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3章?刺客

第53章?刺客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3章?刺客

法空靜靜打量他。

他也打量著法空。

好像篤定法空看不到他一般,肆無忌憚,毫不防備。

法空笑了笑:“閣下何方神圣?”

“……”中年男子臉色微變。

法空覺得奇怪,他的表情太過驚愕好,好像自己能看到他是不可思議的事。

不由笑道:“深夜前來,不知有何貴干?”

“……”中年男子輕輕橫挪了兩步。

法空笑著搖頭,目光也跟過去:“既然如此,請便吧。”

“……你能看到我?”中年男子的聲音很有磁性。

“為何看不到?”

“……不對。”中年男子皺眉盯著他,上下打量法空,搖搖頭:“不應該的。”

“難道我應該看不到閣下?”法空笑道:“難道你在施展什么奇妙的秘術,所以能隱藏身形,不被人所見?”

“不應該。”中年男子搖頭,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他目前為止,還從沒碰到過這般情形,身形忽然一滑,如同一片影子般掠過墻頭消失不見。

法空看著他消失在墻頭,搖頭失笑。

這人確實有點兒意思。

不過不像是王府的護衛,倒像是惡客。

但惡客也是王府的惡客,跟自己沒什么關系。

自己的任務只是救了許妙如而已,徹底治好許妙如,從而毫無掛礙的返回大雪山。

他想到這里,轉身便要進屋。

走了兩步又停住。

他停在原地數秒,無奈搖搖頭。

強迫癥又發作了。

送佛送到西,既然要救許妙如,就絕不允許許妙如出什么意外,決不能半途而廢。

他推門出了小院,慢慢往后花園走去。

一邊走一邊想。

這中年男子放過自己,很可能因為自己看起來沒修為,不過他沒殺自己滅口,看來不是什么兇惡之人。

但這個世界,不是做壞事的都是惡人。

他看著慢慢悠悠,其實速度極快,眨眼功夫來到了凈湖。

進入湖上一座小亭,坐到小亭里靜靜欣賞著天上的明月。

這后花園四面八方都有護衛隱于暗處,有的隱在樹林里,有的隱在花圃下。

照理說很安全。

可強迫癥下,不過來看看就會坐臥不安。

豐腴婀娜的侍女小桃從一間水榭輕盈走出,手托一盤,盤中有兩碟瓜果點心,兩碟小菜,還有一壺酒及酒杯。

法空合什一禮。

小桃嫣然一笑,細腰一扭,轉身離開了。

法空替自己斟了一杯酒,入口醇厚芬香,當真是美酒。

喝了兩杯酒之后,他發現了中年男子的身影,正緩緩沿著樹林邊緣往這邊走。

他站在樹林邊緣,遙遙望向這邊,卻沒有靠近凈湖。

凈湖與樹林之間有一片花圃,腰高的花圃正綻放著朵朵鮮花。

月光之下,數十朵鮮花爭奇斗妍。

夜風輕拂。

花香幽幽。

法空看一眼他,笑著舉舉杯。

王府不愧是王府。

即使信王府內內外外都質樸不奢華。

可看其用度,便彰顯其不同。

瓜果與美酒都是外間難以買到的珍品。

法空搖搖頭。

金剛寺還是差了太多。

看來要在藥谷里種上一些瓜果,品質上好的瓜果。

別的和尚要隔絕這些欲望的誘惑,以解脫煩惱,最根本的煩惱就是生死之苦。

而自己是沒有這個最大痛苦的。

所以自己修持佛法之路與別的和尚不同,沒必要跟他們一樣守著戒律。

好好享受生命,好好享受這美好的世界才是。

烏云輕移,忽然遮住了明月。

頓時天地一暗。

法空看到那靜靜站著的中年男子忽然一滑,無聲無息的在陰影里滑到湖上的回廊。

法空嘆一口氣,淡淡吐出一個字:“定”。

中年男子忽然一下定在原地。

他一只腳邁出去,停在半空,一下被定住,好像雕像般一動不能動。

他甚至眼珠都不能轉動,想瞪大眼睛也做不到,只是怔怔看著法空。

法空輕輕搖頭,給了他一個眼色。

待一杯酒喝光的時候,中年男子才恢復了活動,他臉色微變瞪著法空。

法空瀟灑的舉起酒杯,朝他遙敬一下,然后輕啜一口,露出享受之色。

中年男子臉色陰晴不定,死死瞪著法空。

法空微笑搖頭。

此時,烏云過去,月光再次灑落。

中年男子忽然轉身便走,出了回廊,離開凈湖時,在月光下現出身形。

衣袂飄飛聲隨即響起。

中年男子身形陡然加速,重新鉆進樹林。

法空看到數道人影從暗處出現,追向樹林,隨后便沒有了動靜。

數次呼吸之后,一群護衛悄然出現,無聲無息把樹林團團圍住,沒上前打擾小亭里的法空。

法空看著他們把樹林圍得密不透風,水潑不進,暗自搖搖頭。

這些護衛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那中年男子已經走了。

他好像能在陰影里行走,不被人發現。

只是自己一直處于藥師佛像加持的狀態中,神清心明,并不會被他蒙蔽。

這是刺客吧?

折騰了好一會兒,眾護衛散去,從始到終,除了衣衫飄飛聲,一絲聲音也不發出。

好像一個沉默的世界。

法空笑了笑,看向西邊水榭方向。

西邊水榭的門打開,信王與許妙如一起出來,來到了法空跟前。

信王合什:“法空大師。”

法空起身合什還禮。

“多謝大師。”信王道。

如果不是法空,自己竟然發現不了那刺客,當真是詭異的秘術。

法空微笑:“區區刺客,怎能靠近王爺,倒是貧僧多事了。”

許妙如慵懶而美麗,仿佛海棠春睡,玉腮含春:“難道是來刺殺我?”

“應該是刺殺孤。”信王臉色陰沉,雙眼迸射寒光,冷冷道:“陳光地!”

“屬下在!”

一道人影倏然從樹林鉆出,腳不沾湖水,虛空橫渡到小亭里,抱拳躬身行禮。

卻是一個相貌平平的青年,氣宇軒昂,雙眼如寶石熠熠生輝。

“怎么回事?”

“屬下失職,有一個刺客闖進來了。”

“可追到了?”

陳光地搖頭:“他好像不翼而飛了,不是我們護衛的漏洞,……應該是影子刺客。”

“嗯——?”

“影子刺客林飛揚。”陳光地道:“行走于陰影,殺人于無形,修為再高也發現不了他。”

“誰的人?”

陳光地抱拳道:“他的身份成謎,但死在他手里已經有三位貴人,兵部的陳大人與于大人,還有南宣王。”

信王皺眉:“刺殺了王爺,仍安然無恙?”

宣南王在偏僻的南地,距離神京上萬里,他聽聞過此事卻沒怎么關注。

原本以為早已經捉到刺客,名正刑典,沒想到這刺客還逍遙法外。

這太過離譜了。

那可是堂堂的王爺。

雖然只是異姓王爺,還是承襲爵位的王爺。

但王爺就是王爺,關乎朝廷的威嚴,怎么可能被刺殺卻捉不到兇手,天下怎么看朝廷?

陳光地遲疑。

“吞吞吐吐,有屁就放!”

“……是。”陳光地咬咬牙:“刑部捉了人,不過嘛……”

“嘿!”信王發出一聲冷笑。

他一下便明白。

這樣的手段很常見。

出了影響極大的兇殺案,上頭嚴令破案,甚至設了期限,破不了案子就革了辦案之人。

這個時候,捉不到真正兇手,就推出一個人頂罪。

刑部大牢里關著的死囚中不乏高手。

把這罪名推到一個死囚頭上。

反正是死囚,多一樁罪行少一樁沒什么兩樣,很容易買通,上下一串口供,就差不多能糊弄過去。

當然,這還要多個環節的疏通,如果糊弄不了死者的家屬,那就想辦法給予一定補償,封住口。

民不舉官不究,誰都會碰上這樣的棘手案子,所以沒有人鬧的話,便稀里糊涂的糊弄過去。

信王對這些官場中的規則很明白,只是沒想到,攤到刺殺王爺這樣的大案,還敢這么干!

他臉色陰沉沉的要下雨一般。

“誰辦的案子?……算了!”信王擺擺手,放棄了追根究底的打算,冷冷道:“這個林飛揚可有辦法拿下?”

陳光地面露遲疑。

“廢物!”

“是,屬下無能。”

“就沒人治得了他?”

陳光地無奈的搖搖頭。

據他所知,現在還沒人奈何得了這林飛揚,忙道:“不過有一招能破掉他。”

“說!”

“只要沒有陰影,他便沒辦法藏身,王府只要點上足夠的燈,就能照得沒有陰影!”

“……滾蛋!”

“是。”

陳光地飄飛而去。

信王楚祥無奈的搖搖頭。

許妙如抿嘴笑道:“王爺,這倒是一個主意。”

這一招很笨,但聽著還是有道理的,照得沒了影子,這陰影刺客就沒了藏身之處。

“聽他胡扯。”楚祥道:“且不說點那么多的燈也不可能沒有影子,難不成一天到晚防著這林飛揚?”

“那王爺有何辦法?”

“法空大師。”楚祥看向法空:“還請大師賜教。”

法空看向許妙如的皓腕。

兩只雪白手腕空空如也。

許妙如冰雪聰明,頓時便省悟:“和尚,難道是那串佛珠?”

“戴上佛珠,王爺便可看到這位刺客了。”法空合什:“貧僧告退。”

他輕身離開凈湖。

“小杏。”

“是,王妃。”苗條窈窕的侍女輕盈進了水榭,很快捧出一個小紫檀匣。

許妙如打開之后,取出金黃綢緞墊著的佛珠,遞給楚祥:“王爺戴上看看。”

楚祥笑著接過來:“我這胳膊粗,動作又粗魯,就怕給弄斷了。”

他試著戴了一下,雖然略緊,但還能戴得上,神情漸漸露出驚訝。

許妙如笑道:“這是法空大師加持過的,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