子,送去神京綠衣外司寧師妹。”

林飛揚去了。

法空看向神京方向,不知道有了這份外單,寧真真能不能立下大功,站穩腳根。

在一個成熟的衙門里,可沒那么容易站穩腳根打開局面,需要足夠的耐心,不是單純憑武功就行的。

夜宴擺在禇秀秀的小院。

禇秀秀小院比法空所住小院更加的幽雅精致,花草擺放錯落有致,甚至還有假山小溪,處處透著匠心。

法空所在小院位于一片竹林之內。

而禇秀秀的小院則在這片竹林的東邊盡頭,一出院門,也是竹林,簌簌如。

一張圓桌,旁坐法空林飛揚許志堅,還有陳少群與禇秀秀,由禇秀秀親自執酒壺,替眾人斟酒。

林飛揚一直警惕著,感覺下一刻就會進來一個人,便是那個齊師姐。

可一場酒席下來,并沒有出現這位齊師姐。

反而是禇秀秀,溫聲細語,讓人如沐春風。

待酒席散場,法空與林飛揚返回小院的時候,林飛揚還是萬分不解。

這么好的機會,為什么沒利用,如果那位齊師姐來了,就能痛罵一番和尚。

甚至帶上頂尖高手,來找回場子,好好揍一頓自己及和尚。

可這些根本沒出現。

禇秀秀竟然什么也沒做,就是這么平平淡淡的吃了一頓飯,味道實在一般!

他不想承認禇秀秀的廚藝驚人,竟然做得比他更好吃。

“和尚,你說這女的到底怎么想的,這么能忍,就真的不再報復回來?”

林飛揚抓耳撓腮,心癢難耐。

他實在不理解。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她的最終目的,才會如此迷惑。”法空搖搖頭笑笑。

這個目的是他也萬萬沒想到的。

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用在禇秀秀身上最恰當不過,恐怕所有人都猜不到她的心思。

“那有什么目的?”

“算了。”

“不是為了報仇雪恨?”

“這個仇她沒放眼里,也只有陳少群才念念不忘。”

“這都沒放眼里?還真夠厲害的,和尚,別賣關子啦,說罷。”

“不可說,不可說。”法空搖頭。

林飛揚憤怒的瞪大眼。

法空笑著喝茶,沒有再開口的意思。

第二天,法空決定離開。

許志堅挽留。

法空卻走得堅決。

臨別之際,他笑著拍拍許志堅的肩膀,對他說別總想著出去游學,大部分時間還是應該呆在大光明峰的。

大光明峰才是他真正的生活。

許志堅聽得莫名其妙。

但也聽從法空的勸告,笑道:“今年我就不出去了,呆在大光明峰好好靜心,最近覺得心浮氣躁。”

法空點點頭:“這樣最好。”

許志堅看他們飄飄而去,心里還帶著疑惑,不明白法空最后那番話是什么意思。

林飛揚也很好奇,到底在說什么,云山霧罩的,莫名其妙,為何要許志堅留在大光明峰。

難道他看到了許志堅在外面遇到危險?

兩人飄飄而行,離大光明峰越來越遠。

法空回首一看,覺得此行收獲頗大。

不說跟許志堅的友情加深。

對功德有了一點兒眉目。

對大云有了一些了解。

看了大光明峰的一些藏書。

再有便是腦海光輪那四十點信仰之力,夠自己敞開用一段時間了。

兩人離著大光明峰太近,沒用全速,慢慢悠悠的飄掠而行。

“和尚你就說說唄。”林飛揚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說出來我實在受不了!”

他快好奇的爆炸了。

法空嘆一口氣:“不可說,不可說。”

“有什么不可說的啊!”林飛揚沒好氣的道:“別胡做玄虛,說不定我還不稀罕吶。”

法空笑著搖頭。

林飛揚快要發狂了。

“那就說說是關于什么的?”林飛揚咬咬牙,還是細聲慢氣的旁敲側擊。

“這世間是很有趣的。”

法空忽然笑了,發出一聲感慨。

這讓林飛揚更發狂,強忍著急躁與憤怒,慢慢的道:“難道是因為感情?”

法空眉頭一挑。

“嘿,果然是感情。”林飛揚頓時興致大減,索然無味的搖頭:“這種破事,我才不稀罕聽,算了。”

法空失笑。

林飛揚確實沒興趣。

情情愛愛,在他看來最無趣無聊,不過是一男一女彼此的錯覺而已,是昏了頭,一旦清醒就會后悔懊惱然后分開。

既然他沒興趣,法空也不再多說,一百多里之后,兩人停在一座山峰之巔,笑看著眼前的七個光明圣教弟子。

當頭的是陳少群。

身后是六個青年男子。

俱穿黑袍,容貌各異,卻一臉肅然神色,冷冷瞪著法空與林飛揚。

法空合什。

陳少群冷冷瞪著他。

林飛揚嘿嘿笑道:“陳大俠,你自己打不過,找幫手來啦?來來來,一起上吧。”

陳少群咬牙道:“法空和尚,你們對我動手,那沒什么,可你們不該碰秀秀師妹!”

林飛揚道:“少啰嗦,打不打?”

陳少群看他比自己更急,越發惱怒,冷冷道:“今天我們也不傷你們,不殺你們,也一樣封了你們穴道,把你們拋到一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