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6章 真正臟的來了

第96章 真正臟的來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6章 真正臟的來了

老秦其實是明智的。他留下來,也幫不上齊磊什么忙。

齊磊的那些陰招兒,都是結合傳播學、社會學的專業陰損,沒把這門學問吃透,是使不出來的。

他在這兒也就添個茶倒個水,倒不如……

耿大爺和章南點明的思路,那老秦當然要組織人,從他們專業的角度再去想一套方案。

到時候,和齊磊的兩相一比較,看看是哪個好用哪個,或者雙管齊下。

英特爾是突破口?

回到單位的老秦,把處里的精英都召集了起來。

大伙兒一看,“哦喲?李處,很時髦嘛!”

老秦低頭看了看身上的羽絨服,憨笑一聲,“還行哈!”

眾人圍過來,“這款式不錯啊!”

有識貨的小年輕,“嚯!蒙口的呢?”

開起玩笑,“李處,局里正抓貪腐問題呢,你可小心點哈!”

老秦想踹他,“去你的吧!我不死,你這輩子都別想!”

說著話,理直氣壯,“我大侄子給買的,不犯紀律。”

大伙兒一聽,也不意外,依舊拿腐敗了當借口揶揄老秦……

其實大伙兒心里明鏡似的,就老秦那個性子,他要真貪了才奇怪呢!

能穿出來,說明人家有底氣。

之前和老秦去尚北出過外勤的小趙鬼鬼祟祟的,“哪個大侄子啊?不會是小齊吧?”

見老秦沒說話,“要真是他,那我可得找他說道說道,有咱頭兒的,咋沒我的嗎?我還他大哥呢!”

大伙兒登時起哄,要真是小齊總,那必須說道說道。這幾年,他們這個處幾乎就圍著那小子轉了。

老秦笑呵呵的看著大伙兒調侃,也不說啥。

其實老秦心里也清楚,處里的這些年輕人,都是他親手挑上來的,也就快樂快樂嘴,真讓他們管齊磊要?等著吧!

“好了。”大伙兒鬧騰了一會兒,終于被老秦壓了下來,“說正事兒。”

老秦此言一出,辦公室里登時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嚴肅起來。

老秦把耿大爺和章南尋找的突破口和大家一說。

“針對拜倫這個人,現在齊磊那邊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思路。”

“不過,咱們也不能閑著,看看從其它角度能不能找到突破口,爭取形成雙保險。”

眾人登時忙碌起來,翻出各種資料,分組討論。

老秦加入其中,整整一天,大家都在忙碌中度過。

可惜,所謂天道酬勤,有時候就是騙人的。

眾人討論的結果就是,“英特爾這個突破口,沒啥大用!”

主要的問題有兩個:

第一,在中方人員不能露面的情況下,英特爾很難順著咱們的意思參與到這場紛爭之中。

而只要我們一出面干涉,米國那邊一定會警覺。他們一干預,你怎么謀劃都沒用。

第二,問題還是在拜倫身上。

他自己就十分抵觸來中國,還有諾獎的誘惑。

即便退一萬步說,英特爾下場了,逼得arm放棄拜倫丟軍保帥,可拜倫的選擇依舊很多。

此時,處里的一個女生推了推眼鏡,“即便arm放棄拜倫,英特爾等其它幾家芯片公司礙于輿論浪潮,不敢馬上起用拜倫。”

“可是,做為德國微電子領域的頭號人物,德國政府也很愿意接收這個人才。”

“之前,德國方面就曾經派說客,要說服拜倫回德國建立實驗室。”

另一個精壯的年輕男人接話道,“與其在這討論怎么把他騙過來,頭兒,你還不如派我過去把人綁回來!”

老秦瞪了他一眼,“少扯淡!”

不過,眉頭不見舒展。

這么說來,耿大爺和章南的這個突破口也是個假象?

之前那個女孩又道,“說白了就是,我們不能親自下場,不然太敏感。”

“可即便下場了,英特爾那邊也不太容易突破。”

“而英特爾突破了,拜倫本人的選擇又是一個難題。”

“我們總不能用外交手段,去給德國政府施壓吧?”

“人家也不可能聽我們的啊!”

被她這么一說,老秦有點死心了。

有些事,確實不可為。

正想著,卻是電話響了。

而來電話的人,正是這個時間老秦最不想接的一個人——齊磊。

老秦真盼著他晚點來電話,過個三五天、十幾天都沒問題,甚至更好。

因為那說明,齊磊有足夠的時間,把整件事串聯起來,然后形成了完整的計劃。

哪怕有漏洞,有瑕疵,也可以接受。

大家在一起商量嘛,總比現在要強。

一天都不到,就來電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也發現這事兒辦不了。

“喂。”有些沉悶的接起電話。

齊磊那邊一聽,“興致不高啊?咋了?讓人給煮了?”

老秦,“別沒大沒小的。”

齊磊,“嘿嘿,干嘛呢?”

老秦,“討論拜倫這個事兒呢!”

齊磊,“那討論出個結果了嗎?”

老秦,“要不算了吧!!”長嘆一聲,踱步到辦公室的角落,“要不,咱們還是從年輕學者下手?這種敏感人物,還不到咱們能惦記的時候。”

“你要真想從材料科學入手,回頭從幾個國外名校物色幾個年輕人,花點錢,給點條件,也不見得就不肯來。”

“拜倫……”

齊磊一聽,這是士氣真不高啊!

陰陽怪氣,“放棄?”

老秦,“放棄!”

齊磊,“那,我這方案就廢了?這不白浪費我兩鐘頭了嗎?”

老秦,“廢了!”

隨之安慰,“別灰心,日子還……”

突然發現哪不太對,“方案?”

調都變了,一辦公室的人也都是一支愣,“什么玩意?他有方案了?”

只聞對面的齊磊,“那可不咋地?這個方案啊!”

“嘖嘖,絕對是小爺挖的最爽、最臟的一個坑!”

老秦,“……”

齊磊,“你什么時候過來商量商量?里面有些環節還要用到你呢!”

老秦想都沒想,“現在!我這就去你家!”

齊磊,“……”有這么急嗎?

隨之道,“來學校吧,董校長辦公室等你。”

掛了電話,老秦調頭就要走。

處里的幾個小年輕愣了愣,“頭兒,等等,我們也去!”

他們是好奇,我們這一屋子人都沒搞明白,他就選好在哪兒挖坑了?

老秦也沒攔著,正好,要是方案有什么問題,可以馬上討論。

就這樣,一群人風風火火的殺到了北廣,董北國和齊磊正在辦公室等著他們。

一進門,董北國就開始邀功,“秦同志,這一天可把我倆給難壞了啊!”

“這個方案,不好出!”

說的齊磊直翻白眼兒,這里有你什么事兒啊?

坑都是齊磊挖的,正好被董北國撞見了,順便他掛個名兒。

至于為什么要掛個名?

很簡單,和上面要好處不太順利,董大校長這是曲線救國呢,想通過老秦給他說說情,把北廣的體育場啊,文化小廣場啊,中藍公寓的過街天橋啊,都給我批了。

老秦可不知道董北國是欺世盜名,真信了,心中更是期待。

你要知道,董北國也不是什么好鳥,這一老一少湊一塊兒,臟出天際。

一屁股坐下,“先說方案。”

齊磊知道他急,也不賣關子,和盤托出。

把老秦,還有他手底下那些人都聽傻了。

確實是利用傳播學找的突破口,這一點確實不是他們擅長的。

可是,你這也太臟了吧!?

怎么說呢?如果按這個方案實施,如果再讓拜倫、英特爾、arm、CTH、英國方面、德國方面,知道這是齊磊干的,非殺了他不可。

老秦那幾個手下,此時也是面面相覷,越來越知道,李處為啥那么執著的想把齊磊摁在身邊搞戰略了。

這孫子就不是人,壞的都冒煙兒了!

對此,齊磊陰森森的一笑,“以前都是應對內部矛盾,放不開手腳。現在是對付老外,發揮終于正常了。”

眾人,“……”

有點冒冷汗。

進入十二月,日子還算平靜。

齊磊身邊只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個,是418寢減員了。

假洋鬼子陳文杰那個不靠譜的洋爸爸突然良心發現,跑到中國來認老婆兒子,還要把陳文杰帶到米國去上學。

其實,據陳文杰自己說,這傻逼之所以來認他們娘倆,是因為米國媳婦死好幾年了,又沒給他留后。

于是,年過50的傻逼爹,就把主意打到了他身上,指望陳文杰給他養老。

本來,陳文杰是不想搭理這個便宜爹的。

可是,一來,看到這老家伙挺有錢。

二來,是他母親心軟了,想和便宜爹再續前緣。

對此,陳文杰郁悶了好久,“嚓,一點骨氣都沒有!”

臨走之前,對418寢的兄弟們發下毒誓,“爺們兒們,等著哥!等哥把那傻逼的錢敗光了就回來!”

送陳文杰的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好多酒。

董禮拉著陳文杰就不撒手,“給我弄點米國‘大’片!!刺激點的!”

陳文杰,“必須的啊!哥先幫你鑒定鑒定,不好的咱都不要!”

董禮臉一紅,“……”

“其實…我不挑食。”

第二天,齊磊開車去機場送他,兄弟倆倒沒那么多傷春悲秋。“

只是過安檢之前,陳文杰意味深長的來了一句,“那邊見!”

齊磊一笑,心照不宣,“那邊見!”

第二件大事兒就是,齊磊要給兩期雛鷹班上一個講座。

本來這也不算什么大事兒,做為雛鷹班的發起人,給小鷹崽子訓話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只不過……

一來,對于第二期雛鷹班,齊磊就沒管過,也沒露過面兒。

這算是第二期成班以來,他第一次給他們上課。

二來,這事兒關注度有點高。

《向往的生活》,在十二月初播完了第一季的最后一期。

兩個老人身穿軍裝含淚敬禮的畫面,也把第一季推向了最高潮,收拾率破了45。

不但讓齊磊證明了,主旋律也可以拍的好看,同時也挖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

這年頭也就不流行斷章狗這個詞,否則齊磊能讓觀眾扒皮。

沒辦法,最后一期留下的那個關于黑石堡的懸念,太讓人抓心撓肝了。

那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地方?觀眾好奇死了。

連帶著,齊磊又火了一把。

好死不死,他要給雛鷹班開講座的事兒上了媒體,關注度還很高。

要知道,雛鷹班現在也是很出名的。

目前在播的好幾檔戶外綜藝,雛鷹班都是策劃,央視還專門針對這個發過報道。

所以,不說人人都知道北廣有一個逆天的雛鷹班吧,但起碼知名度很高。

再加上,這是齊磊一手建立的,齊磊又要給他們講課,連帶著社會觀注度也很高,好幾家電視臺聯系北廣想做專題報道。

這董北國能放過嗎?這可是宣傳學校的大好機會。

于是,越鬧越大,幾乎到了全民關注的地步。

然而,誰也沒想到,這次講座的重點根本就不是齊磊激勵雛鷹班,而是這家伙講著講著,嗨了,透露了一個核彈級別的消息。

齊磊在會上,提到了拜倫.奧古斯特這個人,也講到了他當下的遭遇。

然后,齊磊就開始口嗨了,對著下面的雛鷹班學生,“你們是不是覺得動物保護主義者沒錯?拜倫博士對待猴子確實有點殘忍,告他也不冤?”

“錯啦!小傻瓜們!!”

“這件事,其實有更深層的陰謀。”

“做為米國之外最大的芯片設計公司,ARM正在面臨來自英特爾等米國企業的圍堵,幾乎快活不下去了!”

“那你們覺得,這件事還簡簡單單的只是保護動物嗎?”

“CTH背后,其實就是英特爾,是英特爾花錢雇的!”

“甚至,很可能英特爾的級別都不夠是漂亮國的高層……”

底下雛鷹班的人都聽傻了,長槍短炮的記者們也聽傻了。

而且,深信不疑。

太符合陰謀論的調調了,媒體就喜歡這種新聞!

然而,齊磊還沒說完呢!

“前面我們講了,機遇和挑戰,講了雛鷹班必須具備敏銳的洞察能力和思維。”

呲牙一笑,“那現在,我考考你們。”

“針對這個事件,我們做為中國人,能看到哪些機遇和挑戰?”

雛鷹班眾都被調動了起來,尤其是今年新招上來的。

什么李琳、二成子、三冰子、宋小樂之流,都跟打了雞血似的,踴躍發言。

可惜,他們還是太嫩,哪能想到齊磊所說的機遇和挑戰?

誰也沒猜出來,最后還是齊磊自己把這顆核彈給引爆了。

“ARM岌岌可危,瀕臨破產。”

“那你們說,這么一家國際知名的芯片公司,對于我們芯片產業幾乎為零的局面,不是一個機會嗎?”

眾人,“????”

啥意思?沒太聽懂呢!

齊磊,“如果我們能把ARM收購了,是不是就可以讓我們的芯片產業邁上一個臺階?”

大伙兒依舊是懵的,你是真特么的敢吹哈!

收購ARM?別說當下,就是二十年后,也是天方夜譚啊!

這么說吧,大伙為啥反應這么激烈呢?

就當下,暢想收購一個IBM的個人電腦業務,都被國民看做是民族英雄,徹底就嗨了。

即便那場收購暢想當了冤大頭,可是國人卻不管那些。這個年代,我們還很弱,很卑微,太需要這種振奮民心的消息了。

現在,你告訴我,收購ARM?

開玩笑呢吧!?

可是,齊磊真不是開玩笑啊!

“你們還別不相信,因為三石公司已經開始朝這個方向努力了。”

臺下絕倒一片,一眾記者瞪圓了眼珠子,三石公司要收購ARM?這是…這是特么的多大的新聞!?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想象得到,明天!

今晚!!

這條爆炸新聞,就將傳遍每一個中國人的耳朵。

瘋了!!小齊總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3213