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7章 為人師表

第167章 為人師表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7章 為人師表

不管在外面怎么樣,至少在這座象牙塔里,齊磊依舊可以放心地保持純真。

因為在這兒,他依舊是學生眼里的小齊導,依舊是女生們喜歡甚至是暗戀的大男孩兒。

被綁回雛鷹樓,摁在二班教室的講臺上,齊磊有種痛并快樂著的幸福。

他早飯還沒吃呢,有點餓。

更可恨的是,廖凡義、陳姥爺,還有穆正明,他們幾個新學部的老學究兒,這么一會兒工夫就在食堂打好了飯,端著飯盒進了教室。。

往后排一坐,準備好邊吃邊旁聽了。

嚓!齊磊瞄了一眼,職工食堂居然做紅燜羊肉了?董大校長這日子越過越好了。

不過,比起羊肉,顯然應付眼前更為重要。

“既然學習氛圍這么高漲,那就給你們來上一段兒。“

往前排桌子上一靠,瀟灑地把玩著一根粉筆,“現在是提問時間。"

“針對這次的事件,什么看明白了,什么沒看明白,都說說吧?“

雛鷹二期一聽,騰的一聲把手舉的老高,根本就不用思考的。

事實上,雛鷹班很重要的一門課程,就是時事解析。

更何況是關于小齊導員的新聞,所以從齊磊與米國人簽約,輿論開始起來,他們已經討論過無數次了。

甚至,從最開始,剛剛有一點苗頭不對,雛鷹二期就已經嘗試著對新聞走向做出了預測。

在群體智慧面前,預測的結果,和輿論發展到今天的結果,基本八九不離十。

當然,也討論過齊磊的原始動機,是真的向米國人妥協,還是存在著其它的誘因和訴求。

只不過,畢竟學的還淺,水平還不夠,所以沒看明白的其實很多。

齊磊點了之前的那個女生,“你叫童璐?是班長?“

“你來說吧!

齊磊對二期的人了解不多,除了三冰子、二成子,還有宋小樂那幾個,僅限于知道名字。

叫童璐的那個女生當下站了起來。

“視野我們已經打開了,我們翻閱了大量的資料和案例,發現以往中國企業出海的過程中,其實和小齊導的遭遇差不多,或多或少,都存在被經濟霸凌的局面。“

“可是,這次輿論走向明顯不符合正常規律,應該是有人刻意操縱的。”

齊磊點了點頭,這就很不錯了。有自己的思考,而且在尋找事實依據。

起碼不像上次似的,被情緒牽著走。

“說下去。“

童璐,“搞清楚局勢之后,我們當然就能理性對待。”

“只不過,想要還原事實,模擬尋找攻關突破口的時候卻卡住了。”

“因為我們的知識儲備還不夠,對于經濟上的問題還不太了解。同時,也存在很多疑問。”

“比如,按理來說,三石與央視有親密的合作關系,董校長又極力的維護您。“

“可是,明顯存在輿論誤導的情況下,央視和學校幾乎視而不見,沒有做出任何的應對,這完全不符合邏輯。”

“同樣的,按說,您的三石公司的主要業務都在國內,可是為了米國市場,承受這么大的風險,這也不符合邏輯。“

突然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吃飯的廖凡義和穆正明,“我們找到廖教授,也請求穆老師解答一些經濟問題。”

“可是,他們都說不知道,說是等你回來親自解答。”

齊磊聽完,挑起眉頭,由衷地笑了。

從童璐的話里,不難看到,二期的學習氛圍不錯,這幫書呆子不但開竅了,而且還繼承了過去的優良傳統。

那就是—肯學!

同時,齊磊也有點感激地看向后排。

老廖和穆正明可不是不知道,他們的水平齊磊很清楚。

這是等著齊磊回來,自己給自己正名呢!

這時,穆正明嚼著羊肉,弄的滿教室都是味兒。

對上齊磊的目光,打趣道,“你趕緊的,這一個多月,都快讓這幫孩子煩死了!“

齊磊一笑,低頭沉吟,他當然可以直截了當的說出一些真實理由。

比如,企鵝可以打破米國的傳媒壁壘,三石公司則是進軍計產業高地,意義重大什么的。

一下子就可以解開他們的疑惑。

只不過,對這些學生來說,沒有什么大用,學不到東西。

而且,此時,董北國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教室門外,也在聽。

他身后,不少好學的、好奇的、聞訊而來的其它院系學生,也都在慢慢聚集。

齊磊就更不能說了。

想了一會兒,齊磊抬頭,“董校,把人都放進來吧!既然想聽,那就都進來聽。”

董北國一愣,放進來?合適嗎?

其實他在這兒擋著,就是為了不讓人進去。

齊磊為雛鷹班解析時事,還是這件事兒,多多少少肯定要透露一些不能讓誰都聽的干貨。

雛鷹班的學生無所謂,都是經過審查的。

可其他人…

好吧,盡管董北國相信他學生的品行,可是誰也保不準,會不會不小心泄露出去。

不如關上門,外面什么也聽不清楚的好。

打著哈哈,“站外面看看熱鬧就得了,教室里又裝不下。”

可是齊磊卻道,“既然都好奇,那就都來聽聽唄,沒關系!“

董北國一聽他這么說,就知道齊磊心里有數,也就不再堅持了。

只不過,董大校長還是不太放心,他怕齊磊受多了委屈,今天來個集中爆發。

進教室,從齊磊身邊兒過的時候還刻意提醒,“該說的說,不該說別說哈。"

齊磊淡然一笑,“明白。”

董北國,“…“

又開始好奇,一邊指揮外面的學生進教室,一邊琢磨,遮遮掩掩的不能透露真相,那你怎么說?

沒一會兒,教室里就擠滿了人。

然后,大伙兒和齊磊一起鄙夷廖凡義、穆正明那幾個吃飯的。

都沒吃呢!

不過鄙夷之后,又都認真的聽小齊導員講課。

只見齊磊依舊在第一排靠著。

“看來,雛鷹班的時事分析,在校內不是什么秘密,大伙兒也都參與了?“

教室里登時一陣哄笑,齊磊甚至在人群中看到了李憨憨的身影兒。

在后排,扒著桌子,脖子伸的老長,朝他擠眉弄眼的。

仿佛在說,兄弟!我挺你!

確實不是什么秘密。

上次,齊磊在大禮堂講的那節,關于視野、理性、知識和邏輯的公開課,對北廣的學生們影響很深。

所以,這次大家也都愿意參與討論。包括今天跑來這么多人旁聽,也是這個原因。

大家想知道答案。

齊磊,“既然大伙兒都好奇,那咱們今天,可以講一講。”

“不過,我想換種方式,不是由我來告訴你們答案,而是我講一些別的事情,你們從中尋找一些思路,自己找到答案。“

大伙兒一聽,自無不可,倒是挺新鮮的。

齊磊,“那講點什么不相干的呢?“

“不妨將視野這個問題展開來講。”

“聊聊如何在拉高視野著眼全局的位置,找到獨特的關注點。“

同學們不由一愣,獨特的關注點?這和他們心里的疑問有關系嗎?

而廖凡義他們則是放慢了吃飯的速度,陷入了沉思。

穆正明更是笑了,“這個有點意思。“

只聞齊磊,“怎么?是不是有點迷糊?不明所以?“

拔高聲調,“告訴你們!很重要的!“

“二戰時期,知道米國獲取德軍情報,除了特工之外,還有誰嗎?“

“數學家!

“知道數學家怎么獲取德國情報嗎?“

“從德國人的報紙上!“

“他們通過從公開的新聞媒體和不相干的報道中尋找數學規律和邏輯線索,就可以分析出德國的工業情況,甚至戰略重心。"

“所以說,打開不同的思路,尋找不同的視角,并不是靈光一閃的偶然,也可以是一種本能。“

齊磊:“剛剛童璐已經大概說明了情況,我認為你們的視野已經很開闊了。

“可是,僅僅開闊是沒有用的,你們還是把目光過于集中,導致即便可以縱觀全局,也很容易忽略諸多細節,從而放棄了很多有價值的參考量。”

眾人皺眉疑惑,還是忽略了細節?

有人發問,“小齊導員,能說說我們忽略了哪些細節嗎?

齊磊笑了,“這些細節,我留給你們自己去尋找,我只給你們一些提示。“

“抗米援C!“

眾人,“???

抗米援C和當下有什么關系嗎?

齊磊,“那場戰爭的意義和影響,估計你們能說出一大堆來吧?“

“誰能給我羅列一下?“

這個問題并不難,課堂上都聽過不少。

底下的同學也很踴躍,沒一會兒工夫,就列舉出不少。

什么打出國威,奠定了幾十年的和平基礎啊!

什么借朝鮮作為戰略緩沖,避免東三省暴露在炮口之下啊!

什么贏得了國際地位之類。

基本把主流答案闡述了一遍,沒什么遺漏。

但是,大伙兒說完,齊磊卻提到了一個同學們完全沒有想到的視角,或者說細節。

“工業!”

“工業?”

廖凡義他們都豎起耳朵,這個說法,很新鮮。

可實際上,這個說法,“對工業的影響”一點也不新鮮。

至少在決策層,是一個很主流的觀點,齊磊也是聽常奶奶閑聊的時候說起過。

“那場戰爭,對中國工業的影響,可以說是顛覆性的。“

齊磊從頭講起,“你們知道,1950年,那場戰爭之前,咱們腳下的京城都有哪些工業嗎?”

這個問題,大伙兒答不上來。一般不是學近代工業發展史的,都答不上來。

齊磊也不賣關子,“我來告訴大家吧!”

1950年,京城的冶金工業是一王麻子剪刀!”

“化學工業是一王致和臭豆腐!”

我噗,一教室的人直接就噴了。

能嚴肅點嗎?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齊磊,“別笑!雖然有點調侃的成分,但這是事實。”

“新中國建立之初,這就是京城的現狀。“

“很多人說,這哪是工業,這就是民間手工匠人嘛!”

“沒錯啊!”齊磊攤手,“當年,我們就是把這些手工藝人也納入到工業人口的范疇之內進行統計。

“可即便是這樣,全國的工業人口也不足5。”

很多學生聽到這兒,不由沉默了,也凝重起來。

齊磊幾句話,就展示了那個年代中國工業的水平。

連王麻子剪刀、臭豆腐都算工業了?

也有人不解,“小齊導,不是說,東三省在民國張作霖時期,就已經擁有工業基礎了嗎?”

“倭國入侵,也建設了大量的工業項目。“

齊磊,“原來是有,可是解放后就沒有了。都讓大毛拆光了,鐵軌都拆了!“

齊磊,“回到正題,5不到的工業人口,談什么工業?新中國工業能力有多差,也足夠直觀了吧?”

“可以說就沒有工業,更談不上基礎。”

“在基本為零的情況下,又是當時極其惡劣的國際環境,兩極對抗。“

“你們認為,憑借我們自己,四億農民!有發展自主工業體系的可能嗎?有給你發展的士壤嗎?“

"有機會成為大國、強國嗎?”

眾人沉默,如果設身處地的思考,確實形勢很嚴峻。

不過有人道,“可是,事實證明,我們發展起來了,不是嗎?”

齊磊,“對呀,發展起來了!那你知道為什么發展起來了嗎?“

眾人不知。

齊磊,“換個問題,你們知道我們發展起來用了多長時間嗎?“

眾人依舊不知。

只見齊磊伸出一個巴掌,

眾人,“五十年?“

齊磊,“錯!五年!”

齊磊,“我們抓住了一個機會,一個借戰求援的良機!“

”從1950年,5的工業人口,一盒火柴都不能說造就造。”

“五年間,全國上馬了177個大型工業項目!”(不是177就是176,記不太清了。)

“到1955年之后,我們可以生產50馬力的拖拉機,可以生產雙座飛機。而且不但能造,還出口了。

出口的還是米國,有200多架。“

“可以生產解放C10汽車!“

“僅僅只用了五年時間。”

"怎么來的?”齊磊笑了,反問大伙兒,“神奇嗎?”

“其實不神奇,都是抄作業抄來的。“

“拖拉機是T50坦克改的。”

“飛機也是軍機轉民用。”

"解放C10,其實就是大毛的吉斯卡車。”

“全部來自于軍工向民用工業的轉換。”

“至于軍工是哪兒來的?不用解釋了吧?“

“沒有那場戰爭,大毛會把這些軍工技術給我們嗎?甚至生產線整套的送過來嗎?”

“所以,從工業的角度來說,那場戰爭奠定了中國工業的跳躍式發展。“

“可以說,如果沒有那場戰爭,沒有那五年的火箭式發展,新中國就沒有底氣挺過最艱難的那十幾年。

“其影響,不亞于國際地位的提升,已經打出了國威、贏得了戰略緩沖這些看得見的收益。“

此時,齊磊在講臺前踱步,“這就是視角的好處!你們有誰從工業基礎的角度來看待那場戰爭了?“

眾人搖頭,確實很新奇!

聽小齊導講課,最有意思的就在于,他是純粹的野路子,不會按照書本上的知識點照搬,而是更傾向于培養一種思維方式。

齊磊:“從不同視角,我們會看到不同的影像。”

“對一件已經有結論的事件,亦可以做出不同的判斷!“

留給同學們消化一會兒,齊磊終于回到正題。

“現在我們回到當下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央視和學校為什么不替我說話?“

“原因很簡單,這個結果,是可以接受的!”

“首先,我個人為什么要和米國人低頭,這是我的問題。大家如果過分糾結于這個方向,那么即便你站的再高,視野也不會有多大。“

“如果能換一個視角,也許,你們的很多疑問也就不是問題了。“

齊磊繼續道,“我給你們提個醒吧!“

“這次合作,對中國的it產業有什么影響呢?”

有同學搶答,“中國it企業出海?”

齊磊搖頭,“狹隘了。“

又有人道,“從政治角度來說,展現了中國姿態,以及積極配合國際化的決心!"

齊磊,“還是太窄了!”

“那是什么?”

齊磊干脆拿起一支粉筆,回身到黑板前。

“咱們從頭分析,再說一遍,不要把視角過度地集中在三石公司身上。“

——列舉。

“前提條件是,華爾街尋求對硅谷的制衡,準備在t產業有所作為。”

“這不是什么秘密!央視財經、時政分析都有報道,都看了吧?”

眾人點頭,確實看了。

只不過沒細琢磨,還是那句話,關注點都在齊磊身上。

齊磊,“然后是三石公司尋求海外合作,與華爾街一拍即合,對不對?“

“對!”

齊磊,“米國金融資本與資本之間的這場對抗,會產生哪些連鎖反應呢?”

齊磊,“首先,華爾街意圖在米國再造一個產業鏈,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借用三石、ARM這些外部力量來制衡硅谷,也不是什么秘密。”

“那么問題來了,怎么才叫制衡?首先體量起碼要對等吧?“

“怎么才叫體量對等?得打造一個規模足夠大的產業鏈條吧?“

“那打造一個產業鏈條又需要哪些條件?“

眾人,“????“

似乎抓住了什么,又不是那么清晰。

而穆正明、董北國卻是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因為他們意識到了齊磊在說什么。

是啊,關鍵就在于這個產業鏈條!

此時齊磊面向同學,真的像一個老師一樣,耐心講解,逐步分析。

“產業鏈都由什么構成?“

“核心技術!上下游支撐!從原材料到生產、人工!”

有人似乎懂了,“三石進入了核心產業,這才是關鍵!?“

齊磊一聽,嫌棄地蹬了那位同學一眼,開玩笑道,“把他給我哄出去,咱不要好高騖遠的大聰明!”

哈哈哈,眾人大笑,知道這個答案是錯的。

而那位同學一縮脖子,心說,我說錯了嗎?

齊磊回身看著眾人,“視角又錯了!“

“核心產業確實誘人。可是,米國人不傻,會那么容易讓你控制核心產業嗎?”

眾人,。…

齊磊,“三石雖然試圖進入核心,可是其中的困難很大,不是那么容易進得去的。“

“如果我們只把眼光放在核心圈,那只能說明我們是夜郎自大,是好高騖遠。“

“況且,從國家的角度出發,其實有比核心圈更有價值戰略級目標。“

眾人豎起耳朵,誰都知道,干貨要來了。

下一秒,齊磊,“那就是一底層勞動!”

眾人一滯。

齊磊,“沒想到吧?底層勞動,說自了,就是臟活苦活累活!“

“這玩意有什么好戰略的?誰愿意干一樣。“

“可是你們想沒想過一個的產業結構鏈條,是多么龐大而又復雜的科工體系?“

“再想一想,核心技術,核心圈固然高光。可是,支撐這個產業體系,需要多么龐大的底層建筑?”

齊磊掰著手指數,“基層碼農、基礎材料加工、軟硬件裝配工人,以及配套的邊緣科技投入。"

“還有基礎服務崗位!“

“這些要么是邊邊角角,要么就是附加值不高,賺不到什么錢的項目。”

“可是,千萬別小看這些邊邊角角,他對我們的意義很大很大!“

“就拿智能手機來說,如果把每一個零件都算在內,從一個塑料外殼開始算起,你們知道需要多少相關從業者嗎?“

“這是一個以百萬計的龐大用工體系!“

“為什么一定要盯著核心圈?”

“再說明確一點,華爾街與硅谷的對抗,華爾街可以用錢砸出一個核心來,可是底層建筑,他們比得過硅谷嗎?“

“說句難聽的,米國排名前二十的大學之中的微電子、軟件專業,前十的實驗室,都是硅谷資助的,

甚至干脆就是他們投資的!”

“在人才儲備上,華爾街就已經輸了。“

“而重新打造一套產業體系,在米國,他有這個條件嗎?“

眾人,“沒有!”

齊磊,“那華爾街會怎么應對?必然是親造一個核心圈,且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于配套的邊邊角角,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繼續尋求外部支持。“

“那么,這個外部支持從哪兒來?”

“哪里是全球互聯網、it的第二市場?”

眾人聽到這兒,幾乎是異口同聲,“中國!!”

齊磊,“對!中國!“

“中國不是唯一選擇,卻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我們這里有廉價的勞動力,有十億人的市場,有利好政策。“

“他們把底層的苦活、累活放在我們這兒,那么對我們來說,不僅僅是就業、盈利的問題。“

“連帶著,對我們在人才的培養、經驗的累積、技術環境、商業環境的促進,等等等等,會產生多大的利好?”

“舉個例子吧,你們知道在這個龐大的產業鏈條里需要多少碼農?”

“這個數量龐大到,足以改變國內的程序員就業,足以推動各所大學相關專業的招生,足以把各所大學的相關專業水平拔高一個檔次!”

大伙兒都聽傻了,這個視角,他們是真的沒考慮過。

齊磊,“你們是搞新聞的,新聞具有客觀性,可是新聞工作者卻一定要具有主觀性。“

“同時,做為新聞工作者,你們不但是向公眾傳播信息,也要向特定人群傳遞特定信息。”

“有時候,你們甚至是一個時代的引領者!”

“所以,擁有寬闊的視角,是必需的。”

“擁有在某一個領域的獨特視角,也是必需的本能。”

“試想一下!”齊磊嚴肅起來。

“如果,你們現在就是持證上崗的新聞工作者!“

“如果,你們可以從it產業發展的視角對當下的時事進行分析!“

“那么,且不多說你的報道有多特別,有多高的傳播性和受眾。“

“你們知道不知道,如果相關的從業者、相關大學的專業,因為看了你們的報道從中得到啟發,開始對尚未到來的大勢有所準備,那你們又能改變多少人的命運?”

“我覺得,這才是做為一個新聞工作者應該有的主觀性、使命感和責任感。”

這堂課齊磊上了很久很久,足足有三個多小時。

雖然那些不能說的,他一點也沒說,可是從各個方面對時事進行了分析,真的是毫無保留的分享了自己的思想。

說到口干舌燥,胃抽筋兒。

一直到下午快三點了,才往講臺上一癱,“下課!“

不行了,真不行了!

回想當初老劉能奮戰整個晚自習,不由就佩服,那小個子,體力真好!

現在迫切想來杯水。

只是一抬頭,齊磊就怔住了。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雛鷹二班的教室里已經沒地方落腳了,窗臺上都蹲著人。

講臺旁邊,黑板兩邊,走廊里更是排出去好遠。

不由得讓齊磊又慢慢挺直腰桿,為人師表起來。

兩手一背,五官凝固,“下課了,還這兒愣什么呢?“

“就這一回哈,下次這種腦殘問題別來煩我!“

說著話,哼著小曲兒,邁著四方步,和董大校長那個做派一毛一樣,朝教室外走去。

大伙自覺地給小齊導擠出位置,目送其遠去。

“他剛才說啥了?“

“沒聽清,烏魯烏魯,跟破鑼似的。“

“噴噴,還是不太行啊!這才多一會兒?噪子就廢了?“

“嗯嗯,小齊導確實不太行!”

哐當,齊磊一步沒站穩。

奶奶的,讓你站那兒不停說三個多小時,你試試!?

老子很行的!

結果剛出雛鷹樓,董北國就追上來了。

“講的不錯。”

齊磊,”一般一般。”

董北國,“什么?”

董北國,“算了,你別張嘴了。講的不錯,以后多講講。”

“除了雛鷹二期,還有兩個事兒你得上點心。“

“總裁班又開了一期,你講的好,你去給上上課。“

“還有,下個月,你那個得力助手要帶隊來咱們校學交流,你負責一下。“

齊磊懵了,瞪著眼珠子,一腦門子問號地看著董大校長,意是:得力助手?誰啊?我咋不知道?

董北國,“老列維啊!”

“上面安排的,要帶著幾個資本家,還有斯坦福的精英班來砸場子。“

“你給我收拾他!“

齊磊,“"

老列維可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啊!

收拾他,合適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