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4章 孤勇者

第164章 孤勇者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4章 孤勇者

七月的京城夜晚,已然悶熱。

齊國棟一身睡衣悶在家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煙,整個客廳都煙瘴氣的。

齊老三現在,生出一種懊惱的情緒。

從三石第一天掛牌,他就是老板。可是,他這個老板當的,真的就像大家調侃的那樣,只是個掛在墻上的貨色,其實一點忙都沒幫上……

齊老三懊惱的就是這一點。要是他真正的為大侄子分擔一點,也許三石的底子能更雄厚一點,也許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趙娜從衛生間出來,見狀柔聲勸道:“別抽了,又不是真分家!過了這關,三石還是三石,你愁什么呢?”

無所適從地坐到電腦前,“那就別看,眼不見為靜唄!”

說著話,把那些評論網頁一一關掉。

結果,剛關了沒幾個網頁,就不由輕咦一聲,“咦,石頭更新博客了?

結果,齊國棟來勁了,“這就不是分家的事兒,我來氣!“

指著開著的電腦,“你看看都怎么罵我大侄子的?說相聲似的!!“

一住://42biquge

趙娜不說話了,她也來氣。

暢想總部,王振東略顯疲憊,他剛剛把南老安撫住。

那個一向什么也不爭的老頭兒,這回真急了。

齊磊對南大爺來說,不僅僅是老板,是后輩,更像是親人,是忘年之交。

齊國棟抬頭一滯,“說啥了?“

趙娜著鼠標,進入齊磊的博客,“好像是個視頻。“

加載過后,音樂,驟然而起。

做為一個創建了新浪,現在又執掌暢想的成功企業家,他比誰都知道齊磊這么做的必要性和底層邏輯。

三石如果賣襪子,做襯衫,那米國人會無比愿意充當救世主和天使,會慷慨地給你想要的一切。

可一旦動了他們的核心利益,他們就是魔鬼!是強盜!

看到網絡上、媒體上那么罵齊磊,南老心里比誰都難受。也忍不住了,嚷嚷著來找王振東。

可是,找王振東也沒用,老王不能,也什么都做不了。

其實老王心里也憋屈,沒了當初定下方案時的灑脫與豪邁。

這一點,王振東很清楚。而且,不光他這么想,之前他和任老、曹老聊過,他們也具有同樣的前瞻性。

三石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

要么,像W任老在做的一樣,現在就開始布局,積累子彈,為十年二十年后的較量做準備。

想踏踏實實地做買賣?夢吧!

而齊磊現在,就是在和強盜周旋,與魔鬼共舞。

要想沖出一片天地,難如登天。

啪的一聲,王振東實在憋不住胸中的那口悶氣,把茶杯甩了出去。

不是誰都能坦然地裝孫子的…

秘書聞聲沖進來,見狀識趣的什么也沒說。

要么,就是齊磊這種性子急的,等不了十年二十年,現在就要突圍。

那就沒別的招了,就得忍著,憋屈著,裝孫子。

可是,道理是這么個道理,落到誰身上誰知道。

秘書甜甜一笑,俏皮道,“有驚喜哦!“

哈市。

周桃帶著從襪子批發門市就跟著她的馮強、劉緣回到了哈市,正式接手網吧業務。

把殘渣收拾好,準備出去,卻是想起什么。

“對了王總,你有空可以看一看小齊總的博客。“

王振東皺眉,“博客?

所以,三人忙碌了一天,此時剛剛坐在辦公室里吃上盒飯。

不過,吃了兩口,看著辦公室極富歐式風格的布置,回想起過往的一幕幕,就都吃不下去了。

大伙是看著它,從只有網吧業務,到一個一個的業務部加進來,塞滿它,創造了三石的輝煌。

剛回來,又是這么大的變動,再加上,三石原本哈市的總部劃給了網吧業務。

其它在這里的業務部都在一一搬家,像是游戲、導航網、R樹下都要搬走。

分家嘛,從此各自,不在一口鍋里撈食。

馮強不服!

他就是個農村孩子,跟著周桃,跟著齊磊,一步一步走出這片白山黑水。

他今天的一切,都是跟著周桃、齊磊干出來的。

一切都仿佛在昨天,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都沒了。

啪!!

馮強把筷子一摔,歇斯底里,“憑啥啊!?“

劉緣也緩緩放下筷子,情緒低落。

咬著下唇看著周桃,“小桃姐,石頭這么做,值得嗎?“

她問出了很多三石人當下的心聲。

他也不懂那些大道理,他就知道,讓人欺負了還不能還手;讓自己人罵了,還得忍著委屈。

“我特么想不通!!”一個大小伙子,眼圈都紅了,“米國人欺負咱們也就算了,中國人還罵咱們?”

“憑啥啊!?”

周桃:“”

默然無語,緩緩搖頭。

開會那天,她覺得值得,甚至有些莫名的興奮。

值得嗎?他們不僅僅是被米國人欺負,還被國人所拋棄。

值得嗎?

憑什么!?

她就是個從沒爹沒娘的苦孩子一步一步熬出來的普通人,遇到這些事,她也拔高不到個層次了。

值得嗎?周桃不知道。

現在,能維系她繼續堅持下去的理由,只剩那個總能創造奇跡的小子,還有對三石的不舍。

從哈市地下的賣襪子小妹,到三石公司的中流砥柱,周桃覺得自己的層次上去了,覺得齊磊的決定很酷,很高級。

可是現在,她不確定了。

實在是網上媒體上那些罵三石,罵齊磊的惡毒言語,讓她不敢確定了。

有時候,大道理和現實的殘酷是背道而馳的。

大道理人人都懂,可是不見得設身處地,誰都能抗得住那些大道理。

可能自己都覺得,規勸馮強、劉緣的言語有些蒼白無力。

勉強勸著馮強和劉緣,“會好的!早晚有一天會好的。“

此時此刻,產生懷疑的可能不僅僅是周桃,更不是只有馮強和劉緣在抱怨。

幾乎所有三石人,面對這樣的局面,都有些迷茫。

尚北。

今天對尚北來說,又是一個好日子,由尚北本地企業捐贈建設的政府廣場,正式投入使用。

這將是未來尚北的地標性廣場,占地近三萬平米,就坐落在尚北最繁華地段的市政府樓前。

周桃無力地癱軟在椅子上,用力的揉著臉,想借此傳遞一些力量,好讓她不崩潰周桃有沖動,給齊磊打電話,讓那小子開導開導自己也好。他的話,總是那么有力量。

可是最后還是忍住了,現在齊磊也不輕松吧?

這時,也許是冥冥中的天意,周桃瞥向開著的電腦,看到博客上的站內提醒:

此時,夜色闌珊,燈火搖曳,廣場上到處都是嬉鬧的孩童、散步的老人。

做為尚北的一把手,徐文良本應該高興,可是他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對身邊的章南小聲嘟囔,“你說倩倩是不是傻?這玩意能演戲嗎!?“

除了園林布置、景觀噴泉、燈光效果、尚北市標雕像等將廣場布置的花團錦簇之外,還有尚北第一塊巨型電子屏。

這東西在這個年代是新鮮玩意,高九米,寬十六米。

廣場下午剪彩,正式接納尚北市民。

“咳咳!!

一同散步的齊國君清了清嗓子,“老徐,你要議論就小點動靜議論,我都聽見了。

徐文良卻是一梗脖子,“聽見怎么了?你家石頭,這回就是欠考慮!”

章南安慰他,“你就別多想了,他們也是為公司的需要,又不是真分開了。

徐文良瞪眼,“假的也不行啊!萬一成真的了呢?

好吧,徐文良舍不得這女婿。萬一假戲真做,一拍兩散,我上哪說理去?

兒子被人罵,現在罵到公司都不得不解體保命。雖然前幾天,齊磊打了半宿的電話跟親媽解釋,可是出了這么大的事兒,最難受的還是當媽的。

章南見狀,上前安慰,“郭姐,石頭大了,他有他的想法,我們就別跟著操心了。

笑道,“現在他的思維,我都跟不上了,年輕人比咱們都有出息。“

此言一出,章南趕緊捅了徐文良一下,“少說兩句。”

沒見郭麗華一晚上都沒說話嗎?

那邊,郭麗華確實有些消沉。

“才二十多頭兒啊!就不知道人言可畏的道理嗎?”

“就沒一天省心的!”

“他那老北叔也是,全中國那么多人,咋就非得是我家石頭呢?”

“唉!”章南不安慰還好,越安慰,郭麗華心里越不是滋味。

“道理,我也知道,就是…”

“你說他心怎么就那么大呢?”

正說著,手機響了。

郭麗華抽了抽鼻子,接了起來,“喂,啥事?”

電話那頭也不知道說啥了,卻是郭麗華一滯。

“你說我這個當媽的"

說著說著,郭麗華眼淚都快下來了,“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由著他性子!“

“創業創業,還是個孩子,他創的哪門子業!“

嘴上這么說,卻是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兒子到底咋回事兒。

對徐文良倆口子道,“那我倆先回去了。”

徐文良一聽,“不就是電腦嗎?機房有。“

放下電話,齊國君問她,“咋了?“

郭麗華依舊茫然,“玉敏讓咱趕緊找臺電腦,說是石頭又發歌了?”

齊國君皺眉,“歌?這小子心就是大,這個時候還有心思唱呢?”

什么也沒說,直接開始彈奏。

視頻的音質不太好,可是絲毫不影響傳達的力量。

那歌詞,讓幾個父母無比動容。

廣場有控制燈光、噴泉,還有電子屏的配套機房,徐文良把大伙兒帶到了那邊值班的總控人員當然認識徐文良,用機房的電腦打開了博客網。

然后,視頻一開始播放,眾人就認出來,那是在家里,用數碼相機拍的。

就見齊磊,頭發有點亂,一個人抱著電琴坐在沙發上。

“你破舊的玩偶,你的面具你的自我。”

“他們說,要帶著光,馴服每一頭怪獸。”

“他們說,要縫好你的傷,沒有人愛小丑“

“都是勇敢的.“

“你額頭的傷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錯”

“都不必隱藏”

兩對爸媽面面相覷,這歌里唱的,不就是他自己嗎?

章南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光是他自己。”

“為何孤獨不可光榮.”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頌”

誰說污泥滿身的不算英雄?“

那些謾罵的…

惋惜的.….

誤解的.….

唱的是三石!!是三石的每一個人!!

副歌在旋律的映襯下呼之欲出,高潮也隨之迸發。

此時此刻,無數雙眼睛注視著電腦屏幕,無數雙耳朵在聆聽。

都用各色的神情與心境,看著哪個沉浸在音樂中的身影縱情吶喊。

有人欣賞…

有人不懂…

構陷的…

冷眼旁觀的.…

幸災樂禍的.…

他們注定是陪襯,亦永遠也無法理解歌中的真意。

這一刻,能夠與齊磊共鳴的…

附和的.…

有人咒罵…

有人不屑…

然而,誰在乎呢?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

“不肯哭一場"

是千千萬萬的三石員工!

曲高和寡,縱千萬人共賞,然知音者二三。

“愛你孤身走暗巷!”

“缺口都一樣”

“去嗎?”

“配嗎?”

“愛你破爛的衣裳!“

“卻敢堵命運的槍!“

“愛你和我那么像!“

“以最卑微的夢!”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

“這襤褸的披風”

“戰嗎?”

“戰啊!”

給所有擁抱黑暗的勇士們的壯行書!!

“戰嗎?”

"戰啊!”

“才、算、英、雄!”

這是….

齊磊給所有三石人的一封公開信。

視頻中的齊磊捂住琴弦,大聲若稀。

看著鏡頭,燦爛一笑。

嘶吼著…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曲子在最高潮處,乍然而止。

“草!!”

老秦也對著電腦屏幕,拍案而起。

“囂張!!”

清唱出最后一句歌詞:

“我們在黑暗中的"

“就是英雄!”

多少年沒這么失控過了。

站在辦公室里,指著電腦屏幕,有些癲狂。

“啥叫牛B!"

“太器張了!”

“我喜歡!!“

老秦壓在胸口的那團火,徹底炸開了。

“就問還有誰!!”

一屋子同事還是頭一回看秦處這么失態,可是…

不應該嗎?確實牛B!

“這就叫牛B!”

“當著你的面開誓師大會!!“

“你都特么看不透!!”

只有在三石人眼中,才能明白齊磊歌中的真意。

那是英雄出征!

是戰士的號角!

在吃瓜網友眼里,這是當婊子還得立牌坊,是鱷魚的眼淚。

在鮑爾森眼里,這是危機公關,是捶死掙扎。

這是賣國,還要高喊愛國的汪W!

另外,多一句嘴,下個月老蒼應該能好好更新。

咱們也墊伏這么長時間了,要不下個月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