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10章 摘星

第110章 摘星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10章 摘星

法空已經通過心眼觀察過這兩個孩子。

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只有五六歲,粉雕玉琢,雙眼靈光閃動,而且身上的光芒很純凈,很強烈。

這兩個孩子的資質世所罕見,堪比法寧。

他們怔怔的看著法空。

法空合什:“貧僧法空。”

兩孩童只是瞪大眼睛盯著他看,一言不發。

法空雙手結印,一個清心咒落下。

兩人茫然的眼神漸漸清明,頓時“哇”的哭起來,開始叫娘叫爹。

他們無法接受父母已亡這個事實,想通過大哭把父母喚來。

越哭越響,聲嘶力竭。

網址p://m.biqugexsw.

法空平靜看著他們,知道忽逢大變,又經歷過這些,需要一場大哭來發泄。

他也能體會到兩孩童的無助。

林飛揚撓撓頭。

他束手無策,不知道該怎么辦。

勸吧,他們這么大點兒,根本聽不進去話,不勸吧,看著他們這么嚎啕大哭,心里怪不得勁的。

他看看法空,見法空平靜的看著他們,沒有說話,只好有學有樣,閉嘴看著。

兩孩子哭了一會兒,聲音慢慢弱下去,不知不覺摟著一起昏睡了過去。

“唉——!”林飛揚一臉不忍的道:“真是造孽,一掌拍死真是便宜了那幫家伙!”

“你去將他們父母帶過來吧。”法空道。

“這……”林飛揚道:“要不然,還是算了,別讓他們看到,太殘忍了吧。”

法空嘆了一口氣:“父母孩子終須一別,現在不見,將來再也見不到了。”

“唉……”林飛揚不落忍的嘆氣,飄飄而去。

很快他帶來一男一女兩個中年。

心口中刀,一刀斃命,臉已經泛青,原本怒睜的眼睛已經被林飛揚闔起。

“可憐……”林飛揚不忍心的看著兩個孩童。

法空再次落下一道清心咒。

兩個孩童悠悠醒來,看到了父母,忙爬著撲過去。

趴在他們身上搖晃讓他們醒來,不住呼喚著爹娘,趕緊起來跟自己說話,別再睡了。

林飛揚眼眶都紅了。

法空左手結印,右掌豎起,放出柔和的白光籠罩了兩個男女,然后是各一團白光浮起。

看到白光,兩個孩童搖晃得更用力,可浮起的兩團白光扭動,化為了兩個小人。

“爹——!”

“娘——!”

兩孩子大喜過望,撲過去,卻撲了一個空。

兩個光人憐惜的看著兩孩子,微笑點點頭,又朝法空合什一禮,然后化為兩道白光沖天而起。

“爹——!”

“娘——!”

兩孩子大哭,仰頭拼命的叫喊,不想讓他們離開。

林飛揚的眼淚已經流下來。

法空閉上眼睛,進入兩人的記憶,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也知道了兩個孩子的名字。

周陽,周雨。

南邊沿海的富商,錦衣玉食,是少爺小姐,一直有仆人伺候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不過母親是書香門弟因罪而沒落,對他們教導甚嚴,而他們又靈慧天生,識文斷字已經遠勝常人。

法空看一眼林飛揚:“把他們埋了吧,我去看看那邊。”

林飛揚流著淚點點頭。

法空緩步離開。

失去父母的孩子是可憐,可比起失去孩子的父母,那就差遠了。

孩子的適應能力是極強的,他們沒有死亡的概念。

他們現在痛苦,十天之后就能微笑,一個月后已經記不得現在的痛苦。

就像自己,根本已經不記得父母模樣。

他們能碰上自己,是不幸中的大幸,有多少孩童失去父母之后,落入更悲慘的境地?

他轉著這些念頭,神情平靜無波。

在林飛揚眼里,那就是心腸堅硬如鐵石。

慢慢來到了樹林,六個白衣人倒在地上,腦漿與鮮血混在一起流淌出來。

法空左手結印,右掌豎起,大光明咒照向當頭的中年男子,待中年男子魂魄一聚,馬上停住大光明咒。

然后看到了中年男子馬繼先的記憶。

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馬繼先是摘星樓的堂主。

所謂摘星樓,是拐賣孩童的一個極端嚴密的組織。

他們有探測到資質頂尖孩童的能力,再通過劫殺的方式將其變成孤兒。

再將這些孤兒送出大乾境內,或者進入大永或者進入大云,具體做什么他們便不知道了。

摘星樓行事隱秘,謹慎,且分工明確。

這世道,孤兒出身并不罕見,少幾個孩子也很尋常。

負責行動的是飛馬堂,負責買賣的白熊堂,負責運送的天鷹堂,負責收錢的蟾蜍堂,四大堂各不統屬,獨立行事,互不認識。

這馬繼先身為飛馬堂的堂主,當然知道四大堂的存在,可堂主之下并不知道。

他的手下們只以為捉了孩子能買一個好價錢,能好好揮霍一番,其他的一概不知也不管。

這馬繼先前前后后劫殺了兩百多個孩童,一路高升成為飛馬堂的堂主。

法空睜開眼睛,揉了揉眉心。

他現在隱隱有點兒抗拒施展大光明咒了。

剛開始時,他對別人的人生很好奇,對這個世界很好奇,得到一份記憶便覺得很高興,會好好咀嚼細細分析。

即使是那些惡人的記憶,也會強忍不適,慢慢翻閱,汲取有益的養份。

可隨著記憶的增多,他漸漸生出厭倦,有些人生實在太過灰暗太慘烈,嚴重影響他的心緒。

像馬繼先這一段人生,他脫離出來之后,竟然會泛起嘔吐感,極度不適。

他手中出現奔雷神劍,劍尖輕輕一挑,馬繼先的鹿皮囊剖開,是一本賬簿與一塊木牌。

賬簿薄薄的只有幾頁,是他買賣所得。

木牌乃紫檀所雕,陰刻著一匹飛馬,四只馬蹄各綴三顆銀星,乃獨特的寶石,熠熠生輝。

是他的身份木牌。

進入摘星堂中,個個都蒙臉,認牌不認人。

馬繼先根本不認得其他三堂的堂主,甚至也不認得其他三堂的弟子。

依靠著這份嚴謹,摘星樓從未出事。

賬簿與木牌飛入他袖中,跟著的還有他的長刀,飛入他大袖中消失不見。

他瞥一眼剩下的五人,轉身離開。

這些人,不該入土為安,就該曝尸荒野。

“什么!和尚,我自己帶他們回去,你另有要事——!?”

“嗯。”

“什么事,要甩開我單獨干吶?”

“除掉摘星樓。”法空把那塊木牌拋給他。

他不喜歡多管閑事,能避則避,畢竟武功還沒到天下第一,沒必要自找麻煩。

可這一次的事,他沒辦法避開。

一旦避開,念頭就不能通達,反而更妨礙修為。

除掉這些人是天經地義的。

不知道便罷,知道了還能袖手旁觀,他的心再硬也做不到。

林飛揚接過木牌翻來覆去的打量,最終搖搖頭,沒有見過這東西。

“這寶石不錯呀,從沒見過。”林飛揚端量著這十二顆寶石。

仿佛十二顆汞珠,晶瑩剔透的感覺,偏偏又閃爍銀光。

“行了,暫時別過。”

“和尚。”林飛揚忙道:“我看還是等等,等把他們送回金剛寺,我們再一起去,沒有我,你行不行啊?”

法空笑了。

林飛揚道:“這摘星樓強不強?”

“一試便知。”

“和尚,我覺得你這想法有問題。”

“嗯——?”法空笑容更盛。

沒想到林飛揚能說出這話來。

林飛揚正色說道:“對付一個兩個甚至三個四個高手,那我們自己出手,對付一個宗派,當然要用宗派,大雪山宗啊,或者金剛寺啊,讓他們來多好,何必單打獨斗呢。”

“有道理。”法空頷首。

難得林飛揚智商躍升一回,出了一個靠譜的主意。

“那我們就先回去吧。”林飛揚得意的笑道。

自己這主意最穩妥。

法空搖頭。

林飛揚笑容一僵:“不是有道理嗎?”

“有道理,可惜事情太急,不能拖延。”法空抬頭看看天空,淡淡道:“我可能比你到藥谷更快,就這樣罷。”

他說罷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周陽與周雨。

兩人正發呆,對周圍一切都不感興趣,一切都不理會,只沉浸在自己的悲傷里。

法空一閃消失。

“唉——!”林飛揚嘆氣。

自己說得再多也沒用,

他看看兩孩童,臉上露出笑容,湊到兩人跟前:“我們走吧,騎大馬,怎么樣?”

他一伸手,周陽坐到他左肩,周雨坐到他右肩,他施展輕功開始慢慢加速。

兩人原本毫不在意,不搭理他,垂頭坐著,可一會兒功夫就感覺到刺激,興奮的雙眼放光。

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盯著前面,到了后來甚至會恐懼的尖叫,因為速度太快,差點兒便要撞上一塊石頭,或者一棵大樹。

林飛揚也歡呼著,越來越驚險,忽而鉆進樹林,忽而翻過高山,忽而跨越大河。

兩人很快就尖叫,或者大笑。

情緒亢奮,大起大落,很快就拋開了悲傷,只有在晚上的時候還會喊媽媽。

林飛揚費盡心思逗著他們,五天之后才趕回了藥谷。

他看到藥谷,長長舒一口氣,把兩個裹成白粽子似的小人放下來,解開貂裘。

山谷里溫暖如春,不必穿這么多,會捂出汗。

再往里走時,發現了法空與法寧的身影。

法空一襲灰色僧袍,輕輕飄動,溫和的看著他們三人。

法寧則好奇的打量周陽周雨。

“和尚,你竟然趕回來啦,解決掉了那摘星樓?”

“嗯,差不多。”法空頷首:“剩下的首尾已經交給了許兄那邊。”

他只誅殺了四位堂主還有樓主,剩下的則需要光明圣教派人一一清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