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5章 贏麻了

第165章 贏麻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5章 贏麻了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這小子!”

徐文良瞪圓了眼珠子,腦中一片空白。

最后只蹦出一句,“歌…挺好!"

而齊國君也是激動不已,也只憋出一句,“覺悟挺高!“

至于郭麗華,早就紅了眼眶,捂嘴不言。

好吧,又開始懷疑品種問題了。

不管到什么時候,這個混蛋小子總能讓人驚訝,即便是最艱難的絕境。

視頻中,齊磊從容,又不失癮狂……低吟,又不失力量的聲音,仿佛在告訴所有人:

我,就是英雄!

那股子強大到無法忽視的自信,即便隔著屏幕,亦讓人感到室息。

反正我就支持了!我女婿,我閨女!老子就支持了!怎么著吧?

“音量給我開到最大,給我循環播放!

“愛你孤身走暗巷"

突然,徐文良眸子一狠,對值班的工作人員道,“把這個視頻,給我傳到電子大屏上去!"

“不管外人怎么說,咱們尚北,永遠支持尚北出去的人!”

徐文良沖動了,可是,他也管不著那么多了,誰會在意一個小城的態度?

“愛你和我那么像,缺、口、都一樣!"

歌聲在周桃、馮強,還有劉緣的耳畔回蕩。

兩個女人還好些,咬唇顫抖,無以復加。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不肯哭一場。"

“愛你破爛的衣裳,卻敢堵命、運、的、槍!“

與此同時。

王振東、南老、趙江河,所有暢想的中高層們…

對未來既期待,又恐懼的唐小奕…

可是馮強,只覺得一股火辣辣的熱氣,頂著腦門子。

攥緊的拳頭,骨節泛白,他想砸點什么,想和人打一架,想一腳瑞開窗戶,向全世界怒吼:

"一幫傻X“

亦看著博客評論中,那些無知者無畏的可笑評論。

“當婊子,還要立牌坊。“

“賣國都能這么清新脫俗的嗎?“

遠在加洲帕羅奧多小鎮的吳小賤…

剛剛搬到新家,就開始想念的徐小倩…

這一刻,每一個三石人都心潮澎湃地看著那段視頻,看著“前老板”稚嫩而又堅定的面容。

“傳奇出走真是明智的選擇,我愛傳奇,抵制三石!”

呵呵,所有三石人都不由發出輕的笑聲,嘲笑無知者的愚蠢,也自得于戰士的榮耀。

只有三石人自己才知道,這并不是小齊總唱給他自己的,而是他寫給所有三石人的公開信。

“歌很好聽,可人卻不咋地,所以必須踩!”

“你算什么英雄?狗熊一頭,鑒定完畢!“

他在告訴三石人,我們終將走進黑暗,可是英雄與黑暗的初擁并非墮落,而是為了更早迎接光明。

“哈哈哈哈!!“

齊國棟近乎癲狂,在客廳里上竄下跳,誰也不知道他有多激動。

以一種近乎智商碾壓的形式,即便全世界都看到,亦只有三石人自己才能讀懂的超然向大家宣告:

戰嗎?戰啊!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他知道,不能這么做。

博客網與三石,與齊磊,已經沒有關系了。

于是,齊國棟做了最傻的一件事,他把三石知道內情的所有中高層郵件地址找出來,然后一個一個的手動轉發。

回過魂來,第一反應就是,要給博客網的運營打電話。

給我置頂!給我轉發!要讓全世界都看到!

可是,號碼撥到一半兒,齊國棟又停下了。

王振東的辦公室里回蕩著那鏗鏘的音樂,響徹著齊磊的歌詞。

同時,他也看到了齊國棟的郵件,不由嘴角掛笑。

在后面,這位原本沒什么大用的執行總裁附上了這樣一句話:

“眾志成城,共赴艱難,使命與擔當,便是三石的命運!”

“致,英雄!“

叫來秘書,“暢想所有中高層管理者,半小時之后總部開會。”

會上,王振棟沒有過多的語言,“視頻都看了?齊總的郵件也都收到了吧?“

“一個字—干!“

如果說,當初加入三石,執掌暢想,是齊磊的言語打動了他。創造中國計算機產業的未來,這樣的大餅足以讓他動心。

那現在,王振東終于體會到了身在其中的幸福。

那不再是一張餅,而是看得見摸得著,且正在為之奮斗的事業。

老秦冷靜下來,卻是哭笑不得。

這種復雜情緒,并不是來源于齊磊抖了個機靈,用這種方式為三石上下提振士氣。

而是來自于視頻最后,曲終之后,齊磊歇斯底里的一句話。

“我們暢想的目標不高!等三石東山再起的那一天,暢想,必須成為三石戰車上,子彈最充足的部分!“

放在以往,大伙兒肯定要暗地吐槽,這還不高?電腦國產、創收,還得成為三石的頭部業務,真的挺難的。

可是現在,無所謂了,干就完了。

“鮑爾森!!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簡直無語。

“這是要開始反擊了?煽情你就好好煽,這也要挖個坑!?“

只見視頻里,齊磊飽含深情的唱完,在鏡頭前停頓了好久,面容憔悴,神情復雜。

最后,好像整個人在一瞬間崩潰了,突然對著鏡頭斯吼。

吼出來的這句話,讓老秦實在是沒臉見。

他很是同情齊磊,這不叫脫層皮,這是要骨頭架子都給你拆了!

文經理就是典型的西方思維,加上前面說的,戰略維度的不同,做夢也想不到齊磊這么做是國家戰略。

反正,文經理覺得齊磊挺慘的,估計很難翻身了。

“你說你小子損不損?"

反正他是理解不了,就是個奇葩!

皮特文也看了視頻,而且也注意到了最后那句怒吼。

琢磨了半宿,最后文經理靈光一閃,突然從床上蹦了起來,

“哈買皮!啷個瓜皮!誰扒誰的皮撒?老子是不是搞錯掉嘍?“

琢磨了半宿,他終于悟了,

可是對于最后的那句怒吼,本能又告訴文經理,這事兒好像沒那么簡單。

以他對齊磊的了解,那小子雖然不著調,可是他從來不做無用功,這句話一定有他的目的。

那目的是什么呢?

助理很貼心的,把歌詞大意翻譯成并不算通順的英文。

在鮑爾森眼中,毫無美感。

至于內容…

米國,紐約。

鮑爾森當然也在關注著中國那邊的動向。

此時此刻,在他的電腦上,正放著齊磊的那首連名字都沒有歌兒。

“可也很愚蠢!“鮑爾森笑著點評著。

這就好比,后世舉國倒柳的時候,柳也跳出來,表明自己有一顆中國心,也宣稱一片赤誠可有用嗎?

同樣的道理,無論是在哪里,輿論幾乎已經一邊倒的情況下,自辯就等于是火上澆油,沒有人在意從魔鬼嘴里自述的善良與正義。

“虛偽的家伙,中國人總是這么虛偽嗎?“

助理笑著接道,“在中國人的評價體系中,這叫偽善。"

“偽善?倒是很準確的。“

當B子還得立牌坊!

“中國網友的比喻很生動。"

正想著,視頻播放到最后,齊磊那句崩潰之后的怒吼從音響中猛然傳來。

無論中外,每一個背叛者都是道貌岸然的,可這無法掩蓋其內心的航臟。

當然了,齊磊到底是不是背叛者,還有待商榷。鮑爾森是一個謹慎的人,他不會輕易下結論。

可是,底下中國網友的評論還是很中肯的。

“怎么了?他說了什么?"

助理五官抽搐,“總裁先生,他他在罵您,就不需要翻譯了吧?"

鮑爾森聽罷,更加的好奇,心說,罵我?為什么會罵我?

"鮑爾森!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鮑爾森一怔,因為他聽不懂中文,所以需要翻譯。

可是,助理的表情明顯不對,

得到答案的鮑爾森,先是無語地笑了,把齊磊的這個行為歸結為無能狂怒,

可是,馬上又陷入了沉思。

因為這句謾罵,其實也說明了一個問題。

“罵了什么?”

助理,

沒力法,助理只好如實翻譯。

鮑爾森認真起來,他這么構陷齊磊的目的,可不是讓他崩潰,更不是讓他仇視自己。

齊磊的仇視對鮑爾森來說,也沒有任何好處,雙方還是要合作的。

現在事態的走向,其實已經超出了鮑爾森的預期。他沒想到,齊產磊這么容易就繳槍投降了。

說明,齊品確實是一個聰明的家伙,他已經猜到了,來自中國的輿論傾覆是出自我的手筆?

否則,他怎么可能無緣無故地罵一個合作伙伴呢?

“好吧!”

齊磊已經被逼上了絕路,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和米國繼續合作下去。

否則,他僅剩的殘破三石,就只有死路一條。

當然了,如果拆分三石本來就是齊磊自己的障眼法,那么鮑爾森就更不擔心了。

有種用力過猛的味道。

想到這里,鮑爾森決定和齊磊通個電話,進行溝通。

至于在氣頭上的齊磊會不會接他的電話,會不會徹底翻臉,鮑爾森一點都不擔心。

電話接通,鮑爾森剛要笑臉開口,假意問候。

結果,對面就沒給他開口的機會,齊磊的咆哮差點把鮑爾森震到失聰。

“鮑爾森!!你個混蛋王八蛋!“

說明,他依舊有和米國人合作的意愿。

總之,鮑爾森吃定齊磊了。

抓起電話,依舊是運籌帷幄的態勢,很自然地撥通了齊磊的手機。

“特么的吃大便長大的二百五!“

“腦袋是用來增高的嗎!?"

"大腸直接連在腦干上了,是不是!?"

"大傻叉!長了個豬腦子的大傻叉!!"

鮑爾森臉都綠了,有沒有教養?大家都是文明人。

齊磊:“你個老不死的姐蟲!!"

好吧,被徹底罵懵了。

老臉憋的通紅,長這么大,他也沒讓人罵的這么花花過。

火氣嫩往上竄,差點就沒壓制住。

狗的東西!!

"B子養的混蛋!!"

鮑爾森,

然而,畢竟是華爾街大佬,養氣工夫還是足的。

強壓怒意,“哦,齊!我想你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事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

太特么羞恥了!

雖然是用英文罵的,肯定沒中文那么押韻,可是這詞匯量也不低了。

鮑爾森有點上頭。

鮑爾森咬牙切齒:“我們需要的是溝通,而不是咒罵!“

齊磊,“你大爺!日你大爺!怎么著吧?”

“你!!“

齊磊,“我誤會你大爺!“

鮑爾森,“你先冷靜一下。"

齊磊,“我冷靜你大爺!"

“我!!”

齊磊,“你特么的也配在華爾街混?最起碼的,下手有沒有輕重!?“

齊磊,“你就是個大傻B"

鮑爾森忍不了了,“齊先生!請你放尊重一點!“

齊磊,“大傻B”

齊磊,“是不是個老爺們?“

“我…”

齊磊,“沒關系!是你也沒關系,老子接著!老子玩的沒你花花,老子認!!“

好吧,鮑爾森有點心虛,這回確實有點下手太重了。

齊磊繼續,“給老子使絆子,你特么倒是用屁股想想啊!”

鮑爾森,“哦,上帝,真的不是我!"

突然爆出一個大料,“現在上面授意暢想,要把系統研發中心拿過去!”

"你特么的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狗娘養的東西!大傻叉!!”

"特么上了這個牌桌,老子就輸得起!"

鮑爾森,

齊磊,“可是,你特么怎么想的!?不知道收著點嗎?”

鮑爾森,我告訴你,是你徹徹底底地破壞了這次合作!”

“一旦無法進行下去,我要扣留你所有的注資來彌補我的損失,因為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鮑爾森徹底傻眼了。

鮑爾森一機靈,整個人瞬間清醒了,瞳孔都有些換散。

半響才回過魂來,馬上激動道:“哦,齊!這不可能!!系統研發中心,你不是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嗎?"

齊磊輕蔑,“你特么懂不懂中國?上面發話了,我能干得過上面!?"

就是系統!系統!!

這不但涉及到在芯片指令集上的研發,而且還涉及到智能手機系統的移植。

可以說,沒了盤古系統,智能機的研發周期將會大大延長。

扣留資金?這就不是錢的問題。況且,齊磊也扣不了。

問題在于,系統!!

R為什么死乞白賴的要和三石合作?華爾街最看中的是三石公司的什么?

當然就是在華爾街涉足的電子領域,進行返工。

可靠消息,蘋果公司、英特爾已經聯手了,也要在智能手機賽道有所做為。

一面是有著更多技術儲備的硅谷迎頭趕上,一面是失去研發過程中最重要一環的系統,那還怎么和硅谷對抗?

而這還不是最致命,鮑爾森還知道一件更要命的事兒。

華盛頓扶植硅谷,制衡華爾街。

那么硅谷最有力的反擊是什么?

而且,首要任務就是安撫住齊磊。

深吸口氣,“親愛的齊,我的朋友!!我向上帝發誓,這次中國的輿論與我本人,還有德盛公司,沒有任何關系!”

這是一句甩鍋。

別看只是中國的一個小小的研發中心,鮑爾森馬上意識到,這可能會直接導致整個計劃的無限期延后,最終導致他們在與硅谷的對抗中落敗。

此時的鮑爾森徹底沉重了起來,大腦飛速運轉。

馬上想到,必須換回!

鮑爾森呼吸都急促了:“濟,結果已經擺在眼前了,不是嗎?失去研發中心,我們同樣要遭受巨大的損失。”

對面齊磊好像在思考,終于不再那么激動,“真不是你!?"

鮑爾森似乎看到了希望,“真的不是!上帝會看到我的真心!”

和德盛沒關系,和華爾街其它投行有沒有關系,我就不知道了。

“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們與你之間的合作向來守信,不是嗎?我們之間相處的也很愉快!“

"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是德盛最不愿意看到的!"

“可這些爭議,我們可不可以暫時擱置?齊,我們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一定要保住系統研發中心!”

齊磊,“怎么保?拿什么保?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鮑爾森,“買!向中國ZF把研發中心買回來!"

齊磊一聽,似乎又有失控的跡象,“少特么唬我,你的嫌疑最大!"

鮑爾森,"…"

沉吟片刻,“那好吧!在證明我的清白之前,隨你怎么想。"

別說我沒錢了,就算有錢,我特么拿來給你修墳,也不便宜你個老混蛋!“

鮑爾森,"…"

都要哭了,我你能不能別罵的這么有才華?真有點招架不住啊!

齊磊,“哪兒來的錢?"

鮑爾森,“你不是剛剛出售了3支付的股份嗎?你的資金應該很充足才對!

“我去你大爺的!”齊磊又炸了:“你還敢打老子錢的主意?"

終道,“鮑爾森,我沒錢了!該死的,我手上一分錢都拿不出來了!“

“你要知道,30支付是被ZF收走的,他們怎么會給我一個滿意的價格。“

“上百億的股份,他們只給了我50億!了。“

強忍怒氣,畢竟現在有求于齊磊,不敢惹惱他。

“齊,你冷靜一點,憤怒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幫助!“

這句話似乎起到了效果,齊磊翻那邊喘著粗氣,半響才平復。

“而這兩個業務,把之前的三石掏空了,現在又無法變現。"

“你明白嗎?我的資金鏈斷了!”

好吧,鮑爾森臉一黑,好像是這么個道理。

“而這5億,我還要支付與暢想之間的拆借債務。收購企鵝,我從暢想拆借了二十億!"

“同時,我還要支付其它業務的遣散費,因為他們賬面上的錢也被我用來收購企鵝了!“

“現在,我手上最值錢的業務,就是智能機和企鵝。”

“齊,這點你不用擔心,為了表達我的誠意,德盛可以幫你度過這個難關。"

齊磊,“你有!?可我拿什么抵押?“

鮑爾森,“不需要抵押。我們是伙伴,德盛可以無抵押拆借!

不過沒關系,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況且,鮑爾森現在反倒輕松了。

突然道:“我有!!“

可是,你還不能不給他,盤古系統是命門。

一咬牙,“無息!

齊磊一聽,這還差不多。

齊磊則是蹦出一句,“要利息嗎?“

鮑爾森翻了白眼兒,他算是看出來了,之前那通罵白挨了。

這個混蛋,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憤怒,他其實就是借著憤怒來要錢的。

“但是,即便這樣,希望也不大!”

"鮑爾森,你要清楚,暢想背后是中國ZF!"

鮑爾森,“不,我的朋友,你一定要把研發中心奪回來!你也應該清楚,失去研發中心,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么。"

可是,又補了一句,“一時半會兒,我可還不上哈!“

鮑爾森咬牙切齒,“這不是你應該考慮的問題!"

“好吧!”齊磊那邊長出一口氣,“這樣的話,也許我可以和暢想去談一談。"

“是什么?"

齊磊,“也許他們會同意,與三石公司共享盤古系統的專利權和開發權。“

鮑爾森眼前一亮,卻是更加通透了。

齊磊,“可是,我真的沒把握啊!"

鮑爾森,”…"

齊磊,“依當下的情況看來,把研發中心拿回來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了,唯一可能讓暢想妥協的就是…"

這家伙,不是要錢那么簡單,他胃口不小啊!

說白了,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這么慘,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有辦法拿到專利權和開發權。

所以,在和自己這談條件呢!

有這種反應有兩個原因:

第一,拿不回研發中心,拿到專利權和開發權也可以接受,起碼不影向智能手機項目。

第二,他終于摸清了齊磊的底細。

齊磊那邊一聽,“提你大爺!你在我這里已經沒有信任了!"

心里卻道:就喜歡和這種又聰明又蠢的人辦事兒。

不繞彎子了,“有專利權和開發權沒用,我們可能要重新建立一個軟件研發中心。"

想到這些,鮑爾森反而更輕松了。

暗自長出一口氣,“說吧,齊!我們應該怎么辦?"

意思是,有什么要求趕緊提。少特么裝蒜!

齊磊,“北美三石,那還算我的嗎?你這是花自己的錢給自己辦事兒,還得讓我欠著你的人情。想好事占盡是吧!?"

“鮑爾森,你個老王八蛋,都特么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坑我!?”

鮑爾森挑眉,原來就這點追求?

道:“這是一個不錯的提議,干脆直接放在北美三石,我會為你搞定最頂尖的科研人員。“

結果齊磊,“想屁吃!?"

不就是想給自己留點家底嗎?好在未來的合作中掌握更多籌碼。

結果,齊磊貪得無厭,“研發中心還要放在中國。”

鮑爾森登時眉頭大皺,“這似乎不太可能!你知道的,華盛頓會很敏感。“

鮑爾森,“"

能不能別罵了?

咬牙道,"齊,你真的不用對我保持這樣的戒心。算了,為了表達誠意,研發中心由你一個人獨立控股。這樣總可以了吧?“

齊磊一聽以急了,“懷疑你大爺,你是豬嗎?“

鮑爾森腦袋仁兒疼,“你別激動,為什么總是這么激動呢?”

“總要給我一個理由,為什么一定要放在中國!?“

齊磊,“那是你的事兒,必須放在中國!“

鮑爾森沉默了,他在想怎么說服齊磊,放在中國肯定沒有放在米國踏實。

半響之后,聲音發冷,“我建議你還是放在米國,放在中國,很容易讓華盛頓的一些人懷疑你的動機。

齊磊,“你還真以為給老子使個套子,老子就不得不投靠你們了嗎?“

“我的家在這兒,人脈在這兒,我為什么要聽你們的?“

“真把寶都壓在你們身上,老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結果齊磊一點沒壓低聲調,“廢話,我需要挽回形象,我需要重新在政府高層取得信任。“

“還有,我特么的需要在中國混下去!“

鮑爾森,“…"

鮑爾森,“…

“齊,真的不是我。”他再次強調,不是他干的。

“還有,我們都是文明人不是嗎?”

“鮑爾森,老子不是好惹的!更不是蠢豬!"

“一個由米國頂級專家構成的新研發中心,有助于我挽回在中國的形象,以及與上層重新建立關系。”

“這個條件,你必須答應我。否則,沒商量!”

鮑爾森放棄抵抗了,罵就罵吧,又不少塊肉。自己是文明人,不和他一般見識。

仔細考慮了齊磊的要求,最后,選擇了妥協。

原因無它,要是一個芯片研發中心或者別的什么中國沒有的尖端實驗室,那幾乎沒有可能,更不能商量。

齊磊眼珠子一瞪,“你們特么的坑了我,還不讓老子罵兩句了?”

“真的不是我!“

“愛誰誰,就罵你了!

不等鮑爾森接話,磊又道,“哦,對了!忘了告訴你,我之所以身無分文,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花了一個大價錢從暢想手中拿回來一樣東西。"

“什么?”鮑爾森心頭一震,似乎感覺到哪里不妙。

只聞齊磊不無得意,"德盛高華!"

可是,本來就是中國的系統、中國的技術,不過是在米國這邊給他湊幾個頂級的程序員而已,這事兒就有商量的余地了。

“好吧,我會努力為你爭取!”

齊磊卻是冷哼一聲,“別努力!是必須爭取!”

面對全球最有潛力的新興市場,又是你們這么多年的心血,我怎么能不拼了命的幫你拿回來呢?一旦失去,德盛的損失可是不小啊!"

鮑爾森,“…"

臉都黑了!了,

齊磊:“暢想已經通過了上層批準,將德盛高華的控制權轉移到三石公司。也就是說,以后,我依舊是德盛高華的實際控制者。“

說到這,齊磊笑了,“怎么樣?我的朋友,我很講義氣是不是?即便面臨這樣的危機,也依舊考慮到德盛的利益。"

一舉多得。"

鮑爾森,”"

齊磊,“希望我們以后的合作,可以財源廣進哦!

齊磊,“這對你來說是個好消息,不是嗎?”

“起碼,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更加緊密了,不僅僅是北美三石,還有德盛高華在維系。“

“同時,我也保留了在中國上層最后的一點聯系。”

“到時候真做出什么有損合作伙伴利益的事情,還得請您多多諒解!“

啪嗒,齊磊掛斷了電話。

而鮑爾森那邊,卻是呆滯良久。

“要知道,德盛高華可是很賺錢的呢!“

“當然,您應該祈禱我別再倒霉,千萬別再出現什么危機了。”

“因為再有什么困難,我已經沒有別的業務可以擋槍了,只剩一個德盛高華還值點錢了。“

北美三石我要看你的臉色,可是在中國的德盛高華,我依舊掌握著主動。

互相著對方的命門,誰也別輕舉妄動。

“呵!!“

最后長嘆一聲,咬牙切齒,“到底還是低估了這個年輕人!!“

原來那小子還有底牌,還有余力反擊!

等于是明著告訴鮑爾森,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放老實一點!

假如!!

他的意思是,假如拆分三石,本身就是齊磊主動行為,為了應對輿論危機。

那他……

鮑爾森不得不佩服,絕境之中,他居然還能有如此的操作,簡直是不可思議。

可是轉念再一想,不對啊!

鮑爾森更沮喪了,他想到一個他無比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不但沒有什么大的損失,然后他還從自己這里敲詐了一筆無責任貸款,還借自己的名義讓系統研發中心下了個蛋。

關鍵不是這個蛋值多少錢,關鍵是,都是米國專家,世界頂尖的程序員,就讓他白Pi了?

想通一切的鮑爾森愣在那里半天,這特么是個什么操作?

他這通操作下來,不但沒損失,還狼狼地撈了一筆。

你想啊,三石拆分出去的那些業務,也許還是他的。

拆分之后,可以很輕松地避開輿論攻勢,規避被抵制的風險。

嚓!他在干什么?

在車上風流?

“齊!”鮑爾森暴怒,“你個狡猾的小混蛋,我要重新和你談一談條件,你別想從我這里得到一點好處!!“

突然抓起電話,再一次撥通了齊磊的電話。

鮑爾森要瘋了!

十幾聲忙音之后,才聽到一陣嘈雜,背景音似乎是公路旁邊的車里,隱隱有車輪呼嘯而過的聲音只是為什么還能依稀聽倒女人的喘息?

鮑爾森,"…"

人傻了!

你特么騙鬼呢?

對面傳來齊磊的聲音: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在B一聲后留言。"

主人聽到之后,會盡快回復,感謝您的來電。

"齊!!你這個混蛋!!FY"

“你會后悔的!“

鮑爾森越想越氣,你在侮辱我?

徹底失去了理智,喘著粗氣,最后,爆發了。

"哦!F!"

鮑爾森,愈發上頭了。

“我發誓,一定會讓你后悔的!“

“你個沒教養的小混蛋!說話!!"

對面,隱隱傳來偷笑,“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3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