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5章 被老秦嫌棄了

第95章 被老秦嫌棄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5章 被老秦嫌棄了

君姐姐提到的這個德國人,名叫:拜倫.奧古斯特。在微電子材料學領域可是最頂尖的科學家。

西方多家科學期刊都曾對這個人做出過評價,斷言他是未來十年諾貝爾化學獎的最有力競爭者。

是真正的大神級人物.

而君姐姐所說的惹上官司,其實在咱們看來根本就不算事兒,甚至有點荒誕。

起因是拜倫的實驗室,除了微電子領域,還涉足一些放射性材料的研究。

養了幾只實驗用的猴子用于科研。

本來這就不算什么事兒,專門的實驗用猴更不是什么保護動物。

ARM公司還害怕惹上麻煩,所有手續都絕對齊全……

有的時候,倒起霉來放屁都砸腳面。偏偏就讓英國的動物保護組織盯上了.

而且調查這件事的動物保護組織成員還是個資深記者。

手段之高明,ARM都沒想到,這位記者愣是以清潔工的身份在拜倫的實驗室臥底了兩個月,收集了大量“證據”。

最后一波曝光!

你想嘛,本來就是放射性實驗,就算再附和操作規范,也是把猴子暴露在各種放射性射線之下。

聽上去.

確實有點殘忍。

英國民眾登時就不干了,引發了軒然大波,拜倫也是成了風暴中心的活靶子。

很多吃瓜群眾可能不知道.

英國可以說是全世界動物保護法最嚴苛的國家。

這么說吧!

他們連煮螃蟹都不讓活著下鍋。認為這對螃蟹是不人道的,屬于犯法。

(咳咳!人面獸心的一般都比較注重形式主義)

各種各樣的奇葩法規更是不勝枚舉。彰顯著大英帝國的法制與仁慈。

然而這樣的法制環境也造就了一大批“碰瓷兒”的。

英國的動物保護組織、人道組織、人權組織也是不勝枚舉.

而且極其龐大!極其發達!

也別覺得這是一群愛心人士,圣母心泛濫的“好人”。

這和咱們國家一群腦抽的愛狗人士高速上截停運狗車可不是一回事兒。

人家的動物保護協會,那是一個產業!能賺大錢的產業!

生意好的不得了。

至于怎么掙錢,這個以后再說。

總之!

拜倫的這個猴子事件可大可小。雖然在西方,這個年代還沒有政治正確這個詞兒。

可是,什么打著環保主義、人道主義、種族主義影響政治、經濟的事可是一點也不少。

這都是生意。

說白了,這也算是票選民主的一個隱性弊端。

不管是什么事兒,最終的歸宿都是政治。

就拿拜倫的猴子事件來說吧,這事兒要放在中國什么事兒都沒有。

即便RAM公司以及拜倫博士,因此聲譽受損,可是時間可以治愈一切,公眾都是健忘的。

這頂多算是一個輿論事件。

可是放在西方就不一樣了

一旦輿論產生了傾斜,那隨之而來的,政治傾向也一定會產生傾斜。

因為上議院也好,首相的國家治理團隊也罷,他們的首要任務不是按照是非觀來處理問題。

他們是按選票來決定是非觀的!

輿論走向,代表的是選民的意愿走向!

代表著選票!

這么說就明白了吧?

為什么一個諾獎級別的科學家會被兩只猴子難住?

包括后世,為什么一個文盲一樣的所謂環保少女,可以讓整個西方為之癲狂。

包括后世美國的那些騷操作、所謂政治正確。根源就在這里。

在中國這叫屁股決定腦袋。

這些民間的所謂動物組織、人道組織、環保組織,他們手里有大量的擁躉,也就意味著大量的選票!

只要和選票掛鉤,那再怎么荒誕也就不足為奇了。

此時君姐姐也就是聽了兩兄弟的閑聊之后,以閑聊的口吻提起了這個拜倫.奧古斯特。

同樣不經意的說了拜倫的麻煩。

“目前那個動物保護組織把拜倫給告了,英國法院也受理了這個案子。”

齊磊一皺眉頭,“受理了?”

這就有點意思了ARM在英國可不是小公司,這點事兒他們壓不下去嗎?

卻是君姐姐淡然一笑,“是受理了,也不知道英國人是怎么想的”

齊磊,“你怎么知道這么清楚?”

君姐姐,“我的導師和拜倫是劍橋的同學,所以知道一些。”

這事兒就算過去了,到了晚上七點多,唐小奕一看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學校吧。”

說著話,就把君姐姐送走了。

對此,連徐小倩都直搖頭,“看看瘋子.多純潔!”

“再看看你!腦子里就沒個正經的。”

齊磊則是厚著臉皮,“不用同情他!”

徐小倩,“.”

齊磊,“回頭我教教他,早點開竅。”

睡覺前齊磊坐在床上想事情,又不去刷牙洗臉。他在想ARM為什么沒壓下來。背后會不會有什么別的原因?

這次徐小倩沒催他洗漱,因為一般這種情況,說明他在想事情,最好別打擾他.

不但不打擾,徐小倩還拾趣的到樓下,找曉兒聊枕邊閨話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都快十二點了才回來。

就見齊磊盤腿坐在床上給老秦老電話.

“幫我查一個人唄?”

“拜倫奧古斯特,微電子領域的專家,ARM公司的。正染上一起官司。”

“聯通ARM公司的情況,還有告狀的那家動物保護組織都給我一些資料。”

老秦那邊一聽,“你又要干什么?”

齊磊,“沒事兒,就是瞎打聽。”

八字還沒一撇呢,他也不好把話說的太滿。

卻是不想老秦直接來了一句,“那就別打聽,這個人你挖不過來。”

齊磊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挖不過來?”

老秦瞪眼,“因為我都沒挖過來!!”

接下來老秦說了實話,“你是不是看這個拜倫正有麻煩,想把他從ARM挖到國內來啊?”

齊磊一聽就懂了,“你和我想法一樣!”

老秦,“不僅僅是想法一想!我這段時間忙的就是這個事兒!”

“可惜.基本沒戲了。”

長嘆一聲,“咱們還是吸引力不夠大啊”

“年青學者都不愿意來中國,更不要說這種成名已久的了。”

“做了一些嘗試,也接觸了,而且開出來的條件已經很豐厚了。”

“可是人家.根本不考慮。”

齊磊一聽,很是好奇,“你開的什么條件?”

老秦,“年薪上億!加十個億的研究投資。”

齊磊,“.”

那不低了。

不死心,“那動物保護組織和ARM那邊你試了嗎?”

老秦,“你是說借他們的力量把拜倫擠走?”

“對!”

“沒戲!”

“為什么?”

老秦,“這個拜倫對ARM來說,很重要他們是不會放棄的。”

“動物保護組織那邊,也做不出來什么文章,他們是歐洲最大的動保協會THP,這種事兒不會露出任何破綻。”

“而且目的很單純.”

齊磊一聽單純?“純敲詐啊?”

老秦,“對!純敲詐!”

齊磊陷入沉默,這么說來還真不好辦了。

沉吟片刻,還是不死心,“這樣.明天我找你去,你給我一份資料,我研究一下。”

齊磊還是不肯放棄,他總覺得arm被告這里面有貓膩!老秦的資料應該可以詳細一點,看出點蛛絲馬跡。

老秦本來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一聽齊磊要研究,心說興許這小子能有點邪性的?

“那我找你去吧!上午,在家等著。”

“好!”

放下電話,齊磊依舊在沉吟,他不死心可不是倔強。也不是太過自信。

這事兒本來就是公關事件,而且和傳媒領域息息相關。老秦找不到方法。

他從傳播學的角度,不一定找不到突破口。

明天詳細了解之后再說吧!

把手機扔到床頭柜上,也不多琢磨了。

見徐小倩回來了,登時往床上一躺,拍拍身邊的空位置,“睡覺!”

徐小倩很溫柔的坐在他旁邊,輕輕撫摸著齊磊的額頭。

“少想點事兒,會長皺紋兒的。”

齊磊一笑,“沒事兒,也沒想什么。”

徐小倩,“那不想了?想完了?”

齊磊,“不想了!想完了!”

結果徐小倩一聽,登時變臉!像個母大蟲,“那特么還不去刷牙洗腳!想特么什么呢!”

齊磊,“.”

乖乖的爬起來,鉆進衛生間。

第二天,大伙兒該上課的上課,該去學校的去學校。

等人一走光,齊磊在陽臺上就見老秦從一輛車上下來,穿了件棉服,拎著個文件袋上了樓。

沒等他敲門,齊磊就把門開打迎他。一邊給他拿拖鞋,一邊吐槽。

“我上高一那會兒你就這件棉服吧?”

老秦,“你盯我衣服干什么?又不耽誤辦事!”

卻是話還沒說完,就見齊磊拿出一件羽絨服

全新的,包裝還沒拆。

遞到老秦手里,老秦很自然的接過來,訕笑“這是干什么?賄賂我?”

齊磊,“徐倩他們上街,順便買的,試試吧。”

老秦也沒客氣,找開防塵袋就往身上套。

特意看了眼牌子,Moncler?

不認識,應該不值錢吧?

還別說,挺合身.而且舒服!

齊磊插兜在一旁看著,心里吐槽:啥也不懂!這牌子我都沒穿過!

不過老秦沒看出來,齊磊卻不能不告訴他。

“這牌子叫蒙口,名牌,一萬一!”

老秦一怔!動作都慢了,“這貴呢?”

齊磊趕緊補了一句,“標簽都剪了,退不了哈。”

老秦,“.”

略一沉吟,呲牙笑了,“那就穿著!咱還沒穿過這么貴的衣裳。”

說著話,套在身上就不脫了。

齊磊聽罷會心一笑,站在老秦身后,看著鏡子里的他,“咱穿多少錢的,都不貴.”

應該的。

告訴老秦衣服多少錢,是因為他的工作性質。太顯眼的名牌確實不好。

也不是不能送,但得讓老秦心里有底。

老秦按理來說不能收這么貴重的禮物,但是得分是誰.

他沒把齊磊當外人。除了工作關系,還有更深的情誼在里面,所以收的心安理得。

試完了衣服,老秦把文件袋交給齊磊,“你看看吧,反正我們沒什么辦法。”

齊磊接過,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老秦在旁邊陪了一會兒,見他看的入迷。

便自己到廚房燒了水,泡了茶。往沙發上一坐,等茶涼的工夫,卻是已經睡著了.

一直到中午,老秦醒了好幾陣,才見齊磊抬頭。

“怎么?真有辦法?”

結果齊磊光棍的一搖頭,“沒有!”

確實沒找到任何突破口。

昨晚他想錯了,英國法院之所以受理,并不是他想像的那樣有什么陰謀,純粹是.受理案件的法官本來就是這個動物保護組織的成員!

arm關系再硬也搞不定!!

而且目前來看,可以下手的是三個方面,動物保護組織、ARM和拜倫也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首選,CHT這個動物保護組織是個老油條了,目的也很單純,就是想敲詐ARM一筆。

也別覺得荒誕,這事種事在中國不可思議,在西方卻是再常見不過。

告你虐待動物,人家有專門打這種官司的律師,即便證據不足、不占理也沒關系。

因為本來就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拖!!

拖個三年五載,CHT可以在這期間,繼續造勢!繼續煽動輿論。

甚至背后有議員級別的人物聯動,一般這種事兒,公司方面惹不起他們,都會選擇庭外和解。

說白了就是破財免災。

這在西方,是合法的敲詐!

更何況這次CHT的工夫做的很足,記者臥底,又是自己的法官!還是用動物做放射性實驗。拜倫確實有點理虧。

其次。

ARM這邊,讓他們放棄拜倫也不太可能。

雖然吃了官司,也正值被英特爾為首的那幾家“美國幫”壓的抬不起頭來。艱難的很。

可是,拜倫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是不會輕易放棄拜倫的。

至于拜倫自己

最大的問題,其實也不是錢的問題。

拒絕的主要原因:

一來,去中國發展在這個年代就不靠譜。

二來他個人還是想拿諾獎的。

之前說了,十年之內拜倫獲得諾獎的機會很大,可是一但去了中國。就當下東西方的意識形態,他就等于放棄了諾獎!

說白了,學術獎也是有偏見的。

這是一個死結,無解!只這一點拜倫就不可能被挖過來。

所以,齊磊一時之間也沒有思路。

老秦見狀也是一嘆,“可惜了”

“這個人手里的成果很多,價值很大。”

“我們原本是想把他挖過來,放到中芯國際。”

“這個人起碼可以讓我們在芯片制造方法,少奮斗五年!!”

“可是.搞不過來啊。”

齊磊沒說話,依舊沉吟。

說實話,昨天君姐姐提到這個人,他還沒當回事兒。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

可是今天看了詳細的資料,他還真有點正視起來了。

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不僅僅是芯片領域的問題,他的好幾個研究方向都很具有前瞻性,以及創造性!!

“行了!”此時老秦支起身子,“既然你也沒辦法,我就先走了。”

卻是齊磊,“你再等會!”

老秦皺眉,”你還有什么招?“

齊磊,“我搖兩個人試試”

老秦:“.”

場景怎么這么熟悉呢?你一搞不定就搖人唄?

說著話,就見齊磊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先是打給丈母娘,“章姨救命!”

然后打給耿大爺,“大爺,上QQ商量點事兒!”

老秦都聽懵了

隨之苦笑,這小子真是

極品!

他倒是一點都沒嫌害臊!也是難為老耿和章南了。

不對!!還有自己!

齊磊求的最多的就是老秦自己。

過了一會兒,章南和耿大爺都上了QQ

三人沒在未來群里說這個事兒,現在群里已經不是原本那幾個人了。

還有王振東、丁雷等人。

這件事兒還是不讓他們知道的為好。

齊磊單開了一個討論組,把拜倫的情況、CHT、arm還有自己的意愿都說給兩人聽。

章南,“所以,你要把這個人挖過來?”

齊磊,“對!不惜一切代價!”

耿大爺一聽,“預算多少?”

齊磊,“三五十億也認!”

耿大爺都驚了,特么一個暢想你才花多少錢?這么個人值嗎?

不過,齊磊既然都這么說了,耿大爺也不多問了,開始干活兒。

“我還是那句話,劈柴得用巧勁兒,關鍵還是得找到那個突破口。”

老丈母娘則道,“表面上看,是挖人,可是既然這個人沒有什么機會。那就.從別的方向下手。”

齊磊一看兩人已經討論上了,離開電腦舒舒服服的往沙發上一坐,倒上茶水。

老秦看他那做派,和剛才苦大仇深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兒。

不由挖苦,“你還當起甩手掌柜的了!”

齊磊嘿嘿一笑,“有這兩人,就沒我什么事兒了!”

老丈母娘的大局觀,加上耿大爺鉆空子的能力。那是誰用誰知道!

老秦還不太信,干脆湊到電腦前,看看兩個人是怎么討論的。

耿大爺,“這個拜倫不來的阻力還是有念想,他想拿諾獎.”

“那讓他徹底拿不到,他不就沒了念想嗎?”

章南,“不光是讓他拿不到諾獎,還得斷掉他的arm的生路。”

耿大爺,“這個簡單吧,只要給arm一個更大的蛋糕,或者,留著拜倫會讓他們蒙受更大的損失,他在arm就呆不下去了。”

章南,“法院為什么會受理這個案子?arm在英國也算是科技公司的頭部了吧?他們為什么沒有保護?再說arm難道就一點都不有上層關系嗎?在有上層關系的情況下,還沒有壓住”

耿大爺,“那說明CHT的關系比arm還硬!?”

章南,“也可以是ARM對手的上層關系比他們硬!”

耿大爺!“那不就有了!?英特爾!!”

章南,“也可能不是,但是.可以是他們!”

耿大爺,“就算之前不是,也可以讓以后是!”

章南,“所以突破口是——英特爾!”

“只要英特爾參與進來,認為這是一個打擊arm的好機會,那arm就要在保住拜倫和保住公司之前做出選擇。”

耿大爺,“這不就完了?多簡單點事兒,他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老秦:“.”

老秦有點懵!就就就就就,就完事兒了?

硬著脖子,回頭看齊磊,“好像.有結果了。”

齊磊一聽,騰的坐起來,“這就有了?我還以為得一會兒呢。”

沖到電腦前把兩人的聊天記錄看了一遍。

馬上回話,“收到!!看我的吧!”

耿大爺,“這點破事兒,你自己多琢磨琢磨也能想出來,以后別煩我!”

說完下線。

章南,“那我去工作了,天冷了記得提醒倩倩多穿點。”

齊磊,“好勒!”

關掉電腦,看向老秦,“我就說不要輕易放棄吧?這不就有辦法了?”

老秦,“.”

怔怔的看了齊磊半天,突然走向門口。

“以后得和你這兩師父多接觸接觸,你還是差了點意思。”

齊磊臉一黑,嚓!

真現實!

“你別走了!具體怎么實施還得商量呢!!”

老秦一邊穿鞋,“你自己研究吧,研究明白了再通知我。”

“哦,對了!”臨走之前,“先給你丈母娘和老耿頭看看,我怕你研究的不縝密!”

說完走了。

齊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