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4章 驚退

第54章 驚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4章 驚退

“神妙非凡!”楚祥感慨道:“我這眼力確實不如夫人你,差點兒有眼無珠了。”

許妙如嫣然嬌笑,白他一眼。

他總是想著法兒的夸自己,偏偏自己就吃這一套,心里跟吃了蜜似的。

“此珠玄妙,可真的能看到林飛揚?”

“法空大和尚說能,那便是能的。”

楚祥半信半疑的點頭。

涼絲絲的氣息繚繞,讓頭腦一直處于清明狀態。

心境平和從容,好像世間事一切盡在掌握。

怪不得法空和尚能有如此從容不迫的氣度,原來不是裝腔作勢,而是心境使然。

處于這種心境,當然不慌不忙,從容不迫。

他忽然目光一凝,冷笑一聲。

許妙如順著他目光看過去,什么也沒發現,卻隱隱猜到了,忙道:“又來啦?”

“非要來找死!”楚祥冷笑道:“夫人,走,我們去那邊。”

他與許妙如來到最北角的北極亭。

這北極亭離著岸邊最遠。

月光如水。

許妙如按著白玉雕欄,抬頭仰望明月,露出迷醉神色。

生命的脆弱讓她格外敏感,對美好的景色格外迷戀。

月華照在她皎潔無瑕的臉龐,宛如一塊白玉,瑩光隱隱。

楚祥盯著她看。

怦然心動,覺得她美得驚人,超出了俗世的美麗。

好像月宮的仙子謫塵而來,自己有幸,娶了這樣一位仙女。

許妙如輕輕嘆息:“沒想到,我還有盡情賞月的這么一天,原本以為再不可能了。”

“夫人……”

“其實王爺也知道吧?”

“我一直覺得夫人一定會好的。”楚祥輕輕搖頭:“上天不可能這么殘忍!”

許妙如抿嘴輕笑:“王爺還是那么天真!”

“我這一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上天怎會如此懲罰我!”

“是,王爺光明磊落,頂天立地,”許妙如溫柔的道:“確實不該受此劫,……不過那刺客真的來了嗎?”

“嗯,正偷偷摸摸想靠過來。”楚祥搖頭:“膽大包天,自尋死路!”

他也沒想到這林飛揚被發現之后,被圍攻之后,竟然還敢殺一記回馬槍。

這是根本沒把王府放眼里,如入無人之境,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他心中怒火洶涌,卻馬上被絲絲涼意強行壓住,毫不影響冷靜與理智,眼角的余光盯著林飛揚一點一點靠近,行走于陰影之中。

陰影便是他的藏身之地,隱匿之所,庇護之力。

楚祥知道,一旦月亮被烏云遮住,這林飛揚必然沖過來趁機刺殺。

他抬頭看看月亮:“看今晚這烏云,終究還是要遮住月亮的。”

“嗯,說不定晚上要下雨。”

“真是刺殺的好機會。”

楚祥的臉色平靜,殺意沸騰。

他能感受到憤怒與殺意在翻涌,偏偏保持著冷靜清醒,思維仍舊清明靈動,思索著這林飛揚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要干什么。

可惜自己得罪的人太多,想殺自己的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實在沒辦法鎖定目標。

如果刺殺自己還好,就怕他的目標是夫人。

目的是為了讓自己痛苦不甘。

那么就是了解自己與夫人情深的,這樣的人沒有那么多,也就府上的人知道。

在外人跟前,自己幾乎從不提夫人,也從不表現出恩愛來,況且夫人也很少拋頭露面。

最近幾年,皇宮逢年過節的宴請,夫人也以身體不好為由拒絕不去。

這般情況下,一般的仇人不會想到殺夫人。

他在腦海里閃過一個個人,一個個勢力,一個個宗門,然后一一排除。

他發現自己的腦子格外好用,記憶變得極好,從前以為記不住的,現在竟然回想得起來。

“王爺,烏云遮月了!”許妙如忽然道。

楚祥瞪向某處,隨即發出一聲冷笑,仿佛一只蒼鷹飛起,俯沖而去。

正往這邊沖的林飛揚忽然橫挪出六尺,好像螃蟹又像蜘蛛。

這橫挪速度奇快。

楚祥在空中調整方向。

這一下,林飛揚知道楚祥能看破自己身法了,而他知道楚祥是神元境宗師,不宜力拼。

楚祥身形奇快,瞬間已到林飛揚近前。

他腦海里已經安排接下來的動作。

把這林飛揚交給最擅長審問的供奉趙誠,相信憑趙誠的本事一定問得出來。

如果不行的話,可以請一位明月庵的神尼。

王府跟明月庵的關系尚可,應該能求得過來這樣一位神尼,通過慧心通明來看破林飛揚所想。

“嗯——?”楚祥臉色微變。

他探出去的手抓了一個空。

眼前已經空空蕩蕩,原本以為一把抓住的林飛揚竟然瞬間消失不見。

林飛楊已經出現在了十丈外,再一閃出現在樹林邊。

站在樹林邊,林飛揚還朝著楚祥笑一下,然后鉆進樹林里消失不見。

“砰!”楚祥一掌拍中一棵樹。

一人合抱粗的大樹炸碎,粉末四濺,紛紛揚揚落下,卻不見林飛揚的影子。

“王爺!”陳光地從樹林里鉆出。

楚祥沉著臉,盯著林飛揚消失的方向,最終擺擺手:“歸位。”

“是。”陳光地不放心的看他一眼,又鉆回了樹林。

楚祥則身形穿梭,在樹林里繞了兩圈,回到許妙如身邊。

明月已經破開烏云,重新灑下月光。

他擔心林飛揚調虎離山,所以不敢離開許妙如太遠,可心口憋著一股郁氣。

不過他畢竟閱歷極豐,雖然憋氣,也沒太過憤怒。

世上事原本就如此,原本十拿九穩,可真正實行的時候,往往意外頻發。

煮熟的鴨子飛了也不罕見。

“王爺,跑了?”許妙如輕聲問。

“怪不得能逍遙至今!”楚祥哼一聲道:“名不虛傳!”

“捉不到他?”

“……難!”楚祥想一下,最終搖搖頭。

他在腦海里已經推衍了數遍,即使自己反應不同,還是追不上林飛揚。

林飛揚的輕功很詭異,在陰影之中好像瞬間能跨越三四十丈,從沒見過如此之快的輕功。

看來林飛揚要刺殺自己,不是夫人,否則已經得手了。

想到這里,他殺意更濃烈。

可即使這般濃烈的殺意,仍舊不影響明朗的心境與頭腦的清醒。

佛珠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涼氣,維持著自己的清明與靈動,當真奇異。

越是在這個時候,越能感覺到佛珠的神妙。

他思維電轉,把此事從頭想到尾,最終注意力落在了法空身上。

“夫人,還是要請法空大師多留幾天的。”

許妙如輕輕搖頭:“難,我看大和尚意志極堅,不會答應。”

“一定想辦法多留幾晚。”楚祥道:“法空大師在,那林飛揚不敢過來。”

“難道林飛揚怕法空大師?”

楚祥點頭。

當初法空過來的時候,沒能瞞過他的感應,一舉一動皆在他的感應之中。

他記起來法空好像輕輕說了一個“定”字。

然后林飛揚逃之夭夭。

顯然,法空即使不用武功,憑佛咒也能驚退林飛揚的,自己如果與他聯手,就能捉住林飛揚。

“……難。”許妙如輕輕搖頭。

“投其所好唄。”楚祥道:“他縱使是神僧,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吧?而且年紀如此之輕……”

“王爺,你想干什么?!”許妙如斜睨他。

難道是要施展美人計?

“他一定喜歡佛寶!”楚祥道:“我這些年搜集了那么多,讓他開開眼界,他應該會流連忘返。”

許妙如白他一眼,嫣然笑道:“那你試試吧。”

——

法空掀開錦衾,離開被窩,下了榻來到院子中央,對著明媚的陽光長長伸一個懶腰。

這陽光照在身上真的舒服,渾身暖融融的,好像充電一般,讓人勁力十足。

他站了一會兒,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最終搖搖頭。

金剛不壞神功再神妙,也不能光合作用,不能像超人一般轉化陽光為力量。

他心神返照腦海,嘴角不由的翹起。

又加兩點信仰之力。

為何許妙如能貢獻兩點信仰之力?

難道是因為許妙如原本就信佛,所以自己救了她之后,她把對佛的信轉化到自己身上?

這其中的道理洞徹之后,如能推廣開去,自己可獲得更多的信仰之力。

比起武功,神通更有趣。

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甚至最后的漏盡通。

不過看來是不能激發漏盡通的,可前面五神通已經有趣之極,比武功更妙。

他來到花圃前。

數朵花兒已經綻放,花瓣上承著露。

露珠在陽光下晶瑩剔透,既嬌嫩,又生機盎然。

他湊上前,輕輕嗅著花兒的香氣,夾雜著清氣,沁人心脾,精神一振。

這才是世間的勃勃生機,看到這些花兒,會覺得這世界是美好的,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法空。”外面傳來敲門聲。

“進來吧。”

“剛起來?”楚煜笑瞇瞇的進來,一襲錦袍,額頭還束了一塊冠玉,顯得他越發俊美,風采照人。

兩人來到小亭里坐下。

法空不用侍女,自己動手煮茶。

“楚兄可是有什么喜事?”

“母妃轉危為安,便是無上的喜事。”

“今天再來一次就差不多了。”法空頷首。

對修持佛咒而言,大還悟的記憶便是經驗值,能迅速提升佛咒的等級。

得了大還悟的經歷之后,回春咒再上一層樓,原本需要三次,現在只需要一次即可治愈許妙如。

“那你便要走啦?”

“正是。”

“……要不然,帶你去城里轉轉,來一趟,總不能什么也不看就走吧。”

“不必了。”

這時一個侍女輕輕進來小亭,盈盈一禮:“大師,王爺在外面,想見大師一面。”

“王爺,請進吧。”法空道。

“哈哈……”朗笑聲中,楚祥踏入院內,遠遠的便合什一禮:“大師,有擾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