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6章 護犢子

第166章 護犢子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6章 護犢子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第166章護犢子

事后冷靜下來,鮑爾森又無語的苦笑出聲兒。

無論是,這個時候,那個混蛋還有心思風流,還是車里的那個女人很可能就是三石的另一個創始人徐倩,都給鮑爾森指向一個可能,那就是:

三石的解體,本來就是齊磊的手筆。

假的!都是假的!

好吧,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中國話怎么說來著?這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正好那個混蛋的昵稱就要石頭。

不過,怪誰呢?

搖了搖頭,馬上調整了心態,也許,這是好事。。

如果齊磊真的愚蠢到,被這么一個小小的挫折逼到絕境,鮑爾森反而要擔心他能不能掌起與硅谷抗衡的重擔。

現在好了,事實已經證明,那個混蛋完全可以勝任。

此時的鮑爾森倒是有點苦中做樂的感覺,被齊磊坑了個徹底,但是又不得不往好的方向去想。

可實際上,其實也沒什么可懊惱的。畢竟,鮑爾森并沒有失去什么。

利用人脈,幫助齊磊再建一個研發中心,對德盛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

況且,由米國人建立的研發中心,肯定比中國的更靠譜,對合作也是有幫助的。

至于無息、無抵押的借款……

無所謂的,齊磊再怎么精心布局,總還是把三石公司拆分了的,就當是給他的補償好了。

想到這些,鮑爾森釋懷不少。

可是,再一琢磨,猛的一捶桌子!“fuk!

還是有點憋氣,“等你來米國的!

另一邊。

京城往機場方向去,一務偏僻的公路旁,偉哥的破捷達停在路邊,打著雙閃。

齊磊和徐小倩坐在后坐,依偎在一起。

別想黃色,兩人什么都沒干,就這么相互依偎著。

剛剛放下鮑爾森的電話,趕在其它電話還沒進來的空檔,徐小倩不由好奇,“就這么容易,被他發現了?

齊磊,“這不挺好的嗎?省著還得跟他遮遮掩掩。“

徐小倩,“那你就不怕他反悔?

萬一鮑爾森知道這都是齊磊設的局,不建研發中心,也不給貸款了,怎么辦?

對此,齊磊淡然一笑,“唉,不懂了吧?

徐小倩,“就你懂,行了吧?來,說說看,讓大姨也學習學習!“

齊磊,“迫使鮑爾森同意這些條件的,不是布局,而是態度。”

“態度?”

“對,態度!其實有沒有拆分三石,對鮑爾森來說不重要。那僅僅是他向華盛頓邀功的一個籌碼,以及我應對輿論的一個伎倆。“

“重要的是,他知道我知道了是他搞的鬼。

“還有他也知道了,我手里攥著他的兩個利益節點,而且不是傻呼呼的不知其用,是已經利用起來了。

徐小倩懂了,“盤古系統,還有德盛高華!

齊磊,“對!

“他也怕我來個魚死網破,寧可放棄米國市場也不給他系統,畢竟國內才是三石的利潤中心。”

“而德盛高華,不僅僅是德盛在中國的業務基礎,還涉及到海南影視基地和幾百億的國有資產包改制。

“這里面的利益是用百億計的,他舍不得和我鬧掰。”

徐小倩撇了撇嘴,“明白了!“

皺眉嫌棄,“齊石頭,你怎么那么鬼呢?“

“早知道,我肯定離你遠點!”

這次雖然算不上逆風翻盤,可是,在幾乎絕境的情況下,還能讓他找到機會返敲一筆,這個人簡直太可怕了。

齊磊沒接徐小倩的話。

其實,這次能化險為夷,和他關系不大,真正讓齊磊有這個底氣和鮑爾森周旋的,是老秦!

或者說,是這個國家!

沒有上面給他托底,配合他,他敢把三石拆開?

做夢吧!很多業務,拆開就回不來了。

可即便是上面支持,齊磊這回其實連慘勝都算不上。

被人罵了一個多月,甚至未來好幾年,他都得繼續被罵。

忍氣吞聲,那滋味并不好受。

正想著,老秦的電話進來了。

齊磊一點也不意外,事實上,他和徐小倩荒郊野嶺的,還什么都沒做,就是電話鬧的。

自打他那個視頻發出去,這一晚上手機就沒消停過。

王振東、齊國棟、周桃他們挨個打過來。

無奈地接起來,對面傳來老秦的聲音,“干的不錯,尤其是那句罵人的!“

齊磊吡牙笑,“老北叔夸我,可是不容易。”

老秦,“別貧!我估計,鮑爾森快找你了。怎么樣?需要不需要我們配合你?“

“比如,讓官媒高調一點,宣布要把系統收歸暢想?”

“給他來點壓力嘛!“

齊磊一聽,“不用!”

老秦,“真不用嗎?那老小子可不一定上鉤,你別托大。”

齊磊,“他已經上鉤了。“

老秦,“????

齊磊,“而且,事兒已經辦完了。”

這么快!?

老秦驚了,動作夠迅速的啊!

齊磊,“剛剛放下他的電話,被我一頓臭罵,里子面子都找回來了。“

“可以啊!”老秦大喜,“怎么樣?說說,這層皮扒下來多少?“

齊磊,“德盛提供無抵押,無息借款,正好解決了我的資金問題。”

“估計不會超過十億米金!反正不會讓我拿他的錢,把北美三石弄增資的窟窿補上。”

“不過,有了這筆錢做本,我就能上幾個新項目了。”

老秦,“不錯!還有嗎?

齊磊,“他會在米國給我找一批人,建立新的系統研發中心。”

老秦,“這好像也還行?“

齊磊,“建在中國!“

老秦,“!!!

齊磊,“我獨立控股。”

老秦,“???”

好吧,你小子贏麻了啊!

“可以啊!”老秦由衷替齊磊高興。

其實,他還挺擔心齊磊因為輿論的壓力而心里不痛快的。

畢竟,老秦知道,齊磊挺在乎名聲的。

沉吟片刻,“輿論方面…”

想問,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往回掰一掰。

結果,沒說完,齊磊便回道,“沒事兒,我不在乎!“

老秦不語,真不在乎嗎?

和老秦通完話,徐小倩也問了齊磊這個問題,“你真不乎?“

徐小倩也不太信,齊磊不在乎。

這次,齊磊沒裝樣子,憋悶著不說話。

不在乎?那是假的。

人嘛,誰也逃不開一個俗,一輩子,無外乎求名求利。

齊磊不愛權,對錢也看的輕。所以他在利上,可以做到淡然。

可是“名”要是連名都不要,他就快成仙了。

誰又不愛美名呢?

苦笑開口,“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在乎不在乎,而是…我可能大學要上不成了。”

徐小倩一滯,“不會吧?”

其實在輿論的各種謾罵之中,有一點很容易被人忽視,那就是:很多網友,包括媒體,都在呼吁北廣將齊磊除名。

這個才是齊磊最擔心的。

“董北國那老頭兒,把北廣拉扯起來不容易,不能因為我,而對北廣造成大的影響。”

徐小倩聽罷,猛然一驚,問道,“你你多久沒回過學校了?”

齊磊,“兩個多月了吧?

從上次他去米國之前回去過一次,就再沒去過學校。

徐小倩一下就明白了,“你這是給老董校長制造機會呢?”

兩個月多,無論是曠工,還是曠課,只要媒體抓住這個點,都足以把齊磊請出北廣。

齊磊,“董背鍋那個人,他不好意思開這個口的,那就我自己來吧!“

徐小倩,“…“

托爾斯泰有過一句很經典的名言:

即使再偉大的作家,也不過是在書寫個人的片面罷了。

齊磊對這句話的理解就是,即使是上帝,也無法讓所有人贊美。

因為上帝也無法取悅每一個人,更不可能讓所有人虔誠。

所以,齊磊做為一個有傳播學基礎的人,他太知道,信息在傳播中的偏離靶心與受眾的認知差異了。

他不怪那些罵他的網友,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不停的犯錯,更何況是一次幾乎沒有成本的事實評價?

這是一個身為公眾人物的覺悟。

同樣的,不能因為自己所受的委屈,就給別人添麻煩。

董背鍋把北廣拉扯起來真的不容易,不能因為自己而壞了名聲,

第二天,齊磊睡到太陽高照。

起床看表,已經十點了。

收拾收拾,決定去學校了。

正是上課時間,校園里沒什么人。

齊磊從北門進學校,保安一見是他,如臨大敵一般,從崗亭小跑出來,親自目送齊磊進學校。

這讓齊磊多多少少有點尷尬。

想了想,連給保安都添麻煩了,干脆直接去了董北國的辦公室。

準備和老董攤牌了,長痛不如短痛嘛!

不過,齊磊故意繞了個彎,經過了文化小廣場。

可惜,正在施工,沒有往日的花團錦簇和清幽。

又不自覺地走到女生宿舍。

同樣在施工,正面的足球場已經面目全非,號稱北廣最靚麗風景線的女寢門前,亦是人影稀少。

齊磊這才想起來,前幾個月聽后勤的人說,中藍公寓已經竣工,配套也已經就位,夏天女生寢室就集體搬過去了。

那場就開在女生宿舍門門的演唱會、停在路邊的騷包大,還有李玟攻大大咧咧的傻笑,終究都成了過去。

突然發現,現在的北廣,已經不是他記憶里的那所伊甸園了也許,就該著他離開吧!

不再遲疑,徑直去了綜合辦公樓。

董北國一見齊磊,登時老臉一沉,“稀客啊!“

齊磊盡量讓自己顯得無所謂,“我來辦離職,你順便把我的學籍也開了!“

“反正那玩意對我也沒啥用,別等媒體再翻出來,給你添麻煩。“

董北國登時豎起大拇指,“不錯,有點覺悟!知道不給母校添亂。”

齊磊往沙發上一摔,“那是!咱覺悟一向挺高。”

董北國卻是瞪眼,“那你特么的早點來啊!”

“這些天,你知道網絡上把咱北廣罵成什么樣兒了?記者天天圍著。“

“都說我這個校長護著你!“

齊磊,“又讓你背鍋了?我進來的時候,也沒看見記者啊?“

“嘿嘿,背就背了吧,反正也是最后一回。“

董北國,“…

沉默良久,“想好了?”

舍得走?”

齊磊依舊叫牙,但是表情明顯有點僵硬,“有啥想不好的,又不是多大的事兒。”

董北國,“你建的新學部,就這么扔了?“

齊磊,“有廖老師和陳姥爺他們呢,你怕啥?“

“那雛鷹班呢?“

雛鷹班更好說,一期正給我干活呢!二期也在三石實習,就是換個方式帶唄!”

董北國,“馬拓他們,可是不會認別人當他們的導員。“

齊磊,”…

“算了!”董北國從辦公桌上支起來,“隨你怎么想吧!!“

說著話,就要出去,“跟我走。“

齊磊遲疑了一會,才跟上老董的步伐。

以為老董帶他去人事辦離職呢!

結果,董大校長領著齊磊直接出了綜合樓,朝電視中心那邊去了。

“去那邊干啥?”

董北國背著手,回頭瞪了他一眼,“咋地?就這么著急走?“

“那先陪我力件事兒!“

說著話,一老一少已經進了電視中心,上了五樓的大演播廳。

兩人是從后臺的側門進去的,齊磊一進來就愣了。

就見,廖凡義、陳興福都在。

透過縫隙往廳里一看,只見下面密密麻麻,全是記者。

齊磊有點懵,“這是干啥?“

董北國沒搭理他,徑直出了后臺,來到了記者面前。

而廖凡義卻是給齊磊解開了疑惑。

“天天圍著學校轉,把大校長轉煩了,今天都聚到一塊,也整個記者會,一并解決。”

齊磊,””

而此時的董北國,面對鏡頭,嘴角掛笑。

“對于我校,在校、在職人員齊磊,近期發生的社會事件,在這里做一個統一回復。“

哦里喀嚓,鎂光燈一通亂閃。

董北國,“我校的態度,十分明確,積極配合社會監督,努力營造育人環境。“

“將所有社會不良習氣,阻攔在校門之外,為每一個北廣學生,營造最好的學習環境。“

有記者等不急了,搶言發問,“董校長,您的意思是不是說,要將齊磊排除在北廣之外?“

北廣校方,是不是也同樣不恥齊磊先生的行為?

場中一靜,都做起了耳朵。

董北國也尋聲看去,怔了怔,突然叫牙一笑,“請問,你是哪家媒體的記者?“

記者,“新京報。“

“哦,又是新京報!“

咧嘴一笑,“那借這個機會,先宣布個事兒。“

“從今天開始,新京報被排除出北廣友好共建單位的名單之內!“

“未來,北廣不歡迎任何一個新京報的工作人員,進入到北廣校園!“

“同時!”董北國眼珠子一立,殺氣起來了,“我以北廣校長的名義,正告過去、現在!!將來!“

“所有北廣畢業生、教學工作者。”

“不允許進入新京報這種無良媒體進行工作!!“

“任何人違反,將視為與母校斷絕關系,從北廣校友名錄中除名!

“另外,現階段,與北廣存在共建關系、學術交流、學術研究項目的媒體單位。“

“如果與新京報存在深度合作關系,北廣將重新考慮已達成的共建、學術交流、學術研究等合作事宜!“

“這件事,我會親自打報告,請上級主管單位批準。“

“特此聲明!“

啥,啥情況?

一廳的記者都傻了,沒聽錯吧?

北廣這是公開對新京報下了封殺令?

要知道,北廣說是占了中國傳媒行業的半臂江山,都不為過。

董北國真的可以封殺一家媒體,不是開玩笑的。

但是,這也確實是開玩笑的。

北廣再怎么說,也是一家教學單位,是政府直屬。

即便與個別媒體存在矛盾,也不可能在公開場合說出封殺誰的話。

這有悖教育的公允,也有點越權指揮的感覺了。

董北國瘋了?

那個新京報的記者顯然也不是善茬,一下回過魂來。

封殺我們?你怎么想的?

教育部、新聞總署可不會由著你胡來。

眼珠子一轉,“董校長,你在開玩笑?”

“北廣是育人基地,請問,你是代表個人,還是代表北廣,做出這么不理智的決定?“

他覺得,他反問的挺有水平。

結果,董北國一聽,就樂了。

“看來,你不是愚蠢,就是壞!“

“你還知道北廣是教書的地方?“

“你把一個社會議題引倒到校園之內,這又是什么行為?“

記者,“…

“不管齊磊這個人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可他是北廣的在讀本科生!“

“除非法律將之定性為賣國罪,否則,北廣沒有權利剝奪一個學生受教育的權利!“

“請問這位新京報的記者,你們新京報可以代表法律嗎?”

這帽子有點大,那個記者一縮脖子,真接不住。

而董北國輕蔑地瞪了他一眼,心說,小樣兒的,不搭理你們真當我老董好欺負?

面向眾人,“齊磊在商業上的行為,我無權定性!“

“即便存在爭議!“

“即便他本人的品行存在問題!“

“可是北廣做為教書育人的地方,我們的職責就是有教無類,就是為學生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事業觀!“

“所以”

警了眼后臺目瞪口呆的齊磊,“他想走,北廣都不放他走!“

“沒替父母教育好,那是北廣的責任!“

“想走?馬哲分修夠了嗎?毛概學透了嗎?”

掃視眾人,“這就是北廣的態度!”

“任何家長把孩子送到這兒來,我們就得做到讓他們放心。”

“所有社會上的問題,都是校門之外的問題。”

“首先要經過老師、輔導員,還有我這個校長這一關!

”請不要在北廣討論這些問題,否則,我校會像對新京報一樣,視之為失去新聞操守的不良媒體。

并采取相應措施!”

咕嚕,一眾記者無不冒著冷汗,咽了下口水。

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特么老虎不發威,你當他是病貓?

教育口兒和財經口兒,還有社會輿論終究,是兩回事兒。

惹急眼了,是真特么的下死手啊!

先不說,教育部門會不會批準老董封殺新京報的想法。

只一點,董北國是做得了主的。

那就是:把所有和新京報有關系的北廣歷屆畢業生從北廣校友會除名。

這才是最狼的。

還是那句話,北廣在新聞傳媒行業的根基太深了,失去了北廣的加持,不說失去在這個行業的所有,

起碼和北廣沒關系了,也就失去了光環,同時也和所有北廣出來的人沒關系了。

這是致命的,幾乎沒法在這個行當里混下去了。

新京報要倒霉了。

不過,想想也是,活該!

招惹北廣,招惹齊磊,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而且,這次說白了,撐死也就算是一次不太恰當的商業行為,是新京報伙同其它幾家媒體故意炒起來的熱點。

其它媒體,則是看到時下大熱的屬性跟個風。

罪魁禍首還是他們!

不搭理你,真當自己是煽風點火,專門燒窯的。

這回好了,董北國下死手了。

而此時,董北國看著眾人的表情好像還有點幸災樂禍,把責任都推到新京報身上了?

心說,都特么不是好東西,都該好好整治一下了!

不理眾人,徑直下臺。

齊磊看著老頭兒背著手,邁著八字步走近,也是不得不回魂兒。

說實話,他還真沒想到老董會這么剛的。

苦笑一聲,“何必呢?你這不給自己添麻煩嗎?”

“切!“董北國一撇嘴,一副你覺悟還是不夠高的姿態。

“麻煩多了,不差你這一口黑鍋!”

況且,真虧嗎?

齊磊賊不走空的心得,董北國也得著不少。

這事兒確實面臨很大的社會壓力,可是,上了新聞,得分誰看。

你就說,要是學生家長看了,提氣不提氣吧?放心不放心把孩子送北廣來吧?

依舊背著手,要多傲嬌有多傲嬌,晃晃悠悠地往播音大廳外走。

“至少在這一畝三分地,沒人嚼你的舌根子!“

走到門口,又停下了,回頭瞪了眼齊磊,“對了!“

“趙國華讓你挖走了,雛鷹二班現在沒人帶,你給我干點正事兒,好好收拾收拾那幫混蛋玩意!“

齊磊,””

“最近別瞎跑,就在學校呆著吧!“

齊磊:“嗯吶。“

小媳婦一樣跟著董北國出了電視中心,心里賊舒服。

“老董呀!說吧,這回想坑我多少錢?“

董北國斜他一眼,“你?還有錢嗎?“

齊磊,“有!從米國人那兒能坑筆大的!“

董北國,“算了!你也挺不容易的。“

齊磊,“真不要?“

“真不要!”

“那行吧,以后有困難說話!“

“嘿!混蛋小子,聽不出來這是假客氣啊?再爭取爭取。”

齊磊,“…“

”今年得再設一個助學基金,得三五百萬吧!”

齊磊有點后悔了,這老董頭兒,從里到外都是黑的。

剛想椰榆幾句,卻是一下怔住了。

只見電視中心外,雛鷹二期齊刷刷站了一片,一個個此牙看著齊磊。

弄的齊磊腰板一挺,也顧不上和董北國逗燜子,裝起了為人師表。

“不上課跑這兒來干啥?”

二成子憨笑,“下下下下,下課了。“

齊磊瞇眼,“找我干什么?像上次似的,再跟著新聞罵我一頓。”

三冰子,“不不不不,不能!”

一個女生則俏皮地仰起下巴,“視野!知識!理性!還有邏輯!

“還真當我們吃一百個豆不嫌腥唄?“

齊磊也笑了,“還行,起碼不犯蠢了。

女生,“可是現在有個問題。”

”什么問題?”

女生,“視野打開了,理性也有了,但是缺少知識和邏輯呀!“

“所以…

話音一頓,給三冰子、二成子等一眾男生使眼色,“帶走!”

“今天不解釋清楚,別想走!“

齊磊,

稀里糊涂,就被一幫人“綁”走了。

此時,正是午休時間。

沖向食堂的北廣學生們,看著雛鷹二期架著齊磊奔雛鷹樓,一個個幸災樂禍地看熱鬧。

其間,還時不時夾雜著幾句打氣。

“小齊導!加油!

“小齊導!我們挺你!“

在外面,他是小齊總,是賣國賊,是人人喊打的落魄商人。

但是,在北廣,他依舊是同學,是輔導員…

是音樂節上,那個最靚的仔兒。

這也是,除了家之外的另一個港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