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5章?無字

第55章?無字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5章?無字

法空起身合什一禮:“見過王爺。”

“父王。”楚煜抱拳。

楚祥大步流星進了小亭,淡淡瞥一眼他,沒搭理,對法空笑道:“大師,有擾了。”

“王爺不必如此客氣的。”法空微笑。

“昨晚委實兇險,如果不是大師在,后果難料……”他笑容斂去,臉色沉重:“這林飛揚防不勝防!”

“王爺沒拿下他?”

“他輕功驚人,瞬間三四十丈,孤輕功不及也。”

法空頷首。

“也是個奇人,不過他刺殺朝廷重員,甚至還刺殺了南宣王爺,委實猖狂,無法無天。”楚祥沉聲道:“如此狂徒,不知會闖下多大的禍患。”

他搖搖頭:“以奇功為恃,視天下英雄如無物,視朝廷律法于不顧,唉……,實在是自取滅亡。”

法空點頭。

有潛藏于陰影而無行蹤的奇功,再加上絕頂的輕功,進可無聲無息,退可自如而去,確實會讓人的膽子變大,最終無法無天。

豈不知世間哪有這么容易的事,再強大之人,如果失去了敬畏,也必將遭受天地反噬。

越是身懷奇功,越是要隱而不發,關鍵時刻用來保命。

可這位倒好,偏偏行事肆無忌憚,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的本事。

這就是把自己豎成靶子。

天下之大,藏龍臥虎,陰陽相生相克,總會有克制他武功的,早晚要完蛋。

想到這里,法空搖搖頭。

這是一個極壞的例子,要引以為戒。

自己有金剛不壞神功卻絕不能嚷嚷得人盡皆知。

不過金剛不壞神功也難遮掩,因為太過奇物,所以劍氣還是要練起來的,多幾個殺手锏。

“法空大師,孤這些年來搜集了一些佛門異寶,大師可想看看?”

法空頓時生出興趣。

能入這位信王之眼的,絕非一般的佛門之器。

“請——!”楚祥笑道。

他隨即臉色微沉,淡淡瞥一眼楚煜:“你也跟著去吧。”

“是,父王。”楚煜習慣了他的冷淡,沒有在意,隨著法空一起往外走。

三轉兩轉,經過了八重工工整整的大院,來到一座寺院。

紅墻綠瓦。

寺院門口是九重臺階。

踏入寺門內,院內正中是一座精致香爐,煙氣裊裊,絲絲縷縷升上天空。

正北是大雄寶殿,左右側殿是法王殿與觀音殿及藏經樓。

這座寺院比起金剛寺與大雷音寺,小了幾十倍。

大殿中央的空地只有十米見方,有些狹窄,殿樓也遠小于金剛寺與大雷音寺。

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寺院的寧靜與悠遠卻做到了。

法空一看便知道這出自名家之手,絕不是尋常的工匠能做得出來的。

身處這寺院,頓時心神寧靜,好像遠離了世俗紛擾,紅塵煩惱。

“這是夫人所建的佛院。”楚祥微笑道:“也是她最常來的地方。”

昨晚剛剛請走了那些佛經祈福的高僧們,所以現在空蕩蕩的沒人。

法空朝著大雄寶殿方向一合什。

“大師隨我來。”楚祥引著他進了藏經樓。

第一層擺了琳瑯滿目的佛具。

有鳴器,如木魚、清罄,有鐘,有鼓。

也有隨身佛具,金缽,禪杖,戒刀,拂塵。

還有一些珠寶瓔珞之類。

也有幾串佛珠。

法空點點頭,目光在它們之中一掠而過,并沒停留。

楚祥一見,便帶著他來到二樓。

二樓皆是佛經。

不過這些佛經不像大雷音寺與金剛寺那般,而是擺在匣中深藏。

法空上前打開。

阿彌陀佛經華嚴經愣嚴經般若波羅蜜經……

除了第一部阿彌陀佛經是西迦貝葉所著,其余的都是帛冊,看著顏色泛黃,年代久遠。

法空一一拿過來翻看。

最后一部佛經翻開時,發現竟然是一本無字書,昏黃的帛冊也布滿了歲月的滄桑,偏偏沒有一個文字。

法空抬頭看向楚祥。

楚祥道:“這確實是一本佛經,是一座古寺里與其他佛經放在一起的,那些佛經因為時間太久一碰就成了灰,只有這本佛經好好的,可惜,上面的字也沒了。”

他搖搖頭:“可能寫字的墨水承受不了時間的力量,可惜了。”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這也是常見之事,有些佛經便是如此,用的紙能承受得住時間,墨水卻承受不住。

畢竟墨水更容易揮發。

“這些佛經都是上古所傳,可謂是珍本。”楚祥道:“對我們這些不通佛法之人,可能只是古董而已,對佛門弟子卻是難得,大師可以挑一些。”

法空笑著搖頭。

楚祥道:“內子得你相救,大恩無以為報,如果不是內子對這些東西太喜歡,全送了大師也無妨的。”

救了許妙如,比救了他自己的命更讓他感激。

只是他不擅長說感激之語。

別說用這些佛寶相送,便是整個王府都送給法空,他也毫不猶豫的。

法空笑著搖頭,伸手取出這本無字經書:“那我便取這一部佛經吧。”

“大師……”

“救王妃性命,報酬已經付過了,王爺不再多說。”

“……好吧。”楚祥無奈點點頭。

他當然也知道楚煜當初的行動,因為許妙如病重,他根本沒心思多管。

而且這也未嘗不是一個希望,多一條路子說不定就有意外的收獲。

沒想到竟然是這么大的收獲。

——

月上樹梢頭。

法空送走了楚煜三兄弟,出了酒氣猶在的小亭,來到院中央,沐浴著月光,取出了那本無字佛經。

月華如水,這本佛經隱約有光芒閃過。

可他看了半晌,沒有別的異樣。

好像剛才的光芒只是錯覺。

法空確實對這本無字佛經有一絲奇異感覺,很微弱的感覺,如果不是感知敏銳,恐怕發現不了這一絲異樣。

可惜,這無字佛經平平無奇,他拿回來之后,用過諸多辦法都一無所得。

不管是注入真氣,還是凝入精神,甚至往上滴血,都沒有反應。

直到剛才這閃一下的光芒。

他對自己的眼力篤信無疑,絕不是眼花也不是錯覺,確確實實閃過一抹白光。

難道是這材料有異?

他仔細看看,以手觸摸,然后迎著月光轉動,可惜再沒白光閃現。

他搖搖頭,也沒怎么在意。

只要有玄妙,那就早晚會顯露出來,反正自己的時間多的是,慢慢來便是。

他手執無字佛經,輕輕敲打著手掌,在月光下回想著剛才跟三兄弟的話。

他們是來邀請他去城里的酒樓開宴,要好好感謝他一番。

他溫言婉拒。

酒樓就是多事之所,遠離為妙。

再過一天就要走,別功虧一簣。

想享受美食美酒,來日方長,不急在這時,待自己修煉有成,自保有余再享受不遲。

于是四人在他的小院里,楚炎讓府上的廚子做了一桌精美佳肴,上了美酒。

席間,兄弟三人的興致極高,畢竟許妙如轉危為安,這是天大的喜事。

說到法空的佛咒驚人,當真神妙。

有了法空,他們就不怕生病了,再病了,只需要去找法空便是。

法空也答應,他們真要生病,可以去金剛寺找自己,必然施救。

這讓他們更加高興。

可吃到一半,他們的興致慢慢衰落,變成了喝悶酒。

他們談到了信王府如今的形勢。

信王這一陣子形勢不太妙。

坊間有傳聞,說信王私通前朝大易遺民。

這可是莫大的罪名。

皇帝既沒發作,也沒質問信王,好像根本沒聽到這流言,人們從而判斷,信王這一關恐怕很難過去。

皇帝耳目之靈,天下罕有,怎么可能不知道這謠言,偏偏沒有質問信王,這是不讓信王自辯。

皇帝如果直接發作,質問一番或者罵一通,這件事反而就揭過去了,不發作,那就耐人尋味了。

楚炯喝著酒,還破口大罵。

但凡有點兒腦子的,都知道這是謠言。

身為大乾的皇子,王爺,怎么可能去私通大易遺民,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偏偏很多人相信,傳得有鼻子有眼。

簡直就是離譜!

這世道是怎么了,父王一心為公,稟持良心行事,反而處處受排擠處處受掣肘。

楚炎忙喝止他,讓他慎言。

“我慎什么言,大哥,我在自己家里還不能痛痛快快說話啦?”

“小心隔墻有耳!”

“即使在皇祖父跟前,我也這么說,但凡有點兒腦子的都知道這是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散布的謠言,就是為了把父王趕下九門提督的位子,居心叵測!”

“閉嘴!”楚炎沉下臉斷喝。

楚炯已喝得微醺,被他這么一喝,頓時醒了酒,嘟囔幾句還是閉上了嘴。

楚炎放緩臉色,聲音放緩:“二弟,你要相信皇祖父的英明,父王不會有事!”

“……但愿吧。”楚炯悻悻道。

他看父王的神情,卻不像沒事的樣子。

法空搖搖頭。

身為皇子,只要不謀反,就沒有殺身之禍,可私通大易遺民,無異于謀反。

這個謠言太毒。

可這也未必是謠言。

想到這里,他抬頭看看天空。

一輪明月高懸,宛如藥師佛后的光輪一般,皎皎無瑕,純凈美麗。

一想到光輪,他不由返神觀照。

藥師佛后,光輪如鏡。

信仰之力應該是六點左右,還能施展六次神通。

到明天,便是八點。

兩點是必須保留的,是逃命的殺手锏。

剩下的六點,倒是可以浪費一下,不知道許妙如不見自己,每天還能不能提供信仰,畢竟她的信仰之力更多。

只是可惜,明天就要離開了,再不能收割信仰,是一大撼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